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身邊千二百五十常隨眾的由來

佛弟子文庫  简体字   作者:大安法師  2017/10/08

佛陀身邊千二百五十常隨眾的由來

佛經中常出現佛的常隨眾——「大比丘僧千二百五人」,這一千二百五十人是怎麼來的呢?

首先講「三迦葉」,他們是三兄弟,老大是優樓頻螺迦葉,老二是伽耶迦葉,老三是那提迦葉。這三迦葉最先在外道修行,叫事火婆羅門,他們修行時間很長了,也很有一點禪定功夫。特別是優樓頻螺迦葉,座下有五百徒弟,而且得到了頻婆娑羅王的恭敬,被尊為國師。佛陀要降伏外道,先要找外道中最有影響力的人,所以就選擇了優樓頻螺迦葉。佛剛剛成佛,要降伏這些外道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從記載來看,佛降伏優樓頻螺迦葉可是費了一番周折。

著名的降伏毒龍就從這裡開始了。優樓頻螺迦葉在一個地方修行,佛就前去度化了。佛三十成道,所以很年輕。優樓頻螺迦葉年紀很大,都上百歲了,自恃修行了很長時間,所以根本未將年輕的悉達多太子放在眼裡。

佛去了,優樓頻螺迦葉就很輕慢。佛說:「我要借宿一晚。」優樓頻螺迦葉說:「我這裡沒有住的地方,你要住的話,只有一個洞窟,但這個洞窟不好住。」他就威脅佛——這個洞窟是有危險的。佛說:「沒有問題,只要有住的地方就好。」其實,這個洞窟裡有一條毒龍,是誰都不敢住的地方。佛對這些悉知悉見,從容地走進洞窟。那毒龍一看有人進來了,瞋心大發,就開始吐黑煙、噴火。佛就入火光三昧,火光比毒龍的火還大。兩個火加起來,是烈火熊熊,驚心動魄。優樓頻螺迦葉一看這個樣子,就說:「這個年輕人,叫他不要進去,他非得進去。」他以為佛是必死無疑了。

他叫徒弟們趕緊拿水來救,水一噴上去,火勢更大,根本澆不熄。一直到天亮,佛從洞窟裡面出來了。優樓頻螺迦葉大吃一驚:「你怎麼能出來了?你沒有被燒死嗎?」佛說:「裡面有毒龍,已經被我降在缽內了。」

優樓頻螺迦葉看了雖然驚奇,但還是覺得:雖然你能降伏毒龍,但我的道術神通比你還更強。所以之後佛在他面前現了十番神通,比如到北俱盧洲去取粳米、上天、截流等等,才把優樓頻螺迦葉的傲慢心以及邪見降伏住。優樓頻螺迦葉就懺悔自己的無知,請求做佛的弟子,皈依佛陀。他向他的徒弟們說:「現在我要皈依佛陀,做佛陀的弟子了。如果你們願意跟我一起做佛陀弟子,就同去;如果不願意,還要搞事火這一套,也悉聽尊便。」五百個徒眾也都很願意跟隨他皈依佛陀。這是五百個常隨眾的由來。

優樓頻螺迦葉皈依佛陀之後就把他曾經祭火用的器具、衣服全部拋到河裡去了。在河流兩旁修道的伽耶迦叶和那提迦葉一看上游漂來了哥哥的這麼多祭火用具,就擔心哥哥出問題了,就趕緊帶著他們座下的五百個弟子,一起過來看是怎麼回事。這一來,發現他們的兄長已經皈依佛陀了。優樓頻螺迦葉為他們說皈依佛陀的經過,談佛的功德,伽耶迦葉、那提迦葉也產生信心了,就帶著他們的五百弟子也皈依了佛陀。這就有一千個常隨眾了。

佛另外的二百五十個常隨眾是舍利弗、大目犍連帶去的。這兩位是什麼來歷?舍利弗、大目犍連的俗家都是當時各自村莊中的大富婆羅門。舍利弗在優婆提舍村,大目犍連在拘律陀村,這兩個家族是七世世交。

舍利弗、大目犍連是同一天出生的,這兩個人是很投緣、很要好的朋友。他倆一起跟隨一個外道——刪闍耶——舍俗離家。舍利弗、大目犍連都很有智慧,不久就將他們師父的外道法全都學會了。他們覺得所學的法還不是究竟的解脫之法,就約定,誰最先得到了甘露法、不死法,要相互告知。

