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弟子文庫

《淨土聖賢錄》之往生比丘

2018/11/14  大字體  護眼色

靜亮

民國靜亮法師,從小務農,40多歲後出家。住在溫州頭陀山妙智寺20多年,專管羅漢堂香燈。他為人沉靜,不愛說話戲笑,終日念佛,禮<華嚴經>。破衣瓦缽之外,別無其他東西,常年不花一文錢。凡得到錢財供養,都積攢起來作念普佛,弘法利生,迴向有情,同登極樂。民國9年(1910年)10月,得微疾,說「將要西歸」人們見他行動一如往常,不太相信。幾天後,不思飲食,惟念「阿彌陀佛接引」6個字,果然正念而終。收殮殯葬之後,準備出龕,眾人同念阿彌陀佛,忽見龕側放白光三道,直上屋頂,在空中變成一顆大星,後邊隨著兩顆小星,向西飛馳而去。

正誠

民國正誠法師,俗姓朱,江西【221頁】陽人。他家裡很窮,早就有出家心。後來由西天目化主滿覺師,教導他念佛求生西方的法門,他聽了就立即諦信,從此常念佛。當時有個外戚窮老無依無靠,他父子二人就奉養起來。他常常對兒子說:「等這位老人壽終之後,我們一同出家。」到老人68歲喪葬結束後,他父子二人就到鉛山縣峰頂山出家,兒子就是他的徒弟,法名明智。法師出家後,修持益加努力。他房中有竹木兩個座椅,夏天坐竹椅,冬天坐木椅,住山13年,修不倒單,從來沒有躺下過。每次念佛,必定高聲,常常念到渾身流汗為止。旁人嫌他喧噪,時常呵斥,又有同戒道友,也常勸他小聲點,免得吵人,讓別人討厭。法師雖然含笑點頭答應,但念佛時,依然高聲。可以想見他念佛心專,既到一心境界,則念時只知有佛可念,並無別的念頭,也不知道聲音大小,是不是吵人。

寺旁邊有間靜室,近年來由古華師住著,法師常在靜室旁大松樹下念佛,有時面對山峰靜坐,時時見到佛像立在山頂上,曾經兩次呼喚古師觀看,古師卻什麼也見不到。到民國壬戍年(1922年)6月初三,法師親自入縣城,買了一塊白布,請人做了個布袋,說是裝骨灰用。又說偈四句,請古師寫在袋上。人們見他沒病,天又熱,都說「這是不急之務,稍緩再做不遲。」而法師自知時至,急急催促。果然到初四,法師就端坐念佛而化。骨灰袋到他臨終時才做好,古師忘了偈語,所以就沒寫。初七荼毗,時逢每年慣例翻晾藏經,來的人很多。四眾弟子圍繞化身窯,有的見火光猶如蓮華,有的見金色晃耀,也有的見火焰綠華,人們都讚歎希有,也都念經念佛禮拜。這也是末世中僧伽的一件希有事。

佛乘

民國佛乘法師,湖南桂陽人,俗姓彭。他從兒童留頭束髮就出家,遇事有決斷,不同凡人。為他開示高深經典,也總能了解。年紀稍大以後,聽說岐山道風興盛,隨即前往參學。不久,又到衡州羅漢堂旃檀林,閉關打七,有所省悟,再到南嶽,親近默庵老人,老人一見就非常器重。奉侍勤修幾年,性相之學徹底明瞭,同修都稱讚他是「義虎」。僧曾說「佛恩難報,」於是燃一指,以報難報之佛恩。民國12年(1923年),法師退居福嚴寺養靜,忽然示現疾病。10月12日,他沐浴更衣,面西趺坐。同修德安法師對他說:「我師是當代佛門宗匠,今已是最後一著,應該勇猛現示精彩,以為後學作榜樣。」法師答說「是」,便合掌念佛一聲。聲未終,氣已絕。時年51歲,僧臘40年。他的靈骨,按照遺囑,安放在福嚴寺普同塔中。

