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弟子文庫

李木源:人生這部經最厲害

2011/07/12  簡體字  大字體  護眼色

來到新加坡佛教居士林訪問李木源居士時,正巧碰上居士林一年一度頒發度歲金給貧困老人,整個場面熱哄哄的,義工們在路口指輝交通,推著輪椅,接待到來的老人。

一走進去,許多步履蹣跚、老態龍鍾的貧困老人,正在食堂用齋,看那一大鍋一大盆的飯粥菜餚,任他們自助享用,供應量之大令人側目。

一個角落,又有好多位老婦人,正蹲在那兒幫忙洗菜擱菜。我彷彿走進了老人村,好不容易在一片蓬頭鶴髮之中找到了李木源,只見他滿頭大汗,行色匆匆說:「對不起,我現在很忙很忙,我們另約時間再談好嗎?」

既來之且安之,先去大殿觀禮。

在莊嚴宏偉的佛像下,九大宗教的代表排排坐,各自披上傳統的長袍禮服,受邀為貧困老人祝福。

天主教的神父上前,念誦了一段奉主之名的祝福,接著回教的宗教司也念誦一段可蘭經……,不同言語的祈禱,形成一首奇妙的交響樂,在大雄寶殿祥和縈繞著。

不同的宗教未必是敵對的,不同的信仰未必就有衝突。至少,在這裡我感受到了融洽,也看到了希望。

宗教對話多學習

下午,再倒回來時,李木源已鬆了一口氣。

隔壁的會議室,還有幾位宗教師繼續會談,正探討日後一起合作來做一些福利慈善的工作。看來,他們已從陌生到相識,再從對話進一步發展到合作了。

李木源講話是快人快語,聲調也宏亮:「有人講世界上如果只有一個宗教,就會天下太平。這是絕對不可能的,同一對夫妻生的孩子,也未必能夠和睦共處。

「你看鄰近的國家燒教堂,你燒我的,我燒你的,這個寺院盡管很有錢花了一千萬、兩千萬來興建,一暴 動把它燒掉就沒有了,如果能夠促進彼此間了解,多做善事,也許就會改觀。當我們去接觸別人,越覺得自己渺小。當你認為自已第一,就是看不起別人,所以我們經常要研究別人做些什麼;我們要每天跟別人學習。」

李木源接著講了一個故事。最近發現有一位老菩薩,信佛四十多年後改去領洗,聽了很驚奇,跑去老人院探訪她以了解原因。

原來,老菩薩在養女結婚後,就進入一家寺院幫忙,一個月十元單錢,一住十多年,上輩的住持把她當成自己人。這次她病了沒人照顧,從房間爬到大廳呻吟:「我病了,給我水喝!」

他們說:「你病了最好回家。」老菩薩哀泣:「我已沒家,一切給了養女。」

那麼,你去找你的養女吧。於是,致電通知養女將她領回去,養女嫌他又病又髒,一個星期之後將她轉送老人院。

老人院的修女,把她從輪椅抱進房間,親吻她一下:「你放心,從現在開始我會好好的照顧你。」

宗教,一輩子信仰的寺院不要她。

親情,含辛茹苦養大的養女也不要她。反而一個素來陌生的宗教,修女不嫌她髒抱了又吻,使她的眼淚一直流。她想了兩個星期,結果去領洗,她說:「我不信天主教,我只信觀世音菩薩,這些姑娘全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

李木源感慨萬千的說:「我們是否要檢討?人家修女只有四套衣服,兩套白兩套灰。連衣都舍不得買,穿破了向教會申請替換;我們教界有的衣夾要打金鑲鑽,一條珠鏈動不動就要幾千塊錢,反而是我們不能做到,人家示現。」

豈可罵人家外道

開齋節,居士林一行人去拜訪回教團體,他們請專人來準備華人素菜,碗碟特別洗過,連杯子也經過沸煮,這種尊重的精神使他非常感動。

平安夜,新加坡天主教大主教在主持彌撒,淨空法師應邀帶領了四十多位出家人,以示隆重搭衣赴約,一走進去全體教徒起立鼓掌,非常熱情響亮的掌聲持續了整十分鐘。隨行的李木源感動的問:這樣還會有戰爭嗎?

