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弟子文庫

僧伽吒經

元魏優禪尼國王子月婆首那譯
簡體字  大字體  護眼色

僧伽吒經卷第一

如是我聞:一時,婆伽婆在王舍城靈鷲山中,共摩訶比丘僧二萬二千人俱。其名曰:慧命阿若憍陳如、慧命摩訶謨伽略、慧命舍利子、慧命摩訶迦葉、慧命羅睺羅、慧命婆俱羅、慧命跋陀斯那、慧命賢德、慧命歡喜德、慧命網指、慧命須浮帝、慧命難陀斯那,如是等二萬二千人俱。共菩提薩埵、摩訶薩埵六萬二千人俱。其名曰:彌帝隸菩提薩埵、一切勇菩提薩埵、童真德菩提薩埵、發心童真菩提薩埵、童真賢菩提薩埵、無減菩提薩埵、文殊師利菩提薩埵、普賢菩提薩埵、金剛斯那菩提薩埵,如是等六萬二千人俱。復有萬二千天子,其名曰:阿疇那天子、跋陀天子、須跋陀天子、希法天子、栴檀藏天子、栴檀天子,如是等萬二千天子俱。復有八千天女,其名曰:彌鄰陀天女、端正天女、發大意天女、歲德天女、護世天女、有力天女、隨善臂天女,如是等八千天女俱。復有八千龍王,其名曰:阿波羅羅龍王、伊羅缽龍王、提彌羅龍王、君婆娑羅龍王、君婆尸利沙龍王、須難陀龍王、須賒佉龍王、伽婆尸利沙龍王,如是等八千龍王俱。皆向靈鷲山,詣世尊所,頭面禮足,右繞三匝,卻住一面。

爾時,一切勇菩提薩埵、摩訶薩埵,從座而起,偏袒右肩,合掌向佛,白佛言:「世尊,唯願世尊,演說正法利益眾生。世尊,無量億天眾,無量億婇女,無量億菩提薩埵,無量億聲聞,皆悉已集,欲聞正法。世尊,如是大眾皆欲聞法。惟願如來、應供、等正覺,為說妙法,令長夜安隱,斷諸業障。」

爾時,世尊讚一切勇菩提薩埵:「善哉!善哉!一切勇,能為大眾請問如來如是之事。汝今諦聽,善思念之,當為汝說。」

「唯然,世尊,願樂欲聞。」

爾時,世尊告一切勇菩提薩埵:「有法門名《僧伽吒》。若此法門在閻浮提有人聞者,悉能除滅五逆罪業,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得不退轉。一切勇,於汝意云何?若人聞此法門福德之聚,過於一佛福德之聚。」

一切勇白佛言:「云何世尊?」

佛告一切勇:「如恆河沙等諸佛如來所有福德,若人聞此法門,所得福德亦復如是。一切勇,若人得聞如是法門,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一切不退轉;見一切佛,一切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惡魔不惱,一切善法皆得成就。一切勇,聞此法者,能知生滅。」

爾時,一切大眾從座而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向佛,白佛言:「世尊,一佛福德有幾量也?」

佛言:「善男子,諦聽一佛功德!譬如大海水滴,如閻浮提大地微塵,如恆河沙等眾生,悉作十地菩薩;如是一切十地菩薩所有福德,不如一佛福德之聚。一切勇,若人聞此法門,福多於此,算數譬喻所不能及。」

爾時,一切大眾聞是說已,踴躍歡喜,多增福德。

時,一切勇菩提薩埵,白佛言:「世尊,何等眾生渴樂正法?」

爾時,世尊告一切勇菩提薩埵、摩訶薩埵:「一切勇,有二眾生渴仰於法。何等為二?一者、於一切眾生,其心平等;二者、既聞法已,等為眾說,心無希望。」

一切勇菩提薩埵白佛言:「世尊,聞何等法,得近菩提?」

「一切勇,渴仰聞法,得近菩提;常信樂聽受大乘法者,得近菩提。」

爾時,人、天、諸龍、婇女,從座而起,白佛言:「世尊,我等渴法。願佛世尊,滿我所願。」

爾時,世尊即便微笑,種種色光從口中出,徧照十方,上至梵世,還從頂入。

爾時,一切勇菩提薩埵,從座而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白佛言:「世尊,以何因緣,如來現此希有之相?」

