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弟子文庫

慧律法師《什麼是佛法》

慧律法師  2010/01/05  簡體字  大字體  護眼色

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三稱)

這本《什麼是佛法》是張澄基博士在美國佛教會的演講詞,(張澄基博士應該是往生了),由沈家楨居士整理。我在大學剛進入這個佛學社的時候,就是看到這一本。這一本可以說看了以後非常有信心,它給我們非常正確的一個佛的觀念,要比其他的宗教超越了無量百千萬倍。這一本雖然是比較粗淺,不過對初學的、老參的都很受益。我們講堂已經開了十年的課程,包括唯識、《起信論》、《法華》、《楞嚴》都開過了,為什麼要回頭來講這麼簡單的東西呢?最主要的我們就是要製造國語的錄音帶,來利益初學佛法的人。因為我們以前講的都是台語的,國語的很少,結果到大陸行不通。

話雖然說是利益初機的,但是對老參的也非常受益,為什麼呢?你要把佛法傳遞出去,你要有佛的觀念,佛的具體的觀念,你才能夠講出所以然。所以這一本雖然看似簡單,但是他把佛法講得非常的好,可以說是傳遞佛法一個很重要的訊息,他會奠定你非常大的信心,不僅初學的人受益,老參的人受益,就是想要弘揚佛法的人,要在短暫期間讓對方得到一個正確的觀念,這也是非常好的一本書。每一次開課選擇的書都是經過師父的智慧,深思熟慮以後,才做最後的抉擇,因為書很多,時間有限,師父要抉擇這一本《什麼是佛法》,就可見它的重要性是什麼。

好!諸位看第五頁:【世界上任何一個政治朝代,很少有超過一千年以上的統治時間。中國的周朝,號稱是一個極長的朝代,前後一共也不過八百多年;羅馬帝國,在東西分裂以前,統一的時期,也不過五百年左右。但是,世界上的五大宗教——佛教,印度教,基督教,回教、猶太教——都有千年以上的歷史,回教是最年輕的一個,到現在也已經一千多年;基督教則將近二千年,佛教、印度教和猶太教,都已超過兩千年。】

這五大宗教幾乎是擁有全世界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口,其他的這一些神啦,或者是一些地方上的宗教,人口就比較少!這五大宗教佔全世界人口的百分之九十以上,回教算是最年輕的一個宗教,穆罕默德到現在也已經一千多年了;基督教以耶穌誕生來講,公元兩千年就是以耶穌的誕生來作為紀元的,所以基督教將近兩千年了;明年就是2000年了,今年是1999,今天是八月七號,這八月七號,在四十年前叫做八七水災,死了六百六十七人,失蹤的有五百五十幾人,總共有一千多人死亡,很嚴重的。佛教、印度教、跟這個猶太教,都已經超過兩千年,這都是古文明的國家。印度教也是根深蒂固,在印度或者尼泊爾,這個印度教很興盛;猶太教我們就不是很熟。

【世界上以億萬計的個人死去了,萬千的家族滅絕了,萬千的國家和民族衰亡了,獨有宗教卻能在各種激盪變亂中長存不墜。這個鐵的事實,說明宗教是全人類的一個永恆的需要。這個需要是超國家,超民族,超時間和超空間的。宗教不但不是迷信,而且是人類的第二生命。】

佛法,現在美國也很流行,在歐洲也很流行,那裡有一些會講英語的密宗上師。信基督教的也很多,西方、東方、台灣,都有基督徒,也有天主教徒,所以說這個需要師超國家、超民族、超時間和超越空間的。為什麼大家要追求宗教呢?因為有智慧的人知道:金錢並不能解決我們內在的一切問題,譬如說感情問題,譬如說煩惱的問題,譬如說對境界執著的問題。生命中很多的不幸,其實都來自於一顆煩惱的心,所以內心的世界還是要靠智慧的法門來對治。師父以前對這些企業家乃至政治家,都告訴他們,企業家賺錢不能解決問題,最後生命結束以前,還是要找宗教家,尤其是佛教,要找法師;政治是高明的騙術,政治當然也是可以利益人民,但是就是政治家也好,政客也好,不管你處心積慮,或者是你用什麼心,想要去奪得一個政權,或者是政治地位,到最後他還是會消失,政治家到最後還是要找宗教家,尤其是佛法,佛教的法師。雕刻、音樂、舞蹈,種種的藝術,人類所能盡有的到最後還是無常,還是不能解決生命的缺陷問題。稍微有一點頭腦的人,都知道要追求永恆的真理,解決人類、社會、國家所沒有辦法解決的問題,所以宗教家是人類最後的依靠,尤其是佛法。

底下,【地球上有人類一天,就有宗教一天。】在佛還沒有創辦佛教以前就有很多宗教了,如:外道,六師外道。就是中國也是有道家的思想、有拜神的;就算佛法沒有傳到中國來,中國的拜神的風氣還很鼎盛的。

【有些人以為食和色是人類兩個最根本的需要。其實這是不正確的。】食,就是飲食、飲食習慣。色,男人跟女人都有性的需求。【食和色是人類兩種生物性的需求,人類還有一個與其他動物不同的那就是宗教性的需要。】

其實這個講得不夠圓滿,現在發現連動物都對死亡有種種的儀式,最近這些生物學家、科學家到坦桑尼亞、肯尼亞去觀察大象。有一次,活著的大象看到死亡大象的頭顱,大象年齡的智慧大概只有人類八歲到十歲的智慧,可是那好幾頭大象就圍在那個頭顱,好像哭泣又好像做儀式,大象用前腿輕輕的移動這個頭顱,每一頭大象來都豎起大的長的鼻子,然後把它的骨頭輕輕的輕輕的拍拍,就好像在很傷心地做儀式。科學家發現到這樣子也嚇一跳,原來以為只有人類對死亡有宗教的儀式、信仰的寄託、對亡者的追思,現在發現連這些東西裡面,像大象也存在有這樣不可思議的,對於一個亡者的一個紀念的宗教儀式,這是使人類始料不及的。所以他們就說,很多的動物,還不是人們所能夠理解的,就像這些科學家他們說:我們研究了大像二、三十年所能理解大象的這些手勢、聲波、對這個頭顱的感情等等也不過了解大象的百分之十而已;我們長年累月的一直觀察這個大象,還有百分之八、九十我們還是沒辦法去了解,它們到底用什麼在溝通?為什麼這裡有水,它們發出很低沉的音聲,在十幾公里以外的大象,竟然可以找到這個地方來喝水。我們對大象的了解實在是很有限。我看這個DISCOVERY也嚇一跳,連這個大象都對死亡的大象會有追悼、哀傷的那一刻,不亞於人類。所以我覺得他這個講的「人類於其他動物不同的需要,那就是宗教性的需要」。我覺得還有一些商榷的地方。

以下說:【請注意:這裡所說的「宗教性的需要」,是廣義的,不是狹義的。宗教性的需要,就是人類心靈對真理永恆,圓滿,或至善,至關,至真的不停的追求。在這個片暫,苦痛和迷茫的人生中,人類最是需要心靈的依托,憑藉和歸宿。】在座諸位,今天如果你們沒有聽到正法,你們可以想想看,你們現在的生活是一團糟啊。

【人生有許多非人力所能補救的缺陷和迷茫。】這太多了,莊嘉慧就是個例子,植物人;還有一些一出生就是低能的。人類真的有很多的無奈,缺陷跟迷茫,悲哀和苦惱,

【這一切,只有在宗教中才能找到解釋和安慰。】佛教是解釋得最圓滿得,各人有各人的業力,福德和因緣。我們這幾天發布這個豪雨特報,所以要是沒有宗教,人類對這個災難是覺得很無奈,