傳性

民國傳性法師,字清華,四川三台縣人,在峨眉山金頂出家。民國5年(1916年)冬天,在寶光寺受具足戒。民國11年(1922年),遊方到嘉興棲真寺。民國12年,朝禮五台。返回後,仍到棲真寺,住念佛堂,精修淨業。於民國13年(1924年)4月18日早晨,念佛坐化。臨終前一月,法師曾向知客僧說「將要遠行。」知客問「去哪裡?」他說「有去處。」知客戲笑說:「能到西方淨土最好。」法師回答「是」。那天早課結束,法師先在佛前展具頂禮,後到方丈向蓮仁和尚告假,頂禮長跪,請求開示。和尚允許了,告他說:「努力念佛,必滿你願,往生西方,得見彌陀。」法師叩謝起身,直接到堂中趺坐念佛。眾人見他頂上熱氣蒸發,渾身汗下,面色異常,急忙近前看視,已靜靜地化去了。

香亭

民國香亭法師,號朗然,俗姓高,四川南部人。19歲時,在川南觀音庵剃髮出家。第二年,到成都昭覺寺受具足戒。接著赴普陀山朝禮大士,並同時參訪江浙名剎高僧。迴川後,住在昭覺寺,任寺院參頭,每日誦《法華經》。當時佛源老法師正在宣講《楞嚴》。香亭法師常常代座講經。民國甲子歲(1924年),成都佛學院成立,法師任教務。這年冬天,一音佛學社請法師講《西歸直指》,法師弘宣妙義,聽講的無不動容。又為他們主持念佛七,勤懇盡心,一意不倦。乙丑年(1925年)正月10日,法師稍有不舒適,仍趺坐念佛不停。到18日夜裡,要溫水沐浴後,就囑咐弟子佛緣等人助念佛號。一會兒,聲音停止,近前看時,已圓寂了。第二天入龕,頂溫體軟,面目含笑,可見生西無疑。

澄松

民國澄松法師,從小是個貧窮無父孤兒,在四川棉陽白衣庵佣工。庵主見他是個誠樸的孩子,就收他為徒,教他念佛,他從此依教奉行。師父沒後,他加倍克勤克儉,積攢錢財以興隆香火,崇建像教。母親年邁,又老又窮,他迎養於寺,死後以禮而葬。他待人寬厚,憐憫孤貧,常做利孤濟貧的事。晚年,修持益加努力,常常徹夜趺坐念佛。民國15年(1926年)正月初,得了小病。半夜忽然說:「佛來接我,」呼喚徒弟頂禮,香花供養。連著三夜這樣,隨即吉祥而逝。

戒心

國民戒心法師,俗姓譚,山東黃縣人。他少年時就仰慕大道,有出世心。曾在牛莊地方經商,念佛吃素,若修了好幾年。遇到善事,無不極力助成。57歲時,在海城祥雲寺出家。民國11年(1922年)冬天,在北平善果寺得戒。從此更加精勤念佛,晝夜不懈怠。凡見親友,只勸念佛,不談塵世間事。13年(1924年)春天,營口楞嚴寺開始興建。法師發心助成,不辭勞苦。15年(1926年)冬天,得了咳嗽病,自知病苦無非宿業,便在彌陀聖誕節,燃臂香48炷。釋迦成道日,又燃48炷。盡管咳嗽一天比一天厲害,但念佛不斷。12日早起,法師對大眾說:「我昨晚見西方勝境及三聖金容,覺得因緣已滿,往生就在目前。」

