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生業報因果實錄

佛弟子文庫  简体字   發佈時間:2011/07/18

「因果報應」是中國社會裡所熟悉的觀念,每遇善人沉冤得雪、家有餘慶;惡人惡貫滿盈、終得制裁之時,人們多有「不是不報,時候未到」之感嘆。

在佛教觀念裡,人的一切際遇皆為累世因緣業力所招感,因此今生之所作所為就成了將來所感受的善果或惡果之「因」。若能行善積德,等於是在為美好的未來奠基鋪路;而若殺生犯戒、多行不義,不良的業力時時累積,終究會在今生或後世顯現出影響力的。我們要了解,業報不一定是實時顯現,它可能有很多種:今生受報的現世報、來生受報的來世報、累世多劫後才受報的後世報等等,無論行善或造惡,沒有馬上受報,並不表示一切就這麼算了!就如古人所言:「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殺生之人多半認為只有人類為「萬物之靈」,畜生、螻蟻之流僅供我食我用,因此毫不在乎地犯下殺業。事實上,殺生所得的錢財或食物都只能帶給我們一時的滿足,動物卻因此承受莫大的驚恐及痛苦。人類在殺生、貪圖口腹之慾的起心動念中,不僅犯了「貪、瞋、癡」之毒,更與眾生結下惡緣。佛教要人戒殺放生,就是要我們斷除造惡的因緣。

本書收錄了古代大德所記載有關殺生業報之因果實錄,希望讓一般大眾可以透過此書,而對因果報應循環的真實不虛有所體悟。在「鱔魚討命」、「殺狗現報」等篇中,敘述了殺生所得的現世惡報;而在「忠驢救主」、「自記三生事」等篇中,則敘述了生命在人道、畜生道之間輪迴的過程。我們可以從中了解到:因緣果報是輪迴流轉、生生不息的,即使是今日眼前的畜生,在受盡業報之後亦有可能轉生為人;而一個造做惡業的人,也有可能因為業力所感而在來世淪為畜生道。有情眾生同樣都是一條生命,我們理應以相同的慈悲心來對待、護持。

希望讀者們能藉由閱讀此書,體會戒殺、放生、吃素、念佛的重要性,更進一歩激發心中的慈悲心,將佛法「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的精神,落實在戒殺護生的具體行動上,不僅避免造下惡業,也能與芸芸眾生結下善緣。

1.貪食喪命

清朝康熙年間,在松郡有一人,名叫郭止一,他常常假冒姓何,出門遊玩。

康熙十四年某日,他借住於朋友家,看到友人養了一隻大黃狗,一時興起想吃狗肉,於是便問友人說:「我難得來你家作客,我看你這狗很肥,是否可把它殺了來款待我呢?」

友人聽了心想:「家裡難得有朋友作客,也沒有甚麼好招待人家的,就照他的意思吧!」於是便將黃狗殺了,做成菜給郭止一享用。

隔天,郭止一身體不適,突然昏倒;同時他的魂魄竟從身體離開,飄到城隍廟那裡去了。這時郭止一看見黃狗氣憤地站在一旁,雙眼怒視著他。

城隍爺說:「何某某,你為何教唆狗的主人殺它呢?」

郭止一急忙辯解說:「我是姓郭,不是姓何!城隍爺您別誣賴人,當心我到天庭告你!」

城隍爺聽了,還真以為是鬼卒抓錯了人,便將他放回陽間。郭止一醒來後,到處向人誇耀說他是如何地去嚇唬城隍爺。

雖然郭止一逃過一劫,但是被郭止一冒充的那位姓何的人可無辜了,他被捉到城隍爺那裡審判。所幸城隍爺明察秋毫,讓他返回人間。

倒霉的何某醒過來後,說:「我被郭某誣陷殺犬之罪,後經城隍爺查明,才放我暫還陽間,等郭某被押至陰間再一同審理。但是我日子不多,壽命將盡了!」於是他交代了一些後事就又死了。

就在何某死的晚上,郭家的鄰居看見鬼卒把郭止一押到城隍廟。鄰居懷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就跑到他家去看看。然而,遠遠地就聽到郭止一家人哭泣的聲音。

2.慈鳥感人

三國時期,蜀漢鄧芝率軍征討涪陵,看到樹上有一隻母鳥正在餵食雛鳥,便拈弓搭箭,向母鳥射去。

母鳥呱呱數聲,在萬分驚恐中振翅飛避。但它不忍心遠離嗷嗷待哺的雛鳥,就在鳥巢附近盤旋飛翔。因此鄧芝有機會再發箭射它,而母鳥終究被第二隻箭射中了。

被射中的母鳥仍然帶著箭勉力餵養幼雛,直到力盡命絕;雛鳥們見母鳥身亡,都哀鳴不已。

看到此一景象的鄧芝內心十分感動,懺悔地說:「動物的慈愛之情,如同人類一般。我殺害了無辜生命,不久必定會遭來殺生之禍!」不久,鄧芝果然被手下鍾會所殺。

3.嗜蛤不第

宋朝初年,鎮江有一讀書人,名叫邵彪,每次科舉考試,他都名落孫山,屢試不中。他平常沒有特別的嗜好,只是很喜歡吃蛤蜊。

有一天晚上睡覺,夢見自己到了冥府,庭上的判官問說:「你知不知道為何每次都落榜?」

他說:「不知道!」

於是判官便讓他看見,過去所食無數的蛤蜊向他索命,這些蛤蜊都打開蚌殼呼喚:「邵彪!邵彪!」

他看了覺得很害怕,便合掌念:「阿彌陀佛!」此時,這些蛤蜊都變成黃雀飛走。

邵彪驚醒後,便再也不吃蛤蜊了,甚至還戒殺吃素,皈依佛教。後來他不但考上了進士,還當上安撫使的高官。

4.江神懺罪

明朝崇禎庚辰年,江夏賀宰相出訪民間。

一夜,停船在鱘魚嘴這個地方,夢見一神來說:「我是九江神宋大王!前生同你和三昧國師同為師兄弟。三昧法師今世做國師,你當宰相,而我卻墮落成江神。來往客商因為要祭拜我,殺了很多豬、羊等牲畜,所以我將來必墮落惡道。三昧法師道行很高,超渡惡趣的人很多。明晚他的船會停在這裡,請你暫住一天,替我請三昧法師禮佛懺悔,消除我的罪業。還有,當天是供僧大會,必定有神僧、菩薩大德前來。如果這時候代我供養法師,這功德將是無量。如此我方可累積福德,往生善趣啊!」於是,賀宰相答應他的請求。

第二天,三昧國師的船果然來了,大建水陸道場,供佛齋僧。

此時,忽然出現一位火頭僧,對村民說:「原來的江神因這次功德往生西方。新上任的江神,也皈依了佛法,受五戒,從此不受葷腥,以後大眾務必改用淨素來祭拜!」

但是有一人不信,乃用葷酒供祭。就在祭拜時,這人忽然跌倒在地上,立刻又站起說:「我已皈依佛教,不享受血食。前日懶殘禪師已經說過,為什麼又破我的戒?以後不許殺生祭拜我!」

