佛弟子文庫

妙蓮老和尚《法海釋疑》

妙蓮老和尚  2011/07/21  簡體字  大字體  護眼色

正知正見

問:老和尚為什麼要造大道場?我們在埔裡已有這一個大道場了,還要在世界各地造道場做什麼?

答:就好像國家要辦學教育人才,當然先要有學校,沒學校怎樣招生?我們佛家沒道場怎麼使人修道?拿最簡單的來說,造機械也要有一個工廠;要造大機械—像飛機,那要特殊的大工廠。我們造個大道場,就好像建造飛機廠,有飛機才能飛行全世界;你造個船隻能在水上行,車子只能在陸地跑,要飛機才能在高空中飛行。大道場才能做大佛事,小道場、不願沒辦法做大佛事;所以佛法決定要有最大的道場,一是為了廣度眾生,二是為了度得究竟徹底,使人能真正自修而利他。為什麼要自修?為了利他。如何利他?要化度一切眾生不受人生之苦,同得解脫。

所以道場要愈多才能度愈多的眾生,不同的道場度不同的眾生,一個道場不能度無量眾生。你看我們佛陀為什麼有八萬四千法門?就因有八萬四千種眾生;所以八萬四千法門要造八萬四千道場,這才能普遍度眾生。你只想用一個道場、兩個道場來度眾生?心量就這樣小嗎?像燭火蟲之光、像螞蟻得到一點食物就滿足了。不可以這樣!要知道有無量無邊的眾生需要化度。所以大家要發心協助,只有擁護、只有讚歎,千萬不能泄氣,說一句泄氣的話妨礙了道場,罪過好大啊!

問:老和尚教我們要盤腿打坐,可是盤一段時間就抽筋似的酸痛;本來很想靜心聆聽者和尚的開示,得到寶藏;但腿一痛起來,全身筋冒都無法生了,心也亂了,師父的話就不知聽了幾分了。由此想到,社曾上推動的捐贈器官,人在臨終時念佛要一心不亂才能生西方,如果又被割又被宰的,那還能去嗎?還能一心不亂嗎? 請老和尚開示!這問題不解決,對我們初學的人是很大的障礙!

答:人生是苦,行菩提道更苦;但人生之苦是苦上加苦,沒有了脫之期。行菩薩道、修行雖也是苦,其實修行是不苦的,這只是凡夫改變習氣的苦;這苦是應該要吃的,吃了這個苦你才能得安樂。拿個最淺顯的例子來說,抽煙喝酒是後天的習氣;所謂後天的習氣,是指出娘胎後才染的習氣。吃煙酒只有壞處沒有好處,但染上了要想戒,卻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戒煙戒酒的苦是應該要吃的,吃了苦,戒了煙酒後就不苦了,不抽煙不喝酒多麼好!免了浪費又使身體得到健康,更好的是不因酒而鬧事!

現在坐在這裡盤腿疼,這就是改變凡夫的習慣,煉鍛嘛!就像想把身體煉成鋼,不煉鍛怎麼能成鋼?木頭不雕刻怎麼能成佛像?雕刻時一斧一鑿多麼苦痛!世間有句話:‘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不經一番寒徹骨,怎得梅花撲鼻香'?腿子功夫,初從腿膝疼,要慢慢疼到坐骨、疼到腰、疼到頭頂,要疼到遍身流汗;一定要經過這個過程,使血脈都打通了就不痛,這跏趺坐才能夠入定。否則腿疼起來,連老和尚的開示都聽不進耳,你還能入定嗎?還能得一心不亂嗎?功夫必然要這樣做、要這樣練習,才能進步到家。到家就安樂,再不受漂流之苦了!

為了大家要吃飯,農夫要種稻,要受日曬雨淋,多麼苦!怕苦不耕種就沒有稻穀,沒有稻穀可收,又那裡有飯吃呢?沒飯吃還有這個身體嗎?告訴諸位!‘諸佛以苦為師',正當的苦要吃,若是苦上加苦,這種苦就不要了。前兩種苦要分清楚,不可同日而語,聽懂了吧!