這兩年來,佛教居士林聯合淨宗學會,在新加坡努力進行各宗教之間的溝通及融洽工作,已取得顯著的成果。不過,也有一些人不以為然,甚至譔文批評說大筆捐獻其他宗教如道教協會,等於是在扶持外道,培養他們來反對佛教。

李木源對此解說:「我們尊重每個宗教,若說我們跟其他宗教打交道,就是支持外道,那麼我們在放焰口打水陸時,有沒有供養鬼神外道?

「我們不可以罵人家外道。不可以自鳴清高,不可以貢高我慢,要謙虛要誠懇,我們整天在講慈悲,四弘誓願也在念眾生無邊誓願度,到底是否做到?佛法只有說諸惡莫作,眾善奉行,經書並沒註明這個地方不可以行善,豈可以說錢只可以捐給你,不可以捐給他?在這個多元文化的社會,凡是勸導向善的正信宗教,我們都應該互相了解,不要以自己出發點,不要認為自己是第一,說什麼我究竟你不究竟;我圓滿,你不圓滿。結果,認為自己最圓滿的是一個缺口,它就是不圓滿。成佛從人做起,佛法在世間,你若連基本做人還不行,不必深入經藏,不必找什麼高深法門,就從眼前去學習。」

「我們往往為一點點小事在爭,座位他坐中間我坐旁邊也不喜歡,還講什麼眾生平等?十方善款,就要善用,將錢存放在保險箱裡就跟存樹葉沒有兩樣,如果不信因果就不要踏入佛門;要問自己的良心,我做的是不是佛教徒該做的;我花費的是不是我個人所能花的?」

李木源並不諱言,也對佛教界一些奢侈浮華的現象作出批評。他強調佛教並沒有錯,而是弟子有私心錯了;我們依法不依人,要報四重恩,分分秒秒為佛教為眾生作出貢獻。

談起頒發度歲金,這是佛教居士林數十年如一日的濟貧活動,它根據福利部調查貧戶的名冊,每位貧困老人紅包八十新幣,今年一共發出逾三十多萬新幣的度歲金。

感恩先輩來開荒

「有人問為何不寄去他們的郵政戶口,何必讓老人家跑一趟。其實來說這是一種祝福,跟老朋友聚首,順道拜拜佛,接受各法師的祈禱後拿一封紅包,年三十晚再請他們來聚餐。如果你的女兒只是把紅包寄到你的戶口,錢再多你又有什麼感想?若拿兩粒柑十塊錢親自上門來拜年,相信你也會老懷告慰。」

李木源提起今天早上四點多天還沒亮,有一位老人家來到居士林,雙手顫抖抖的送上一張賀年片來致謝,說完從褲袋掏出那張賀卡給我們看。

李木源提起老人家,引起很多感觸,頒發度歲金是為了感恩這些先輩,我們有今天是由他們帶來的,印度勞工把一塊一塊石頭頂在頭上填路、三水婆一層一層樓挑石灰爬上去、苦力把一包一包米扛上舢舨……每一座樓、每一片地都有他們的血汗。腳踩到鐵釘,用膠鞋拍一拍繼續上路;他們穿的不是什麼名牌鞋,而是用汽車外胎割下綁上繩子,連圍裙都是用牛奶袋縫的,刻苦耐勞,生活節儉,如今老了沒有公積金,有的孩子早死,有的家庭在中國隻身住在估俚間,每個月政府給一百多元,現在樣樣漲價,年要怎麼過?

過年,每個家庭團聚,他們老人家心裡卻很痛苦。他們為社會付出這麼多,所得的又是什麼?我們有沒有照顧他們?天天說孝親敬老,有沒有真正的敬老?