大眾問:「誰是懶殘禪師?」有人說是火頭僧,大家想要分頭去找他,但他早已不知去向了。

5.二豬對語

蕅益大師說:「在松江省有一個專門殺豬的朱姓屠夫。有一天半夜,他在上廁所時,聽到有人說話的聲音,起初以為是小偷,於是便拿了根棍子要打小偷,後來才發現是豬圈裡傳出的聲音。

這個屠夫仔細聆聽,竟然聽到一隻豬唉聲嘆氣地說:『哎!我明天就要被宰來賣了。』

另一隻豬更憂愁地說:『因為你過去所造的惡業,所以要做豬七次,這次是第六次,就快要結束苦難了!而我要做豬五次,這次才第一次,我的痛苦還很久呢!』

屠夫聽了豬的對話,才曉得人所造的惡業會使人輪迴惡道,轉生為畜生,於是從此不做殺生的工作了。」

6.死後信佛

在靠近山東的地方,有個人名叫王之弘。他的女兒嫁給一個叫崔軌的人,但才剛新婚沒多久,很不幸的崔軌就生病死了。

在崔軌死後十幾天,有一天晚上,他的妻子覺得好像聽到崔軌說話的聲音。剛開始聽到時,她以為自己是因為太想念死去的丈夫,所以才有的幻覺,但沒想到這個聲音越來越明顯,而且一連持續好幾天。

於是妻子才敢確定自己聽到的聲音不是幻覺,這時她才告訴父親,他們都覺得十分驚訝。

後來有一天,岳父和妻子都在,妻子又聽到丈夫說話的聲音,而父親也聽到了。

崔軌向岳父和妻子說:「如果在我的牌位設食,要用素食,因為我已經皈依佛教了!」而且,他告誡其妻,要常常禮佛誦經,多行善積德。

崔軌還講述地獄之苦:「人最大的罪過大概就是殺生以及不孝。我雖沒有什麼罪過,但也沒有做過善事,希望你們能夠為我設齋供養佛菩薩以及出家僧侶,並為我抄寫《法華經》、《金剛經》以及《般若經》各三部,等功德圓滿後,我便可以往生善趣。」

他們便照崔軌的請求去做,寫經供佛齋僧。

佛事圓滿後,崔軌很感謝地說:「我今天就要轉世了,所以來跟你們道別,謝謝你們!」

從此,王家便都虔誠信奉佛教。

7.投牛還債

蕅益大師說:「有一個巡捕,在路上碰到一個男人後面跟著兩個女人,覺得很可疑,於是便跟蹤他們。走著走著,看到他們進去一戶富有人家,一直到黃昏,都沒看到他們出來,巡捕便上前問看門人。

看門人說:『今天沒有巡捕所說的人進入屋內。』

巡捕聽了很生氣地說:『一定是你說謊!我明明看到他們走進去。』

於是兩人爭吵起來。主人聽了之後,也覺得很奇怪,便詢問家中有無新生產的牲畜。

僕人回報說:『只有牛棚新生三隻小牛,一雄兩雌。』

主人叫差役領了巡捕去看,發現三隻牛的毛色竟和那三人的衣服顏色完全相同。

原來這三個人都是欠富翁家米租的人,去世之後,都投生做牛來還債。三隻牛長大後,力有大小,力大的是欠債多的,力小的是欠債少的,竟是分毫不差。」

8.忠驢救主

金文通作官,為通薊道時,有一旗牌官,能知過去世所經歷之事。他說過去做了很多壞事,所以投胎做過三世豬。做豬最苦的,是被殺後,肉被割成好幾塊等著賣。後來覺得做豬太苦了,於是求閻羅王大發慈悲,允許他改投生為驢。

他投胎為驢後,有一次載主人,在路上遇上強盜搶劫。主人嚇得趕緊逃跑,強盜則在後面拚命追趕,跑到河邊。

主人心想:「前面是河流,恐怕過不去了!等那些強盜追來,一定會把我殺了,搶走我身上的財物!」

驢子心想:「因為我走錯路,才使主人遇到強盜,所以我一定要救主人!」

於是驢子用力跳河,使主人逃到對岸去,自己卻淹死在水裡。

旗牌官在提及這段往事時說道:「到了陰間,閻羅王因我救了主人的性命,便以此功德使我能投胎轉世為人,且擔任小官職,今世能當旗牌官終身。」

金文通聽後覺得能啟發人心向善,便在綠野堂中,常常對人說起這段因果輪迴的真實故事。

9.逆子得瘡

在邯鄲有一個人,名叫侯二,他非常不孝順父母。

某日,因為他母親拿米佈施給窮人,侯二便很生氣地要把母親趕出家門;他的妻子傷心地勸阻,但侯二不聽妻子勸告,還是將母親趕出去。

過了不久,他就得了一種怪病,全身長滿毒瘡,奇癢無比。他忍不住用手去抓,抓了以後,毒瘡就越來越大,而且越來越癢。最後他忍受不了疾病的痛苦便自殺了。

死後侯二託夢給他兒子說:「我因為忤逆母親,得到毒瘡這樣怪病。死後,轉世到張二家,投生為豬。你快來救我!」

他兒子醒後,連忙去找這一戶人家。果然這人家裡養的母豬生了一隻小豬。這小豬有豬的身體,但卻是人臉,而臉長得真像他父親。

兒子看了覺得所夢為真,就出錢要把這頭豬買下。可是這家人因為豬很特別,所以不賣,要等到把豬養大,再來賣個好價錢。

10.群馬悲語

有一個人,名叫習潤礎,住在交河。有一晚,他在石門橋客棧住宿。

他住的房間靠近馬棚,在夜深人靜的時候,馬棚中的馬竟突然說起話來。

一馬說:「今天才曉得挨餓有多痛苦,前生私藏的草豆錢,現在在哪裡呢?」

又一馬說:「我們都是養馬的人轉生為馬,得到報應,才曉得生前做錯事!」

又一馬說:「真不公平!一樣都是養馬的馬伕,為什麼王五可以轉生為狗?」

又一馬說:「罪有輕重!姓姜的轉生做了七次豬,他受宰殺的痛苦,比我們所受的更重了!」

習君輕輕一咳嗽,馬就不說話了。

此後習君常對養馬的人說這因果業報的事,警惕他們要善待馬兒,好好做人。

11.吃雞投豬

紀文達先生說:「王文安的姨母,說她年輕時,有一天看見河邊一隻官船上有一中年婦人,趴在窗上哭得很傷心。一問奶媽,才知是某知府的夫人,因為午睡時夢見已死的女兒,被人綁了起來將被宰殺,她被這個夢嚇醒,彷彿還真的聽到女兒的哭聲。聲音是從鄰近船上傳來的,她連忙登上那船一探究竟。

當時那船長剛殺了一隻小豬,婦人夢裡看見女兒的手腳是用紅繩子綁的,而這隻小豬前後腳綁的繩帶,顏色也與夢中相同。所以更加確定這小豬是女兒轉世投胎的,婦人心裡十分悲痛,當即把死掉的小豬買回來安葬。

