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弟子文庫

想到這末世還有阿羅漢,我才不會孤獨

寂然法師  2018/06/13  簡體字  大字體  護眼色

想到這末世還有阿羅漢,我才不會孤獨

前些天,我領著一個小朋友參訪一座古寺,古寺歷史厚重、遺存重疊,處處在在,都發生過許多值得銘記或難以追憶的事蹟。

古寺後有一座山,山頂有一座塔,小朋友問我哪裡有路,是上山禮塔的捷徑?

我不知道,因為來了很多次,總是匆匆,也一直沒有興致,發心找到這條捷徑。

索性這一次,我們也不問人,也不請人,自己好好逛遍這山寺,看看能不能找到上山禮塔的路吧。

最後終於找到了。

原來古寺旁,有一方別院,供奉著十八羅漢石像,別院邊就是那條路,但此時天漸暗,又落下微雨,我們意趣轉淡,決定還是拜一拜羅漢們就走吧。

眾羅漢像圍坐一堂,前面供著三個巨大香爐,雖然下著雨,但爐子裡面冗堆著元寶紙錢燒剩的一疊疊錫箔灰,仍舊冒著刺鼻難聞的化學藍煙。

「這末世還有佛法存在嗎?」小朋友問。

「有的,就像這十八尊羅漢中,據說還有四位,見佛得戒,受佛囑託,禪定自在,留壽住世,也就是說仍然還活著,只要人間還有一個阿羅漢,佛法就不會沒落。」我當時肯定地對小朋友說。

「既然是據說,那麼依據何經、何人而說這世間仍有佛陀時代的阿羅漢活著呢?」

「他們在哪裡?」

「他們以什麼身心形式,存在於世間生活?」

「怎麼才能見到他們?」

「如果見不到,那麼他們存世的意義又在哪裡······」

面對這麼多問題,我一時語噎。

小朋友繼續又問:「阿羅漢的生死涅槃,與我們凡夫有何不同?他們生在何處,又死向何方?既然阿羅漢已經見道,乃至涅槃有餘及無餘,那麼他們的留壽住世是否已經形成了自己所標榜的否定和背叛?」

面對小朋友的這一堆問題,我忽然想到《阿含》一經。

關於這些問題,經中曾記敘了「佛陀」與「瓦車喬陀」一段交談:

有一天,外道行者瓦車喬陀來到佛陀跟前,問道:「喬達摩,解脫了的比丘往生何處?」——「解脫了的阿羅漢」即是指阿羅漢。

佛陀回答說:「瓦車喬陀,不可說其再生。」

「喬達摩,則其不生。」

「瓦車喬陀,不可說其不生。」

「那麼,喬達摩,其生又不生。」

「瓦車喬陀,說其生又不生亦不可。」

「喬達摩,其既非生又非不生。」

「瓦車喬陀,說其既非生又非不生亦不可。」

聽了佛陀這些幾無邏輯、不可思議的回答,瓦車喬陀困惑不解,迷茫之餘,他又坦言:「喬達摩,我被這個問題弄得不知所措,我被它搞糊塗了。」

「夠了,瓦車喬陀!不要迷惑不悟,不要混淆不清,此法博大微妙,不易明瞭,精深善美,不可僅依邏輯而了悟,深奧富有理性,唯智者知。身為外道的你,有其它信仰,另外一種追求,另外一種律制,追隨另外一種導師,你亦不易明白。因此,瓦車喬陀,下面我將問你,你一定要善思後回答:瓦車喬陀,假如一堆火在你面前燃燒,你會不會注意到火在你面前燃燒?」

「喬達摩,如果有火在我面前燃燒,我將會注意到火在我面前燃燒。」

「但是,瓦車喬陀,假如有人問你:在你面前之火,因何而燃燒?你將怎樣回答?」

「喬達摩,我將回答說,因草木的燃料,在我面前之火得以燃燒。」

「但是,瓦車喬陀,如果你面前之火熄滅,你將會意識到它己熄滅了嗎?」

「喬達摩,如果在我面前之火熄滅了,我將會意識到它的熄滅。」

「但是,瓦車喬陀,如果有人問你:火到哪個方向去了,東西南北?你將怎樣回答?」

「這個提問不適於此。喬達摩,因為有草木燃料。火得以燃燒,而當此燃料燒完後,不再續有。如果燃料燒完了,則說火的熄滅。」

「正是如此,瓦車喬陀!拋棄,根除一切色、受、想、行、識,它們如同棕櫚根樁,不復存在,亦不可能在未來重新生起。

瓦車喬陀,聖者從五蘊中獲得解脫,其法深不可測,如同大海,不應說其往生,亦不應說其非生、非不生。」

從佛法的根本原理來看,我們不可說阿羅漢再生,因為所有生起再生的因緣都己被根除;也實在不可以說阿羅漢斷滅了,因為已沒有可斷滅之物——世間認知中的生與滅,對於阿羅漢來說,都已不在他的範疇建立之中。