李木源指出一個普遍現象,老人家病了,孩子雖有公積金和保健儲蓄,一聞醫藥費色變,大兒子推給二兒子;二兒子推給三兒子,推三推四,最後大兒子說由我來簽,先扣我的,你們每人要預付一千元,接著兄弟門又為利息而爭吵,老人家一拐一拐來居士林拜佛,點支香哭著向佛傾訴,眼淚流完了,也就舒暢多了。

在居士林,有不少中風老人來拜佛而康復。李木源以科學的角度分析:「我們說虔誠有感應,真正來講中風病人需要運動,來這裡跟大眾既拜佛又繞佛的,全身都動了起來,再說念佛也能打動我們的氣脈,阿一聲拖得長長的,將氣從裡邊吐了出來,擴大了肺活量。

「何況這裡大眾一心念佛,充滿祥和的氣息,自然是好磁場,這跟你到解剖室和驗尸房的磁場是兩碼子事。」

專替躺的人化妝

李木源從小就愛親近老人,擁有很多老朋友。

一位林友的太太往生了,他去幫忙料理後事。老朋友的兒子全部大學畢業當律師或專業人士,母親入棺,不肯上香,只因為他們是不同信仰。

李木源很激動說:「我跟你們父母認識很久,你們有今天是誰給的?你們媽媽替人家洗衣,洗到手指粗腫又患關節炎;你爸爸白天修理腳車,晚上去踏三輪車,跟我出門一杯咖啡都舍不得喝,為你們讀大學而挨苦。你們讀大學,父母對你們的苦勞很大,如果今天躺在棺材的是一個不守婦道的女人,你們不要拜。可是,她是你們的大恩人,難道不值得你們拜嗎?」

李木源一口氣罵完。兄弟們要求十分鐘出外討論,考慮後改變初衷肯上香了,不過當律師的兒子表示抗議:「uncle lee,你說躺在棺材的是恩人要拜,如果不守婦道不必拜。如果我不拜,我母親豈不是成了壞女人?這壓力迫使我們來點香。」

重視孝道的李木源,語重深長的說如果一個人連父母都不奉養,也不必供佛供僧養師父了。

在中學時喜愛戲劇活動,練就一手化妝術的他,笑說以前替坐的人化妝,如今專門替躺的人化妝,打粉底、畫眼眉全派上用場,連死不瞑目、嘴不合攏,放一點強力膠按一按就解決了;上吊的舌頭出來按回去;臉受傷的粉底打厚磨平,讓家人看了高興嘛!

大年初一,李木源也被喪家請去料理後事。百無忌諱的他對死尸見怪不怪,還開朗的說:「我一向不怕死人,我是來幫忙的,總不成找我搗蛋?」

李木源學佛皆因母親的病起

小學被老師帶去領洗,中學參加青年團契,李木源本是活躍的基督教徒,母親的一場病卻改變了他的下半生。

當母親病重時,雖然家裡有九位兄弟姐妹,不過他們都成家了,他寧可結束自己的生意來照顧母親,一起吃一起睡日夜膝促長談,並受母親吩囑去光明山點燈,一翻到佛書被吸引住了,並在日後親近宏船法師和廣洽法師,深受他們的身教影響。

母親是此生啟發他最大的人。從小就灌輸布施的精神,叫他拿錢給乞丐,他說要等發達,她反問這輩子若不發達,就不用做好事嗎?你有兩角錢,先給他一角,凡事不要管別人怎樣看,最重要對自己的良心負責。

母親病重時,幾乎整個鄉村的人都來探望,有沙釐屋出租,對方十多年沒交屋租,非但沒有追討,還為他孩子煮飯做衣。

「她一向廣結善緣,從不跟別人計較,教導我們對人好,有難時就有很多人自動來幫忙。」

1967年母親往生後,他也休息了整年,最大的體悟就是病苦,並在那一年來到居士林。後來從事板廠及股東生意,私生活很嚴格,只是愛運動,從不上馬場和夜總會,堅持做生意不需要無謂應酬;並在業餘參予佛教活動。

當我問李木源影響他至大的是那一部經,他正色說:「社會上這部經最厲害,就是人生的經。有人默默耕耘作好事臨終會顯現;有人戴著假面具最後也被拆穿。佛法在世間,一切要靠自己領悟。悟到,心就平靜了。」

人家對我壞,會提高警惕

李木源曾經被人誣告在居士林「吃錢」,接受反貪污局調查,歷時兩年,審問13次,試過從早上六點多問到晚上七、八點,一位問完輪到另一位,採取疲勞轟炸,百般恐嚇,迫他招供。