她家男女佣人都說這女兒是十六歲時死的,生前性情很溫和,卻喜歡吃雞,因此家中每天殺一隻雞,或許這正是殺生的果報。」

12.貨郎還債

辛彤甫先生《記異詩》曰:「六道誰言事杳冥,人羊轉轂迅無停;三弦彈出邊關調,親見青騾側耳聽。」

這是康熙辛丑年,辛先生在我家教館時所做的詩。因有某貨郎欠我祖父的錢不還,還說負心話。祖父心性曠達,惟有一笑。

一日祖父午睡起來就對父親姚安公說,我剛才夢見某貨郎已死。這時馬房傳來消息,說剛生了一隻青騾,大家都說這是貨郎來還債。

祖父說:「欠我債的人很多,何以只有某貨郎來還?某貨郎欠錢多家,何以只來還我?事有巧合,不要亂開玩笑,叫人家子孫出丑!」

看馬房的人對青騾戲叫某貨郎名字,騾即抬頭,作發怒的樣子。

貨郎在生最喜彈三弦,唱邊關曲調。每當有人對這隻騾唱這些曲子,它便會豎起耳朵來聽。

13.惡人作狗

齊學裘先生說:「在宜興縣有一人名叫許杏元,死後作牛,背有白毛,生成『許杏元』三字。

又有宜興城裡任伯益,行兇作惡,心如豺狼,親戚朋友都怕他。死後投豬,肚下白毛,有『任伯益』三字。

又有潘阿喜,欠蔣船戶妻子的錢不肯還。死前對妻子說:『我死後將投生為狗,黑頭黃身,將來在蔣家船上還債!』

隔了一天,他的妻子到蔣家船上去看,果然生了幾隻小狗。有一隻是黑頭黃身,抬著頭叫喊,好像在向她求救的樣子。他妻子不忍心丈夫做狗,於是還了蔣家的債,把狗抱回家去照顧。」

14.黃衣差人

徐逢吉先生說:「萬松嶺陳內侍,在紹興十五年夏天,坐在露天下乘涼,忽見外邊有黃衣的差人,帶領了三排人。

第一排穿金紫衣,第二排穿紫衣,第三排穿青衣,都到劉供奉家門前站著,而差人逼他們進去。後面二人說道:『彥通呀!你早聽我的話,也不致於到這裡來了!』

陳內侍心裡覺得很奇怪,第二天聽說劉家生了三隻小狗。陳內侍便將看見的情形告知劉家。等到狗長大,只要叫彥通的名字,就有一隻會跑過來。」

15.豬現父面

無錫黃回谷先生說:「新安鄉有一姓張的屠戶,殺了很多豬。一天,張屠戶到豬圈裡綁豬,看見一隻豬,忽然變了人的面孔,長得像他父親。張屠夫急忙叫他妻子來看,妻子一看,果真是公公,於是大家很傷心地痛哭。過了不久,那人面豬就變回原形死了。張屠夫買了棺材,將死豬埋葬,從此改業不吃豬肉。」

16.媳婦護雞

俞曲園先生說:「休寧縣朱村地方,有一人姓朱,父母早死,他的妻子姓許,在園中養了一窩雞。

一夜,許氏夢見公婆由外面來,用紅手巾遮著頭,臉色憂愁淒慘,走到雞窩旁就不見了。第二天早晨到園中一看,只見雞窩中新孵出了兩隻小雞。

許氏心裡明白:『這一定是我公婆投胎的!』於是這媳婦盡力照顧這兩隻小雞,直到死去為止。當這兩隻雞死去,許氏還請和尚做了簡單的法會,並且念經三天,求免公婆生前的罪過。

幾月後,許氏夢見公婆來感謝她,說他們二人因在世時殺生太多,輪迴變成雞。因媳婦替他們做功德,此後便能轉世為人了。」

17.殺豬現報

有一柯姓屠戶,有一天到豬圈裡綁豬,忽然聽到豬說話。

一隻豬說:「今天是你被宰殺,明天就輪到我了!不如我們一起去,黃泉路上才有個伴,你要等等我!」另一隻豬答應了。

柯姓屠戶聽了從此改行。

幾條街外,也有一個鄭屠戶。他的學徒鄭三,某天突然從睡夢中醒來走下樓,把左手放在木板上,拿刀砍斷,大叫倒地,所有聽到叫聲的人都大駭驚起。

鄭三說看見有人來買豬蹄,便割了給他,並不曉得是在砍自己的手,說完就死了。

閔小圃君詳知此二事,因為兩屠戶都是湖州鄉里人,是他的同鄉。

18.人手白蹄豬

民國十四年,澄縣南門外的肉店主人,到豬舍買了一隻豬。回家後才發現這隻豬竟是人手白蹄,於是內心驚恐,不敢殺它。但後來冬節將至,豬肉的生意特別好,肉不夠賣,肉店主人只得將這隻豬也綁出來殺。但才舉刀就忽然暈倒了;另一人接手殺了這隻豬,回家後不久卻得病身亡。

19.轉世遭雷擊

唐朝初年,有一個大臣,名叫李林甫。他是個大壞人,無惡不做,百姓都詛咒他會不得好死,但天不從人願,這個大壞蛋卻活得比誰都長命。但是他死後轉生,卻屢遭天打雷劈。

唐朝元和時,在惠州有一天下起了大雷雨。一個妓女剛好被雷打死,全身焦黑,但手臂旁「李林甫」三個紅字卻仍可辨讀。

宋朝紹興時,漢陽蔡家女兒被雷打死,身上也有「李林甫」的紅字。

明朝洪武時,在吳山這個地方,有一戶人家準備殺雞,才發現雞背竟然有「李林甫」三個字。原來他轉生為人,不知行善悔改,到了第三次轉生,已是在畜生道中受苦了。

20.投過豬身

前幾十年,浙寧北鄉十七房地方,有一作稷繃的餘姚老人,住在大街上一間藥房對門。他平時只用一隻手做事,另一隻手總是縮在袖裡,大家都覺得很奇怪。

有一少年十分好奇,硬是去拉出他的手。眾人一看,嚇了一大跳,竟然是一隻豬腿!

老人難過地說:「我有記憶以來,投過三世豬身,盡吃泥糠,受凍挨餓,非常痛苦,到現在還忘記不了!被宰殺時,刀刺入喉,痛極暈去,苦不可言;分割時,痛苦更加厲害,刀刮湯燙,破肚抽腸,塊塊分開。」老人說到這裡,悲不成聲。

老人接著又說:「凌遲的痛苦,要等肉賣完才止。在最後一次投豬時,有只腿一直沒人來買,痛不能忍。當時我的魂魄脫離了身體,飄然恍惚,轉投了人身,所以這隻豬腿沒有變換。我母親生我時,看見一隻豬跑過來。我長大後,常在鄉里出丑,只好躲避到這裡,但今天被你們看到了,要我以後如何在此地居住!」說完後,老人很不快樂,過了幾天便搬往別處去了。

藥店老闆鄭玉田親眼看見此事。這很顯然是輪迴的證據,怎可不信呢?