當時有位王星橋居士,是城裡的名醫,也是法師好友。他也那天夜裡夢見人告訴說:「戒心師不日往生,應速去助念。」王醫生在夢中來到寺院見法師,說:「日前診脈,覺得15日前沒事,為什麼去的這麼快?」法師回答說:「往生怎能以脈象決定。三聖已告我歸期,你扶我出去,看到時候沒有。」剛一出門,法師向西大笑著說:「我生淨土,受勝妙樂,你抬頭看。」醫生抬頭,果然看見西方勝境遠遠現出,西方三聖在空中遙立。就說:「佛既來迎接,為什麼離得太遠。」左邊有人說:「這是法師帶業往生,不是佛不到跟前。」王醫生醒後,告訴各位同修,大家都說「這是法師往生的預兆。」13日早飯後,法師拿出自己所有的錢,讓人為佛前燈添油。祝願說「用此光明,照破三千世界眾生的黑暗。」說完,又誦《彌陀經》7遍。晚上,法師對兒子永潤及友人陸炳南等人說:「我生淨土後,分身回入娑婆,度脫無量眾生。」說完就跏趺合掌念佛,安然坐化,世壽63歲。

德智

民國德智法師,俗姓張,湖北人,平生以打魚為業。年近60的時候,自思一生殺生業重,難逃惡報,除了向三寶懺悔,再沒有別的辦法解脫。在民國元年(1912年)壬子歲,在普陀佛頂山出家。受具足戒後,有人教給他參禪,他稍微試探著參究,自知障礙深、根機鈍,難得實益。繼而聽聞印光大師提倡淨土,便叩拜請示,從此信受,專門禮拜誦念,10多年如一日。

他生性剛直,崇尚儉朴,注重戒行,淡泊名利。對有道行的僧人,特別恭敬,不管年令大小,僧臘長短,都是致禮請示。凡得供養錢財,必交歸常住,或者助成利人濟貧之事,自己從不積蓄。後來因為同門再三教責:不要以身後的柴火費連累別人,他才存了元30,再不多攢。民國丙寅年(1926年)秋天,他得了痢疾,有人讓他唱無花果浸泡過的酒,他說:「寧死不敢破酒戒。」戊辰年(1928年)秋天,又一次犯病,而且很重,移居到如意寮,常常污了床褥。因為法師生平喜結人緣,故而遇到一位好香燈師,時時為他料理洗淨。

到臨終前三四天,病轉減輕,神志也轉清,不再污穢。因為法師肯修行,人人歡喜恭敬,當時如意寮樓上,有讀《大藏經》的幾位僧人,知道法師臨終時近,常常以「一心念佛,盼佛接引生西最為緊要」的話,提起他的正念,法師也深以為然。臨終前四五個小時,幾位閱藏的僧人,專門為他助念,又供設接引佛像讓他觀念,勉勵他決定生西。法師十分高興,說「大家都要生到西方去。」開始時,法師隨著眾僧念佛,接著只見口動,展轉幾次,便右脅安臥,右手自己放好,左手是助念僧幫他放好,成吉祥臥睡,便不再轉動,嘴裡仍在作念佛口形,漸漸安然化去。當時是午後二三點,過了幾個小時,通身都冷,頭頂猶溫。到晚上8點入龕,全身柔軟。他素常面色憔悴發黑,圓寂後反而光潤,面帶笑容,渾身潔淨,比生時的容貌不要好。

宗律

民國宗律法師,俗姓楊,四川人。他天生聰明異常,夙具慧根。幼年就在貴州一寺院出家。民國13年(1924年),他依隨度厄法師聽講《楞嚴》、《起信論》等。不久,又隨度師到金陵普照庵,入資生蓮社,專修淨行,以西方為歸,晝夜禮念,勤苦懇切。民國16年(1927年),他返回貴州,看到法門腐敗,隨即發心振作。民國17年夏天,法師在山東某寺院講《地藏經》,圓滿之日,偶感小病,但念佛比平常更懇切。對來看望的,必要勸他「切實念佛。」8月12日,法師見阿彌陀佛放大光明,照到自己身體,又拈金蓮華給他,招手讓他去。15日早起,法師便沐浴更衣,面西拈香禮佛。接著說:「等塵空師兄明天來了再走。」16日,塵師果然來到,當時法師法師正在搭衣高聲念佛。高興地對塵師說:「弟往生時至,等師兄已很久了。」說完,仍舊高聲念佛。到晚上9點,就跏趺端坐,手結彌陀印而逝。異香一整天後不散,焚化後,得到幾顆舍利,光明瑩徹。

