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坤:我因名利而迷失 由禪定而找到自己

佛弟子文庫  简体字   發佈時間:2017/07/13

陳坤:我因名利而迷失 由禪定而找到自己

迷失的三年

據說,人在兩種狀態裡,都會遇到魔鬼:一種是失意的狀態,一種是得意的狀態。不過,在我看來,得意時更容易遇到魔鬼,更容易迷失。人在普通生活的時候,會有些訴求和希望,不管這個訴求和希望是實在的財富還是帶有虛榮心的成就感,起碼有所寄望。可當財富和名譽突如其來超出預想,當命運女神突然眷顧讓你春風得意,反而會讓你感到害怕,你會突然迷失。

從2003年到2006年,我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我好像得到了一切。然後,迷茫也來了,我還能做什麼呢?以前沒房子住的時候,我覺得人生有希望有目標,希望是通過自己的努力踏踏實實地擁有一些東西。

我十幾歲的時候是有計劃的:我以後要租個房子,我要去賺錢,我要分期付款買一個房子,我要努力工作去還款。我要去旅行,我要去吃好吃的,我要吃涮羊肉……可是這一切突然間變得不一樣了,突如其來的財富和名聲打亂了我從記事以來對人生的計劃,而且它們強大到足以消滅我作為一個普通人自我進取的希望和快樂。

在我原有的人生軌跡裡面,可能一個月掙八千塊錢已經是非常快樂的事情了,但是它一來就來了五十萬、八十萬,一切都來得太快了。突如其來的名利把我撞上了另外一條軌跡,那條軌跡是我不能控制的。

這一切好像都是環境在帶著我走,而不是我自己想要的。

我十九歲來北京,原本的目標是想成為一名專業歌手,因為一個機遇,陪朋友考電影學院被錄取,成了一名演員。畢業後覺得做演員沒意思,想當設計師,因為沒錢交學費而擱淺。回來想拍戲攢學費,沒想到一部戲又把我徹底留在了演藝圈。我紅了,得到了很多,也需要面對很多,但這一切都不是我原本想要的生活。我,很不爽。

當我稍稍冷靜下來就發現,我的人生有點像空中樓閣,得到的一切讓我感覺很不真實。我不是一個坦然接受一切的人,我會思索這個東西為什麼會到我這兒來。當我得到一個太猛烈的、沒有根基的、並不是跟付出成正比的回饋的時候,我其實並沒有那麼高興。接受一個東西對我來說一定要有道理,但是它的道理來自哪裡?太莫名其妙了。在我的思維方式裡面,對於不成正比的收穫,感到很不安。

從 2003年到2006年那三年裡,我的內心一直都恐慌不定。當我很辛苦地拍完戲回家,回到我在北京買的房子,跟母親和兄弟姐妹在一起時感到很溫暖,他們都很照顧我。雖然在家裡的時候是天堂,但是每次我離開家的時候就特別恐慌。因為我老是覺得「塞翁失馬焉知禍福」,莫名其妙拿到一個財富,也可能莫名其妙招來了一個災難,對於我來說,它們之間是有內在聯繫的:一件壞事可能是另一件好事的開始,或者一件好事是另一件壞事的開始。

有一天我開車在路上,看到繁華的街景,如梭的車流,穿行的人群,突然間覺得特別害怕!我覺得現在擁有的一切都不屬於自己!我隨時會失去它們,或者它們失去我。那天回到家裡,我第一件事就是把我所有的銀行卡全部交給我的家人,把卡的密碼告訴他們,就是怕自己有一天會突然死掉。

那段時間我得了抑鬱癥。整夜整夜的失眠,厭世、悲觀,覺得人生沒有意義。有幾次我靠近窗戶,差點跳下去。同學和朋友都覺得不可理解:你現在條件這麼好了,為什麼你還會想這麼多呢,該玩玩,該吃吃。其實完全不是,我的痛苦只有我自己知道!

那是我人生中最迷惘的三年。我從得到名利後的欣喜,到膨脹,到厭惡,再到恐慌,最後跌落情緒的谷底。我想了很多辦法想從那種負面的情緒中走出來,身邊的人也給了我很多的幫助,但是成效都不大。那幾年總覺得內心缺點什麼,又不知道缺的是什麼。

後來才知道,是缺一個核。

禪定讓我找到自己

2007年,我開始尋找一個方法,讓我放鬆和平靜下來的方法。也許有的人會欺騙自己,告訴自己說「我很厲害,這一切本該屬於我」。但我做不到。我不能假扮「我比別人強,所以這些東西就是屬於我的」,那我就要找個方法。

起初我用的方法是轉移注意力,再就是逃避,但這些都治標不治本。經驗告訴我,解決問題不應該從外部一個一個地解決,而是要從內部解決。

我找到了那個方法,就是「禪定」。

十幾歲的時候我就開始打坐,沒有人教過我,我好像天生就會打坐。小時候經常自己沒事就打起坐來,身邊的朋友還曾經笑話我是「怪胎」。成名後的那幾年,因為內心的浮躁,我已經很久沒有打坐了。有一天,當我反思自己的時候,突然想起了打坐,我開始一個人在家裡打起坐來。

