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受氣,方成器——曾國藩磨練李鴻章的啟示

佛弟子文庫  简体字   發佈時間:2015/09/29

能受氣,方成器——曾國藩磨練李鴻章的啟示

曾國藩在擔任禮部侍郎期間,開辦了一個專講理學的講堂。京城中不管是滿族權貴還是漢族官員,都慕名前去聽課,其中就有李鴻章。曾國藩很是欣賞他,常對人說:「此人將來必成大器,是棟樑之材。」

但時任翰林院任庶吉士的李鴻章運氣實在不怎麼樣,每次向皇帝呈奏摺都被晾在一邊,弄得他心裡很鬱悶。聽說曾國藩要帶湘軍出境,他立刻想去投奔。當時朝廷非常重視軍隊的建設,只有在部隊,才有機會得到發展。再說,曾國藩是自己的老師,投奔他,一定錯不了。

這天,李鴻章精心修飾了一番,前去拜見曾國藩。帖子遞上後,差役將他領到了便室,告之曾大人在洗腳,讓他稍等。這一等,就等了兩個時辰,正在李鴻章窩著滿肚子火時,差役適時而來,這回徑直將他領到內室門口,並向裡喊道:「李大人來了!」裡面答道:「進來!」李鴻章一腳跨進去,只見曾國藩捧著一本書,很悠閑地坐在椅子上,面前的水盆正冒著熱氣。他全無一點禮節,頭也不抬,一面低頭泡腳,一面冷漠地說:「坐吧。’

李鴻章大小也是朝中官員,從來沒受過這樣的冷遇。他終於沒能壓住火氣,大聲質問:「先前差役告訴我你在洗腳,我等了好長時間,你的腳怎麼還沒洗完?」曾國藩並不惱,慢吞吞地回答:「腳是百穴之地,洗腳乃健康大事,百病之擾,一洗了之。」李鴻章氣壞了,這是什麼話,我來拜見是有要事相商,又不是來聽你講中醫的。他氣得臉色發紫,這時只聽候在門外的僕人們都 「哧哧」也笑了起來。這一笑,讓李鴻章更覺沒面子,於是他站起身來,氣呼呼地拂袖而去。曾國藩並不挽留,說了句「少年氣盛,如何做事」,接著哈哈大笑。聽著刺耳的笑聲,李鴻章又羞又氣,恨不得立刻回頭把曾國藩的洗腳盆掀翻。他強忍住怒火,大步跨出門外,發誓再也不到這個地方來了。

出了門,李鴻章仍是怒氣衝天,他揮著馬鞭,使勁抽打著馬。走到橋邊時,忽聽背後傳來洪亮的喊聲:「兄弟慢走。」回頭一看,只見他的老同學程學啟騎在馬背上,正沖著他微笑。李鴻章調整了一下情緒,停下馬,與老同學打了聲招呼。程學啟一開口就告訴他中了曾國藩的計,程學啟說:「老師說你才大如海,可惜鋒芒太露,如果能改掉這個毛病,你將是一個全才。老師故意怠慢你,好讓你自己醒悟,這不,他讓我來找你府上敘談。」李鴻章聽到這兒,心裡既震驚又慚愧,自己從沒意識到自身性格上的狹隘,更沒想到老師竟會用心良苦,想出這樣的辦法。於是,他和程學啟策馬回頭,拜見老師。只見曾國藩盛裝站在通道上迎接他們,笑容滿面,同先前好似換了一個人。

曾國藩為什麼要當面羞辱李鴻章呢?他有一句名言:器量比才乾重要,有才幹者為人所用,有器量者才能用人。曾國藩深知,李鴻章是個人才,但他一向才高氣盛,要讓他成為棟樑之材,性格必須圓潤通達。於是,曾國藩由怠慢開始,處處磨練他。讓李鴻章參與大事,鍛煉他的決斷能力;與能言善辯之士爭論,收斂其銳氣;用全體人士等他吃飯,逼他改掉早睡晚起的毛病;數次當著眾人的面批評他說大話的毛病等。在曾國藩的苦心孤詣下,李鴻章的思想、性格和生活習慣都有了很大的改變。

對於桀驁不馴者,常規激勵不能使他幡然醒悟,只有觸及到靈魂的深處,他才能意識到自己的短處。


文庫首頁 > 隨機文章 > 全部欄目 > 佛教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