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安法師寶貴的念佛經驗

佛弟子文庫  简体字   作者:大安法師  2010/07/29

我們一天到晚妄想雜念紛飛,一彈指有九十個生滅,每個生滅裡面又有九百個念頭啊!這個念頭由於非常的急,我們都感覺不到,就像一個旋轉非常湍急的激流,我們看過去還很平靜,實際上它旋轉的很厲害。我們的念頭就是這個樣子。所以我們講修道,修道就是修心,修心修什麼?就是修念頭!我們一天到晚知道自己在打什麼念頭嗎?當我們連自己的念頭都不知道的話,我們都是學哲學的。原來講我們要認識自我、實現自我、超越自我,這些都是談一些概念,沒有實質的內涵。你自我到底是什麼?首先問有沒有一個自我,有沒有一個實質!你自我分解出來,就是一些念頭在那裡組合,這些念頭到底是什麼?

我們從1999年開始曾經做過這麼一個修行項目,原來我還沒有出家,就有一批學生,也是大學生研究生,信佛的,我們就找一個試驗,來做十天念百萬佛號的實驗,一個人一間屋子,帶衛生間,送飯過來,不看一行書,不講一句話,也不見人,你就十天的閉關給你送飯進去,但是你可以隨便怎麼修行,給出一個任務,一天念十萬聲佛號,十天念滿一百萬,你想什麼時候睡覺都可以,但是你必須把這個佛號念完,我們做這麼一個修行。對這個修行我在1999年自己先嘗試做過一遍,那時受世界末日,當時各大媒體傳這個世界末日又是諾查丹瑪斯等等講的人心惶惶,與其在這裡慌慌恐恐倒不如找個地方去念佛。當時我在中國佛學院有個寺院的當家師說他提供方便。我就利用暑假就去念了十天,當時那個當家師陪著我一塊念,我們在一個樓層裡面就我們兩個人,他一個房間,我一個房間在那裡念了十天,念了十天才發現修行是很不容易的,一念佛不是昏沉就是掉舉,很難念下去,障礙很大。由於我們這些文化人喜歡看書,一旦把這些書全部放下來了,各種障礙就湧現出來了。當時我第一天就念了四萬聲佛號,感覺就這樣下去就是一個月都難以念下來,所以我當時也就發大心,不管怎麼樣,哪怕是開學遲到,我也得把這一百萬念完,絕對不能退卻。結果第二天念到了六萬,第三天恢復到每天念八萬八,結果念了十二天才把這一百萬念完。那這十二天的念佛,給本人確實有一個很大的教育。我才知道了自己是吃幾碗飯的,平時還認為自己還能看點書講點東西,那時我在中國佛學院講淨土宗我也已經講了五年,我光講淨土宗就是五年,在這之後我覺得我還是水平很差。