爾時,世尊告一切勇菩提薩埵:「於此會中一切眾生,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成就一切如來境界,是故佛笑。」

一切勇菩提薩埵白佛言:「世尊,何因緣故,此會眾生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佛言:「善哉!善哉!一切勇,能問如來如是之義。一切勇,以願勝故。一切勇,乃往過去無數阿僧祇劫,有佛世尊,號曰寶德如來、應供、正徧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一切勇,爾時我作摩納之子。此會眾生住佛智慧者,往昔之時悉在鹿中。我時發願:‘如是諸鹿,我皆令住佛智慧中。’時鹿聞已,尋皆發言:‘願得如是!’一切勇,此會大眾,因彼善根,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爾時,一切勇菩提薩埵、摩訶薩埵,白佛言:「世尊,若有眾生聞此法者,壽命幾劫?」

佛言:「其人壽命,滿八十劫。」

一切勇菩提薩埵白佛言:「世尊,劫以何量?」

佛言:「善男子,譬如大城,縱廣十二由旬,高三由旬,盛滿胡麻,有長壽人過百歲已,取一而去;如是城中胡麻悉盡,劫猶不盡。一切勇,又如大山,縱廣二十五由旬,高十二由旬,有長壽人過一百歲,以輕繒帛一往拂之;如是山盡,劫猶不盡。是名劫量。」

時,一切勇菩提薩埵、摩訶薩埵,白佛言:「世尊,一發誓願,尚得如是福德之聚,壽八十劫,何況於佛法中廣修諸行!」

「善男子,若有聞此法門者,所得壽命滿八十劫,何況書寫讀誦之者!一切勇,若有人以淨信心讀誦此法門,福多於前。九十五劫自識宿命,六萬劫中為轉輪王。於現在世,人所敬重,刀不能害,毒不能傷,妖蠱不中。臨命終時,得見九十五億諸佛,安慰之言:‘汝莫怖畏!汝在世時聞《僧伽吒法門》。’九十五億佛,各將其人,至其世界。一切勇,況復有人得具足聞如是法門!」

爾時,一切勇菩提薩埵白佛言:「世尊,我當聽受如是法門,得何福德?」

佛告一切勇:「如恆河沙諸佛如來所有福德,聞是經者,所得福德,亦復如是。」

時,一切勇菩提薩埵白佛言:「世尊,我聽此法,心無疲厭。」

佛告一切勇:「善哉!善哉!汝能如是聞法無厭,我亦如是聞法無厭,況復凡夫心生厭想?一切勇,若有善男子聞此法門,生信心者,於千劫中不墮惡道,五千劫中不墮畜生,萬二千劫不墮愚癡,萬八千劫不生邊地,二萬劫中生處端正,二萬五千劫常得出家,五萬劫中作正法王,六萬五千劫修行念死。一切勇,彼善男子、善女人,無少不善,惡魔不得其便,不入母胎。一切勇,聞此法門者,生生之處,九十五阿僧祇劫不墮惡道,於八萬劫常得聞持,十萬劫離於殺生,九萬九千劫離於妄語,一萬三千劫離於兩舌。一切勇,如是法門,難值難聞。」

爾時,一切勇菩提薩埵、摩訶薩埵,從座而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白佛言:「世尊,謗此法者,其罪多少?」

佛告一切勇:「其罪甚多!」

時,一切勇菩提薩埵白佛言:「世尊,得幾數罪?」

佛告一切勇:「莫問此事!善男子,若有於十二恆河沙諸佛如來起於噁心,若有謗者,罪多於彼。一切勇,若於大乘起惱心者,如彼眾生被燒燋然。」

一切勇菩提薩埵白佛言:「世尊,如是眾生,云何可救?」

佛告一切勇:「譬如有人,刀斷其頭,使醫治之,塗以石蜜、酥油諸藥,以用塗之。一切勇,於汝意云何?如是眾生,還可活不?」

一切勇白佛:「不也,世尊。」

「一切勇,又如有人,刀害不斷,若得良醫治之則瘥。彼人瘥已,知其大苦:‘我今知已,更不復作惡不善業。’一切勇,若善男子念佈施時亦復如是,離一切惡,集諸善法,諸善具足。譬如死屍,父母憂愁啼泣,不能救護;凡夫之人亦復如是,不能自利,不能利他,無依父母。如是,如是,一切勇,彼諸眾生臨死之時,無所依止。一切勇,無依眾生有二種。何等為二?一者、作不善業,二者、誹謗正法。如是二人,臨死之時,無依止處。」