21.豬求饒命

《洛陽伽藍記》上說:「有一人,名叫劉胡,兄弟四人,都做殺豬生意。在永安年的時候,劉胡正準備殺豬,忽然豬開口說起話來,哀求饒命的聲音很大,鄰居聽到還以為是他們兄弟打架,都跑出來看,才曉得是豬只在哀叫。劉胡從此悔改,將房屋改做歸覺寺,全家一起修行。」

22.鱔魚討命

蕅益大師說:「孝豐靈岩寺自謙和尚,未出家的時候,有一朋友叫勞振宇,是江右人,在遞鋪灘地方賣鱔魚面,每年要殺鱔魚幾千斤;後來搬去德清縣,仍然作這生意。

有一天,他用滾湯去燙鱔魚,整隻手好像被人抓住,而不能蓋鍋。這時鍋裡的鱔魚都跳起來,咬住他的臉不放。他痛得大哭,鱔魚們卻繼續緊咬不放,直到死去才一一鬆口。不到十天,勞振宇也死了。」

23.殺生惡報

性戒和尚,有一俗家弟子,名叫萬七,他專門用繩索吊捕鳥雀等野獸。和尚屢次勸誡,萬七始終不改。

十多年後一夜,萬七睡在床上,用繩子盤絞頸部,將自己給勒死了!他的死法就像他捕殺的野獸一樣,死狀淒慘。

24.投羊惡報

蓬溪縣官劉道原,為官清廉。下任時,夜宿在一個姓秦的人家裡,夜裡夢見一婦人哭訴說:「我是秦家婦,生前捶殺一妾,於是死後被陰官捉去罰做羊只。我現在被關在欄裡,明天將要被殺來給你吃。我死不足惜,只因肚裡有小羊,它要是與我同死,我罪更大!」

天明後,劉道原立即告知秦家主人,但羊已經被殺死了。秦家人很悲痛,將小羊與母羊一起埋葬了。

25.變狗慘報

從前在宜賓縣佛學社,有一人名叫黃玉成,俗號叫打狗麻子,是地方上的惡人,平素性情很殘暴,常做殺狗捉魚的生意。

民國六年,雲南兵駐紮在宜賓縣,有一城防司令官,宅心仁厚,很注重道德。一天巡查縣城街道,看見黃玉成綁了一隻狗,用稻草焚燒,那狗叫聲相當淒慘,引來許多人圍觀,卻都不敢阻止。

於是,司令官派兵抓了黃玉成,用很重的刑罰責打。那時大雪西北風很猛烈,官兵剝去黃玉成的衣服,推到露天中,再用冷水澆。看的人都覺得這是他的報應。

當夜黃玉成變成狗一樣,兩手在地上爬走,做狗叫聲,並向廁所裡跑,好奇的人便跟過去看他。只見黃玉成到了廁坑裡,像狗一樣地吃糞,吃完就睡在廁坑旁,已是全無人形了。

第二天,黃玉成跑到街道上亂奔咬人,於是被官兵殺死,丟在荒郊野外。

26.慘死如鱉

宜賓縣沙河驛,有鄉人李二混,夫妻倆都是靠捉水裡的生物為生,而且還特別喜歡吃鱉魚。

民國十九年七月十六日,夫妻倆在白沙河捉了一隻大鱉,那時家裡有許多親戚作客,於是便殺鱉待客。李二混才動筷時,他的妻子突然一陣昏眩,就說要回房拿東西,但過了很久都沒出來,二混進去看她,也沒有出來了。

親戚都覺得很奇怪,於是進房內一看,只見夫妻都爬在地上,好像發了瘋似的,像蛇般地游動,像鱉般地抬著頭,併用手在肚皮、胸前亂抓,肝腸流出,狀甚淒慘。最後兩人七孔流血死了。

27.求子遭難

有一六安人,住在上海,是小康人家。一直到中年都沒有生兒,很是憂愁。

有一朋友,教他天天吃雞,可以生兒子。因此他吃了幾年的雞,但還是生不出兒子。

民國二年正月回家,匪寇攻陷六安城,放火燒他家的房屋,他也被燒死在內,屍體手腳焦爛,像火熏雞一樣。

凡人子嗣有無,在於業報。想要生育兒子,應當戒殺,積功累德,今反而殘害生命,必受惡報!這是他不明白因果罪福的道理,勸他吃雞的朋友,也遲早要受慘報。

28.世世作豬

靈隱晦大師說:「蘇州人劉玉受,做貴州房考官。一次出門,走過湖廣的地方,夜裡夢見一長臉人,告訴他說:『我是宋朝的曹翰,前世在唐朝時代做買賣,偶然經過一處寺院,有法師講經,我發心辦素齋供養一次,聽經半日。有了這善因緣,世世做小官。到了宋朝時,更做了偏將軍,名叫曹翰。在攻打江州屢攻不下時,一時氣憤,殺害全城人命。因這殺業太重,世世轉生為豬。今日你停船的地方,就是我將被宰殺的地方。明天第一頭被殺的豬就是我,請你哀憐救我!』

劉公問曹翰說:『平日見你們被殺的時候,用什麼法子可以解救?』

曹翰說:『唯有聽到念佛的聲音能免除痛苦,求公凡是看見將殺的畜生,請替他誠心念佛,或是誦准提咒。不但能解除苦惱,且能超度脫離苦道。』說完悲哀流淚,拱手稱謝。

劉玉受驚醒之後,看看停船的地方,果然有殺豬店,傳出很大聲的豬叫聲。劉玉便出錢買了這豬,養在西園放生園。有人喊他曹翰,豬就會點點頭。這是許多人親眼見的事。

轉世為豬的罪孽很重,怎能託夢呢?或許是因前世聽講佛經的一點智能吧!

我辛未年,同劉錫元公在即中堂聽講經,劉公對我說此果報,我到西園去看這豬,它很愛潔淨,叫它曹翰,它還會點點頭。

從前曹翰同曹彬是兄弟,曹彬帶兵不肯妄殺一人,子孫富貴;曹翰任性殺人,世世投畜生,受人宰殺。可見因果分明,種什麼因,得什麼果,因緣果報是逃不了的!」

29.殺狗現報

山東膠縣有一人名叫李春雲,家中養了一頭黑犬,色澤光潤可愛且通人意,每逢主人從外歸來,黑犬必跑上去,搖頭擺尾表示歡迎。

有一天,李春雲閑暇無事,這黑犬圍繞左右,春雲用手撫摸它光滑的皮毛,覺得此犬似乎又肥又嫩、可口美味,於是心生歹意,就找了一條麻繩套在狗的脖頸上,扯繩猛拉。可憐這活潑可愛的黑犬,頓時發出哀慘悲鳴,不一會兒就氣絕了。