【因此,宗教得需求,是人類最根本得三大需要之一。它的力量,有時候遠遠的勝過其他兩大需要(食跟色)。】

我告訴諸位,我大學的佛學社裡面,有堅定出家信念的時候就明瞭這一點。像我們讀大學的時候,有的大一就聽到了正法,大二就堅持要出家,現個比丘相、現個沙彌相或者沙彌尼相,在學校走來走去大家都覺得他很奇怪。他的媽媽也哭,哭傷了、哭腫了眼睛,他還是堅定要出家。後來要上體育課了,男孩子要上體育課比較沒關係;那女孩子要上體育課,要穿泳裝,那就麻煩了,全校都知道她是出家人,又是女眾,大二參加佛學夏令營回來不顧家裡的反對毅然的剃度出家,可是在學校變成一個怪物。學校為了比丘尼上體育課很頭痛為此專開會議,考慮比丘尼穿泳裝不適合,最後絕定以後就把在學校出家的列為殘障人士,游泳課時讓她去打乒乓球。

所以,中台禪寺發生了這個問題以後,對大專的佛學社影響很大,幾乎都擺平了。我們那個時候大學出家很興盛,但現在每一個人去讀大學,父母一定交代,你給我讀好喔!讀一讀去當和尚、當尼姑,我就死給你看,媽媽就先威脅兒子:「你要是去給我出家,我就死給你看!」真的喔!農藥都全部買好了喔!他家剛好開農藥店喔!所以爸爸媽媽打電話到學校去,「你不准給我去參加佛學社,像某某禪寺怎樣怎樣了。」所以現在幾乎擺平(停擺)了。你看我們現在男眾出家告一段落了,以前該來的來了,該走的也走了,剩下五、六十個,我們就是進入最高境界,就是不增也不減,講堂就是這樣,沒有人了,差不多了。現在也沒有男孩子要來剃度了,要來剃度的也很少了,不只是我們這裡,別的也是一樣很少,我們這裡五、六十個比丘,還算不錯,還算很多,可是要等待。現在人都生一個,生兩個,對不對?頂多生男孩子生一個,所以現在要叫他出家又很難,現在變成人口是個問題,所以我個那時侯實在是沒有想到說男眾出家這麼難。早知道這樣,那很簡單,我在十六歲、十七歲會生的時候就開始結婚,就一直生一直生…..生十幾個、二十個,等到四十歲的時候出家,就是一個道場,爸爸主持,媽媽當家,維那大哥,木魚手大姐,就全家一起來,二十幾個,怕什麼?人就有了;以前就是不知道這麼難,現在要找一個出家人好難好難,真的好難,尤其是男眾。

底下,【它的力量,有時候遠勝過其他的兩大需要。因為這個緣故,宗教才能在世界上留存這麼久!以上系就需要的觀點,人類需要的觀點,來說明宗教的重要性,現在再就因果的道理,來檢討為什麼宗教會在世界上永久留存。】【古代的帝王,大都說不上有什麼政治理想,憑藉權術和武力,得了天下以後,就樂享其成,】

什麼樂享其成,你看我們中國的皇帝就好,在清朝碰到皇上,他的袖子就要拍一下,跪下來,就一定低著頭念:「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不要講皇帝地萬歲,我們講娘娘的千歲就好,一個女人到四十歲化妝還可以看,五十歲不錯,還可以,像師媽這樣八十歲,你想想看,有一次到木屋去,開車開到一半,師媽喊了好大一聲:「師父啊!我的牙齒沒戴。」我說:「你在叫什麼?」結果一看,哇!整排的牙齒都沒戴,好像白雪公主裡面的巫婆一樣,沒辦法啊!像我的牙齒也是作假的,我們家的牙齒都不好啊,還好補好了。師媽才八十歲,你看她化妝起來有人會要嗎?

以前還有這個老芋仔(外省人),可以嫁給他,現在這個老芋仔(外省人)全部死光光了,所以師媽不管是怎麼樣化妝,八十了,你敢想像在一百歲以後的師媽,你能想像嗎?好,再來,要加十倍才一千歲,你想一個皇后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那是一個什麼樣子的形態,那個皮皺得不成人形,頭髮已經白,然後皮膚又黑,再來整個脊椎挺不起來,再拿一個枴杖,走了半天,咚咚……一量,三十公分。你說一千歲的皇后你敢看嗎?就算是老佛爺才多少歲而已,不也是走了嗎?所以我們做得愈大妄想就愈多,他怕失去嘛!

可是在佛法裡面,這個無常的世間裡面,他是一定會失去的,我們一看就知道了。所以說這個皇帝,何況說皇帝啊,皇上,萬歲爺,萬歲萬歲萬萬歲,你想這有沒有問題啊,對不對?頭腦有沒有問題,那個皇帝,怎麼頭腦沒有問題呢,自古以來,皇帝哪一個活一萬歲的,活一千歲的,活一百歲的,為什麼要講得那麼多呢?如果能夠說皇上百歲百歲百百歲,還差不多,還比較接近一點;還萬歲,還講稱萬歲爺,所以眾生就是問題很大啦。

【(皇帝)還要把天下傳給他的子孫,他們的目的或者是發心多半是自私的,絕少有廣大的理想和悲願,】沒有的,為了這個國家,為了天下,爭得頭破血流,

【根據佛法所講的「如是因生如是果」的原理,以這種發心為因地,焉能生萬世太平的果?】都是想要留給他的子孫,沒有辦法超越這種自私,現代的政治領袖,則都以自己的國家,或者是勢力範圍的利益為前提,對不對?甲的國家說:你要忠貞愛國,為國犧牲。乙的國家說:你要忠貞愛國,為國犧牲。兩國打仗,上戰場,我不認識你,你也不認識我,本來可以做好朋友的,上戰場後,兩個成了了相互撕殺的對像,為什麼?為了國家,底下說為了自己國家的利益,不惜犧牲正義,什麼叫正義?跟自己合得來的叫正義啦,更不惜犧牲其他的國家和人民的利益跟安樂。大家都是為正義而戰,每一個人都聲稱自己站在正義的一邊,那哪一個是不正義呢?是不是?

【這種有限的心量,自私的企圖和不擇手段的唯利主義,怎能為全世界人類所崇仰,怎麼能夠永恆的在全世界人心中長存呢?】這是不可能的。

【宗教之所以能夠恆久留存,就因為他的教義多半是超超國家,超種族和超現世的。】哪一個國家都可以學佛,超種族的,那一個種族都可以學佛,超現世的,那一個國家,那一個種族,那一個人們學了,他就了解三世的因果,不只是今生今世而已。

【在教義上具有國家性和種族性的教義,譬如說日本的神道教和猶太民族的猶太教等等,雖然也能夠因其具有宗教的超現世性,超越現世性的,】意思就是講有來世的啦!

【而能在其本國或者是本族長存不替的,沒有任何取代的,但終究不能超越國族的界限,成為一個世界性的宗教;】

最簡單的,中國,譬如說關雲長(關公)或者是媽祖,這個都是屬於種族性的一個宗教,三山國王、太子爺等等,或者是什麼神,恩主公、王母娘娘、孫悟空,這個只是這個種族,這個中華民族的關公、媽祖、太子爺,一個區域性的,它本身沒有特殊的教義、教理,超越這個種族性,或者是超越這個世界性的,沒辦法!所以你到美國去問,你信關公嗎?你信媽祖嗎?他們都不信。為什麼?它沒有辦法超越這個種族性的東西,那是中華民族才信這個,而且是中華民族的少數民族。媽祖是湄洲,關雲長(關公)是三國時代的人喔,美國人不認識他的,法國也不認識他的,不認識他的,這個沒辦法變成世界性的宗教的,沒辦法的。我們的乩童,那麼我們的這些宗教儀式,也只能形成在台灣,或者是有華人的區域。