至於捐贈器官這問題,佛法講布施有內財、外財二種,凡是身外之物都是外財,如房屋、動產、不動產。捐器官是施內財,這是真正的菩薩道;像舍利弗發菩提心時,就有人向他求布施眼睛。

要不要捐器官,這是觀念的問題,不是苦不苦的問題。觀念開了,認為施舍後能救人一命,反正身體已死了,還有什麼舍不得的?這樣想就能忍受苦、歡喜做,不論怎樣苦都能忍受。觀念不開、思想不通,根本就是舍不得,即使施了還是舍不得,就算不疼也怕疼了。

講個最明顯的例子,受菩薩戒時要燃香,沒受戒前,見別人燃香能消業障、增福慧,自已也想燃。可是燃香時,說不疼是騙人的,那有不疼的?雖然疼但是很歡喜。你們看老和尚手上燃的這樣多,疼還是能受,還感到很歡喜喔!你要是真正發了心,不只是燃香,甚至捐贈你的器官都很歡喜的。大菩提心一發,看到別人眼瞎了,你就能施恩施德布施一眼,使兩人都能看到,這不是很好嗎?假如你舍不得,連外財都不舍,更何況是內財?現在人連拔一根眉毛都舍不得,何況要他的眼睛?

所以說這完全是觀念的問題,而不是往生不往生的問題。並不是每個人一疼了,嗔恨心就一定起;如果一疼就會起嗔恨,那你就下要舍、不要布施好了;若是發菩提心救人,疼能忍受,那就捐器官好了。這沒有一定要你怎樣做,你自己歡喜就這樣做,不歡喜不想做也可以。

佛法說萬行皆能迴向西方,你以歡喜心來做,以此功德迴向西方,不但不妨礙往生,還可增加往生的功德呢!聽懂了吧!做不做完全在於個人有沒有發心。

問:如果發心捐贈器官,可是受贈者因此活命後就去造罪業,那捐贈器官還有意義嗎?

答:不能那麼說!人已病危需要東西來換、需要救濟了,你有個好器官來換,這不是很好的一件事嗎?雖然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應該還是要依好的理,不能依那種小小的道理。菩薩是以救濟人為第一,雖然對方造罪業,這是個人因果問題;你發心救濟人是成就你自己的菩薩道。否則照你那樣講,不是等於病死是你的事,我還管你做什麼?

問:以宗教觀點來看,老和尚對於捐骨髓有什麼看法?

答:凡是利益人的事,當然都可以做、應該做的。

問:一般人死後八小時內神識尚未離開不宜動他,此時可以捐贈器官嗎?

答:他發心捐贈,就沒什麼時間的問題了。

蓮友:我是想補充前面那位蓮友腿疼的問題。我個人第一天比較昏沉,所以感覺不出腳痛,第二天有些痛,第三天更痛了,我很高興,因為我開始不昏沉了。這時腳一痛,佛號就大聲提起;我佛號一大聲提起,整個痛都變成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

答:對了!就這樣。

蓮友:可是第四天腳又痛了,我想越痛越好,諸行無常,我看它要痛多久;我又提起佛號來了;正念一起,這時沒有痛的感覺了。

答:看它痛到那裡,其實生理血氣通過就好了。

蓮友:我想諸行無常,不要這麼傻,被它騙了!看著它痛,它就不痛了。不要別人稱讚你,你就高興,痛你就生氣。

答:你是好模範、最好的模範!‘求師不如訪友',你們問他就夠了。萬法唯心,這也是唯心,你愈怕疼,它就越疼。這是真實的功夫,用功要在這地方對治。所以佛法才說:‘諸佛以苦為師'、‘當思地獄苦,恆發菩提心',地獄之苦是多麼的苦!不要說地獄苦,光是病苦就夠你受了,要時常想到這些。想要不病、不苦,若不修行,如何解除這些苦?這點要知道!

問:對已死的人要不要助念?