春雲剝下血淋淋的犬皮,接著熟練地分解肥嫩的犬肉,然後上鍋烹煮。肉熟之後,酌酒而飲,毫無忌憚地吃了起來。

春雲吃完了飯,帶著幾分飄飄然的酒意,倒在床上迷迷糊糊地睡著了。但睡不到一小時的光景,便突然從床上跳起來,瞪著眼睛,如癡如狂,撕碎了衣服,脫得精光,繼而兩手著地作狗行狀,跑到庭院中,學狗被勒時哀慘的聲音,聽起來和狗叫一模一樣。

春雲叫了一會兒,向外就跑,作逃命狀,但是他全身脫得光溜溜,跑出去實在難看,一時街頭騷動,婦女們都受驚嚇。官兵將他抓了起來,五花大綁關在屋裡;但是他這病狀,時隱時作。有時犯了,就跑到廁所裡吃屎,惡狠狠地狼吞虎嚥。

家人四處求醫都沒有辦法治好,請來道士作法驅邪也沒有用。一直鬧了一兩年,才逐漸地穩定下來,但是他卻從此精神恍惚,成了瘋子。

30.捕魚捉蝦報

黃江水先生,台灣台中市人。他自幼身體虛弱,無力營生,一貧如洗,妻子兒女幾乎三餐不繼。迫於生活壓力,黃江水常去河裡捕撈魚蝦,換取斗米以撫養兒女。他常將貴重的魚蝦送給鄰里更貧窮的人家,盡力周濟,那一帶的百姓都稱他「好心伯」。

1988年,黃江水死於肺癌,享年五十八歲。安葬的墓穴用水泥砌成,後面長著一棵梧桐樹。

1995年,他的兒媳婦因有人入室搶劫,受到驚嚇,久未平復,於是黃江水附到了媳婦的身上,淚流滿面,請求兒子一定要幫助他,把他的屍骨拾起。因為他的屍體泡在水裡,全身被樹根盤住,被綁得很難過,痛苦不堪。

他還說:「我是為了撫養兒女,才去捕撈魚蝦,這都是不得已的,就算是為了還這筆業債,我的屍骨被泡在水中,十年的時間也應該夠了!」

黃江水的子女趕到墳前,挖開墳墓一看,果然父親的屍骨被梧桐樹根重重盤住,山的水脈隨著梧桐樹根,滲入棺木裡面,屍骨不偏不倚地浸在水裡,屍體已爛了三分之一。

他的子女將屍骨火化入塔後,黃江水又附體來表示感謝,勸誡家裡的人,萬般將不去,唯有業隨身。只要家人好好修行,這樣就可以減輕他的業報。

31.做馬還債

從前在江南有個武官,說他有一世當官時,沒有詳細審查,便殺了一名囚犯。

這冤死的犯人死後,便去跟閻羅王告狀。所以武官死後,就投生為馬,償還過去惡業。既使他轉生為馬,在木棧道中馱客,心裡還記得上輩子的事。

有一天,馬載了一個商人,因為山路很危險,所以馬走得很慢。而這人急著趕路,便拿鞭子打馬,要馬走快一點。

馬一路上被不停地鞭打,覺得非常痛苦,很想跳下山崖,和這商人同歸於盡。但又想到只是前世害人冤死,就要受到墮落畜生道的痛苦;如果再做錯事,可能就要下地獄,受更大的苦。於是念頭一轉,馬繼續忍受鞭打,並加快腳步,將商人平安載到目的地。

雖然武官今生轉世為人,但前世做馬的痛苦都還記得。因為木鞍壓得馬背很疼痛,所以他很同情那些馬,於是訂作好幾百個軟鞍,給行走棧道的馬使用。

很多人都相信武官說的話,因為他的左腿上還有馬的皮毛數寸。

32.捕蛙現報

平望鎮人王阿毛,喜歡吃青蛙,於是打製一鐵針,有二尺多長,只要一抓到青蛙,就用長針刺過青蛙頸子,串在長針上,一直到長針刺滿了,才挑著回家煮來吃,如此殺生的行為持續了幾十年。

有一天,王阿毛到親戚家拜訪,親戚留他過夜,當晚剛好有遠處的房子著火,阿毛就爬到屋頂上看。他親戚家的房子靠近河邊,怕有竊賊從河邊攀到屋裡,因此在屋簷端裝有數十支鐵條,鐵條末端都鋒利如刃。

阿毛在屋頂上觀看時,不小心失足掉了下來,鐵條剛好貫穿他的頸子,他痛得放聲呼救,但要救他的人也無計可施,最後只好在水中架起長梯,眾人攀登而上,才將阿毛解救下來,但他早己斷氣了。

他的死狀,就好像之前被他刺死的青蛙一樣。

33.黨惡冥譴

在龍游這地方,有一名叫邵秋芳的衙役頭頭。崇禎甲申年,縣老爺下令禁止屠宰牛只,屠戶王十一因此沒生意可做,於是賄賂邵秋芳,使他不來取締,屠戶就可重新開張。

乙酉四月二日邵秋芳去世了,但七天後他竟醒了過來,說他到了陰間,看到閻羅王在審問牛被宰殺一事,有牛在一旁控訴。王十一想嫁禍給他,也在一旁控訴他。牛刀、血盆突然出現在他面前,邵秋芳極力向閻王解釋。

閻羅王說:「雖然這些牛不是你親手殺的,但若不是你接受賄賂,放任屠夫宰殺牛,這些牛也就不會死。所以這些殺牛的果報,你也要負一些責任,但因你陽壽未盡,命你還陽,死後再處分你!」

邵秋芳驚醒後,從此行事謹慎,再也不敢做出傷天害理的事了。

34.業錢償報

嘉興一老婦人,兒子以捕蟹為業。他常用草繩綁蟹販賣,將賺來的錢供養母親。

有一天,老婦人生病,吃不下飯,只將草繩吞入腹中,又將草繩從口中拉出,拉出來之後,又吃進去,再拉出來。整條草繩沾染腸肺間的穢血,一一自口牽出。

老婦人說:「我受孩子殺業錢奉養,故得此報!」過了幾天後,婦人就死了。

35.探巢枯足

在冀州有一個小孩,他很喜歡找鳥巢拿鳥蛋來吃。

有一天,有一人跟他說:「我知道有個地方,那有許多鳥巢,你可以跟我一起去拿鳥蛋。」於是,就帶他到村外種滿桑樹的地方。

這時,小孩看到旁邊有一座城,城中繡戶花街,非常熱鬧。他覺得很奇怪說:「這裡什麼時候有人居住?我以前怎麼不知道!」這人沒有回答,只是趕緊將小孩帶入城中。

這時城門忽然關起來,剛剛所見的景象全變了樣。滿城熱鐵、碎火,小孩的腿被火燒得疼痛不已。小孩一面大叫:「好燙,好痛!」,一面跑到南門想要逃出城外,但南門沒開,又跑到東門也是沒開,西門、北門也是,小孩嚇壞了,急忙哭喊求救。