有人說:師父啊!我也看過有一個美國人,家裡有這個關公的像、媽祖的像啊!我說:那一定是娶台灣的老婆,不相信你問問看。他就去問了:「你老婆是不是台灣人?」他說:「對啊!你怎麼知道?」「你是外國人,美國人不可能放關公,或者是放著這個媽祖啊!」為什麼?那是他老婆拜的,他老婆拜的,因為結婚了,老婆對關公、媽祖特別有信心啊,去也把宗教帶去,她先生也尊重她,那她先生信什麼?信基督教、信阿門,對不對?他老婆就堅持信仰媽祖,她說媽祖救過她呀,她不能忘恩負義啊!禮拜天她老公自己去做禮拜,老婆在家拜媽祖、拜關公。所以這個區域性的宗教,是沒有什麼法的超越性的東西。那佛教不一樣,基督教不一樣,神愛世人,對不對?你要愛你的敵人,佛教講慈悲平等,這些都是超越種族,超越國家的東西,所以我們中國人所信仰的地方性的這些宗教性,是沒有辦法成為世界性的宗教的,沒辦法的!那麼佛教不一樣,它的教義、教理一定要超越國家性、種族性的,所以世界各地都有人信佛教的,這就是「如是因生如是果」的明證。

【世界上任何政治主義以及政治措施,之所以不能夠在世界上留存長久,就因為這種主義或者是措施,每每隻是為了解決某一個時代,它有時間性、有空間性,它的時空,那些當前的問題解決了,或者人生某一部分的問題解決了。他的「發心」即偏狹,因為有時空性,沒有辦法超越這個時空,他的意圖多半時自私的,所以他的價值就很小,不夠條件在人心中永恆存在。】

像我們以前小的時候,我們沒有聽到佛法,拜媽祖是為了什麼?保佑我們,這種自私的立場;拜觀音菩薩是為了什麼?為了保佑我們,從來沒有說,我要普渡無邊無量眾生,沒有,只是希望神保佑我們,我們做得好不好不管它,總是希望神來保佑我們,用這種自私的心,它的價值一定是小的。不像真正徹底的佛教,正知正見,無緣大慈,同體大悲,這種沒有任何條件的慈悲,這種絕對的空義思想,真不得了!

底下說,【宗教就不同了,宗教的著眼點,不但要解決人類當前的問題,我們如果充滿智慧,現在就解決很多的煩惱,而且要解決人生永恆的問題:就是死亡的輪迴問題。不但談人生,而且談人死,】

佛教談得最多,儒家就沒有了,儒家說:未知生,焉知死。生是怎麼來的不知道,死了往那裡去也不知道,孔老夫子不談生也不談死啊!談眼前,不談過去的三世,不談未來,只有談現在,所以儒家是以人為根本的著眼點去談論的,頂多也是說今生今世來做一個聖賢,不是超越時間、超越六道輪迴的聖賢,只能夠做一個世間的聖賢,還是生滅法裡面。

所以【不但談人生,而且談人死,他的心量不但超越國家、種族和階級,而且超越現世。所以宗教能夠長遠的為全人類所需要,因為現世的一切,縱然能夠滿足,也不過是短暫的,】如果你看到這一句,你就了解佛法的偉大。信仰佛教絕對不是解決短暫的問題,

【人類決不能因現世的滿足。】而以為得到了真正的滿足,那太狹隘了!

第八頁,【以上說明宗教對人生的意義,也說明了為什麼兩千五百年迄今,】就是一直到今天,【佛法的需要和價值,亦愈見得明顯,也愈來愈明顯,愈有研究以及身體力行的必要。】愈有研究的必要,也一定要自己去身體力行的必要,佛法太好了!

【什麼是佛法呢?通常介紹佛教或者是佛法,多半是從歷史的觀點來敘述的,從釋迦牟尼佛的誕生啦,八相成道,出家啦、成道啦、傳教,講到以後分南進的小乘佛教,以及往北傳的中國的大乘佛教,以至於傳入中國後分各宗各派的說法,這種用歷史的眼光來介紹佛法,雖然也有它的價值,但是對於「佛法是什麼?」的這個問題,終究還僅說明一個外表,】

講得太棒了,這一句話講得非常好。我們所認識的就是雕刻佛像,出生、九龍吐水、整個百花盛開、人天供養,就是描述這個。佛法真正的偉大絕對不是這個,是法的存在。我常常告訴他們,這些法師,以前我在南普陀,或者是比丘結夏安居的時候,都跟他們這麼開示的,佛法的偉大,是在今生今世,我們做一個出家人能夠多少犧牲多奉獻,而不是死後在那幾顆舍利子在計較,如果一個人一個比丘在世的時候,對佛教完全沒有貢獻,那麼死後,留下一個金剛不壞身,我說那又如何呢?就燒出五千顆舍利子那又怎麼樣?

好!話講回來,今天你看了釋迦牟尼佛那些金剛舍利以能怎麼樣?你認識釋迦牟尼佛的偉大是什麼?是因為有法的傳遞,真理的傳遞,智慧的傳遞,這才叫做偉大,你才認識佛法的無相,般若的智慧,這才偉大。而不是說釋迦牟尼佛的舍利子,我拜了以後得到多少功德。如果釋迦牟尼佛不留法,沒有三藏十二部經典,單單留幾顆硬的舍利子,留給你拜,你知道佛是什麼東西?若是如此佛教早就滅了。留下那舍利子有什麼用?所以一個修行人,不能有錯誤的觀念:「哎呀!我死後要是燒不出舍利子,多沒面子。」你看!連出家修行都要講面子,錯了!我們應當什麼?我今天雖然是凡夫,但是我能夠讚助推廣佛教,我盡力的幫助那些可以弘法的法師,那麼我盡一點心力,能做多少算多少,這樣才對。而不是一天到晚煩惱:「我有沒有修持,我死了以後,火化以後,能不能燒出幾顆舍利子?」錯了!釋迦牟尼佛如果留給你舍利子,不留給你佛法,你也不認識他是什麼東西。因此我們無論是法師,無論是居士,一定要有個徹底的觀念,我們往生以後有沒有留下來靈骨、舍利子,這個不重要,重要的是今生今世,能不能掌握修行的重點得到解脫,今生今世能不能發大菩提心利益眾生,關於我們往生後,那就交給後代,這個已經不重要了,法的傳遞才是重要的,這個觀念一定明確。

底下,所以說,【雖然說介紹了他的出生、出家成道,對於佛法是什麼?終究還是說了個外表,而沒有深入骨髓。我今天並不想用三言兩語在這短時間內,就可以徹底解答什麼是佛法,但是想不採用歷史性的介紹,我們不要用歷史性的介紹,而試著將這個大問題,用三個不同的方向來說明,那麼至於我這種講法,究竟能不能給各位得到一點益處,還是要請各位不吝批評指正。】這個是張澄基博士的一個謙虛。

【哪三個不同的方向呢?第一是比較佛法和其他宗教的不同。】要不然你沒辦法顯示佛教的偉大呀!

【目的是在用襯托的方法來說明佛法。】你要比較才能夠了解佛法跟其他宗教的不同,來了解佛法的超越跟偉大。

【第二是以大乘佛法,】大乘佛法講什麼?

【人人都具有佛性的這個真理為中心,】用大乘人人都可以成佛的這個思想中心,因為小乘不承認每一個人都可以成佛,大乘承認每一個眾生將來都可以成佛,只是遲早而已,用這個大乘人人都可以成佛的這種思想中心,

【來說明我們還未成佛的原因,以及怎麼樣來修這個禪定是成佛的途徑。】說何以修禪定,這為什麼?為什麼修禪定是成佛的途徑?

【目的在於用直敘的方法,直接描述的方法來深入佛的骨髓。】所以我覺得他這一本講得非常的好。

【第三是針對現代一般人的生活情況,介紹若干符合佛法修持的原則,而人人可以隨時隨地掌握時空容易實行的一種方法。】佛法如果離開世間,不實用,佛法沒什麼意思。那麼這一本講得很貼切,我們日常生活統統是佛法,後面就會講到。

【目的在使人人易於自己去體驗,逐漸的引入,終有一天,明白佛法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翻過來,十一頁,【佛法跟其他宗教的不同。一般人都以為佛教只是世界上多種宗教的一種,凡是宗教,都是大同小異。】這也是我沒有信佛以前的觀念,宗教都是勸人為善的嘛,所有宗教都差不多,這就是我以前的觀念.