空三

民國空三法師,俗姓劉,奉天海城人。他本以製作陶器為業,喜好佈施。營口楞嚴寺興修時,所有磚塊,都是他資助的。2年後,寺院落成,他想到人生如夢幻,便到本縣鎮河寺,禮拜脫塵師剃髮出家。受戒後,到千山龍泉寺讀《大藏經》,兼修淨業,晝夜精勤念佛。民國18年(1929年),他得知諦閑法師到哈爾濱極樂寺傳戒,隨即遠道趕來,並自願為傳戒法會服務,擔任護理生病的新戒,為他們煎湯服藥。當時正值夏天,暑熱如熏如蒸,十個人中,就有三四個得病,法師稱藥量水,晝夜不休息。見人痛苦,心中焦慮幾乎想以身相代。

一天,他也得了小病,對如光師說:「弟子不久當生西方,求師父慈悲,給我個清淨住處,好圖個方便。」如光師答應了,問他「什麼時候走?」他說「不出10天,」眾人還不太相信。第二天早晨,將他移居寺東清潔室中,囑咐靜養。法師說「今天就要往生,沒有靜養的時間了。望師父將我的遺骸快點火化,我願已足。」如師恭敬地答應了。法師隨即跏趺閉目,合掌念佛不停。當時有僧俗80多人,共宣佛號,助他往生。如師請留下偈語,法師說:「能說不能行,終是假智慧。」說完坐化。這天是5月13日。兩天後入龕,端坐如生,身旁沒有蒼繩(rui音瑞,吸血昆蟲)蟲,而且時時聞到異香。荼毗時,人們都聞到檀香氣味。

金濁

民國金濁法師,台州人,8歲時,在台州東門外延壽寺剃髮得度,接著在國清寺受戒。開始時,師父教他誦《大悲咒》和大悲觀世音菩薩聖號。此後,他便每天誦〈大悲咒〉48遍,其餘時間專持彌陀聖號,從未間斷。生平看名利如同泡影,習氣嗜好,全部淨盡無餘。時常與人治病,應手而愈,妙手回春,但從不接受酬謝。人問修行法門,只說念觀世音菩薩。民國戊辰年(1928年),法師住在小廟,遇到劫匪,翻遍了廟院,除幾件破衲之外再沒別的東西。劫匪恨他窮,開槍打他,右額上中了兩彈,右臂上中了一彈,竟然沒死,而且不久就好了,但槍痕宛然,這是多生業債,重報輕受。已巳年(1929年)夏天,法師到寧波阿育王寺,因為沒有衣單,所以寺中不准持單。法師靜坐整整半天,毫無怨言,寺僧於是送他到養心堂暫住。到8月,管堂師前來催單,請法師上路。法師說:「我住不了幾天了,就要往生西方,請慈悲。」

到10月19日,法師對眾人說:「3天內就脫離苦海往生西方。奉勸同修,老實念佛,或念菩薩,一心稱名,必定往生,佛不說妄語。」又說「觀世音菩薩,手執銀台,時時現在我前。」眾人都以為他是幻覺胡話。21日上午,法師搭衣持具,到各殿禮佛,又到管堂師那兒告訴說:「午後1時,我就生西。」人們仍然認為是妄言。9時過堂,法師和平日一樣,仍吃了兩碗飯。對同屋僧人說:「常住有規例,人死送入山,抬的人工錢4角。我什麼也沒有,只有一雙鞋贈送,請君代我出工錢。」11時,上廁所之後,回小屋,面西而坐。到1點時,果然安然化去。

