貪色者之死,皆非其命

佛弟子文庫  简体字   作者:印光大師  2016/08/21

貪色者之死,皆非其命

天下有極慘極烈,至大至深之禍,動輒喪身殞命,而人多樂於從事,以身殉之,雖死不悔者,其唯女色乎。彼狂徒縱情慾事,探花折柳,竊玉偷香,滅理亂倫,敗家辱祖,惡名播於鄉里,毒氣遺於子孫,生不盡其天年,死永墮於惡道者,姑置勿論。即夫婦之倫,倘一沉湎,由茲而死者,何可勝數。本圖快樂,卒致死亡,鰥寡苦況,實多自取,豈全屬命應爾哉。彼昵情床第者,已屬自取其殃,亦有素不狎昵,但以不知忌諱,冒昧從事,致遭死亡者,亦復甚多。

故《禮記·月令》,有振鐸佈告,令戒容止之政,(容止,即動靜,謂房事也。)古聖王愛民之忱,可謂無微不至矣。(忌諱,《壽康寶鑒》詳言之,俱宜購閱。)吾常謂世間人民,十分之中,由色慾直接而死者,有其四分。間接而死者,亦有四分,以由色慾虧損,受別種感觸而死。此諸死者,無不推之於命,豈知貪色者之死,皆非其命。本乎命者,乃居心清貞,不貪慾事之人,彼貪色者,皆自戕其生,何可謂之為命乎。至若依命而生,命盡而死者,不過一二分耳。由是知天下多半皆枉死之人,此禍之烈,世無有二,可不哀哉,可不畏哉。亦有不費一錢,不勞微力,而能成至高之德行,享至大之安樂,遺子孫以無窮之福蔭,俾來生得貞良之眷屬者,其唯戒婬乎。

夫婦正婬,前已略說利害,今且不論。至於邪婬之事,無廉無恥,極穢極惡,乃以人身,行畜生事。是以艷女來奔,妖姬獻媚,君子視為莫大之禍殃而拒之,必致福曜照臨,皇天眷佑,小人視為莫大之幸福而納之,必致災星蒞止,鬼神誅戮。君子則因禍而得福,小人則因禍而加禍,故曰禍福無門,唯人自召。世人苟於女色關頭,不能徹底看破,則是以至高之德行,至大之安樂,以及子孫無窮之福蔭,來生貞良之眷屬,斷送於俄頃之歡娛也,哀哉。

安士先生《慾海回狂》一書,分門別類,縷析條陳,以雅俗同觀之筆,述勸誡俱摯之文。於古今不婬獲福,犯婬致禍之事,原原委委,詳悉備書,大聲疾呼,不遺餘力,暮鼓晨鍾,發人深省,直欲使舉世同倫,咸享福樂,各盡天年而後已。須知其書,雖為戒婬而設,其義與道,則舉凡經國治世,修身齊家,窮理盡性,了生脫死之法,悉皆圓具。若善為領會,神而明之,則左右逢源,觸目是道。其憂世救民之心,可謂至深切矣。是以印光於民國七年,特刊《安士全書》板於揚州藏經院,八年又刻《慾海回狂》,《萬善先資》,二種單行本。

十年又募印縮小本《安士全書》,擬印數十萬,遍佈全國,但以人微德薄,無由感通,只得四萬而已。而中華書局私印出售者,亦近二萬。杭州漢口,俱皆仿排,所印之數,當亦不少。茲有江蘇太倉吳紫翔居士,念世禍之日亟,彼新學派,提倡廢倫廢節,專主自由愛戀,如決江堤,任其橫流,俾一班青年男女,同陷於無底慾海漩澓之中。遂發心廣印《慾海回狂》,施送各社會以期挽回狂瀾。然眾志成城,眾擎易舉,懇祈海內仁人君子,大發救世之心,量力印送,並勸有緣,普遍流通。

又祈父誨其子,兄勉其弟,師誡其徒,友告其侶,俾得人人知其禍害,立志如山,守身如玉,不但不犯邪婬,即夫婦正婬,亦知撙節。將見鰥寡孤獨,從茲日少,富壽康寧,人各悉得,身家由茲清吉,國界於以安寧,穢德轉為懿德,災殃變作禎祥。畢竟不費一錢,不勞微力,而得此美滿之效果,仁人君子,諒皆當仁不讓而樂為之也。爰述大義,以貢同仁。

印光大師:「《慾海回狂》普勸受持流通序」


文庫首頁 > 隨機文章 > 全部欄目 > 印光大師   微信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