【其實佛法和其他的宗教有著大大的不同】從我看這本書以後,我才發現佛法的偉大。

【在今日人類思想紊亂、彷徨】看電視就知道,看電視的新聞報道就知道,泡沫紅茶店,裡面一定要穿得很涼,那一些辣妹。檳榔,你看檳榔西施,現在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男的化妝成女的,女的化妝成男的,還有人妖還有牛郎,當然沒有織女啦!牛郎。有的電視的男影星,他頭髮留得非常的長,一看起來就像女孩子一樣,老年人,看到今天這樣都搖頭,這叫做反傳統、叛逆,可是今天就是習以為常,貫耳環、貫鼻環、還貫這個舌頭,還不夠,肚臍還貫一個耳環,還不夠,屁股還貫一個,都有了!有的還貫了這個什麼?頭皮,眼睛這個旁邊也貫了,還刺青,很奇怪啦,這個世界已經很奇怪,思想紊亂、彷徨,亂成疑團啦!趕流行啦!

【各種宗教都在聲嘶力竭想挽救這個崩潰的趨勢的時候,這些佛法和其他宗教的不同之點,正是說明佛法為什麼是頂偉大,真的是頂偉大、頂徹底、而且是頂積極】這個「頂」要用三次才夠力,頂偉大、頂徹底、頂積極的一個宗教。

【足以擔當起挽救狂瀾】這個「瀾」就是海浪很大,狂風大浪,現在的世間,就是眾生的心啊,就像這個大海水的亂,狂瀾就是颱風一來,激起狂風暴雨、大浪,表示亂世啊,【擔起挽救狂瀾,解脫人生痛苦的最上法門。】

【我這裡所謂的一般宗教,是指基督教、猶太教、回教等等。這是世界所認同的正統的宗教,那麼這些宗教,在他們的教徒之間,也許認為彼此的教義相差很大,不能相容相通;但是我們如果用佛教的教義,來和這些宗教普遍宣傳的教義來比較,則覺得他們的基本教義實在少有不同之處。】

因為像儒教,就符合我們的五戒,屬於人乘教;基督教、天主教、回教,是屬於我們的天界,行十善的天界,可還是不究竟。他們的宗教不是不好,只是講得不究竟,教宗若望保羅二世常常登高一呼,希望祈禱全世界和平,可是無論教宗怎麼祈求,全世界總有大戰,科索沃的戰爭,台海的危機,反正你怎麼呼籲,人性還是存在著自己對的一個角度來思維,每一個人都自己認為自己是正義的化身,是為正義而打仗,不惜用武力,一定說自己對,沒有人說自己不對的。那麼這些其他的宗教跟佛教比較起來,只是說講得不究竟,也沒有否定他們講錯。

【因此為了易於說明起見,我將佛教以外的宗教列為一個系統,而拿佛法來跟這個宗教系統作比較。我歸納比較的結果,認為佛法和其他的宗教有七大不相同之點:】

【佛法與其他宗教的第一個不相同點】

他寫的這個很重要,佛法否認上帝創造世界最初的開始,因為佛教講無始,沒有開始,他們講上帝在七千年前創造這個宇宙天地萬物,佛教就問他:七千年前、七萬年前是什麼?七百萬年前又是什麼?七億年前是什麼?這個世界,就算地球還沒有被創造以前,那又是什麼?難道這個地球還沒有創造以前就沒有宇宙嘛?不對,所以這個世界沒有一個開始,所以佛法否認上帝創造世界最初的開始。

底下,【所有一切的宗教,除了佛教以外,基督教也好,回教也好,猶太教也好,或者是其他任何的宗教也好,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他們都相信有一個萬能的上帝,一個神聖不可侵犯的上帝;上帝創造世界,創造人類,上帝什麼都能做什麼都可以做,可是佛法卻不承認有這麼一位創造世界萬能全能的上帝,因為佛法在基本上、理論上,根本不承認有一個創造世界的最初開始。佛法的理論:「開始」這個觀念,是人類「有限」的心理,】

為什麼人類有限呢?人類無知嘛,用一個緣起的假設,用一個有限啊,人類的大智慧沒有開始,人類的能力都是限制在一個時間、空間裡面,他假設一個時間,束縛在一個空間的觀念裡面,所以是人類「有限」的心理,

【不能涵括萬千的因果關係】這個萬千的因果關係,絕對沒有一個開始,也沒有一個結束,只是業力的顯現而已啊,為其本身的思想便利起見,其他的宗教為了本身思想,好說嘛!什麼都推給上帝,

【所發明創造出來的一個假設、假想或者是假定罷了。】所以哲學家說:與其說上帝創造人類,不如說人類創造上帝。這句話我覺得非常有意思,與其你說上帝創造人類,不如說人類創造上帝,上帝是人類的假設、假想。

【讓我們來舉一個例子來幫助說明,】這個例子舉得非常好,【譬如說今天這個演講吧,大家都說是八點鐘開始,九點種結束。所以我們說這個演講是有確定得開始,和確定得終了,但是這個演講絕不是一個最初的開始,這是顯而易見的。在演講開始以前,還有其他的因果連續,「因果相續」的關係存在。八點鐘以前,各位也許在家中,也許在其他的地方,然後紛紛的來到這裡。這些都是在演講會以前所發生的事。對這些事情而論,八點的演講是終了而不是開始。演講會之後,各位又紛紛的離開了,坐車的坐車,走步的走步,騎摩托車的騎摩托車,這些都是演講會以後所發生的事。針對這些事來講,九點鐘以後,九點鐘的散會是開始而不是終了。】我們這裡九點半演講結束了,諸位回去了,那九點半變成你另一個散會的開始,而不是終了。

【因此,「開始」這是一個觀念,只有在對某一特指事物而言】特定的,譬如說我們今天演講七點半,要特定今天的演講,約束在這一個段落裡面,才有它的意義,否則就沒有意義了。

【最初的開始,或絕對的開始,是根本沒有意義的。】因為那是因緣生,因緣滅的東西,無所謂的開始,業沒有辦法講結束的。

十三頁,【一般宗教得「宇宙開始」論,就是犯了這個錯誤。將漫漫無窮無盡的這個宇宙】漫漫就是沒有邊界啦,無涯無盡的這個無窮無盡的宇宙,【「因果大相續流」硬生生地憑著自己有限地】因為我們的能力有限,思想有限啦,認知度有限,對不對?【憑著自己有限性的意思將它截斷,硬說有個開始。因為有這麼一個最初開始的假想,所以接著就弄出一個創造世界的萬能上帝來。問題是:上帝如果是萬能而又慈悲,他老人家為什麼,不把他自己創造出來的我們這些苦痛的眾生,當皮球一踢,一腳踢上極樂天堂,豈不痛快!】

恩!張澄基博士跟我一樣,講到這裡也很激動。你不要創造出來,創造出來又不能得到快樂,對不對?所以反傳統的、叛逆的一個西洋哲學家,他說的這句話我真是認同,他說:「如果你認同這個世界,人類世界是上帝所創造的,你等於控告上帝是瘋子。」一樣的道理。創造一個這樣痛苦的世界,肝炎、腹瀉,對不對?你看這種種的不幸:水災的死亡,熱浪侵襲,死了一百五十個人,印度的火車一相撞,死了五百個人,這幾天而已啊,印度的火車相撞,死五百個人,這樣一撞就死五百個人,橫尸遍野啊,上帝創造出來的,我們並不快樂,所以那基督教,我就問他說:你能不能拜託上帝,因為透過你的禱告,拜託他,不要叫我下輩子再來轉世,拜託你告訴上帝,因為我不相信他,所以我禱告沒有力量,麻煩你轉告上帝啊,我就告訴這個基督教的人,麻煩你轉告上帝,我這個慧律法師實在不想來轉世投胎了,拜託他,不要把我創造出來。當然這是諷刺的啦,我們佛教講是業力啊,怎麼能夠來跟不來,這事是由不得我們的啊,這是業力的啊,可是事實上,他沒有這樣做啊,把我們一腳啊,像皮球踢上快樂的天堂去,