時,一切勇菩提薩埵白佛言:「世尊,彼謗法者,生何道中?」

佛告一切勇:「謗法之人入大地獄,在大叫喚地獄一劫受苦,眾合地獄一劫受苦,燒然地獄一劫受苦,大燒然地獄一劫受苦,黑繩地獄一劫受苦,阿鼻地獄一劫受苦,毛豎地獄一劫受苦,睺睺地獄一劫受苦。一切勇,謗法眾生,於此八大地獄,滿足八劫,受大苦惱。」

爾時,一切勇菩提薩埵、摩訶薩埵,白佛言:「世尊,大苦!大苦!我不能聞。」

爾時,世尊而說頌曰:

「何故不能聞? 此語甚可怖,地獄為大苦, 眾生受苦痛。

若造善業者, 則有樂果報;若造不善業, 則受於苦報。

生則有死苦, 憂悲苦所縛,凡夫常受苦, 無有少樂時。

智慧人為樂, 能憶念諸佛,信清淨大乘, 不墮於惡道。

如是一切勇, 本業得果報,作業時雖少, 得無邊果報。

種子時雖少, 得無量果實,植種佛福田, 能生果實處。

智者得安樂, 樂於諸佛法,遠離於惡法, 修行諸善法。

若以一毫物, 用佈施諸佛,八十千劫中, 巨富具財寶,

隨所受生處, 常念行佈施。如是一切勇, 施佛得福深!」

爾時,一切勇菩提薩埵、摩訶薩埵,白佛陀言:「世尊,云何修佛智慧?云何聞此法門增長善根?」

佛告一切勇菩提薩埵:「若有人供養六十二億恆河沙諸佛,施諸樂具;若復聞此法門者,所得福德,與前正等。」

一切勇菩提薩埵白佛言:「世尊,云何善根滿足?」

爾時,世尊告一切勇菩提薩埵、摩訶薩埵言:「功德如佛者,當知滿足。」

一切勇白佛言:「世尊,何人功德與如來等?」

佛告一切勇菩提薩埵:「善男子,法師善根,與如來等。」

一切勇菩提薩埵言:「世尊,何等是法師?」

佛告一切勇菩提薩埵:「流通此法門者,名為法師。」

一切勇菩提薩埵白佛言:「世尊,聞此法門,得何等福?書寫讀誦此法門者,得幾所福?」

佛告一切勇菩提薩埵言:「善男子,於十方面,一一方各十二恆河沙諸佛如來,一一如來住世說法滿十二劫;若有善男子,說此法門功德,與上諸如來等。若有善男子,書寫此經,四十八恆河沙諸佛如來,說其功德不能令盡,況復書寫讀誦受持!」

時,一切勇菩提薩埵問佛言:「世尊,若讀誦者,得幾所福?」

爾時,世尊說頌答曰:

「讀誦四句偈, 得此最勝福!如八十四恆, 諸佛所說法,

讀誦此法門, 得如是福德。如是諸功德, 言說不能盡!

十八億諸佛, 住世滿一劫,十方一切佛, 常讚大乘法,

善說此法門, 而無有窮盡。諸佛難值遇, 此法亦如是!」

爾時,八十四億天子至於佛所,合掌頂禮,白佛言:「善哉!世尊,如是法藏,願住閻浮提。」

爾時,復有十八千億尼揵子,來詣佛所,白佛言:「勝也!沙門瞿曇。」

佛告尼揵:「如來常勝!汝等住顛倒,云何見汝等勝?汝無勝也。汝等善聽,今為利益汝等,為汝等說:

「凡夫無慧樂, 何處得有勝?不知於正道, 云何得有勝?我視眾生道, 以甚深佛眼。」

爾時,尼揵子於世尊所,心生瞋恚。爾時,帝釋捉金剛杵,以手摩之,用擬尼揵。時,十八千億諸尼揵子,惶怖苦惱,悲泣啼哭。如來隱形,令其不見。

爾時,諸尼揵子不見如來,悲泣頌曰:

「父母及兄弟, 無能救濟者!