「這是考驗我的定力。」李木源說調查過程,讓他學會很多東西。

當年在寺院的管理委員會,李木源鐵面無私,執行任務,要杜絕內部舞弊,讓他一找到證據,有關人士馬上革職,不管服務多久都不寬容,還因此鬧上勞工仲裁庭。

在擔任司理時,他也是大刀闊斧,追究到底,發現有人私印收據;對廚房整天有人做生日,派請帖讓供應商送禮的現象亦不姑息,因此得罪不少人。

李木源以堅定語氣說:「你要當司理,就要負起責任。你當警察,別人偷東西,你要不要捉?」

當李木源被告上反貪污局,不只要看他的銀行結單,要查他的生意賬務,家庭成員從大問到小,還會質問居士林某年某月某日某一條賬的細節。

若不清楚,你還當什麼司理?簡直失職!一條又一條,一輪又一輪,使他一再反省。

「我們做壞事肯定死。不偷不騙,法律是很公平的,自會還你一個清白。因此學會每樣東西要清清楚楚,我並沒有挫折感,反而從此定力很強,不會給人罵幾句就生氣。現在很喜歡人家反對我。人家對我壞,我會提高警惕,順境會害死人,一遇逆境做事就會戰戰兢兢。別忘了,高速公路太筆直,時常會發生意外,反而彎彎曲曲的小路不危險。

曾為肉狂今茹素 看淡生死不怕癌

李木源談話精神奕奕,很難想像他曾罹患癌癥。「88年我的肺有腫瘤,擴散到腸部,醫生說我頂多有三年壽命。我沒接受化療,不去理它,至今還死不了。以前我的心臟三條阻塞,其中一條要搭橋。最近到中國去檢查,醫生說我的心臟還很有力!」

問起保健之道,李木源說將生死看得很淡,要學印光大師,在房裡掛個死字自我警惕;又比喻老人家不懂什麼,反而拖久一點,越緊張越短命。(我在外邊辦公室發現有個骨灰龕,貼著李木源照片,還寫上名字,看來他已作好準備了。)

李木源提起持素前很胖很胖,那時99公斤,腰圍48寸,買T恤找不到他的尺碼,開車時肚腩頂著駕駛盤,實在難以想像。

十多年前的他看到菜會怕,人家要請他道素食館宴席,他寧可跑去吃蝦面。他形容在持素十齋時期很痛苦,一到月尾三天就要發神經,明天持素半夜兩三點還跑去肯德基炸雞店吃個夠;初二一早開齋急忙開車去吃肉骨茶。

受菩薩戒上,他和廣洽法師談條件,表示不能全素,只能接受十齋日。老法師首肯後,他才肯踏進戒壇。說也奇怪受戒出來不想再吃肉了。

放下生意 55歲離家修行

到居士林辦公室採訪,經過一間二號房,門口張貼通告:嚴禁女性單獨進入,清潔女工除外。這麼顯眼的大字報,究竟是那位法師的寮房?後來,才曉得這是李木源的臥室。居士林的辦公室設計,皆採用半幅玻璃間隔,李木源解說這一來全無遮隱,一目瞭然。一切講求透明度,由此可見他處事嚴謹的作風。

李木源在半年前,55歲生日時作出重大抉擇。

「我在婚前許諾,一到55歲生日時就要離家修行。如今時候到了,我就將生意交給孩子,房子及車子全給家人,自己只保留一點儲蓄備用,近幾乎一無所有的搬進居士林。這六個月來,我沒打過電話回家。家人有他們的生活空間。」

詢及家人是能否接受這個轉變,他以堅定的語氣說:「這是早就講好的,不接受也得接受,我也要接受自己獨立的生活!」

在居士林他沒支薪,坦言生活簡單,花費也少。如今律己甚嚴,每天做完早課,7時45分步行去公共泳池晨泳,9時25分會到居士林自己洗衣曬衣,吃兩片面包喝杯飲料,就開始一天忙碌的工作,一直到晚上11時檢討當天的過失,策劃明天的工作。

李木源笑指手錶說:「我的手錶25元用了七年,修理手錶的店員說每個人像我的話,手錶店都要關門了。以前我做生意時也有rolex king,現在絕對不可以戴,連這身衣服也是孩子買的。朋友說我很吝嗇,我承認。自己舍不得上素食館,頂多去觀音齋吃兩塊錢,錢一定要用到位。看那些老菩薩省吃儉用的血汗來添油。自己怎麼敢花費?」