這個道理,就像量子物理學家羅佰特·奧本海姆描述「電子的位置」時所說的差不多,他說:「假如我們問,電子的位置是否保持一成不變,我們必須回答說:不;如果我們問,電子的位置因時間的變化而變化,我們必須回答:不;如果我們問,電子是在一靜止狀態,我們必須回答:不;如果我們問,電子在運動中,我們必須回答:不。」

可是,即使當有人問到人死後的情形時,佛陀給予了看上去好像是同樣語式的回答,但佛陀的所說,也還是有根本的不同。

世間所說,無論如何也是針對於客體,站立在本體,描述與邏輯、排列及渲染。

而佛法一開始強調的就是「非我」,甚至佛陀對於此類問題,所一貫採取的態度,是「此是無益」、「此是妄論」。

他不「求是」,認為「求是」的企圖終無甚解,徒增煩惱,他只說不,這樣不是,那樣也不是,否定的同時讓我們只需面對自己身心的現實狀況,指出涅槃是煩惱的徹底終結,是導致我們煩惱與痛苦的貪瞋癡的不再生起。

而且語言無法表達此最高境界的真實本性,語言表達的都是我們此岸的猶豫和觀望,而不是彼岸的自在與解脫,甚至對於本性本體的企圖和表達也統統都是自己對於「非我」與「解脫」的妄想和雜念。

我想,這可能是最為妥當的結論。

「如同火焰被風吹得搖曳不定,熄滅後永不繼燃,同樣的,阿羅漢從色心二法中得以解脫,消失後不復生起。」我最後念出一段我背了好久,仍然沒有嫻熟掌握的經文。

「阿羅漢果真的是蕩然消失,不復存在?」小朋友又重複的問。

《經集》說,對於寂滅之人來說,不存在任何一種可以說成是自己的形式。當一切因緣斷除之後,一切可討論的基礎也隨之消失。

《優陀那》如此解說這一複雜問題:

如同躍出火爐的火星一一熄滅,

它們的去處無人知曉。

獲證究竟解脫者,

穿越貪慾大海者,

享受寂靜喜悅者,

無有痕跡可尋找。

從形而上學來看,涅槃是痛苦的究竟解脫;從心理學來說,涅槃是對自我的去除;從道德倫理來講,涅槃是貪瞋癡的熄滅——但是如此這麼橫說豎說,還只是說說而已。

「那麼,你說的這四個阿羅漢,到底是否仍活在這個世間呢?」

「佛陀都說了諸行無常,他生前一天到晚強調這事,然後如果讓已然解脫五蘊、證得涅槃的阿羅漢永恆駐世,也確實好像沒有這樣的道理,但我仍然相信,或者說是信仰著……這幾位阿羅漢仍在我們身邊,默默地陪伴著我們的人生。」

為什麼?

因為……是因為……每當想到這末世還有阿羅漢,我才不會孤獨。

(騰訊佛學)

文庫首頁全部欄目隨機文章
佛教故事文章列表

當修無常想,斷盡一切貪愛執著

佛陀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弘化之時,有一次對諸比丘開示:比丘們...

壞人可不可以度

小和尚滿懷疑惑地去見師傅: 師傅!您說好人壞人都可以度,問題...

我們依靠什麼利益眾生

現在的一些人,尤其是一些年輕人,可能覺得自己很有知識、很有學...

人生短暫,善待自己

人的一生,來去匆匆。我們在親人的歡聲笑語中誕生,又在親人的悲...

眾生是福慧的源泉

人的苦樂就在一念間。一個人如果轉變觀念,他就不苦了。師父告訴...

眾生易度人難度,寧度眾生不度人

遙指海東新月上,後世的禪宗,把祖師悟道的故事編集為指月錄。佛...

傳喜法師:依教奉行是傳遞佛法最好的方法

請問修行是容易還是困難,是難還是易?難啊,不容易啊!自己要改...

不期無常到,君向何處去

二〇一三年舊曆新年之後,我先後遇上三位有緣老人去世。春節本為...

敬佛無定法

冬夜嚴寒,一個乞丐顫抖著敲響容西禪師的屋門,哭著向他訴說自己...

潛伏在你身邊的「菩薩」們

宋朝太平興國年間,有一位法名辨聰的僧人,遊方到五台山,時值仲...

【推薦】深圳最大海鮮酒樓改賣素餐 看老闆改變的心路歷程

剛到新梅園圓通素食城(深圳店)時,感覺很是驚訝。一是驚訝其4...

蛇頭與蛇尾

從前有一條蛇,有一天,蛇頭與蛇尾巴吵了起來,搶著要做老大。 ...

海濤法師《省思智語》

一 1.努力培養良善的心地與睿智的行為,而不要輕易與人辯論,良...

人生的意義

○ 人生重要的:不是能力而是性格;不是成功而是價值;不是你認...

五體投地與合掌

佛教徒有一個禮儀,就是五體投地,又稱為禮拜、跪拜、頂禮、俗稱...

花飾比丘的因緣

有一天,釋迦牟尼佛帶領弟子去應供,齋畢,大眾正靜默等待佛陀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