首先從念頭上來看,知道自己是什麼念頭了。平時我們的心靈就像一個黑箱,因為我們的眼睛都是看外面的,我們基本上不可能向內去照的,所以我們不知道自己念頭是什麼,所以現在當把外緣截住之後,就向內看了,向內看如果你不念佛號是很難看清楚,這就像一個黑屋子裡面,突然有一線光亮進來了,是透過這個光亮才知道了自己的念頭是什麼。你看看我們這個屋子,你說有灰塵,看不到灰塵,如果窗縫中有一絲陽光進來,你透過這個陽光你才發現灰塵很多嘛。所以我們知道灰塵很多,還幸虧有著一縷陽光進來。那麼我們現在知道自己有念頭,知道自己念頭是什麼,還幸虧有這六字洪名,它像一道探照燈的光束投注到我們的內心,然後你借助探照光束來看自己念頭,那麼念頭變換著生、住、異、滅這四個過程,乃至於這一念是貪、淫慾的念、瞋恚的念、雜念,還有自己平時沒有想到,回憶到的事情都翻起來了,平時的冤家對頭,對不起的都湧現出來了等等這些,才知道我們眾生內心的每個念頭是非常的污染的,我才相信了《地藏菩薩本願經》那兩句話"閻浮提眾生,舉心動念,無不是惡,無不是罪"。我們的念頭都是罪惡的,現在我們很多人你說他,他常常覺得我這人不錯呀,我這人是很善良的人呀,我這個人很清淨呀,哎呀!這些都是沒有經過起碼的心境上訓練過的人,他才能大言不慚地說出這句話。為什麼越來越有修行的人他越來越有慚愧的心呢?他知道自己的心理狀態是什麼,知道了自己的無知、知道自己的污染、知道了自己的罪惡,這是他的進步。他才會有慚愧心出來,他才會有懺悔意識出來。所以在這個念佛當中,我也感覺到這個名號是非常非常不可思議的,在一天十萬聲的佛號當中,你念這個世界上任何佛號都不可能把持得住,那個妄想念頭波翻浪卷,佛號就像一葉小舟,隨時要傾覆、顛倒、埋沒下去的,但是這句佛號跟我們自性的能念的功德耦合起來它的力量很大,它不會打失,一旦我們緊緊地咬住這個佛號,這種波翻浪卷的心就會慢慢地慢慢地平靜下來平靜下來,等到平靜下來,我們才會感覺到這個佛號能夠使我們產生喜悅,甚至念得心比較清淨的時候連時間的感覺都會在改變,有時候覺得一分鐘的時間都會念很多句的佛號,或者這一階段的十天它就像一剎那會過去。

在東林寺,我有半年帶了五個比丘來一天念八個小時,從早上四點鐘開始到中午十二點,這八個小時佛號不斷,念到最後這八個小時彈指間就過去,非常快地過去。我們準備在那住三年,然後因緣不具足到前面來搞管理事務了,所以就給中斷了。但是我們體會到這句佛號以一念轉換百千萬億個妄想念頭的轉換功能不可思議,才深刻地感覺到阿彌陀佛對我們具有多麼大的恩德,他老人家給我們這個佛號"萬德洪名",真正是他老人家無量劫以來為度眾生,獻出了多少的生命鮮血才成就了這句"萬德洪名",這句洪名裡面具足智慧光,排遣我們的愚癡,具足歡喜光,能讓我們改變瞋恚的心理,具足清淨光,令我們淫慾的念頭轉化清淨,具足不斷光,讓我們散亂放逸的心能夠精進不間斷,具足超日月光,照透我們無名黑暗的內心,名號所在之處就是彌陀光明注照之時,我們得到名號的注照,身心就柔軟了,我們阿賴耶識的善根就會破土而出,我們就會生出厭離娑婆求生極樂的心。

我們這世間的眾生髮出離心是很難出的,無量劫以來就在這五欲六塵裡面打滾,就在這個妄想雜念堆裡討日子過,而且認為五欲六塵是人身的幸福的本質內涵,就像一個廁所裡面的蛆蟲在大便裡面往返它是其樂融融,不知道污穢。所以我們能認知到這個世界的污穢出離它,本身要具有甚深的智慧才能產生這念出離心,我們有時候沒有這個智慧,於是阿彌陀佛就用悲心把令我們生起出離的心的這個功德都在名號當中把它編碼好了,對這本人也有點小小的體會。原來我在支提山念過四十九天的佛號,念五百萬聲,當然自己業障很重,一點功夫都沒有,但是中間確實產生了一種極強的厭離之情,就感覺這個世間太苦太苦,活了這麼多年,怎麼活竟然能夠活過來,真是不堪迴首。平時這種苦很難感覺出來,就在念了十多天以後就出來了,真是苦不堪言。所以我才深信,因為原來在佛經裡面談到彌陀對我們的功德包括令我們產生厭離和嚮往的心凝結在佛號當中,我認為通過我個人小小的體驗它是千真萬確的。所以我常常勸那些念佛的人,有否信心、有否出離心,你還是老實的念佛,把我們全身心交給阿彌陀佛。當我們念這句"阿彌陀佛"的時候,實際上它就展示著我們一個苦難的眾生對一種絕對超驗救度力量的全身心皈依。 


文庫首頁 > 隨機文章 > 全部欄目 > 大安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