見曠野大澤, 空無人行路,彼處不見水, 亦不見樹蔭,

亦不見人眾, 無伴獨受苦。彼受諸苦惱, 由不見如來!」

時,諸尼揵從座而起,右膝著地,出大聲言:「如來哀愍,願見救濟,我等歸依佛!」

爾時,世尊即時微笑,告一切勇菩提薩埵、摩訶薩埵言:「善男子,汝往外道尼揵子所,為其說法。」

爾時,一切勇菩提薩埵、摩訶薩埵,白佛言:「世尊,譬如須彌山王,小山無能出者。如是,世尊,於如來前,我不能說。」

爾時,世尊告一切勇菩提薩埵、摩訶薩埵:「善男子,莫作是說!如來有多方便。一切勇,汝往觀十方一切世界,如來在何處住?於何處所敷如來座?一切勇,於尼揵所,我亦當自說法。」

一切勇白佛言:「世尊,乘何神力?為以自神力去?以佛神力去也?」

佛告一切勇:「汝以自神力去,還時以佛神力而來。」

爾時,一切勇菩提薩埵、摩訶薩埵,從座而起,偏袒右肩,為佛作禮,即沒不現。

爾時,世尊為尼揵說:「生苦生惱,人生多怖,生有病苦,病有老苦,老有死苦,復有王難、賊難、水難、火難、毒難、自作業難。」

時,諸外道心懷恐怖,白佛言:「世尊,我等於今更不忍生。」

爾時,世尊說此法時,十八千億諸外道等得離塵垢,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自身十八千億,住於十地。大菩提薩埵,現菩提薩埵種種神力,或作象形、馬形、師子虎形、金翅鳥形,或作須彌山形,或作老形,或作獼猴,或作華台結跏趺坐。十千億菩提薩埵在其南面作,九千億菩提薩埵在其北面,皆作如是神通變化。如來常在三昧,以方便力故,為眾生說法。

爾時,如來知一切勇菩提薩埵自用神力去已,七日至華上世界。時一切勇菩提薩埵,以佛神力,屈伸臂頃來至佛所,到已右繞三匝,發清淨心,合掌禮佛,白佛言:「世尊,我以一神力,至十方諸佛世界,見九十九千億諸佛世界;第二神力,見百千億諸佛世界;至第七日到華上世界,亦至不動如來世界。世尊,我至彼國,見九十二千億諸佛說法;又見八十億千世界,八十億千諸佛,即日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我悉供養,復過而去。世尊,我即日至三十九億百千佛國,見三十九億百千菩提薩埵出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世尊,我悉恭敬禮拜,右繞三匝,復過而去。世尊,又於六十億世界,見六十億佛,我悉供養恭敬,禮拜而去。世尊,我見百億世界,百億如來入般涅槃,我亦供養恭敬禮拜,復過而去。世尊,我見六十五億世界,諸佛正法滅盡,我心焦惱而懷悲泣,見天、龍、夜叉憂惱啼哭,如箭入心。世尊,彼佛世界劫火所燒,大海須彌悉皆燒盡無有遺餘,我亦供養,復過而去。

「乃到華上世界。世尊,我到彼世界,見敷百千億座。世尊,見彼南面敷百千億座,東西北方及以上下,各敷百千億高座。世尊,彼一一座,七寶成就。一一座上,有一如來結跏趺坐,為眾說法。世尊,我既見已,生希有心,問彼世尊:‘此世界者,名為何等?’彼佛如來即告我言:‘此世界者,名曰華上。’世尊,我禮彼佛,問其佛言:‘如來世尊,名號何等?’彼佛答我:‘號蓮華藏,於此世界,常作佛事。’我復問言:‘此世界中無量如來,何者是蓮華藏如來之身?’彼世尊曰:‘我當示汝蓮華藏佛。’