【實則上帝也是人類思想上的假定,上帝這個概念,是因為古代人民震懾、害怕,震懾於宇宙間有許多不能解釋的現象,譬如說雷電啦、地震啦、海嘯啦、瘟疫啦等等,這是以前人類沒辦法解釋的,人類就創造出來這個「神」的觀念,會憤怒,不僅對宇宙現象的奇妙有了個解釋,同時也滿足了人類實際的需要,】

那這個事情好辦,反正統統推給神,這真是很好的解釋,什麼都推給神,我問他:神為什麼要創造人類啊?他說:那你去問神吧!世界最初怎麼來的,神是怎麼創造的?他說:這是神的旨意,為了管理人類,管理這個地球,反正你問都是神啊,那不能解釋的,就說你去問神,他們也沒有看過神是什麼東西。所以他們不僅對宇宙現象的奇妙有了解釋啊,

【同時也滿足了人類實際的需要,使他們得到了「安全感」。那麼這種觀念,在人類政治社會的進展上有它的價值。可是要談真理,這種人為的假定,就很難自圓其說。佛法不但說明「最初的開始」是人類有限性思維的產物,有限性的,而且告訴我們這個創造世界造人造物的上帝,也是人類思想中的幻象】

凡所有相,皆是虛妄,哎呀!佛弟子真是有智慧啊,真是有福報啊,這《金剛經》隨手一拈來,就可以把這個基督教破除得,其他得宗教回教,破除得淋漓盡致,凡所有相,皆是虛妄,一句話就到了。這統統是幻象,思想上得一種幻象,

【佛法的智慧,因此超越了其他宗教的基本教義,這是佛法和其他宗教最大的一個區別。】

十三頁,講到這個上帝的萬能啊,我們在大學裡面啊,就有很多都是因為宗教上而起這個辯論啊,尤其是大學生,都是有知識領域的探討,大家都肯定自己所擁有的感覺的真理的,所以這個辯論就變得很激烈,到最後都是會不歡而散。有一次,辯論辯得很熱烈的時候啊,我最後就跟他講,辯論這個也得不到什麼成果、結果啦,我說最後問你一句話,你給我回答,我就問:上帝是不是萬能得?他說:是!請問:上帝能不能創造一個自己搬不動的石頭?想一想再回答。請問:上帝能不能創造一個自己搬不動的石頭?能,能創造出來,可是自己搬不動,不是萬能,要是創造不出來,也不是萬能,他就無言以對了。好了,沒辦法了,反正各人信各人的宗教。

【佛法和其他宗教第二個不相同點:佛法的目的是要使人人成佛。佛法的目的是要使人人成佛。】

我們一定要了解,我們稱佛陀為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那麼本師,「師」就是老師,我們跟釋迦牟尼佛的關係是老師跟學生的關係,所以我們將來也可以成為老師,所以佛教我們要開採的是佛性,基督教、天主教他們稱什麼呢?稱他們的上帝稱什麼?稱:主啊,主啊,「主」就是主人啊,主人是對什麼講的?對奴隸講的,所以基督教、天主教他們培養什麼?培養奴性,如何做一個奴隸,來服侍上帝,使他好好的快樂,奉承阿諛,盡可能滿上帝的願,要不然就會降災;你看看這個聖經,Bible,他就是憤怒,上帝的震怒、降災。

我看過三藏十二部經典,沒有看過釋迦牟尼佛發怒、降災、大水,沒有的,所以記住其他宗教的關係是主奴關係,主人跟奴隸,他們是培養奴性,佛教的關係是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是師生的關係,我們是培養佛性,你要培養奴隸的個性,還是要培養我們內在的佛性呢?對不對?這個太簡單了也不太需要用大腦想啊,佛教講平等嘛,我們有一天我們會成佛嘛,誰要去當奴隸呢,你要嗎?對不對?學佛真是太偉大了,人人平等嘛,每天抱著希望,我們佛弟子敢說,將來我們每一個都可以成佛,其他的宗教,包括回教阿拉、天主教、基督教,沒有一個敢說他將來要做上帝,他敢,試試看,他說:我今天來信這個基督教、天主教或者回教,我就是以後要當上帝。你完了,你馬上砍頭,我告訴你,馬上你的頭就會掉下來,這是違背他們的基本上的教義的。

可是我們佛弟子要勇敢的站出來,勇敢的大聲的講,我們將來每一個都可以成佛,大聲的講,很爽朗的講,毫無禁忌的講,佛陀也會點頭認同,恩!真是不愧為佛弟子。有志氣,對不對?釋迦牟尼佛最怕人家講什麼?哎呀!佛陀我做你的奴隸好了,我去你那邊燒熱開水啊,給你放冷氣、掃掃地,釋迦牟尼佛說:這種無用的弟子啊,沒有也算了吧,你要發這個願,以後要像佛;所以我慢不可有,佛慢不可不有。這個祖師大德講得真好。我慢不可有,眾生這個我慢不能有,佛慢不可不有,有,一下子直下承擔,我就是佛,將來一定可以成佛,哎呀!釋迦牟尼佛聽了也爽快,他能接受,對不對?

翻過來十四頁,【佛教裡有至高的佛陀,有菩薩,也有天神;但是佛教裡至尊的佛,卻跟其他宗教的上帝完全不同。要說明這一點,我想先對「佛」下一個簡單的定義。通常我們簡稱釋迦牟尼佛為佛,在歷史學家的眼光裡,釋迦牟尼佛是兩千五百多年前,印度的一位思想家;這是歷史的觀點,在佛教徒的心裡,釋迦牟尼佛是這個世界裡佛教的創始人或者是教主,可是在佛法裡,】尤其是《華嚴經》講的,【釋迦牟尼佛是萬萬千千,在無盡世界中,無量諸佛中的一位佛。】《華嚴經》講得很清楚了,華藏世界,無量無邊塵點得微塵數的佛。

【我這裡所要向各位介紹的「佛」,是無量諸佛的通義,】共通的定義叫做通義,【是廣義的。我試下「佛」定義如下:「佛」是一個理智,情感和能力都同時達到最圓滿的人格;讓我重複一遍,「佛」是一個理智,情感跟能力都同時達到最圓滿境界的人格】

「佛」是理智,情感和能力;理智是世間很難能可貴的,可以控制、克制自己啊,感情就是熱忱啊,佛是最有感情的,修行的人是很有感情的,不是很冷漠的,還有能力,佛是很有能力的,都同時達到最圓滿,什麼圓滿?圓滿是對矛盾講的,人格沒有矛盾,沒有雙重人格,他是最圓滿境地的人格。

【換句話說,佛是大智,】,大智慧,【大悲,】

悲就是拔苦,在這個《華嚴經》定義,何謂大智?盡法界無一相、無一塵可執,名為大智。什麼叫做大悲?盡法界眾生,無一眾生不度,名為大悲。所以《華嚴經》對這個大智、大悲的定義是最恰到好處的。盡法界無一塵、一相可著,名為大智。意思就是統統放下是大智慧的人。什麼叫大悲?盡法界無窮無盡的眾生,無一眾生不度,名為大悲。

或者是叫做【全智、全悲與大能的人。這裡請注意,佛法跟其他宗教的不同,佛不是萬能;佛不能賜給我們解脫,他只能教導我們,】

他就是我們的老師嘛,所以教導我們,如果說釋迦牟尼佛可以解救我們,那今天那我們很簡單,不要修行了,那麼拜拜釋迦牟尼佛,看他老人家需要什麼,打個電話、傳真,問他老人家:你需要什麼?這叫money 、money(金錢),那很簡單啦,對不對?弄一些錢給他啦,他就一下子就跟你打包,一腳一踢,到極樂世界去了。不行,還是要靠自己修行;

【我們還是要憑自己的努力,才可以得到解脫。】

很多人一念佛,就自己執著不放下,爭吵不放下;這些貪瞋癡不放下,就說我念佛就要往生,No(不),你沒有機會的,你要先放下這些貪瞋癡,你才能知道說,你往生才有十拿九穩的。我一邊執著這個貪瞋癡,一邊求生極樂世界,那個不可能啊,所以我們還是要憑自己的努力得解脫,就是淨土法門也要靠自己的,佛才有辦法啦。阿彌陀佛極樂世界是一個大磁場,你本身要變成一個他可以吸的鐵,然後才可吸過去啊;如果你是個木頭,是絕緣體,那永遠吸不去了。所以雖然淨土法門是靠佛力,其實還是靠自力。