這時有人來採桑,看見這個小孩在桑樹林裡奔跑哭喊,以為他瘋了,便急忙趕回村裡告訴他的父親。他父親聽了,馬上衝到桑樹林裡,看小孩發生什麼事。

當父親趕到小孩身旁時,小孩就昏倒在地。這時父親才發現小孩的腿,如同被烈火燒烤過一般,膝蓋以下一片焦黑,已成了枯骨。

36.蠅蟻索命

明朝末年,在無錫有一餘氏,她在二十多歲時,就開始持齋念佛,但卻很討厭蠅蟻,只要看到就將其殺害。

在七十二歲時,餘氏病得很嚴重。有一天她大叫道,有無數蟻子爬入自己口中,又叫道有千萬蒼蠅飛入口中,要來跟她索命。

不久後,她見到引魂童子來到面前,於是痛苦地死了。

37.死後成豬

靈隱大師說:「有個人名叫趙德甫,他住在蘇州城過街橋。他養了兩隻豬,預備要賣二兩五錢銀子。

就在七月十四日晚上,竟聽到豬談話的聲音:『我們因前世犯了邪婬罪,今生投為豬身。主人要把我們賣了,我們難逃被宰殺的命運。』

趙德甫夫妻原以為是街上的路人在說話,但再仔細一聽,這聲音是從豬圈裡傳出來的,都覺得很驚奇。

隔天又聽到豬說:『今天是七月十五日中元節,是地官赦罪日,玄妙觀做黃籙大醮,我們要是沒被宰殺,就一同到西園去修行。』

另一隻豬說:『我願意到玄墓去。』

趙德甫夫妻聽了,更確定是豬在說話,都覺得很不可思議,於是便跟左鄰右舍說聽到豬說話的事。

鄰居汪俊思聽了,覺得這兩隻豬頗有人性,便出了一兩六錢銀子,把豬買起來放生。

38.烹羊速報

唐朝顯慶年中,在長安有一富貴人家,因為家中兒子滿月,便設宴款待親朋好友,請大家來沾沾喜氣。

他請屠夫殺羊,好用來做菜。然而這羊屢屢向屠夫作勢下跪,似乎在哀求屠夫能饒它一命,但屠夫還是把羊給殺了,接著把羊放在大鍋裡烹煮。

產婦抱著孩子去看烹煮的情況,此時鍋卻忽然破了,沸湯衝入猛火,直濺母子頭部,母子兩人當場斃命。

39.殺生冥累

在錢塘有一個老翁姓金,生前很虔誠地齋戒誦經、禮佛。死後,有一天附在小孩身上說:「我因善業未深,未得往生西方極樂淨土。但今在陰界,還算歡愉,可以自由遊走。」

後來過了些時日,金姓老翁附身對妻子說:「你為何殺雞祭拜我,使我造了殺業!現在有鬼吏跟著我,不像以前那樣自由。」

這時,剛好媳婦有身孕,他的妻子便問他孩子將是男是女。

老翁答道:「這一胎會生男且母子平安。此後還會再生男,但母子將會喪生!」

親人聽後,起初不肯相信,但其後皆一一驗證。

40.禱樹變羊

佛陀在世時,有一老人,家裡很富裕。有一天突然很想吃肉,便指著田裡頭的一棵大樹,告訴兒子:「我們家之所以會如此富裕,是因為有樹神保佑。你要在群羊之中挑選一隻健壯的羊來祭祀,以表達對樹神的感謝。」

兒子聽了便馬上照辦,宰殺一頭肥羊祭祀,又在樹下立一神祠。老人因而得食羊肉。

後來這老人死後,投生在自己所飼養的羊群之中。某日,兒子依例在群羊之中挑選祭祀的羊,選定一頭健壯的羊之後,羊卻突然開口說:「我是你的父親,這棵樹沒有神,是因為我以前突然想吃肉,才誘騙你殺羊祭祀,投生為羊就是我的殺生果報。」兒子聽了並不相信,仍要將這羊殺了。

這時有一羅漢經過,就用神通力,使羊變成人形,父子相見,兒子方才相信羊之所言為真。於是兒子拆毀神祠,悔過修福,從此不復殺生。

41.巫師償報

江陵有一呂姓巫師,專靠殺生替人占卜吉凶。

有一個人生病得很嚴重,家人請巫師來為病人占卜。儀式才剛開始,巫師就昏倒在地。

兩天後巫師醒了,旁人問他,他說:「我被一個高大的鬼差抓去見閻王,王斥責我妄言禍福,屠殺生靈。又見鬼囚數百,哭泣訴說:『都是聽了這巫師的話,害我們造了殺業,犯此罪過。』每個鬼囚都憤怒地跑上前來要抓我;又見無數禽獸,咆哮怒目,也飛過來要咬我。這時閻王下令將我打入十八層地獄。但此時有一鬼差稟報說:『此人陽壽未盡,不如把他放了,等他死後再重新審判。』我才得以醒來。你家病人,我聽鬼差說恐怕是活不久了!」過了幾天,這病人果然死了。

巫師從此改行,寫書述說此事,並告誡眾人一定要行善積德。

42.自記三生事

薛福成先生說:「在無錫有位汪寫園先生,是前清的進士。他在做四川知縣時,上司牛知府的左手是馬蹄,能記得前三世事。

他告訴汪先生說:『我的前世曾是一武官,因征伐苗人,殺人太多,死後投生做馬。投生馬後,心很悲痛,跳叫不吃,直到餓死。因罪未滿,又罰投胎為馬,就不敢再尋死了。

後來我成了某武官的坐騎,他的脾氣很暴躁,常鞭打我。一天他同敵人打仗,追兵逼來,我背了他很快地逃走,忽遇山澗,足有一丈多寬,對面都是尖石,像刀鋒那樣銳利。我心想若跳過去,雖然我一定是死,但我的主人或許可以逃命;若不跳過去,主人必定會被追兵殺死。後來我拿定主意跳過去,肚子戳在尖石上死了,主人卻因此逃過一劫。

陰官因我忠心,允許我再次投生為人,且做四品官。初次投馬,鬼差拿馬皮穿在我身上;這次投人,鬼差又將我身上馬皮剝去,皮同肉粘在一處,鬼差拿刀劃開,我痛不可忍,劃到蹄尖,我忍不住痛,縮了左蹄,所以轉了人身,馬蹄卻沒有變換。』

又說:『為官到此為止,在世沒多少時日了。我某日即將會死!』後來果然如他所說。」

43.鬼差趕人

吳蘭墅先生說:「有一次我外出,住宿在一家香行。半夜時,聽到有許多人敲門的聲音。店主覺得可能是強盜,於是起來躲在門縫偷看。當時看見門外有一差人點名,共有十三人;又見一差役,拿棍子趕著已點過名的人往自己的屋子後面走去。