「爾時,諸佛悉隱不現,唯見一佛,其餘座上悉是菩薩。我時禮佛。時有一座從地湧出,我於此座結跏趺坐。時我坐已,有無量座忽然而出,空無人坐。我問彼佛:‘此座何故空無人坐?’時佛世尊而告我言:‘善男子,不種善根眾生,不得在於此會之中。’世尊,我時問彼如來言:‘世尊,作何善根,得在此會?’時佛告言:‘諦聽!善男子,得聞《僧伽吒法門》者,以是善根得在此會,何況書寫讀誦!一切勇,汝聞《僧伽吒法門》故,得在此會。無善根人,則不能得見此佛國。’

「爾時,一切勇菩提薩埵、摩訶薩埵白彼佛言:‘世尊,得聞此法門者,得何福德?’爾時,蓮華藏如來即便微笑。世尊,我時作禮,問彼佛言:‘佛何故笑,現希有相?’時蓮華藏如來告一切勇:‘善男子,一切勇菩提薩埵得大勢力。譬如轉輪聖王,主四天下,於四天下種滿胡麻。善男子,如彼胡麻,其數多不?’一切勇菩提薩埵白世尊言:‘甚多!世尊。甚多!善逝。’佛告一切勇:‘有人聚彼胡麻以作一聚。一切勇,有人能數知其數不?’一切勇菩提薩埵白彼世尊:‘不可數也!善逝,世尊。’時蓮華藏如來告一切勇菩提薩埵:‘善男子,若胡麻等數諸佛如來,說聞經功德不能令盡,何況書寫讀誦!’

「一切勇菩提薩埵白佛言:‘世尊,書寫得何等福?’佛告一切勇:‘善男子,譬如三千大千世界,一切沙塵樹葉草木,以如此等數轉輪王。如是輪王,寧可數不?’一切勇菩提薩埵白佛言:‘世尊,不可數也!善逝,世尊。’佛告一切勇:‘善男子,聽此法者,如是一切諸轉輪王所有福德,不及此福。於此法門書一字者功德,勝彼一切輪王所有福德。如是,善男子,此法門者,攝於一切大乘正法,不得以輪王福德為喻。如是,一切勇,此法門功德,非譬喻說。如此法門,能示法藏,滅諸煩惱,燃大法炬,降諸惡魔,照明一切菩提薩埵之捨,說一切法。’」

爾時,一切勇菩提薩埵、摩訶薩埵,白佛言:「世尊,行梵行者,甚為希有!何以故?世尊,如來行難得。」

佛告一切勇:「如是,善男子,梵行難得。若行梵行,若晝若夜常見如來,若見如來則見佛國,若見佛國則見法藏。臨命終時,其心不怖,不受胎生,無復憂惱,不為愛河之所漂沒。」

爾時,世尊復告一切勇菩提薩埵、摩訶薩埵:「善男子,如來出世,難可值遇!」

一切勇言:「如是,世尊。如是,善逝。如來出世,難得值遇!」

佛告一切勇菩提薩埵、摩訶薩埵言:「此法難值亦復如是。一切勇,若有得聞如是法門經於耳者,八十劫中自識宿命;六十千劫作轉輪王;八十劫中作天帝釋;二十五千劫作淨居天;三十八千劫作大梵天;九十九千劫不墮惡道;百千劫中不墮餓鬼;二十八千劫不墮畜生;十三億百千劫不墮阿修羅中,刀劍不傷;二十五千劫不生愚癡中;七千劫具足智慧;九千劫中生處端正,具足善色如如來身;十五千劫不作女人;十六千劫身無病惱;三十五千劫常具天眼;十九千劫不生龍中;六千劫中無瞋恚心;七千劫中不生貧賤家;八十千劫主二天下,極最無窮,受如是樂;十二千劫不生盲冥;十三千劫不生聾中;十一千劫修行忍辱。臨命終時,識行將滅,不起倒想,不生瞋恚,見東方恆河沙等諸佛如來,面見南方十二億佛,面見西方二十五恆河沙諸佛如來,面見北方八十恆河沙等諸佛如來,面見上方九十億恆河沙諸佛世尊,面見下方百億恆河沙等諸佛世尊。