【佛不能使我們上天堂,或者是判我們入地獄。】講得好!Wonderful(極好的)!佛沒有辦法讓我們上天堂,也不夠資格讓我們下地獄,上天堂是自己去,下地獄還是自己去。

【佛不僅跟其他宗教萬能的上帝不同,釋迦牟尼佛而且告訴我們:這個理智、情感以及能力,都能夠同時達到最圓滿境界的人格(佛法中也叫佛性),是人人原都具有的。】

哎呀!今天來聽經聞法的大家,諸位大德有福啦!你現在認識:我們的最究竟處的如來藏心原來是佛性,原來每一個人都有一個尊貴的靈性,就是佛性啊,大家要認同,自己的佛性;大家要對得起自己的靈性,要修行。

【只是像平靜的湖面起了波浪,】我們今天就是執著、分別,每天都在抗議,對這個境界不滿,每天都不知足,每天都著相,時時起貪瞋癡,執著,一直到死亡以前還是執著,

【失去了明鏡似的水面一樣;人類戀著於外境以及現象,】每一個統統是,多少人因為財色名食睡而遭了殺身之禍,而亡國、滅種,為什麼?著於外境以及現象,緣起的假相,而不知道這個是很無常,很快就變化的東西。

【與假定的諸般設想,為所謂的生存、名利、情愛、權力疲於奔命,一直到老死,還不覺悟。】講的非常地好,這是重點,這個就是眾生相。你看,這幾句話,多直截了當,為了所謂生存,為了名利、為了情愛、為了權力,疲於奔命,一直到老死,還不覺悟;這個就是眾生。

【因此埋沒了本具的佛性;使他本來具足這個至高的理智,至富的情感以及無限的能力,】所謂至富的感情就是建立在理性智慧的感情,不是眾生那種染污、執著、分別的感情。

【不能同時達到最圓滿的境地,不能從煩惱苦痛中解放出來。佛陀(釋迦牟尼佛)說法應世的目的,就是在教導眾生,開顯其本具的佛性。】這就是最重要的。開、示、悟、入佛的知見,《法華經》講的,佛為一大事因緣而降生人間,就是為了開佛知見、示佛知見、悟佛知見、入佛知見,佛的知見是什麼?就是究竟光明的解脫的佛性。

【佛的悲願是要使人人以及一切眾生都成為和佛自己一樣,至善、至上,最善良,至高無上的佛陀;所以在佛的眼光中,一切人類以及眾生,同樣具有佛性,一律平等。】這講得多棒,這那裡是其他宗教能夠相提並論的,可以說是天壤之別的理論,佛教講的是多麼究竟,多麼的平等慈悲。

【其他的宗教則不然,在其他的宗教中,上帝和人是永遠對立的兩個單位,對立法的,上帝是上帝,人是人。】這位萬能的上帝,是一切教示的中心;他就是以他為中心,基督教啊,講來講去都是講上帝。我就跟那個同學講,因為同學有信基督教的,我說你講來講去都是講上帝啊,你離開了上帝你講什麼?他說:我們離開上帝就沒有東西好講了。他們離開上帝就沒有東西好講的,真的就是這樣子。

【人要信奉上帝,才能得到上帝的解救,人要得到了上帝的恩典,死後才可以上天堂,不管你造善造惡,只要信上帝就可以得永生,不必對因果負責;去和上帝住在一起,可是人卻永遠不能成為上帝,你可以跟上帝住在一起,但是你不能成為上帝,上帝跟人之間,始終有一條鴻溝。基督教跟回教當中,有所謂神秘主義派,雖然也能夠達到很高的所謂的「與上帝合一的境界」】

那麼這個「合一」叫做Unification with God」God(上帝)本身不能用小寫,一定要用大寫,用小寫的god叫做諸神,用大寫的God這就是上帝,這個我們念英文一定要小心,Unification with God,就是跟上帝合一;那麼這個God是用大寫的God,如果用小寫的god就叫做諸神,這個英文上的上帝是有特別的崇高地位,不能用小寫的,那麼加小寫的話god後面要加s,gods,那麼gods就是很多的,叫做雜神啊,那麼God就是大的神啊,就是唯一的、獨一的。

【這始終意味著一個二元,人畢竟不能完全成為上帝,人是沒有資格成上帝的,只能跟上帝「合一」而已,那麼這個叫做對立,「Dichotomy」。那麼這種概念,實在是他的基本教義的限定所形成,基本教義所形成,因此許多有高深境界的耶教聖哲,比如:埃克爾,(Meister Eckhart),以及回教聖哲阿哈那佳(Al Hal laj)都被指為異端。他們要跟上帝合一就被指為異端,就要抓起來砍頭的;前者受到教會嚴厲的譴責,後者竟身遭遇害而被處死。】

佛教講每一個人都可以成佛,這個在其他的宗教家講,我們將來要成上帝,你麻煩大了,你的命都不要了。我們實在可以大聲講,我們每一個人都可以成佛,佛教徒多光榮的事情,有的人拿起念珠,還裝在口袋裡面慢慢地念:阿彌陀佛、阿彌陀佛……你信佛怕什麼?這麼年輕吃素、念佛,頭腦有問題?信佛是最了不起、最光榮的,對不對?像我們讀大學的時候,剃個光頭穿大學服坐公車去李炳南老居士那邊聽課,阿彌陀佛、阿彌陀佛……有位小姐就一直看,我就轉過去,阿彌陀佛!看什麼東西啊!我這種個性怎麼會怕她,對不對?然後我就看很多人在看的時候,念珠拿得特別高,阿彌陀佛、阿彌陀佛……意思是說,你是在看什麼東西?我念佛有什麼不對嘛?對不對?就是這樣一直看你,奇怪讀到大學,還是economic,經濟懂,還有這個scientist,科學上還是engineer,將來要做engineer工程師,工程學,structure engineering,而且我們念這個結構的工程,還有這個頭腦是一等一的,為什麼要信佛?他把我們當作是老太婆,那時侯是吃素,臉白白的,當然沒有現在的營養啦,以前就是吃素,吃的營養不夠啊,吃得那個臉像死人的臉,像那個要準備火化,化妝以前的死人的臉一樣的。在大學裡面啊,剛開始沒有什麼素食團,那個吃的素啊,就是營養不夠,可是還是要堅持。別人覺得很奇怪,我們覺得很光榮,我們覺得很光榮,大學教授李炳南老居士,中興大學的教授,他都學佛,對不對?懺公,懺公是什麼?懺公是滿族,他的爸爸或者祖先,是皇宮裡面的非常頂尖的人物啊,他是貴族出身的啊,他都是這樣信佛出家啊,哎呀!懺公年輕的時候,相貌莊嚴相當的英俊,比劉德華都俊。他還是出家呀,是不是?所以我們要了解,佛教真偉大,真是了不起啊。現在很多的科學家啊,不能解決的問題都要到佛經裡求解了。

【佛不以自己成佛為滿足,他要人人成佛,也教導大家如何成佛。這一個一切平等、大智、大悲的懷抱,以及偉大以及深廣處,確實在一般宗教之上。總之,佛法是教人要自尊自信,】

自尊自信,這指什麼?指我們的靈性,你要自己尊重你的靈性,要自己自信你有一個佛性,這句話是這個意思,不是像我們講自尊心、自信心,不是這個意思,他說我們要尊重我們的靈性,我們要對自己的佛性要有信心,是這個意思。

【為使自己從生死痛苦當中解脫出來,為使一切眾生從生死痛苦當中解脫出來。我們應當珍惜佛陀傳給我們的教導方法,來加倍努力,開顯我們本具有的佛性,使人人都可以成佛,完成理智、情感、能力的最圓滿境界的人格。】