另外一旁還有四個人,只見那差人喝道:『你們這四個人是到隔壁王讚明家去的!』差役又拿棍子趕那四人到隔壁去。

店主覺得很好奇,但大半夜裡,他也不敢一個人走出去,看那些人到底要做什麼事。

等到第二日早起,店主才發現後面的豬圈裡,新生了十三隻小豬,而隔壁王讚明家則生了四隻小狗。這才知道昨天看到的是鬼差,押著人來投胎。」

44.惡業殃兒

常熟有一人,擅長以長槍獵捕鳥,殺生無數。四十歲時生了一個小孩,面貌端正,他很疼愛小孩,覺得自己殺業太重,內心悔改,便不再打鳥。

等到孩子長大要去讀書,為了籌措孩子的學費,他便又開始從事獵鳥的工作。過了一年,小孩臉上就長滿痘子,滿身發紫泡,皮肉焦爛,毛孔皆出鐵珠而死。

45.烹羊禍子

徽州有一富翁,名叫方尚賢,生了兩個兒子。他分別請了兩個老師來教小孩念書。

他特別喜愛小兒子,因此對他的老師待遇特別好。小兒子的老師很喜歡吃羊肉羹,尚賢為了討好老師,便時常宰殺肥羊,做成羊肉羹。

康熙丙午年,小兒子頸部不知為何,竟長了大膿包,疼痛不已,尚賢每天親自照顧,但半個月後還是不見好轉。一天,其子忽然發出羊鳴而亡。

46.青蛙伸冤

蘇州縣太爺王某,有一天出去視察,忽然有一大群青蛙跳到他的面前,阻止他前行。

縣太爺看到這不尋常的景象,心想必有奇事,於是對青蛙說:「如果有冤情要說,就告訴我在何處?」眾蛙於是向前跳躍,在一處空地停下。

縣太爺即命人掘之,發現地裡埋了一具死屍,嘴裡還塞著一條鞭子,鞭柄上有一個腳夫的名字。後來,衙門循著這個線索,很快就抓到了殺人兇手。

原來是這人買蛙放生,因而錢財露白,被腳夫謀財害命。而青蛙們知恩圖報,使得壞人繩之以法。

47.嗜鱉速斃

明末,杭州有一人,名叫潘德。他長年吃齋,但時過中年,仍未有子嗣,於是非常著急。有一次看到書上說:「食鱉者,有子。」於是潘德便買鱉飼養宰殺來吃。

吃沒幾天,全身上下都生滿腫毒。毒有數口,形狀就好像鱉的嘴一樣,其痛入骨。

過沒多久潘德就死了,死時仍無子嗣。

48.刀兵償報

宋徽宗時,外族入侵中原,遍地戰火,戰爭所到之處滿目瘡痍,尤其是安陽鎮受害最慘。

居民都覺得很奇怪,便去請問一位能於禪定中勘查冥間世事的神僧。

這位法師入定觀察,說:「這裡所製造的殺業,比起其它地方更為嚴重,所以受報也隨之慘烈。然而業報未盡,大眾仍然不得安寧啊!」

後來連年兵火,人民屢遭屠戮,果然應驗法師之說。

49.多殺變豬

正德年中,南京某孝廉,家境非常富有,因此經常殺豬宴客,造了無數殺業。

一天晚上,他夢見城隍爺對他說:「你殺生無數,死後將會變成豬。」夢醒後,他不聽警告,還是繼續殺生。過了半年,他就突然暴斃死了。

到了要出殯的那一天,家人聽到棺木中有聲音傳出,於是打開棺木查看,驚見其屍體已經變成一頭豬。

50.焚蛇滅族

明朝方孝孺的父親,為了安葬祖先,尋訪到一處風水寶地,準備要把祖先墳墓遷葬於此。

當日晚上,他夢見有一身穿紅衣的老人來請求說:「先生!您所選的地,剛好是我的住處。希望能給我三天的時間,好讓我的子孫有時間遷居別處,之後我會報答您的!」

方父醒來後不聽請求,還是命人如期遷葬。掘地後,發現有數百條紅蛇,於是命人以火焚燒。

次夜,夢中紅衣老人又來了,神情非常難過地說:「我是如此誠懇地向你請求,不過是寬限三日,你不肯也就算了,為何使我八百子孫都葬生火窟!你既然滅我族,我亦滅你族。你等著吧,我一定會報仇!」

後來方妻生了一子,就是方孝孺,其舌宛如蛇形。雖然後來方孝孺官拜翰林學士,但因觸怒明成祖,最後被下令滿門抄斬,誅連十族。總計方家全族被殺者,正如當年死亡的蛇數。

51.雷殛狂生

我鄉有一人叫羅吉亭,是讀書人,性情輕狂,不信因果,專作批評佛教、道教的文章,曾經寫下譭謗僧道的許多言論,並將它張貼四壁。友人經常勸誡他,但羅吉亭依然放任自己,不覺得自己有何錯處。

民國初年,羅吉亭借住榮州吳家寺教書。初秋時,有天他帶學生釣捉蝦蟆,捉了一百多隻,放在廚房,因事出外。他的妻子朱氏,不忍許多蝦蟆被活活剝皮,於是把蝦蟆全數放生。

羅吉亭回來後非常生氣,痛打妻子。朱氏憤而上吊自殺,羅吉亭仍然怒氣未消,破口大罵,還在妻子的屍體上大力踐踏。

此時,忽然陰雲四起,天上打雷,轟隆一聲,旋即恢復晴朗。只見羅吉亭被雷打中,全身焦黑,身體和頭已經分隔兩處。而朱氏卻奇跡似地活過來了,直到現在還健康在世。

這是民國元年的事,那時我在成都辦事,想起先父紫蘭公,曾在手諭中記下此事。事隔廿年,早已忘了。今因同鄉顧雅齋先生來,偶然研究現在的人,都說雷打人只是觸電,因果報應是沒有的。雅齋先生詳細說出這事,叫我記錄出來,讓人知道。顧翁是羅吉亭的妹夫,當日親見這事。(本文摘錄自《因果輪迴實錄——寬靜大師》)

52.紅蟲示報

明末在無錫有一人,名叫薛子蘭。他喜歡飼養金魚,每取紅蟲飼之,所殺之數不可勝計。

後來薛子蘭得了怪病,全身奇癢難耐,不停地用手抓身體,而手上像是握有東西,不斷地丟棄。

他還叫說:「有千萬條紅蟲,在我身上鑽來鑽去!」

因為遍體抓爛,薛子蘭最後是痛楚難忍而死。

53.群豬索命

宋朝時,有一屠夫,名叫趙倪。

有一天晚上,夢見豬只千百頭一起對他說:「我們被殺,受盡痛苦!今天起,是你還罪償債的時候了!」

趙倪不以為意,就在隔日天未亮,準備殺豬時,忽然嚎叫幾聲,發狂而死。他的家人都不知原因。

54.蟋蟀酬冤

明末,杭州張某喜好鬥蟋蟀。鬥輸的蟋蟀,他便將頭扯下丟棄,行為十分殘忍。

後來張某在背後長滿爛瘡,爛瘡爛肉形如蟋蟀頭,而且長得到處都是。

某日,他不小心戳破爛瘡,疼痛有如刀刺入骨,張某於是哀號至死。

55.慘同車裂

有一廣州市人,名叫方湖,是個屠夫。每逢歲暮,村民必殺生祀神,方湖則執刀,沿門代人屠宰。

某日他喝醉酒,醉倒在路上,忽然有大車急駛而過,剛好從他身上壓過。方湖當場肚破腸流,血流遍地,在場看見的人無不驚駭失色。

56.沸湯獵報

汾州有一獵戶劉摩兒和兒子相繼死亡。

後來與劉氏父子相識的友人因病昏迷數日,醒後到處對人說:「我在陰間看見劉氏父子,他們在大鍋裡被火烹煮,肉爛見骨,哀號不已。然後一陣風吹來,又恢復人形,隨即又繼續被烹煮。」

