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年近半百女人的邪婬懺悔

佛弟子文庫  简体字   發佈時間:2018/07/31

一位年近半百女人的邪婬懺悔

今年,我48歲了,過的狼狽不堪,回想過去的前半生,一直在貧窮、卑賤中掙扎,以後的日子,也看不到大的改觀。萬幸的是,我能遇到佛法,我能反省自己的生活過成這樣,原因在哪裡。那就是嚴重的邪婬和不孝。今天,我真誠地懺悔自己的罪過,並且把這一切寫下來,希望看到的有緣人不再犯這些錯,能有一個輕鬆、完美、純潔的人生。

我記得從小學起自己就有很重的婬心,在軍營看到站崗的士兵就想入非非,然後大概初中時就染上了手婬,那麼小就婬心重重,必然招致相對應的人和環境,高中時,碰上了一個男同學,然後早戀,之後參加工作。四年中,婬蕩、墮胎反覆進行,在這中間,男方雖然貧窮不堪,但仗著一副馬馬虎虎的皮囊,在外反覆地劈腿。而我,為了滿足自己的身體需要,卻一次次原諒他。

這中間,人流墮胎大約有四五次,有一次由於還沒到結婚年紀,廠裡要求引產。引下來一個女孩,七個多月了,我竟然無動於衷,那樣的冷漠和殘酷,一次次地殺害自己的親生骨肉,卻沒有一點心疼和懺悔。只是為了滿足自己那種身體的快樂,所以,我今天的孤獨、貧窮、卑賤也沒有任何人同情。而這些,只是我悲慘人生的開始。

四年後,勉強還是和這個人結婚了,這是自己把自己推往生活的深淵。婚後,繼續貧窮的生活,而且,他家人都鄙視我,他也繼續在外勾三搭四,他窮的襯褲都是補丁,卻一樣尋求器官的滿足,終於勾搭上一個有夫之婦,之後更加變本加厲地對待我,不給生活費,想打就打,想罵就罵。兒子我父母帶著,而女方那邊的家人都很懦弱,所以這對男女在那個千人的廠裡無所顧慮。

我不能說,一說男的開口就罵,動手就打,還不能怒視他,否則他一口痰吐我臉上……一切的一切,我在這個齷齪的小人面前,已經活的沒有半點尊嚴,我自己養活兒子,自己孤獨的生活,生活拮据,還時不時挨打,那男人沒錢向那女人討寵,就經常當那女的面打、罵我以表對她的衷心。這樣的日子,我忍無可忍了,終於在我32歲那年,離婚了。離婚時,男方連孩子的生活費都賴掉了,告訴我,法院的門開著,你去告吧,我就是沒錢……

為了逃生,我帶著兒子還是逃離了這個婚姻,這個人。然後,單位在離婚前一年也算斷了,我一個下崗女工,帶著兒子開始了艱難的生活。父母、妹妹雖也恨我把生活搞成這樣,卻也同情我們母子。這些年,靠了她們的幫助,一天天的過下來。之後的日子,我找了一家超市打工。在這些年中,吃苦、耐勞、忍讓,但是在工作中,經常吃力不討好,受人排擠,被人瞧不起。最終又不得不辭職,目前在外做保姆,幫人帶小孩,掙點生活費。

在離婚後,打工的過程中,由於寂寞,我也曾和工作中的同事發生過關係,也是為了滿足自己身體的慾望。後來又碰見二十年前的男同學,又發生了幾年的畸戀。今天,我工作、家庭、金錢,啥都沒有。雖然接觸佛法許多年,但在碰到身體的誘惑時,卻總是抱著得過且過的心態,先滿足自己的慾望再說。

日積月累,罪孽深重,到了年近五十,一事無成,一無所有,疲於奔命,這一切,都是自作自受。加之在孝道上面也有虧欠的,多年來叫父母慪氣,自己又沒有能力供養父母,父母年邁,還要貼補兒子和我的生活。而我由於生活的壓力,對父母、妹妹脾氣也很不好,讓他們隨著我的生活而不愉快。我在此深切的懺悔自己,做人失敗,我真的很後悔這一生一手好牌打得稀爛。

父母當初為我們姊妹打拼出了一個平台,而我自己卻沒有珍惜,任由慾望控制自己。所以,我希望看到這篇文章的女人,一定要珍惜做人的機會,不能婬蕩、人流墮胎,要孝順父母,做一個溫柔、善良、乾淨純潔,人生完美的女人,人生沒有後悔藥。

我從小婬心重,也招致超級婬蕩、卑劣的配偶萬般折磨侮辱自己,而且自己的一生,周圍都接觸不到正直、真誠、正派的男人,邪婬招致氣場不好,所以雖然自己內心很渴望愛,渴望婚姻,但是沒有這個機會和福報了。

婬心重,還招致工作不順,勉強有個工作,還受排擠、受侮辱、自卑、別人瞧不起,自己都很委屈,都不服氣,但是現實就是如此。雖然自己相貌清秀,口才好,也有點文化,但就是受人輕賤。如今,回想自己當初的婬蕩,一切都是逃不脫的,自己都輕賤自己,還希望別人尊重你嗎?

婬心重,自己氣場不好,朋友也少,而且僅有的朋友有的職業也卑賤(有一個開休閑屋)。親人也不喜歡,包括自己的兒子也不親近自己,這一切,都是自己做人不自重造成的。

萬幸,慈悲的佛陀還沒有放棄我,以後的日子,我一定敬畏因果,努力修行,堅決不能邪婬,下半生,努力生活、修行,幫助所有需要幫助的人,素食放生,人生不能重來,回憶往昔,自己都慚愧。


文庫首頁 > 隨機文章 > 全部欄目 > 佛教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