【佛法與其他宗教的第三個不相同點:‘佛法是一個具有包含性和圓通性的教理,其他的宗教,卻多半是具有排外性的’。】

注意!從世界各地的戰爭就知道,佛教從以前沒有一次因為佛教而戰爭。宗教的戰爭,十字軍的東征,這是一個代表性;那麼各宗教上的不能夠契合,殺死多少人、異教徒,可是我們佛教徒不這樣做,我們對於不信佛的人就是等待因緣,創造因緣,我們不可以排斥,不可以攻擊,我們也不可以傷他,傷害他,這是佛教非常偉大的,非常偉大的。

做為一個佛弟子,如果去排斥其他的宗教(邪教是另當別論),排斥另外一個法師,只要我所教出來的徒弟,我們不容許徒弟去攻擊、傷害任何一個高僧大德,只要他是正知正見,都不能,何況我們其他的這些凡夫俗子,同情他、憐憫他,對異教徒我們跟他結善緣,不跟他結惡緣;我們的包容心,為什麼?我們早信佛,我們早成佛,他們不信佛的,慢一點,將來經過無量劫,還是可以成佛,他有機會再轉世,再來聽經聞法,他還是有機會再成佛,只是我們比較快,我們的解脫因緣快到了,大家如果認真的念佛,臨命終就到極樂世界去了,就跳出六道輪迴了,就在極樂世界就可以成佛,就可以轉生他方世界去普渡眾生,示現八相成道,我們速度快。

所以我們對於沒有信佛的,沒有因緣碰到佛教的,我們要抱以同情,還是平等心的對待他,那麼更何況對待我們整個佛教的這些高僧大德,別人分,我們不分,那別人分,有別人的立場,譬如說:分佛光人,他有他的立場,佛光山有佛光山的立場,我們不能說他不對;慈濟有慈濟人,我們也不能說人家不對,他有他的立場,他也許這樣的組織系統比較方便,或者法鼓山的法鼓人,聖嚴法師的法鼓人,我們讚歎,無論是法鼓人,我們讚歎;佛光人,我們讚歎;慈濟人,我們還是讚歎;但是對不起,我們沒有慧律人,沒有,沒有,統統是釋迦牟尼佛的弟子,在師父的心中,沒有什麼人什麼人,都是佛的弟子。

所以你們來講堂,那就是跟師父有緣,離開了講堂,就跟其他的高僧大德有緣,只要是正信的,你們統統可以去,文殊講堂的大門打開,你們隨時可以來,你們隨時可以溜,但是不要讓我知道,不要讓我看到;我在上課的時候,不要就溜出去了,因此學佛就學師父這一點啊,平等心,你也不要去掛疑什麼大乘、小乘,三論、天台、華嚴,記住,每一個法師都有他渡眾生的因緣,不能隨便誹謗,不能隨便批評他。某些眾生,慧律法師去沒有用的,度不來,某些眾生,其他的法師去沒有用,一定要我來,真的!釋迦牟尼佛在世就是這樣,很多眾生釋迦牟尼佛有辦法,可是啊,對這個東門的老婆婆他就沒辦法,他就一定要派阿難去,他就一點辦法都沒有,釋迦牟尼佛去,她就不想見他,釋迦牟尼佛用神通轉到東邊,她就轉向西邊;釋迦牟尼佛走到西邊,她就轉南邊;釋迦牟尼佛轉到她面前,她往天看;釋迦牟尼佛飛上天給她看,她就往地看;她就不想看他,就跟佛陀沒緣,佛陀就告訴他,就說你們看,最尊貴的世尊,還是沒有辦法度無緣的眾生,她跟誰有緣?她跟阿難有緣,阿難你去,他就派阿難去,一下子就度進來了,這個就很難講。

我們文殊講堂也是一樣,師父講課,人比較多,可是有的人他就不來,他就是要等胖子,我們的胖子法師也是很有魅力啊,他就是要等胖子,你也沒辦法啊,所以說這個就是因緣,這個沒有誰是誰非,誰對誰錯,沒有,佛教就是這麼解脫,大家就是要有這種心量,別人道場多,我們隨喜讚歎,那裡法會很多人,哎呀!佛教興盛,就算不是我們這裡,我們都很歡喜,我們都替他歡喜,替他高興,千萬不要嫉妒;嫉妒不但不能解決事情,而且會敗壞佛教,只要任何一個團體人多,我們都讚歎,胸量要放大,放大一點,我們這個女孩子啊,不要胸部很大,度量卻很小,不要這樣子。

【佛法,尤其是大乘佛教的中心思想,建築在人人平等,眾生皆有佛性的理論上。因此在佛教中,找不出像基督教十戒中的第一條:「你不可相信假神」之類的教義。】

底下講得太好了,我們念下去你就知道,【基督教徒,以及回教徒或印度教徒等等,所信奉的神是邪神,】基督教認為他自己是真的,你回教、印度教信的是假神、是邪神,

【回教徒或印度教徒,也認為基督教徒的上帝是邪神,彼此都說,你不可以信奉假神,那問題是那一個宗教的神是真的啊,哪一個神是假的呢?這一個爭論,竟然用戰爭去求解決,十字軍東征,跟基督教的新舊教戰爭,都是歷史的實例。】

那麼十字軍東征就是宗教的不一樣,那麼基督教、新舊教,就是天主教跟基督教是為了贖罪卷;天主教到最後糜爛的時候,濫發行這個贖罪卷,就是你買多少錢來贖罪,造了惡業可以贖罪,那麼後來基督教的這個革命者認為這個就是迷信,認為這個是騙人的,那麼就開始戰爭,因此啊,由天主教到基督教就是因為贖罪卷的問題,所以新舊教的戰爭,就是因為贖罪卷的問題,那麼都是歷史上的實例。

【佛教就沒有這個毛病啊,佛法相信佛性是平等的,人人都可以成佛,所以沒有排外和專橫的氣氛。進一步說:佛教的大包涵性,能夠包涵、容納一切宗教的教義。任何宗教所講的理論,佛法中都具足;但是佛法中不共的高深道理,卻有很多在其他宗教上找不到的。譬如說,慈悲救世這一點來說;佛教不但與其他宗教有共同的講法,還更進一步的,有無緣大慈和同體大悲。】

要解釋一下,無緣大慈就是沒有條件的大慈心,同體大悲就是共同的本體性來發揮;無緣大慈,沒有條件的救你,給你快樂;同體大悲就是我們都有佛性,所以我救你是理所當然的,這沒有任何的條件,沒有任何的代價,我就是要救你,因為你也是佛,同體大悲的說法這是其他宗教絕對沒有的。

【廣大菩提心和無盡莊嚴的菩薩行願,以及甚深廣大的空慧學,甚深廣大的空慧學,我們講空性的思想,已經講了很多;般若思想,也是在任何宗教教義中找不出來的。】

【佛法決不詆毀其他宗教,不誹謗其他宗教,佛法相信眾生根器不同,教導之方法,自不能泥一。】泥一就是固定,教育的方法不一定,入門的方法也不一定;有的從插花入門,有的從煮素菜入門,有的從聽經聞法入門,有的從法會入門,都不一定。

【各種宗教跟哲學,都有它價值和功用,各種宗教都能在某一個時間空間中,對某一類眾生,發生教化跟利益的作用。依循任何一種好的宗教,都可以使人在現世和未來世得到利益安樂。如果要究竟解脫和圓滿正覺,那就必須要完成究竟解脫和圓滿正覺的條件。】這個劃下來,要究竟解脫和圓滿正覺,這就是佛教講的,佛教就是要做這個工作。

【佛法認為一切宗教,只有深淺的區別,頗少邪正的差別,邪正的差別;】像儒教,他認為是人乘,天主教、基督教、回教,他認為這是天乘,道教、道家也是天乘,只有深淺的區別,

【對任何一個問題,佛法都有幾種不同深度的解說,來適應各種眾生的需要,】因為角度不一樣,眾生的角度、根性也不一樣,用的度眾生解釋也不一樣;

