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弟子文庫

嶺東第一禪——僧稠大師的故事

2020/10/06  大字體  護眼色

嶺東第一禪——僧稠大師的故事

僧稠大師,俗姓孫,祖籍昌黎(今河北),後遷居鉅鹿癭陶(今河北寧晉)。從小就以孝順和信用聞名於鄉里,後來,發奮學習傳世典籍,全通五經和史書,被征為太學博士,從事講解經籍要典,才能和聲望蓋壓群臣,將被朝廷委以重任之時,卻因情隨事遷,產生厭世心理,為解除煩悶,開始閱讀大量佛教經典,以求從中解脫。

僧稠雖名振朝庭,但對俗事無比厭煩,常嘆息不止。偶然間,僧稠看一本佛經,他突然醒悟,於是投身佛門。這年僧稠二十八歲。

僧稠剛一剃髮,就找佛經來讀,讀過之後,悲喜交加,心領神會,更加堅定了立身於佛門的志向。僧稠入佛門後,立下五個誓願:一、以佛法為財富;二、獲得廣大神通;三、弘揚佛法;四、獻身於三寶;五、報答父母恩、師長恩、 國君恩、施主恩。

僧稠最初向道房禪師學行止觀,然後到定州的嘉魚山去修煉。練過一段時間後,僧稠就消除了凡人的慾念。

一天,僧稠遇到一個從泰山來的僧人,僧稠把自己修煉的情況告訴了他。這個僧人苦勸僧稠修習禪定,不要有別的想法。他對僧稠說:

「一切有靈魂的東西,都有成為菩薩的最初基礎,你一定要緊守此緣分,不要追求世俗的東西。這樣,你肯定能成大道。」

僧稠聽從了僧人的話,開始潛心修持禪定。過了十天,僧稠覺得自己散亂的心收歸為一,進入了禪定。接著,他又依照涅槃聖行和四念處之法來修煉。過了幾天,僧稠發現無論是睡夢中還是清醒時,無論是感覺到的還是沒有感覺到的,都不會使他產生絲毫的慾念。

五年後,僧稠又到趙州漳洪山向道朋禪師學習十六特勝法。此時,僧稠修煉更加刻苦。他為了節省時間,三個月只吃一頓飯,經常修煉得不知晨夕。衣服破了,露出肉來,僧稠只是把它挽一挽,無暇換新的。有時正在煮飯,飯還未煮熟,他卻入了定。過了很長時間,他前面擺著的食物都讓野獸給吃了。

僧稠在修煉滅絕一切雜念之法時,遭到賊人的恐嚇。但僧稠面無懼色,對他們講解佛理,並把他們射來的箭一一毀掉。賊人大為震驚,聽從了僧稠的勸告而受戒。

又有一次,僧稠正在鵲山靜坐修煉。過了一會兒,聽見有陣陣樂聲從空中傳來,又有一股股醉人的香氣直鑽他的鼻孔。接著就看到有幾個身穿彩綢、姿態嬌美的仙女飄然而下。幾個仙女一起上前,抱住僧稠的肩,柔嫩的肌膚在他的身上蹭來蹭去,喘息之氣吹到了他的脖子上,僧稠坐在那裡,昂然不動,他在內心以死來約束自己的慾念。不久,仙女消失,僧稠證得深定,入定達九天之久。到此時,情感雜念完全消除,對世事不再有絲毫興趣。

僧稠來到少林寺,向諸位大德們講了自修禪定的經過。眾高僧一齊稱讚僧稠。跋陀(天竺僧人)對僧稠說:「蔥嶺以東,你是禪學學得最好的人。」

僧稠於是住在少林寺,向跋陀學習更深的修持之法。

少林寺中有一百多個僧人,寺裡有一眼泉,冒出的水深可沒足。有一天,一個衣著破爛的婦人夾著掃帚坐在台階上,聽僧人們念經。眾人不知她是誰,便喝斥她,趕她走。婦人面露怒色,用腳踩了一下泉水,泉水立刻枯竭,婦人也不見了。眾人把此事告訴僧稠,僧稠連叫三聲「優婆夷」,佛家稱女居士為「優婆夷」。那婦人就出現了。僧稠對她說:「眾僧正在行佛道,你應該保護他們。」婦人用腳撥了撥泉水所出的地方,水即刻就湧了出來。眾僧都驚奇女居士的法力,更感到了僧稠的威力。