答:助念不但對死者有利益,對助念者本身也有大利益,那何樂而不為?你就發心助念好了,發心助念真正是送人上西天。

問:我有個道友很精進用功,甚至大乘經一天能誦個十幾卷,佛號都不離口,別人睡覺他還在拜佛,可是他的行為總是令人看不順眼。那他誦經、念佛的功德到那裡去了?

答:我講個比喻:要知道!水是絕對可以滅火的,但是杯水不能濟車薪啊!一車薪的大火,一杯水是撲滅不了的。可是你不能說這水沒有用,如果有兩車的水,那不是當下就滅了火嗎?一車柴火有一車水就能滅,因果善惡都是相對法;有明就沒有暗,有暗就沒有明。

用功修行還是有壞習慣,那是習氣使然。說到習氣,不要說凡夫習氣不能改,連證了阿羅漢,食嗔癡三毒業種已斷,都還有少許習氣;好像毒藥罐,毒藥已經倒掉了,罐子也洗得乾乾淨淨的,可是把罐子蓋起來,等個一兩天還是有毒藥氣。倒掉毒藥容易,可是氣味就不是那麼容易除了。所以證了羅漢果,雖然沒有三毒卻還有習氣。

像佛陀在世時,有位證了羅漢果的比丘,有次在樹上還跳了起來,原來他前世多生是只猿猴。智慧第一的聖者舍利弗,雖然沒有嗔心,還是會發脾氣呢!他脾氣怎樣發的?

舍利弗有一天受了‘別請',他的弟子—均提沙彌,找不到師父,就去問世尊。世尊回答他:‘你的師父受波斯匿王別請去了。'在佛法的戒律規定不能受‘別請',單獨到信徒家中受供,這不但不能顯出嚴正的佛法,還帶了情感、人情;人家特別請你是帶了情感,你單獨去受供也是帶了一點情感,這要不得的。

在家信徒如果想發心供養一位師父,因為你的力量就那麼大,無法供養全部僧眾。請一位是可以的,那就要由常住依次指派,分派那個人就那個人去,不是件指定要請那個師父去吃飯。否則師父去了就是受別請,不如法的。

舍利弗受了波斯匿王的別請回來後,均提沙彌就對他說:‘師父!你今天怎麼受了別請?'舍利弗聽了:‘你怎麼說我受了別請?'‘這是世尊講的,他說你今天受了別請。'舍利弗一聽,哇!脾氣就發起來了,手指往舌根一挖,嘩啦一聲,把受別請所吃的食物全都吐出來了,‘以後就是國王的爸爸請我吃飯,我都不去了!'你看脾氣還是那樣糟!這就是羅漢還是有習氣。

這都是無始以來的習氣,要到了辟支佛才能完全斷盡。所以我們不要說某某人修得很好,怎麼還有那些壞習慣,那是無始以來的業力不可思議。能不能除呢?當然能除,這一切都是時間的問題。修行還不能解除煩惱習氣,這是功行不夠、時間沒到,也是三世因果的問題。這些教理明白了,就不會有那麼多疑問,也不會懈怠而能精進用功了。

另一個角度來說,精進用功還令人看不順眼,那可能還是以著凡情在用功。就像毒藥罐氣味沒有盡,那裝什麼好食物也會變成毒藥,還是不能吃。

這個地方注意!我們修行為什麼要斷凡情、要有至誠心?凡情就如毒藥罐還有毒氣在裡頭,即使一天誦大乘經幾十卷、念多少佛、拜多少拜,還是以著凡情在修。好像不守規約地在拜,大眾上殿時他在打瞌睡,大眾睡時他卻在拜佛;大眾過堂吃飯時他不隨眾,甚至自已拿碗飯到別的地方、沒人的地方偷偷地吃。就這樣的下劣性、凡情!要知道!違背佛陀的戒律、常住的規則,這樣子就是擾亂大眾,令他人起心動念。這種用功,很難得益!

問:佛家每天早殿課誦中,都有祝福:‘國界安寧兵革銷,風調雨順民安樂',尤其出家人都是那麼虔誠地念,但是國界也沒有安寧,兵革也沒有銷,風雨也沒有調順。究竟祝福是不是空費?還是眾生業障太重、定業不可轉?