【佛法這種包涵容攝萬象的特性,真是廣大無邊,不盡其際,難測其底。】

【再舉例來說:大凡具有高度智慧的人,都能夠了解和容攝低級智慧人的境界;】所以我們學佛的人,我們是屬於高級高度智慧的人,我們對於那些叛逆,反駁我們的,我們要容攝低級智慧的人。

【但是低智慧的人卻難以夢想,更不能了解或涵攝大智慧人的境界。】

你跟他講了老半天,秀才遇到兵,有理扯不清,解釋,很難啊。有一個一貫道的來:「哎呀!師父啊,你慈悲啊、智慧啊,麻煩你到我家去」。「我到你家去做什麼?」「度我那個老公啊,一貫道的老公啊。」我說:「多久了?」「二十幾年了。」我說:「你回去吧,拿錄音帶給他聽。」她說:「他不聽啊!」然後我說:「對不起,我寧願在家自己泡伯朗咖啡,或者是泡那個麥斯威爾,我也不願意去度這個根深蒂固的人。」她說:「為什麼?」我說:「你學過這個邊際效用法嗎?」她說:「沒有!」「我同樣用兩個鐘頭講給你一個老公一貫道的聽,還不一定度得進來,為什麼我不用這兩個鐘頭去講給幾十萬個人聽?對不對?同樣的時間我一定要獲得到最大的代價,對不對?我的生命有限啊。」

大家信一貫道的統統來叫:「師父啊!來度我的老公。」那對不起!很難啊,而且那種根深蒂固;所以一貫道就是很善良、很善良,真的是很善良,夠善良的;也吃素、也持戒,有的一貫道的,有時候比我們佛教徒更善良,這說實在話的啊,真的,也很君子啊,最大就是知見錯誤,這個知見錯誤,最嚴重的就是目標方向錯誤,目標方向錯誤,永遠不能成佛,這個就最嚴重的;要有正知正見,那沒有正知正見,再大的善良也沒有用啊,所以我告訴她,善良不代表解脫啊,這是師父的一句名言;師父,他很善良。我跟她講:善良不代表解脫啊,要大智慧的善良。

以下,【物理學家能夠了解涵攝普通人的常識,但是普通人卻不能了解,更談不上涵攝物理學家們的見解跟境界。只有大海水可以納百川,也只有深廣的佛法,能夠攝盡涵藏一切其他的教法。】所以佛教太偉大了。

【佛法與其他宗教第四個不同點:‘其他宗教的神是有煩惱和有我見的;佛卻是無煩惱的大自在解脫者’】

一般宗教都說:如果人不信從上帝,或者是觸犯了上帝,上帝就會發怒,上帝就會懲罰人,甚至與會把他打入地獄去受苦。在各種宗教的記載中,很容易見到上帝的震怒,不但上帝會震怒,而且降災、懲罰世人,這一類的故事和訓誡,太多了。打開聖經,上帝常常發怒、降災,水災啊,基督教的最後裁判,叫做審判啊,尤其令人害怕;因為這個最後的審判,因為你常常可以看到這個啊,我們的電線杆啊,都寫上帝審判世人;這個最後的審判,可能將你判入地獄去永遠受苦,連翻身的機會都沒有。如果這些話是真實的,人類當真太不幸了。

底下講得很好,上帝最初就不該把人創造出來,把人創造出來,無端端的被製造出來的人,因為不信上帝,或者是沒有洗禮,不信上帝,就這樣被這個慈悲的上帝判入地獄,喔!這個張澄基博士也很會刮(挖苦)人,還加一個「慈悲」,就被這個慈悲的上帝判入地獄,這也真是挖苦得恰到好處,去永遠受苦,真是一件令人不可了解的事情。我以前也是,沒有看到這一本以前也實在是想不通,後來看到這一本這樣講是拍案叫絕,正合我意。我們姑且先退一步,假定有這麼一個全能的上帝存在,現在讓我們來研究一下這個上帝的性格;上帝如果會發怒,送人送進地獄,他就是一個有嗔恨心和報復心的人。嗔恨心是一種毒惡的煩惱現行,現行就是種子起現行,就是現在我們所起的種種行為啊,統統叫做現行;一個人有嗔恨心,就表示他的嗔,煩惱的種子,還沒有斷盡啊。

各位現在在聽我演講,也許此時此刻,並沒有發怒,至少我希望如此。但這不表示各位沒有發怒的能力啊,假設我走到台下去,無緣無故的,啪!在你臉上,刮了一個耳光,你馬上就發怒了。這說明貪、嗔、癡這個潛能,這個種子啊,這種動態、動力,一直存在我們心中,在《唯識學》裡面叫做種子,種子起現行,現行又薰種子,常常存在我們心中,這個根深蒂固,是不容易消滅的,或者是講,種子就是接近我們講的習氣,習氣難斷,佛力易懂啊,習氣難斷啊,所以不容易消滅,一遇外緣,馬上就起現行。因此,不管人也好,神也好,他如果會發怒,會懲罰忤逆他的人,他就是尚未斷盡嗔煩惱種子的人;他在本質上還是一個凡夫,講得好,這句他講得好。根本還沒有解脫,更說不上是圓滿至善的神!

底下就讚歎佛啦,佛不會發怒,也不會審判眾生;佛不會發脾氣,也不會送人下地獄。如果人會入地獄,那是他自己的業力送他去的,他每天都嗔恨心,殺人、放火,造無量無邊的惡業,死後他自己不乾淨的業牽著他去,絕對不是佛懲罰他,而將他送進去的。是業感,業力的感應,佛不但不送人入地獄,佛還要入地獄去救他出來!所以,佛法絕不會恐嚇人家說:「你不要冒犯佛陀,否則佛陀發了怒,就會送你入地獄」。嗯!講得好,相反的,佛卻鼓勵人,入地獄去度眾生。地藏菩薩說:「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就是這種精神的表現!我們如果把佛陀的品德,和其他宗教的上帝比較一下,就知道佛陀的超勝和偉大了。所以說這本「什麼是佛法」,看了以後,怎麼會不拍案叫絕,怎麼會不會說:哎呀!真是偉大啊,真是了不起啊。

文庫首頁全部欄目隨機文章
慧律法師文章列表

遭遇中陰後他對佛法深信不疑

不少所謂的信佛人,其實是半信半疑、糊里糊塗在信佛,目前這是很...

張澄基教授《什麼是佛法》

什麼是佛法 各位大善知識! 世界上任何一個政治朝代,很少有超過...

【推薦】虛雲老和尚《用功的入門方法》

1. 深信因果 無論什麼人,尤其想用功辦道的人,先要深信因果。若...

《楞嚴經》裡辨別邪師的方法

1.譭謗出家,輕蔑持戒: 常言:酒肉穿腸過,佛在心頭坐。我已經...

【推薦】佛門裡不要倡導經懺佛事

隨著宗教政策的逐步落實,中國佛教事業迅速恢復,蓬勃發展,迎來...

四依法之「依義不依語」

前面講過第一依法不依人,現在來看看第二依義不依語。 佛的經典...

慧律法師《佛教與人生》

【我(們)擁有什麼?】 今天,來到新加坡這個地方,看到這麼壯...

星雲大師《佛教僧伽的十有思想》

各位參加短期出家的善男子信女人們: 記得在今年春夏之間,佛光...

放下執著本性自現

佛陀以一大事因緣出現於世,度眾四十九年,講經三百餘會,無非是...

慧律法師《佛教與輪迴》

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 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

何謂財布施

問: 何謂財布施? 慧律法師答: 其實一切施,一切福田不離方寸...

慧律法師:在家眾要怎麼修行

什麼叫做修行?現在說在家眾三點: 第一,要守我們的本分;第二...

【推薦】富貴雖樂,但一切無常

不管在任何時代,慈禧時代、宋美齡時代或是今天的時代,人們對富...

佛教放生的問題與建議

一、經典與理論依據 佛教的放生活動,首先源於佛教經典的記載。...

給孩子希望

有這樣一個實驗:科學家把兩隻大白鼠放進一個裝了水的容器中,它...

精神生活的富足來自獨處

假如我們生活在無明中,假如我們沉迷於過去或未來,假如我們被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