於是,我便問一旁的鬼吏:「是什麼原因致使他們如此不斷受苦?」

鬼吏回答說:「這是生前打獵殘殺無數,故受此罪。」

57.人鹿無別

廬陵人吳唐,擅長射獵,常常帶著兒子一同打獵。

有一回,他們遇到母鹿與小鹿。吳唐當場拿出弓箭將小鹿射死,見狀的母鹿非常悲傷地跑開。之後,吳唐繼續埋伏在草中,等待野鹿出現。

後來看見草中似乎有動靜,以為又是野鹿,於是發箭射它。沒想到,射中的竟然是在草堆中玩耍的兒子。

吳唐抱著死去的兒子痛哭時,聽到空中傳出聲音說:「吳唐啊!野鹿喪子的痛苦與你喪子沒有差別啊!」

58.殺業現報

鄱陽有一姓董的人,喜好捕殺飛鳥。他常常將抓到的鳥,用竹籤貫穿頭部,燃燒茅草烤熟來吃,所殺害的飛鳥無數。

後來他生病,身體皮膚粗糙,有如樹皮,而且奇癢難耐。他焚燒茅草來烘烤皮膚,略能減輕痛癢,但皮膚卻更加乾裂,不斷流血。不久,又患了頭痛,唯有命人以竹片敲擊腦袋方可減輕疼痛,但是簡直生不如死。

如此痛苦地過了三年,他終於死去了; 死狀如同他所殺害的小鳥一樣。

59.死狀如鰍

秀州人陳五,喜食泥鰍,發明瞭五種烹煮泥鰍的方法,還以此自豪,四處炫耀。

後來陳五生惡瘡,疼痛異常,而且全身幾乎潰爛,最後痛苦而絕。死狀就宛如泥鰍死去的樣子一般。

60.臨終異相

民國初年杭州屠夫鄭某,所殺無數。將死之時,時常見到過去所殺之牲畜來索命,精神狀態一直不穩定。

如果有人說:「雞來!」鄭某則兩臂搧動,有如雞隻被殺。

如果有人說:「鵝來!」鄭某則伸頸搖臂,發出啞啞悲鳴之聲。

如果有人說:「鱉來!」鄭某則縮頭、縮手、縮足,令人哀憐。

每每叫出某類畜名,他都會做出某物被殺時的樣子。後來,他就是這樣備極惡形而死。

61.瞋殺現報

浙江邵某,是個屠夫,養豬數頭,待餵養肥美之後再將它們宰殺。

有一次,一隻豬將被宰殺的時候,對他跪著哭泣,祈求能饒它一命。但是屠夫毫無憐憫心,反而更加憤怒地將豬宰殺。

這一整天,邵某生意很差,桌上擺滿賣不完的豬肉。屠夫穿著木屐,站在板凳上,想要將肉掛於樑上鐵鉤,一不小心用力過猛,腳滑凳倒,肉反而墮地,而鉤子貫穿邵某身體,整個人就吊掛在樑上,樣子就像平時吊掛在樑上的豬肉。

家人急忙將他救下,但已回天乏術了。

62.產蛇異報

康熙十七年夏天,南京有位賣鱔魚面者,生意非常好,每日門庭若市。

一日,他的妻子即將生產,卻見到有一大蛇從自己腹中蜿蜒而出,並且產下數百小蛇,在房間亂竄,其妻驚駭慌張而死。

63.茹葷終墮

有一人名叫馬嘉植,平素為人操守廉潔,清明公正。但在他做縣官時,曾聽從某官建議,未加審查,就殺了二位欠糧稅的官吏。

直至某年元旦掃墓,忽然見到二位欠糧稅官吏的鬼魂現身喊冤。聽了之後,馬公說:「殺害二位,是某官之意,並非我的意思。」

其中一鬼說:「我兩人是被人陷害的!若加以審查,即能明辨,因此我們是含冤而死。今日我們二人,不敢索命,因為老爺不久也當謝世,會成為蒲圻縣的城隍爺。」馬公聽後,大為驚恐,於是持齋戒,剃度出家,清淨修持十二年。

有一次,馬嘉植不小心吃到了雞肉。到了夜晚,又看見那二鬼來到他面前說:「老爺破戒,即將不久於人世!於某月某日當赴蒲圻縣為城隍。」果然就在期限那天,馬嘉植悵然而逝。

64.變豬還債

在常熟橫塘有一個屠夫名叫劉七,他用一兩銀子買了一隻豬。因為忙不過來,便請人代殺。

當天晚上劉七做夢,見到豬變成一個人說:「如果你今天肯出一兩二錢銀子買我,前世我欠那人的債,就算還完了,可以投胎做人。但是你只花了一兩銀子,我就還得做豬一次,來償還欠他的債。」

那豬又託夢給賣豬的人說:「我前世欠你一兩二錢銀子,你今天賣我只得一兩銀子,還欠你二錢,所以我還須投豬一次,來償還你。」

賣豬的人說:「我不要你償還!」

豬說:「你雖然不要我還,但是依據因果業報之理,我所欠下任何一分一毫的債都得還清。欠人多少就要還多少,這是分毫不差的。我也奉勸你不要再做這種生意,因為賣豬、殺豬罪過都很大。」

第二天,賣豬的跟買豬的談起兩人所做的夢,心裡都很害怕,從此兩人都改行了。

65.賣齋立斃

民國時,麻城王某,吃齋三年,卻忽然招染惡瘡,於是心生退悔,覺得吃素的善行並未感召天祐。

他的友人安慰說:「王公是持齋人,菩薩必定會護佑你啊!」

王某說:「我已經持了三年齋,卻招此惡報!對我而言,有何助益呢?」

朋友說:「如果你不想要這份持齋戒的善行,我看你就賣給我吧!」

王某問說:「如何賣法?」

朋友繼續說:「一日算作一分錢,三年下來是十兩八銀錢。」

王某喜出望外,覺得過去辛苦總算有了代價,所以立即寫下賣齋契約。

但是,就在賣齋立契的那天晚上,王某夢見二鬼對他罵說:「十個月前,你的福祿已盡;因為持齋的緣故,所以延至今日。後天晚上你就會死了!」

王某非常後悔,隔天一大早,就跑到朋友家,想要討回賣齋契約。

他的朋友很抱歉地對他說:「我昨天就在菩薩像前,把它焚燒迴向了啊!」

王某悔恨不已,果然隔天就去世了!  


文庫首頁 > 隨機文章 > 全部欄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