答:沒有空費,也不是定業不可轉。所謂‘定業不可轉,三昧加持力;無始諸障礙,一切皆消滅。'而且念佛功德也能轉業,那裡是定業不可轉?如果不能轉就變成常法了。萬法皆是無常、不定法,法法因緣生,因緣滅嘛!那有變不了的呢?說走業不可轉也能轉,沒有不轉的;不可轉的是‘緣'不具足。當知法法都是相對的,沒有不能轉,不管什麼善惡業都能夠轉變。

我們不是常說‘杯水不能濟車薪'嗎?大家都知道惡業力不可思議,造惡、修善其實不是兩個人,而是同一個心所造的,所以善惡業的力量是相等的:所謂佛力不可思議,業力也不可思議;當然兩者不可思議中的不可思議,還是佛力。怎麼業力就不是不可思議中的不可思議?一個是苦,一個是樂嘛!因為惡業力使你受苦報,身心不安然,總想要求解脫,不會再繼續造惡;善業果報使你快樂、身心寂靜,當然你會繼續修善。

講個譬喻:當我們伸手觸了火,一疼自然就縮回來;就像人正在造惡業時,他就是要造惡才高興,怎能化度他?到了闡提(極惡無善的眾生),就是真佛來化度也沒辦法。佛都不能化度了,叫那個來化度?但眾生皆本有佛性,凡有佛性皆當成佛,那造惡業怎麼成佛?佛法不講定法,當他自已造惡業,到了受極大苦報的時候,苦果就會使他自然轉心自度。論云:‘人之將死,其言也善',不管怎樣的江洋大盜,到了受惡報臨死時,也會後悔迴心向善;由於迴心向善,就會一面懺悔惡業,一面修善積德。不錯!佛法雖言:‘一切唯心造',但你同時不要忘了佛言:‘諸法因緣生,亦從因緣滅',染因緣強就會作惡,淨因緣強就會修善;所謂:‘心本不生因境有'、‘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行要好伴,住要好鄰',否則心雖好卻做不成好事。

佛法還有句話:‘功不唐捐,德不虛棄',我們求‘國界安寧兵革銷,風調雨順民安樂';雖然兵革沒有銷,風雨地沒調順,但‘公修公得,婆修婆得,不修不得';在國家混亂的時候,一些善人修善業,雖然沒有明顯地轉災厄,就算一點也沒有轉,可是發心修善業的人,福德因緣種下去,他在這惡因緣、惡環境中也能勉勵道業增進。這是修善的善業不可思議。

本來這份善業果報是想和大家同享的,可是眾生的惡業力承受不了善業果報,善人只好自己承受。好像父母有好福報給兒女,兒女不能接受,那是兒女的無福,不是父母對兒女沒有慈悲之心。道理就是這樣平凡,並不玄妙吧!

佛法當然是靈,如果修的人不至誠那也沒有用。至誠才能感應,至誠才能改變厄難。雖然我們修道的人少,惡業障的人多,我們消不了他們群體的惡業,但一部份的業總是能消的。好像有一百加侖的滾水,我們只有一加侖的冷水,當然不能把一百加侖的滾水都化涼了;但一加侖的冷水倒在這滾水上,它總會融合一點,滾燙的程度就減少了,功還是沒虛棄啊!

所謂‘重報輕受',整體來說好像是沒有得到利益,但在某個部份來說還是減輕的;假如本來是輕報,大家叉有至誠心,善業力大,那當然惡業障全消。好像一車薪的人,你用五、大車的水來滅,什麼大火也能滅掉;如果僅有一杯水,那當然滅不了的。水是滅火的,但一杯水卻救不了一大車的人,那你不能說這水就沒用了,水滅火決定是有用的。

我們念一句阿彌陀佛、持一遍大悲咒都是有用的,這個信心絕對要有。‘各人吃飯各人飽,各人生死各人了',各修各的因果,你修善得善報,造惡得惡報,乃至大家在一塊共修都是如此。我們現在國家動亂,人心不安,希望大家要多念佛使人心安定、善心增長,朝裡談國事耍商量,不要惡言鬥爭,要運用良心真正為國家、為人民;做老百姓的也要感恩,不要對國家有太多不合理的要求,卻昧於應盡的義務。試問不存款,如何兌支票?