打坐是一個可以讓內心變得安靜的一種方式。首先你要放鬆,專注於自己的呼吸,讓呼吸很平靜,這樣你的內心也會變得安靜,然後你可以跟自己對話。那一天,當我慢慢放鬆,進入內心,有個東西就打開了。我發現,對於我正在經歷的一切,唯一的方法就是坦然面對。當我面對之後,我發現我有了勇氣。然後我什麼都不做,就是放鬆,去面對它。

古人云:「既來之,則安之。」這句話是很有道理的。命運把我帶到這個地方,是有它的深意的,我不能因為它將我拖離了原有的軌跡就狂躁、不安,甚至想放棄。人生是一條很長的路,我們每個人都是行走的人,無論你走得好與不好,你都要走下去,面朝前方地走下去,心態積極地走下去!

我小時候覺得坐頭等艙的人都是一些對社會有責任感的人,或者是對社會有貢獻的人,但是我並不覺得我自己對這個社會做了什麼,或者我的才華、我在表演上的專業能力、我的文化修養程度,讓我可以去享受這種待遇。

我忽然明白,財富的擁有或許是對我的一個考驗。我是不是可以給財富一個正面的導向?用我所擁有的財富與資源去幫助更多的人,我擁有的東西才有意義,我的人生才有真正的價值。那一刻我又明白了一層更深刻的哲理:幫助他人就是在幫助你自己。

如果不認清這一點,我將永遠被財富牽著走,心是被動的;當我主動的時候,我就做了自己的主人。生活中很多成功的人,包括以前的我,總是覺得心裡缺了點什麼,現在我明白了,缺的是內心的一個核,一個正面的力量。我找到了那個核,就不再恐懼了。

2008 年,某一天,我豁然開朗,心裡生出了一個強大的信念:我的生命中不光有我的家人需要我照顧,還有更多需要幫助的人,這才是我未來真正要去努力的方向。我要在有生之年盡我所能去幫助更多的人,幫助他們的生活遠離痛苦,幫助他們的心態遠離灰暗。當我生出這個信念之後,我的心裡重新充滿了力量,對未來也生出了新的希望。

從2003年因名利而迷失,到2008年通過禪定找到自己,這中間差不多有五年的時間。我的人生繞了一個很大的彎路。我在想,假如在我二十歲出頭的時候,有人告訴我:「你的人生是on the way的,無論你遇到挫折還是沮喪,你都不能停下來,要繼續走下去!人生的意義就是往前走,心態正面地大步朝前走!」那麼在我後來面對負面情緒的時候,就會有一個正面的心理導向,我就不會走那麼多的彎路。

2008年,某一刻,我在心裡埋下了一顆種子:我可不可以在未來的某個時機,通過一種什麼方式去傳播這個正面的力量?

行走是另一種禪定

2010年夏天,去湖北某地演出,途中遇到一件事,對我的觸動很深。接送我們的工作人員是個年輕的女孩,因為一整天都跟我們顛簸在路上,在凌晨一點的時候突然崩潰,當著我們所有人的面嚎啕大哭。我當時心裡就被蜇了一下:現在的孩子,都這麼脆弱嗎?

偶然的事件喚起了我心底積澱已久的想法:傳播正面力量。

2010年7月,我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東申童畫」,我想時機到了。但是,以什麼樣的方式呢?

於是,又是突然,行走的念頭跳入我的腦海:不如我們一起去行走吧。我情緒不好的時候,或者遇到難題的時候,就喜歡一個人在外面一直走一直走,直到心可以安靜下來,能跟自己對話為止。行走是禪定的延續,是另一種禪定的方式,這個方式幫我解決了很多問題。我可以帶領在校的大學生一起去行走,在行走中讓心平靜下來,平靜下來就可以看清自己;並且我想在他們學生時代就埋下一顆種子,給他們的內心輸入一個正面的力量導向。未來他們走進社會,面對激烈的競爭和壓力時,他們內心會有一個正面的力量去應對。

於是,就有了「行走的力量」。第一站:西藏。

於是,就有了此刻,我坐在飛往拉薩的飛機上。

於是,很突然地,我這個重慶的孩子,走到了北京,走著走著又走到了西藏。

打開遮光板,陽光穿過雲層,照在拉薩的土地上,而天穹遼闊無邊,寂然無聲。此刻,我感覺自己像一隻鷹,正在雲中穿行,寂靜、凝重、安詳的雲朵是我孤獨的夥伴。我閉上眼睛,聽風從耳旁呼嘯而過,享受氣流擦過「翅膀」的速度,感受我的「翅膀」所能承載的力量,心裡充滿驕傲的感動。


文庫首頁 > 隨機文章 > 全部欄目 > 名人學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