「善男子,彼諸世尊安慰其人:‘善男子,汝莫恐怖!汝已聽受《僧伽吒法門》。善男子,汝見如是恆河沙等百千億佛世尊不?’‘唯然,已見。’世尊告曰:‘此諸如來,故來見汝。’是善男子問言:‘我作何善,諸佛見我?’諸佛告言:‘善男子,汝在人中曾聞《僧伽吒法門》,是故諸佛故來見汝。’是善男子白佛言:‘世尊,我曾少聞,得如是福,況復具足受持是經!’彼佛告言:‘善男子,莫作是說!聞四句偈所有功德,我今說之。善男子,譬如十三恆河沙諸佛如來所有福德,聞此法門,福德勝彼!若有供養十三恆河沙諸佛如來,若有於此法門聞一四句偈,此福德勝彼,況具足聞!’」

佛復告一切勇菩提薩埵言:「善男子,若三千大千世界滿中胡麻,以此胡麻數轉輪王;若有人佈施如是轉輪王,不如佈施一須陀洹。若施三千世界一切須陀洹所得福德,不如施一斯陀含。若施三千世界諸斯陀含,不如施一阿那含。若施三千世界諸阿那含,不如佈施一阿羅漢。若施三千世界諸阿羅漢所得福德,不如佈施一辟支佛。若施三千世界諸辟支佛所得福德,不如施一菩提薩埵。若施三千大千世界菩提薩埵,不如於一如來所起清淨心。若於三千大千世界諸如來所生清淨心,不如凡夫聞此法門,功德勝彼,何況書寫讀誦受持!一切勇,況復有人以清淨心憶念此經!一切勇,於意云何?頗有凡人,能度大海不?」

一切勇言:「不也,世尊。」

佛告一切勇:「於意云何?頗有凡夫,以手一撮,能竭海不?」

一切勇言:「不也,世尊。」

佛告一切勇:「樂小法者亦復如是,不能聽受如是法門。一切勇,若不曾見十八億恆河沙諸佛如來,不能書寫如是法門。若不曾見九十億恆河沙諸如來者,不能聞此法門。若人曾見百千億如來者,聞此法門不生誹謗。一切勇,若有曾見百千億恆河沙如來,聞此法門能生淨信,起如實想,不生誹謗。一切勇聽,若有書此法門一四句偈,彼過九十五億千世界,如阿彌陀國,彼人佛土,亦復如是。一切勇,彼諸眾生,壽命八萬四千劫。一切勇,若菩提薩埵、摩訶薩埵,於此法門聞四句偈諸眾生,設使造五逆罪,教人隨喜;若能聽受一四句偈,所有罪業能令除滅。」

爾時,世尊復告一切勇菩提薩埵、摩訶薩埵言:「往昔有人破塔壞僧,動菩提薩埵三昧,壞滅佛法,殺害父母,作已生悔:‘我失今世、後世之樂,當於惡道一切受苦,生大愁憂,受大苦惱。’一切勇,如是之人,一切世人所共惡賤,作如是言:‘此人失於世間、出世間法!’此眾生於無量劫,猶如燋樹不能復生。譬如畫堂,不以燋柱而作莊嚴;此人亦爾,今世後世所至之處,人皆輕賤,打罵毀辱,不施飲食。彼受飢渴,打罵苦惱,自憶念言:‘我造逆罪,破塔壞僧。’作是思惟:‘我向何處?誰能救我?’作如是念:‘我當入山自滅其身,無人救我。’

「爾時,彼人而說偈言:

「‘我造不善業, 猶如燋木柱,今世不莊嚴, 他世亦如是,

室內不莊嚴, 在外亦如是。惡因造惡業, 因之入惡道,

後世受苦痛, 不知住何處?諸天悉聞我, 悲泣啼哭聲,

無有救護者, 必入於地獄。自作不善業, 自受苦痛報,

我無歸依處, 必受苦痛受。殺父母壞塔, 我作五逆業!