舍利弗為了得到解脫之法,到處遊歷,尋訪善知識。有一天,在王舍城遇見了馬勝比丘(佛最先度化的五比丘之一)。馬勝比丘托缽之時非常地安詳、寧靜,舍利弗一看他的威儀,馬上就被攝受住了,就跟著他後面。等到馬勝比丘要坐下來用餐的時候,他趕緊上前擺幾、上水,為尊者服務。洗完缽之後,舍利弗開始問道:「尊者,您拜誰為師?學的是什麼法?我對您的威儀非常崇敬。您肯定是有很好的老師,有很好的法。」

馬勝比丘說:「我剛出家不久,學得很膚淺。但我的老師確實是一個偉大的尊者……」就說出了佛陀的來歷,太子出家之事。這一說,舍利弗就越發恭敬,繼續問道:「佛說的是什麼法?」馬勝比丘說:「佛說的法太多、太高深了,我無法說得那麼全面。」舍利弗說:「你哪怕說一點點給我聽聽也行啊!」

馬勝比丘就說了一個偈子:「諸法因緣生,諸法因緣滅,我佛大沙門,常作如是說。」舍利弗悟性很高,一聽到這首偈子,一思惟,就證得初果了。一得到初果,他法喜充滿,就趕緊說:「佛現在在什麼地方?」得知佛在頻婆娑羅王供養的竹林精舍後,舍利弗說:「我要投佛為師。」

這時他想到之前與大目犍連的約定,就趕緊去找大目犍連。大目犍連一看他那種身心喜悅的樣子,說:「你今天不一樣啊,得到什麼利益了?」舍利弗說:「今天我真的得到大利益了。」於是就把遇到馬勝比丘的經過說了一遍,也轉達了馬勝比丘所說的偈子。大目犍連也很了不起,當下也證得初果了。

證到初果之後,本來他們倆人是要直奔竹林精舍投佛出家的,但舍利弗還是很恭敬原來的老師,就說:「我們還是要跟老師告別一下。」於是向刪闍耶告別。舍利弗的意思是勸老師也一起投佛出家,但刪闍耶不同意,說:「你們要去你們去,我不去。」

舍利弗說:「佛是大覺者,多少人投佛走向光明解脫,你不去,不是很遺憾嗎?」刪闍耶就反問說:「世間人是傻子多還是聰明人多?」舍利弗說:「應該是傻子多。」「那就好了,比較少的聰明人到佛那去,那些傻子就到我這來,這不很好嗎?」他就不同意去。

舍利弗、大目犍連盡到了心,既然老師不去,他們就自己尋求真理而去了。

刪闍耶下面也有五百個弟子,舍利弗、大目犍連在這些人當中是智慧最高、最有影響力的,所以這些人看到舍利弗、大目犍連要投佛出家,覺得不會有錯,就有二百五十人跟著舍利弗、大目犍連一起隨佛出家了。這二百五十人實際上是舍利弗與大目犍連的同學。

這一千二百五十人就是佛陀最初的僧團,影響力非常大。尤其是舍利弗、大目犍連進入僧團,佛心生歡喜,因為佛有宿命通,知道舍利弗、大目犍連是有善根的、有發願的,實際上也就是菩薩再來護持的。

舍利弗出家半個月就證阿羅漢果,大目犍連更早一點,七天就證到阿羅漢果。所以他們出家時,佛就宣佈:這兩人為僧團的上首弟子,一個是智慧第一,一個是神通第一。

如果按總數來說,佛的常隨眾加上佛最初在鹿野苑度的憍陳如五人,應該說一千二百五十五人,但經典舉一個大數,就把零數五人省略掉了,實際上是包含著憍陳如五比丘在裡面的。

這一千二百五十個人最先得到佛的甘露法雨,感戴佛恩故,常不離佛,直到佛滅度,所以叫「常隨眾」。

站在這些弟子的層面,他們是感戴佛恩,要常隨佛;站在佛的立場,他也不讓這些聲聞眾到外面去隨便走,是由於這些弟子都是從外道過來的,怕他們還有些外道習氣的殘餘,會影響其他人,就乾脆在身旁帶著。

這就是佛身邊一千二百五十常隨眾的由來。


文庫首頁 > 隨機文章 > 全部欄目 > 大安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