僧稠在少林寺修煉時,曾發現有兩卷長生之術的仙經放在他的床上,僧稠對仙經說:「我修得是佛道,不想在世上長生不老。」

說完這話,僧稠就失去了對事物的各種感覺,無論是內在的,還是外在的。進而證得了更深的禪定。

此後,僧稠到青羅山修煉。練了幾天後,他的身上長起了惡瘡。惡瘡膿水不斷,臭氣難聞。可僧稠對此並不在意,依然修煉如故。打坐得時間長了,僧稠感到疲憊不堪,想站起來伸伸腿。這時,有神人從天而降,上前扶住僧稠,讓他再次打坐。因此,僧稠多次入定,每次入定都長達七天之久。

僧稠學法修定成功後,他到了懷州馬夾山,準備弘揚佛法,報答眾恩,實現自己的誓言。

魏孝明帝繼承其先祖敬佛的遺風,前後三次派人到馬夾山召僧稠入京。僧稠推辭說:「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請求在山上修道,與您敬佛的大道是一致的,何必要到您的身邊去呢?」

孝明帝答應了他的請求。僧稠知道,君王喜怒無常,伴君如伴虎,在君王身邊,難免為俗事所纏。而且人往往有貴遠賤近之習。為弘法考慮,還是留在山上更好。

魏孝帝繼位後,又下請僧稠,他仍不出山。孝武帝於是在尚書谷中為僧稠建禪室,聚集了許多僧徒向他學道。

到此時,僧稠的弘法事業獲得極大的成功。燕趙各地,佛法流傳,幾乎不再有人食肉。眾僧人則虔誠拜佛求福。有被名利所困的人來找僧稠,僧稠就為他說偈來止其名利之心,讓他煥然一心,明其本性而歸於佛道。

後來,齊國建立。齊文宣帝在天寶三年下詔,請僧稠赴齊傳法。

僧稠覺得,齊國建立不久,就請自己前去弘法,是一個傳播佛法的好機會,因此決定前往。

僧稠將要離開的那天,山谷的兩邊突然發出悲切的驚天動地的響聲,這聲音震撼四方,使得山中禽飛獸跑,一直持續了三天。僧稠回望群山,生出無限依戀之情。他心中想:

「慕道懷仁之心,在各類事物中都有,並非一定是懂得情愛的人才有。我本想在山中了此一生,那曾想又有此變動。人真是易於放蕩,難於堅持啊!」

從此以後,僧稠不再事先約定什麼事。

文宣帝親自迎接僧稠到宮中。僧稠雖然已七十多歲了,但他神宇清曠,使人心動。僧稠為文宣帝說法,先講了三界本空、榮華富貴不能長久的道理,又講了四念處之法。文宣帝聽完之後,頭髮豎起,冷汗直流。接著文宣帝向僧稠學禪定,不久就證得了深定。

從此,文宣帝對佛法崇信不疑。文宣帝又跟僧稠受了菩薩戒,斷絕酒肉,傳旨把鷹鷂等放歸自然,讓國家成為仁義之國。並且傳旨,一年之中要有六個月禁止屠宰。後來還下令齋戒,齋戒期間,無論官私,禁用一切葷食。

文宣帝對僧稠說:「佛法必須由人來弘揚,真誠而不能虛偽。希望您能夠安心於佛法,弟子做您永久的佛門弟子。您認為怎樣呢?」

「陛下既然發誓要護法,就應該順天之安排,俗居世上,盡心於教化,成為珍愛三寶,引導民眾的君王。如此重擔落到肩上,陛下不應推辭。」

僧稠在皇宮住了一段時間後,覺得教化之事已成,想回到山林靜心修煉,便向文宣帝辭行。文宣帝認為此去馬夾山的山路崎嶇,相互來往困難,因此傳旨在鄴城西南八十里的龍山,給僧稠建佛寺。佛寺要建成方圓十里的大寺,讓修煉之士到寺中念經行道。僧稠得知後,對文宣帝說:

「十里寺院的面積太大,恐怕要妨害當地居民,這不是濟世之道,請減一半。」

文宣帝再次傳旨,把寺院定為方圓五里,讓著名匠人紀伯邕負費寺院建造。當紀伯邕召集附近的鄉人,問此地的地名,忽然聽到天空有人大聲回答:

「山林幽靜,此處本名叫雲門。」

再問聲音的由來,沒有一個人知道。文宣帝聽說此事,依空中的聲音給寺院起名叫雲門寺。

寺院建成後,有一個客僧拿著錫杖前來。寺中僧人給他安排住處,問他從哪個寺院來,他答非所問:「我看這裡有三個寺院。」

說完就不見了,眾僧在地上挖井時,挖出兩隻鴟鳥的嘴。

在寺院的前面有一個深淵。有一天,僧稠看見一個長著毛,身材魁偉的胡人,在淵邊點火燒水。水將要煮沸時,就見有一條大蟒從水中躍出,要到鍋裡去。僧稠用腳一撥,蟒又回到淵中,毛人也不見了。

這天晚上,有一神人領著一個男子來拜見僧稠說:「弟子有一個兒子,年年做惡,神要把他吃掉。我雖然愛惜兒子的生命,但也不敢阻攔神人。弟子已老,將要死去,所以我親自要把兒子供給神。幸而得到大師的救護,才使我的兒子倖免於難。」說完 , 兩人化做雲霧而去。

僧稠住進雲門寺後,文宣帝又請他作了石窟大寺的住持,讓他以此職位來教化僧眾。又傳旨把成千上萬的供奉品運到山中,並讓國內各州修建禪室,讓那些體悟佛法的聰明有識之士為教授,來講授佛法。宣講佛法之風大盛。

文宣帝認為這種弘法方式弊病很多,他對僧稠說:「佛法的根本宗旨是靜心為本,諸位法師依經講法,令人感到枯燥。看來,這種方式要廢除。」

僧稠說:「諸位法師繼承四依,弘揚佛法,使眾人能夠區分正邪,認識到佛理的奧妙。如果沒有這些人,如何開始弘道呢?這是習禪開始時必定要有的過程。發揮佛理的主旨,使奉者逐漸領悟,依靠的就是這些人。」

文宣帝非常高興:「現在把國家的財物分成三份,一供國家使用,另外的歸佛事使用。」

於是文宣帝傳旨,把錢、絹、被褥等物品運到山上,在山中建庫房來儲存這些東西,以供應寺中日常所用。僧稠認為佛法的宗旨在於修心,財利世俗之事妨礙救化,於是致書文宣帝,讓他把這些東西都拉回去。文宣帝為僧稠的氣度所感動,讓把這些東西在別處建庫存起來,需要時給寺中送去。

到後來,文宣帝為佛事而下的詔書不斷,每有一些小事也要親自過問。又讓大臣送藥物和食品給眾僧人,並隨時解決眾僧生活中的困難,文宣帝自己常帶著侍衛親臨僧稠的寺院。文宣帝每次到來,僧稠都在房中靜坐從不起身迎接;宣帝走時,他也不去送。

僧稠的弟子勸他說:「皇帝到來,您只顧修行不去迎接,這是否有背於常情。」

僧稠說:「過去賓頭盧迎王七步,使王少掌天下七年。我自己沒有什麼好的德行,不敢自欺,知道自己不會給皇帝帶來什麼福德。」

當時的人們都稱讚僧稠敦厚,顧大法而不拘小禮。

不久,有人向文宣帝說僧稠的壞話,告僧稠傲慢無禮,不敬帝王。文宣帝大怒,要加害僧稠。僧稠早已料到此事。一天,僧稠來到廚房,說:「明天有客人到,多準備此食物。」到半夜五更時,僧稠備好牛車,獨自到山口去,站在離寺院約二十里的路旁。文宣帝的人馬走到僧稠站的地方,感到很奇怪,問僧稠為何到此。