問:全世界有一百多個國家,在我的印象中,一直覺得很奇怪,為什麼信奉基督教的國家都會比較強大?

答:萬法是無常的,你不能因為他們一時的強大就說是好。強大什麼呢?強大不一定就是強喔!所謂‘從來硬弩弦先斷,每見鋼刀口易傷',強大,就像槍炮是強大,但那種的強大有什麼用?強大、強壯那等於是甜酒,不能止渴喔!你強大就欺負弱小國家,那個怨一結下來,一旦弱小國家翻過身來,人家也是用槍炮子彈打你!我打你一捶,到時自然你要踢我一腳;你現在沒辦法踢我,心裡決定這樣想:‘好,等到有一有再算帳罷!'那種強大沒有用。

我們要以道德降伏人,要在仁義道德上做得好才是真的強;像我們中國的孔孟之道.中華文化,才是強大。只是我們太可惜了,把自家的這種文化、寶貝放棄了,這也是中國的倒楣。我這是講因果、講真理喔!說到這地方,我就有一點憤恨。

實實在在,佛教才是真正的強大,古來凡是真正信仰佛教的國家從來就沒有戰爭。現在誰不想世界和平呢?想歸想,但你要做、做得如法,不要南轅北轍,只是想想而已。要想真正達到,告訴你!唯有學佛、行佛行,以佛心來改變凡夫心;把凡夫心轉為佛心,到時不想世界和平,世界也能和平,乃至國家富強、人民安樂。

要想世界和平,不奉行佛教怎麼和平?不信佛教,大家你殺我、我殺你,將來世界只會更加的淒慘,最後同歸於盡!這就是所謂的強,你把這個強的意義認錯了!進一步講,那樣的強也是他們的福報,但這福報一用完就倒楣了。

我這麼講,你心裡有沒有化解?告訴你!上天堂不如求生西方;上天堂怎麼樣?還要墮落喔!西方無有眾苦啊!這你再研究佛學就會知道。

問:有人說二十一世紀是中國人的天下,老和尚的看法如何呢?

答:二十一世紀是中國人的天下。究竟是中國人的什麼天下呢?在我想,若能弘揚佛法到世界五大洲,二十一世紀確實是中國人的天下。佛法化度眾生,沒有種族、國界之分喔!先覺覺後覺嘛!大家和和平平、無爭無斗、歡歡喜喜的,希望大家都好、大家都是純粹努力修善、大家平平等等同成佛道。

所以最和平、最安詳的就是佛法;學佛法就無爭,無爭就太平了。希望將來二十一世紀乃至三十世紀、一百世紀,大家都是學佛修行,全世界都是佛法的天下。這是我們信佛的人應該有的大願—‘願將東土十方界,盡種西方九品蓮',大家發心就是這樣發心。

你這樣發心修大行,人家才會歡迎;你來了,能使人家安樂自在,世界人才會請你移民去那裹。你不這樣發心,外國人不要你到他的國家,怕你害了他的國家、使他國家的人民不安。道理都是一樣的嘛!人家要想侵略我們,那可以嗎?不可以的。將心此心嘛!佛弟子一定要有這些觀念。親善人家、利益天下,則天下都是我們的家。這才是佛陀所希望的啊!