24小時開放 居士林空門不必關

鼓山對聯:空門不必關,淨地何須掃。

新加坡居士林根本沒有門,任你自由進入。有佛友笑稱這裡好比是seven-eleven便利店,二十四小時開放任你吃喝,全天候聽經、禮佛,不只不收費,也不勸你捐香油。

每天供應三正餐十多道菜,兩餐甜湯點心,還備有大量面包和咖啡,三更半夜也可以自己動手,普同供養,普遍結緣。

居士林林長李木源爽快的說:「為什麼要關門呢?你要吃多少就多少,真的半夜來偷食物也就算了,特別設一道鐵門,搞不好還使他翻爬受傷。我們這裡來者不拒,來的不一定是佛友,中國及印尼學生因經濟問題跑來這裡用餐,駕德士的晚上來裝一瓶咖啡拿幾粒水果都無所謂,試問在西方極樂世界吃飯要不要錢?」

「這裡念佛不是有錢站在前面沒錢站在後面,水陸法會每個壇口免費,內壇也不必錢,樓上樓下這麼多人,我不知道那一個是會員,那一個有添油,一律平等對待,捐獻千萬也一樣平等對待,不會特別替大頭家開車門。」

這裡二十四小時佛號不斷,日夜播放淨空法師的講經開示。來這裡掛單的出家人,每天念佛八小時,最妙的是念佛堂採用打卡制度。

居士林禮請淨空法師為導師後,已和淨宗學會聯辦了數屆弘法講經人才,為各地尤其是中國,培養一批弘法講經人才。目前正在積極籌募建設彌陀村,並向教育部申請批准成立佛陀教育學院。

當我問及居士林這麼龐大的人力物力如何管理,李木源回答:「用心管理。」

居士林不必為日常開銷憂慮,從來沒有買過米、油、米粉及面包。自有熱心人送來,有時多到吃不完還要載去送給孤兒寡婦。唯一買的是一部分蔬菜。

好一句「用心管理」。好心有目共睹,自有人助。像居士林大開方便門救濟貧困老人,一路無求付出,十方回報更多!

文庫首頁全部欄目隨機文章

時常惦記著死亡是否太消極了

問: 師父,有的人會覺得,時常惦記著死亡太不吉利或者太消極,...

如何看待所謂的「完美」

在現實生活中,我們可以看到有些人,做人做事沒有要求,得過且過...

風雨飄搖的人生

周公有一首詩,叫做《鴟鴞》,出在《詩經?豳風》,《豳風》有七...

不必仰望別人,自己亦是風景

人,來到這世上,總會有許多的不如意,也會有許多的不公平;會有...

聖嚴法師《方向感》

建立生命的方向感是我這幾年所積極提倡的一個觀念,我經常在許多...

社會交往字訣——教你建功立業

(一)謙字訣 處世唯謙字了得,若一味狂妄自負、驕傲自大,只會...

稻盛和夫的頓悟:取的幸福

1997年,65歲的稻盛和夫因身體不適住進醫院,經診斷為胃癌。手術...

星雲大師:用四句話指點處世迷津

我現在用四本佛教的經典,裡面四句話貢獻給各位。 第一句是不忘...

修行錯誤比沒有修行更糟糕

佛陀出世之前,印度有九十六種外道,他們也都發心很圓滿,出家求...

你跟阿彌陀佛是一家人嘛

蕅益大師說,因為無性緣生的假觀,所以整個未來的十法界的果報的...

佛教的兩種懺悔方法

當我們在修習懺悔的時候,有一個偈頌值得我們注意,在《觀普賢菩...

不死的地方哪裡都沒有

不死的地方哪裡都沒有,假如真有這樣的地方,有錢的人、有權力的...

邪婬對身體和事業的傷害

了解到網絡大量黃色信息氾濫,筆者感到非常心痛,希望每個讀到這...

素食的十大益處

素食的好處極多。至少具有下列十大益處: 1.益壽延年。根據營養...

大安法師:修行的高低是看德行

修行的高低看德行,不在於外在的東西,無論是哪畢業的,無論是在...

如何為臨終者和剛去世者開示和助念

1、病重者念佛,只可一心求往生極樂世界,不可求病好。因壽數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