僧稠說:「我怕自己的血不乾淨,玷污了佛寺,所以在這裡等您。」

文宣帝立刻下馬跪拜,對大臣們說:「這樣神通的真人,怎麼能誹謗呢?」文宣帝要躬身背僧稠到寺院,僧稠堅決不接受。

文宣帝說:「弟子有負於師,用整個天下也不足以謝罪」。

接著,文宣帝又問:「弟子的前身是什麼?」

僧稠說:「是羅剎王,所以到今天還喜歡殺人。」

僧稠讓人端來一盆水,對著水中禱告一會兒,然後讓文宣帝在水中看自己的影子,果然就像羅剎。

每年伊始,文宣帝都要問僧稠一年的吉凶。天保十年,僧稠對言語宣帝說:「今年不吉。」文宣帝很不高興,問:「那麼怎麼避免呢?」僧稠說:「我也不久於人世了。」

到十月,文宣帝死了。第二年的夏天,僧稠也去世了。

僧稠臨終時,異香飄滿寺院。皇帝派襄樂王前來問候:「大禪師僧稠,意志堅強,修煉刻苦,必能感動上天而成正果。禪師寄心於寂默之中,虛來實返,定能成玄妙功德。」

僧稠去世後,高官和名士大都前去弔唁。為表達他們對僧稠的崇敬,施捨無數的東西,召集一千多僧人,在雲門寺供祭,以期為他在彼岸世界帶來福德。

僧稠下葬的那天,滿山是人,有幾萬之多,點著無數支香。正午時,開始焚燒僧稠的屍體,人們無不悲痛欲絕,哭聲響徹山谷。立刻有白鳥數百隻,徘徊飛翔於煙塵上,悲聲鳴叫,悽切感人。

皇建(北齊孝昭帝年號)二年,僧稠的弟子曇詢等奏請孝昭帝為僧稠建塔。孝昭帝下詔說:

「僧稠大禪師,德行修持高深,是佛家三寶的棟樑之才,其神靈超於一切物外。可以據此地的風俗,建塔以志紀念。後將舉行千僧齋祭,彰示法師光輝的一生。使之流傳後代。」

文庫首頁全部欄目隨機文章
佛教故事文章列表

普陀山妙善老和尚的故事

各位有緣,阿彌陀佛。 今天一上午,最後來到這個地方,...

禪觀了解過去,淨土規劃未來

當我們談現在,其實是離不開過去,也離不開未來;如果...

僧璨大師信心銘

至道無難 唯嫌揀擇 但莫憎愛 洞然明白 毫釐有差 ...

無處青山不道場

趙州禪師(778897)是唐代著名高僧,法號從諗。他幼年...

哪還有什麼比了生死的事大呢

我們禪七打到這個時候,應該功夫有個受用,能提得起。...

蓮宗八祖蓮池大師圓寂紀念日

農曆七月初二是淨土宗八祖蓮池大師的圓寂日。 蓮池大師...

虛雲老和尚最後的遺言

虛雲老和尚上在雲居山茅棚示寂,遺言開示: 農曆九月...

盤山寶積禪師的悟道因緣

幽州盤山寶積禪師是唐代高僧。與其他高僧的悟道因緣不...

阿那律尊者天眼通的因緣

佛陀的弟子阿那律陀,他在過去生未修行前,曾是一位貧...

彌陀光明加持,病症不治而愈

我小時候是個頑劣的孩子,尤其喜歡殺害小昆蟲,曾經回...

不喝酒戒的由來

學佛要懂得把握自己的心志方向,堅持善行,斷除惡行;...

不聽、不說、不傳

語言,不僅是人類文化留存、發揚的重要媒介,也是人際...

念阿彌陀佛能否滅除定業

原文: 須知一句阿彌陀佛,持之及極,成佛尚有餘,將謂...

惟賢長老《如何處理信仰與家庭事業的關係》

三學之含義 各位同學、各位居士: 我來到三學讀書會,...

如何在臨命終時落實信願心

念佛就能往生嗎? 清朝續法法師曾著文論述念佛人的一百...

星雲大師《從世界的起源到世界的還滅》

各位法師、各位護法居士: 感謝佛陀慈光加被,使這次...

沒有一件事是無緣無故出現的

有一個年輕人,他跟一個女眾相戀了三年,馬上就要論及...

前世一念之迷與淨土失之交臂

生苦我們都忘記了。雖然我們在娘胎裡那個苦啊,我們每...

沸湯施食

【原文】 有自稱西域沙門,作焰口①施食法師者,其灑淨...

「上香」意義的省思

農曆乙未羊年新春期間,是善信上香祈福的大好日子,尤...

《金剛經》中三心不可得的境界是什麼

《金剛經》講,一個修行的人要達到三心不可得的境界。...

別把自己筐住

財是第一大筐。在這個拜金主義盛行的時代,有錢能使鬼...

【佛教詞典】索欲問和

戒律用語。一山之大眾將會合時,某比丘有事故欲缺席,...

【佛教詞典】獼猴

梵語 markata。音譯麼迦吒、摩斯吒。猿之一種。其心性...

【視頻】懂鳥語的年輕人

懂鳥語的年輕人

【視頻】慧律法師《楞伽入門》

慧律法師《楞伽入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