我常想,我們中國人確乎是偉大。怎樣偉大?我第一次出國到馬來西亞,從東馬到西馬、由南馬到北馬,都沒見到馬來西亞的人,見到的都是我們中國華僑。在檳城講的是台灣閩南語,到了吉隆坡講的是廣東粵語。乃至到五大洲,各處都有華僑。凡是有太陽的地方就有華僑,最奇的是,有華僑的地方就有佛法。但是各地的佛法並不是出家人到了以後才有,而是華僑把佛法帶到五大洲,再由他們請法師去主持,接引歸依。

中國是禮儀之邦,如果能把孔孟之道弘揚,再加上佛法,那確乎是好!我們使人家安樂自在,大家互相尊敬,那多麼好!好的我們要弘揚,一弘揚,人家就會接受、會歡迎。你要是以強凌弱,那個會歡迎你?外國人也非常讚揚我們中國的孔孟之道,再能研究佛學,他就會接受、皈依了。

佛法是真正的大慈悲,沒有彼此之分,一律都是平等、自由。世界人誰不嚮往自由、平等?唯有佛法真正最自由、最平等,因為人人可修成佛喔!不是永遠都是奴隸。

我再誠實地保證:講平等,唯有佛法是最平等的。說到平等,這不單是在理體上平等;在事相上,你雖是凡夫,只要你修行到家,就可以坐上佛位啊!

說到自由,你能解脫財、色、名、食、睡、嫉妒、障礙,那多自由自在!佛法講自由,最極自由;證了羅漢果,六通自在,多麼自由!像我們現在到美國還要坐飛機,可是有神足通的羅漢,舉步就到了。

說到這地方, 孫中山先生說:‘佛學是哲學之母',我要說:‘佛法是科學之父';就像飛機是科學家造的,它還要假機械才有能,要條件聚集才可造成。我們只要把人我是非放下,達到‘無我'就自在解脫,得到神通了嘛!所以說佛法超越科學之上。我們念阿彌陀佛念到一心不亂,那就無我了。什麼叫做一心不亂?被人家罵,你聽進去能像讚歎你一樣;被人打一捶,就像在你身上拍肩一樣。你沒有瞋恚、貪愛這些煩惱,那就是定力。一心就是有這種不亂的定力,得到這樣的本能,那多麼自由自在!這種自由平等才真是我們所應求的啊!

你看!佛法是多麼好!多麼高!多麼妙!值得全世界的人來尊敬!只可惜我們沒有好好弘揚。

問:佛陀既然大慈大悲,為什麼不能慈悲令一切眾生不要受苦難?

答:要知道,佛菩薩為什麼要叫人修行呢?因為‘公修公得,婆修婆得,不修就不得'。佛法講緣生、講因果,有緣才有生,有因才有果;不講自然,不說無因。佛法能不能慈悲?因緣具足就能,因緣不具足就不能。佛法真理不亂說、不評是非,不是想怎樣就能怎樣。佛法是因果法,就是各人吃飯各人飽;你聽佛陀的話、依佛法修持,那什麼苦都解脫;你不依那個方法,佛陀對你的苦也無可奈何。醫生幫人醫病,可是他的爸爸病了,他也沒辦法叫他爸爸不生病、也沒辦法叫他不要死,這是個人的因果。

明白了這些,你就知道雖然佛陀大慈大悲,還是在因果之內慈悲。佛陀當然慈悲,舍了常寂光之樂,到這個苦世界來度化我們,這就是佛陀的慈悲。世間的父母夠慈悲了吧!媽媽幫你煮了飯,你總不能說:‘媽媽!你幫我煮好飯,你還要我吃,真是囉嗦!你幫我吃好了。'媽媽吃飯,媽媽肚子飽,你自己飽不了啊!這是必然的!這件事必須要明白。

問:迴向偈裡有一句:‘花開見佛悟無生',我們現在學佛,要先求悟還是先度他?

答:佛法是‘般若惟一法,方便有多門',佛法有種種方便;你先自度也好,先度他也好。楞嚴經有說:‘自未得度,先度人者,菩薩發心。'但也講:‘自覺已圓,能覺他者,如來應世。'大家要知道,你自身度了,才有力量度人;自身未度,如何度他呢?那不是好高騖遠嗎?所以大乘經上都是斬釘截鐵地告訴我們:‘自身未度而度他者,無有是處。'那是大乘經所說,不像小乘經只是重自利喔!經典上這部經這樣說,那部經那樣說,這是因對不同的眾生,所以說話有種種的差別;就好像兒女的性情不同,父母說話也就不同。

