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死人一樣做功夫

佛弟子文庫  简体字   作者:衍恆法師  2018/06/01

像死人一樣做功夫

歇下狂心,歇即菩提

「信為道元功德母,長養一切諸善根。」「佛法大海,信為能入,智為能度。」如果我們沒有信心,就不可能有這個願力去做這件事情,所以信心非常重要。所謂信,就是要信佛語真實不虛,要信我們這顆心跟佛是一樣的,都具足了一切的功德智慧。

既然我們跟佛是一樣的,一切都具足,那為什麼今天我們得不到受用?那是因為我們的自性光明被妄想、執著遮蓋住了。要想見到我們的自性光明,那就要除妄想,但是妄想真是不容易除的。為了幫我們除妄想,釋迦牟尼佛說了種種法,八萬四千法門無非就是為了對治這些妄想、習氣,在中國用得最多的,就是念佛、持咒、誦經,還有宗門下的參話頭等。

在禪堂裡,依宗門這一法用功就要歇下狂心。大梅法常禪師參馬祖,問馬祖:「如何是佛。」馬祖說:「即心即佛。」大梅禪師得到了這一句話,心就有了歇處。今天我們也能聽到這句話,但是我們的心有沒有歇的地方?能不能歇得下來?不能。因為我們習氣毛病太重了。這顆心啊,怎麼都歇不下來,最後沒有辦法,祖師菩薩們就給我們留下了這句話,讓我們把這些妄想心都歇下去,與話頭相應。

如何參話頭

我們常說參話頭,那什麼是話頭?話就是我們說話,說話之前就是頭。我們現在念這一句佛號「阿彌陀佛」,沒念之前就是頭,念出來就是尾了,話頭就是一念未生之際,這一念未生的地方,就是不生,沒有昏沉,不掉舉,寂而長照,不生不滅,就是我們的自性。所以我們用心要從這裡用。

參話頭一定要起疑情,沒有疑情,我們在這個地方站不住腳,妄想在這裡歇不下來。那這個疑情該怎麼發起?我們自己輕輕地在心裡默念一句佛號,這句佛號從口裡念出來,耳朵聽得清清楚楚。你就去觀這句佛號,一句一句地念,一句一句地觀,去觀這句話從哪裡出來的?是口在念呢?還是心在念呢?如果是口在念,晚上睡著了,我們的嘴巴還在,為什麼就不能念呢?如果說是心在念,那麼人死掉以後,這個肉團的心還在,那為什麼不能念呢?既然不是口念,也不是心念,那到底是誰在念呢?所以,在這裡,我們要輕輕地起一個疑情,自己去反觀一下,這念佛的是誰?

初學肯定是比較難,因為我們無始劫來已經習慣了妄想。現在突然用功,提個話頭,肯定是不容易,雖然不容易還是要去做。提這一念疑情時,不要用力,也不要用氣。因為用力很容易上火,用氣就會很難受。所以修行要用覺照力,知道你這一念就可以,它在你不要動它,沒有了,你再提一提。

這樣一步一步扎扎實實去做,慢慢地功夫就站得住了,這樣妄想一來,自己就能察覺到。妄想一來,我們把覺照力提一提,妄想就過去了。慢慢功夫得力了,妄想越來越少了。到最後沒有妄想了,功夫就能成片。

現在網絡比較方便,對於參話頭,大家可以看一看虛雲老和尚的《參禪要旨》,上面寫得比較細。大家如果在這個法上面有信心,可以把虛雲老和尚的《參禪要旨》多看,慢慢去用。用功,最主要的是我們要有信心,有長遠心,因為修行不容易。參話頭,前輩做了個譬喻,就像一人與萬人敵,你想想有多難。因為自無始劫來,我們的妄想、習氣太多了,所以要沒有一顆堅固的心去修,那很難得到成就。因此大家要想在這裡得到一點好處,就要發長遠心,堅固心!

像死人一樣做功夫

達摩祖師到中國來,度的第一個眾生,不是慧可大師,而是一隻鸚鵡。達摩在南京見梁武帝,一言不合就離開了。梁武帝深感懊悔,得知達摩離去的消息後,馬上派人騎騾追趕。追到幕府山中段時,兩邊山峰突然閉合,一行人被裌在兩峰之間。達摩正走到江邊,看見有人趕來,就在江邊折了一根蘆葦投入江中,化作一葉扁舟,飄然過江。

後來達摩經過一個大戶人家,門口掛著一隻鸚鵡,鸚鵡就問他:「西來意,西來意,請教我出籠計。」達摩祖師答曰:「出籠計,出籠計,兩腿一伸雙眼閉,這便是你出籠計!」鸚鵡一聽就兩腿一伸兩眼一閉,主人回來,一看鸚鵡不動了,以為它死掉了,就把它拿出來,放在手掌上面,主人一鬆手,它馬上就飛走了。

其實這也是一個示現,告訴我們做功夫也是一樣的,就是要像一個死人似的。一個死人躺在那裡,你打他罵他他也不會管你,所以做功夫也必須要這樣做。要耐得住煩,要吃得了苦。這樣我們才能與道相應,才能有份了生死。


文庫首頁 > 隨機文章 > 全部欄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