我登高山頂, 自墜令碎滅。’

「時,諸天告言:

「‘莫去愚癡人! 莫作不善業!汝作多不善, 作已今悔過!

殺害自身命, 必受地獄苦,尋即墮於地, 如被憂箭射。

不以此精進, 而得成佛道,不得菩薩道, 不得聲聞果,

更起餘精進。汝詣仙聖山, 往見大聖主,頭面禮彼仙,

願救苦眾生,善作利益我, 驚怖不安隱。’

「仙人聞告言:

「‘汝坐暫時聽, 驚怖苦不安, 當悔眾惡業!’

「仙人告言:‘我施汝食,汝可食之。愁憂苦惱,飢渴恐怖,世間無歸,我施汝食,汝當食之。然後我當為汝說法,令汝罪業悉得消滅。’彼食訖已,須臾澡手,繞仙人已,前面胡跪。仙人問言:‘汝說作惡業?’答仙人言:‘我殺母、殺父、破塔,亂菩提薩埵三昧,壞滅佛法。’爾時,仙人告彼人言:‘汝作不善,造斯惡業,自作教人諸不善業,汝當懺悔!’爾時,彼人心驚惶怖,悲泣而言:‘誰救護我?我作惡業,必受苦報。’爾時,彼人長跪合掌,而作是言:‘我作惡業,自作教人,莫使我得不善之報!勿使受苦!願大仙人,當見救濟!我為仙人常作僮僕,所作不善願令消滅。’爾時,仙人慰喻彼人:‘汝莫惶怖!吾當救汝,令受輕報。汝今現前聽法,汝曾聞《僧伽吒法門》不?’白仙人言:‘我未曾聞。’仙人言:‘火燒之人,誰能為其說法?唯大悲者,乃能說耳!’

文庫首頁全部欄目隨機文章
佛經咒語文章列表

佛說大乘十法經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王舍城耆闍崛山中,與大比丘五千...

般舟三昧經

般舟三昧經卷上 問事品第一 聞如是:一時,佛在羅閱祇...

佛說自愛經

聞如是: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國王詣佛所,...

彌勒菩薩所問本願經

聞如是:一時,佛游於披祇國,妙華山中恐懼樹間鹿所聚...

楞嚴咒為何有如此強大的感應力

楞嚴咒感應力非常強大,我們讀誦學之能除一切苦。 一:...

佛陀開顯出哪些自性的功德

佛陀迴光返照,用清淨的智慧來觀照如來藏妙真如性的時...

常念佛及觀音聖號,決無產難之苦

女人能從小常念佛及觀音聖號,後來決無產難之苦。或一...

持誦佩戴楞嚴咒,一切諸魔所不能動

【若諸末世,愚鈍眾生,未識禪那,不知說法,樂修三昧...

造佛像的功德利益

自從優陀延王造像以後,佛教造像一直延續到現在 ,可見...

趨向解脫的功德

前面的安樂道講到苦樂的問題,這一塊我們全部講完了。...

忍一時之氣,也許可避免一場災禍

有首古詩是這麼寫的酒色財氣四堵牆,人人都在裡邊藏;...

最簡單的放生儀軌

在沒有師父主持,自己放生的時候,可按下面這個簡單的...

你不相信又如何能求感應呢

不管讀那一部經,都是功德無量,特別是地藏經,當你遇...

形能守規則,心當然也守道

學佛道先要將威儀禮節這些根本學好,要改變世俗的不良...

剛死亡時的感知是什麼樣的

我們現在有念。有念是迷了,無明迷了,謂心為念,念即...

出家人有31件事可稱作不祥

一、佛前安坐受人禮拜,不祥。 二、佛前罵人,不祥。 ...

高聲念佛誦經的十種功德

《業報差別經》: 高聲念佛誦經,有十種功德。一 能排...

摩利支菩薩的功德利益

摩利支菩薩,梵語Marici,也作摩裡支菩薩、摩利支天、...

【視頻】《普賢菩薩行願品》法師唱誦

《普賢菩薩行願品》法師唱誦

【視頻】《佛說阿彌陀經》妙喜居士讀誦

《佛說阿彌陀經》妙喜居士讀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