其實佛法是很微妙的,你先自修也好,先度他也好。比方老和尚,我若自修拜佛,那多麼好!現在我這樣領導人打佛七、創建道場,實在妨礙了自己修行。但是想一想,我建道場、說法度千萬眾生,那比一個人修行還要殊勝;因為一個人修只是自已去西方,建大道場就能度千萬眾生同生西方。我還發大願,要度兩百萬出家人,我要把台灣寶島變成佛國。台灣有兩千多萬人口,度兩百萬還會多嗎?只是十分之一嘛!能不能做到是一回事,但是願總是要發得大;發了願總有做到的一天,總是有希望的。不發願就沒有希望了,即使有能力也做不到。所以大家要好好髮願。

不過為了千穩萬當,你還是待‘花開見佛悟無生',那時你自修利他都好,不要像我這樣自修利他很苦啊!

問:西方是不是唯心造?

答:當然是唯心造。佛法講‘萬法唯心',西方極樂世界是阿彌陀佛的心造的,我們念佛也是在念心;離心沒有一切法,這要認識清楚。一切唯心,極樂是唯心造;地獄也是唯心造,心有貪瞋癡作殺盜婬,這就造了地獄;阿彌陀佛行四攝六度利益眾生,這就造了佛國土。

地藏經說到地獄的大床,一人睡亦滿,千萬人睡亦滿;還有火燒的銅柱使罪人抱。這都是睡在床上男女擁抱接吻、親親愛愛的,將來就感這果報。你看我們的手是冷的,一磨擦就生熱、生火;地獄之火也是如此。一切都是唯心所造、皆是因果。明白了吧!大家還想睡在床上親親愛愛的?有的人心都想出家了,這還舍不得、那也放不下,完全是業障鬼!如果夫婦倆真是分不開,那你們就組個佛化家庭好了。

文庫首頁全部欄目隨機文章
妙蓮老和尚文章列表

中陰身階段會更容易往生嗎

問: 現在往往是事先沒有準備,發現亡者斷氣之後才開始助念,常...

皈依後在行為上要注意哪些

問: 皈依之後在行為上要注意哪些?《地藏經》上說:若遇非理毀...

路過墳墓時能念佛號給他們嗎

問: 我喜歡登山,有時登山的時候會看見一些墳墓,很想路過的時...

印光大師答緣淨居士問

問: 念佛行人,首宜以嚴持五戒為急務,庶念佛易得心淨,臨終亦...

念佛能消八十億劫生死重罪的原理是什麼

問: 阿彌陀佛!請問念佛一聲能消八十億劫生死重罪的原理是什麼...

念佛號時很快就打瞌睡,這是業障嗎

問: 師父您好!弟子在打佛七期間,念佛號時如果心裡不起念頭,...

如何看待「無奸不成商」

問: 對於無奸不成商這句話,法師有什麼看法與見解呢?可以為我...

怎麼才能利益眾生

問: 怎麼才能利益眾生? 達真堪布答: 度化眾生就要弘揚佛法。...

拜佛禮懺之要訣

無論那一宗都講拜佛,禪教律密淨都講拜佛,拜佛是最基本的功夫,...

這個淫慾讓人不得不慎啊

我們老祖宗說欲是深淵,這個深淵一踏下去的話會跌得粉身碎骨。欲...

菩薩八法

世尊在《優婆塞戒經》中重點指出八所以,即我們之所以求獲八法,...

失去了撈錢的機會,這些人真有智慧嗎

問: 在這個沒有錢萬萬不能的商品社會,一個人如果有撈錢的機會...

中醫如何看「素食夠不夠營養」

中醫更強調吸收能力 首先,傳統中醫的角度,基本上沒有營養的概...

佛說療痔病經

如是我聞,一時薄伽梵在王舍大城,竹林園中,與大比丘眾五百人俱...

【推薦】老豆腐的故事

好,各位有緣,大家吉祥。阿彌陀佛。 今天呢我們跟大家分享一個...

證嚴法師:善解方便

比如說,有一位年輕的太太,她到處跑道場,跟著法師團團轉,卻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