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家之孝與儒家之孝

佛弟子文庫  简体字   作者:大安法師  2012/02/12

儒家講「孝為至道」,至德要道。而佛說的戒律,最終歸結到一個字就是孝。「孝為至道之法,孝名為戒,孝為制止。」

至道之法就是無上正等正覺之法,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之法。孝就是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之法。佛把孝提到非常高的高度。那怎麼樣是至高之法呢?這怎麼理解?剛才講這個孝有順的意思,隨順。譬如「隨順父母師僧三寶」,「父母」代表我們的本覺,「師」代表先覺,比我們最先覺悟,「僧」代表和合的覺。「三寶」中,佛是究竟圓滿的覺性,法是抵達菩提覺岸的道路。你能夠隨順父母師僧三寶,就能獲得至道之法,得到這個至道的門。至於「隨順」,作為念佛行人,你能夠隨順名號裡面傳達的實相悲願,你就能往生成佛。我們隨順自性本具的佈施,跟吝嗇心相對治,我們就能夠修佈施波羅蜜。隨順我們自性的靈知心,就隨順了我們的智慧。隨順了我們自性的堅固心,就對治了我們的懈怠。順裡面就包含著六度在裡面。

孝又為戒,戒主要是防止我們身口意三業過犯。一個孝順父母之人,在父母面前一定會怡聲下氣,委曲婉轉,口業就止住了惡。對父母要贍養,《禮記》裡面每天要三次去問候父母,冬天要使他溫暖,夏天要使他清涼,這樣對父母的服勞就會產生,就止住身業的過失。念念想到隨順父母的心,承歡、愛慕也就會使意業止住了惡。身口意三惡都止住了。

一個孝順之人,《孝經》裡講:「膚發身體受之於父母,不敢毀傷,這是孝之始也。」孝的開始,思惟我們的身體、頭髮、皮膚一切都受之於父母,不敢毀傷,毀傷了這個身體就等於毀傷了父母的身體,父母也會難受的,所以這是孝的開始。然而「立身行道,揚名於後世,以顯父母,孝之終也。」就是使父母雙親由於你立身行道能夠光宗耀祖,能夠在社會上得到大家的稱譽,這是孝之終也,是大孝。所以孝也有不同的層次。

廬山東林寺慧遠大師出家修行,這在儒家文化佔主導地位的晉代,被一般人認為不孝,認為出家之法是不孝之法。當時有一位大軍閥叫桓玄,基本上掌握著國家的重權。到廬山時帶著一種辯論、責問的口氣,一見慧遠大師的面就說:「不敢毀傷,何以剪削?」他就用《孝經》的話來譴責。我們作為一個以孝為立國之本的國家,不敢毀傷自己的身體、膚髮,你毀傷了就是不孝,你怎麼還要把頭髮剃掉出家呢?這意思就是說你不孝啊!當時慧遠大師就回答了四個字:「立身行道。」立身行道是「孝之終也」,是大孝啊!「不敢毀傷」是「孝之始也」,是小孝。所以佛教心量廣大,對孝的層面的詮釋,不僅停留在世間的小孝,停留在飲食起居層面。承父母的歡心,給他物質生活的滿足,順應父母之情,是孝的內涵。佛教講孝,不僅給父母物質、心理的安慰,而且要使他得到解脫。不僅自己父母得到解脫,而且要使一切父母得到解脫。這就要「行道」,這個「行道」就是大孝。在淨土法門,你能夠勸父母念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這就是大孝中的大孝。所以佛門孝的內涵、廣度就比儒家在世間層面的孝更為圓滿。這就叫「順其性」,順著自性、本性,真正利益父母。所以當時慧遠大師一說「立身行道」,桓玄就沒話可說了。慧遠大師就是用「孝之終」來回應「孝之始」的譴責,說明出家修行是立身行道,是大孝。

自古以來,佛門的高僧大德就是以這樣的方式表達他的孝心。唐代有個師備法師,他的父母是以捕魚為業的,在捕魚的過程中他父親不慎落水淹死了,作兒子的感到非常悲痛。古人都相信因果輪迴,所以他就想怎麼樣來救度他淹死的父親。畢竟父親是在做不好的生計的業中死去的。所以他當下就出家了,他是帶著要救度他父親的心理出家的,這是一種巨大的修道動力。他修苦行,捍勞忍苦,到處參學,開悟了。開悟之後,有一天他做了一個夢,他的父親來了,向他表示感謝,荷子出家悟道,我已經從畜生道出來升到天上去了,特來報信感謝。這就是悟道救父。

宋代還有一位宗賾禪師,他做了寺院的方丈和尚,但是他沒有忘懷他的母親。他的母親一個人在家裡,他就把母親接到寺院住,勸他母親念佛求生淨土。他母親剛來念佛還念不下去,天天想回老家、想家親眷屬,而且一見面就跟宗賾禪師談那些世間的話。宗賾禪師乾脆有段時間就故意不跟她見面,就讓她念佛。這樣勸勉了三年之後,他的母親才開始好好念佛,在寺院念了七年佛,最後預知時至往生。「親得離塵埃,子道方成就。」父母雙親離開六道輪迴了,你作為子女的孝道才能成就。這是佛教的理念,是真正把孝落實在真實利益的基礎上。由於這樣,他自己念佛的功夫也得以長進,他念佛普度眾生的悲心也發出來了,所以他當時就啟建蓮華勝會。蓮華勝會就是提倡每個人一天念一萬聲佛號,然後記數下來,共同求生西方極樂世界。取名叫「蓮華勝會」,意思是念佛到西方極樂世界蓮華化生,這麼殊勝的一個團體。

這個團體一啟動就出現一種感應。當天晚上他做夢,夢見一個三十歲左右,穿著黑色的衣服,帶著白色的頭巾,面貌非常莊嚴的一個男子過來,說:聽說禪師建蓮華勝會,我也報名參加。禪師說:好啊,登記在冊,你叫什麼名字?那個人說:我叫普慧。好,普慧。他寫下來了。寫下來之後,這個男子又說:家兄普賢也委託一併參加,他也把普賢寫下來了。等他醒過來想一想,這兩個人可不是《華嚴經》裡面的兩位菩薩嗎?普慧、普賢。你看他建立蓮華勝會這一念的真誠心,竟能感得華藏世界的菩薩來幽讚。這些不思議的感應也是從他最先的孝裡面生髮出來的啊。所以孝養父母是我們念佛行人的一個基礎啊!從世間對父母的孝道,然後放大到把一切眾生都看成是父母的廣大之心,就能夠跟阿彌陀佛的大悲願力逐步地趨近,逐步地感通。 如果一個人的孝道缺乏的話,他自己立身、完善人格的道德基礎都沒有,那其他一切都免談了。所以我們念佛行人要從孝養父母開始。


文庫首頁 > 隨機文章 > 全部欄目 > 大安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