念佛僧

民國念佛僧,忘記他的法名了,在江西廣豐縣靈鷲寺出家。受具足戒後,就住在本寺的地藏樓上,專門念佛,幾年如一日。到民國辛未年(1931年)正月的一天,他自備柴薪,安坐在上面,自行舉火焚化。先前,法師對眾人說要焚身供佛,當家和尚志宗師等人,都阻攔不讓焚化,說這是小廟,不可顯示異常迷惑眾人。法師堅決要這樣辦,並且說「阻攔我當有罪。」寺僧沒辦法,也就聽之任之。焚化起初,大家都遠遠遙望,後見火光熾盛,便近前看視,見法師端坐火上,手足清晰,安坐不動,面目泰然,絲毫也沒有痛苦的形狀。此時,眾人方才嘆為希有,急忙穿上海青,禮拜念佛,助他往生。古華居士聽寺中僧人詳細講說此事,只是後來忘了法師的名號。因為這個寺院地處偏僻,無法通信探問,故而只記錄了法師的事蹟。

古虛

民國古虛大師,字諦閑,號卓三,俗姓朱,浙江黃岩人。他就是近代著名的台宗大德諦閑老人。大師夙具慧根,20歲時,在臨海縣白雲山出家。2年後,在天台國清寺受具足戒。從此常年參學,精進不已,親近受學於諸位高僧,尤其與敏曦法師最為親厚相得。聽講〈法華經〉,沒等到合部講完,就已領悟了三諦三觀的妙旨。給同修復講,大家都十分震驚,敏公讚歎他是法門龍象。

28歲時,就在杭州六通寺,開講《法華》,講到「開佛知見」這一處,忽然入定。久久出定,從此辯才無礙,回答問難,解析疑義,如瓶瀉水,收放自如,無有對手。大師隨即發願,以弘法利生為已任。又慮自己慧多定少,難免成為修道障礙,便閉關在慈溪聖果庵,精心研讀諸大乘經。3年出關,受上海龍華寺邀請,再講〈法華〉。講完,又到金山參究,再回國清修觀,佛學造詣更深。得法於跡端融祖,受衣缽,成為天台教觀第四十三代傳人。從此終身講演,被到處迎請,每次法會,都在百人以上。幾十年來,盡管講演不斷,但大師修持更是寒暑不停。每日必定要持誦《金剛》、《圓覺》、《觀經》、《行願品》等,念佛萬餘聲作為常課。初一十五加誦《梵網經》。

其間中興溫州頭陀寺,天台萬年寺、寧波觀宗寺、杭州梵天寺等,作為後來學者,成就僧材,安隱眾生辦道修行的場所。大師自己經常住在觀宗寺,著述宏富,都是妙契佛心,普投眾生根機。一生闡揚天台教觀,行淨土法門,所以凡有講述,都一一指歸念佛。行解超妙,為佛門四眾弟子所欽敬崇仰,人稱大師中興天台教觀,大師可當之無愧。對於公益事業,大師無不慷慨助成。民國辛未年(1931年)春夏之間,大師在上海玉佛寺講〈楞嚴經〉,講完後又應無錫居士請,講〈勸發菩提心文〉。因年事已高、往生時至,又炎熱勞累,講經結束就示疾。回到寧波,精神一日比一日疲乏,於是安心休養,決定回歸淨土。雖然沒有任何痛苦,但飲食日減,身體日弱。壬申年(1932年)夏,大師將觀宗寺務,交付妥當,令門人寶靜等繼續弘法奉持。到7月初二中午前,大師忽然向西合掌,久久後說:「佛來接引,從此告辭。」隨即讓侍者用香湯沐浴,更衣,又讓寺眾集會大殿念佛。再讓人扶著走到龕邊,趺坐龕中。在午後一時三刻,於大眾念佛聲中,安詳含笑而逝。面色光潔,頂暖在幾個時辰後不散。這天是民國21年7月初二日,大師世壽75歲,僧臘55年,塔葬於慈溪五磊山。

省元

民國省元法師,俗姓賀,山東蓬萊人。他少小入分辦學堂,食國家祿米。因為朋友去世,為料理喪事,頓覺人命無常,生起出世心。於是渡海到東北、朝鮮等地,尋訪高師。到處訪遍之後,仍回到奉天遼陽千山中會寺,禮拜思公禪師剃髮出家,接著在天津海光寺受戒。後來,他出關返寺,四處禮謁祖師大德。落腳在上方山住靜寺,又移居雲梯庵,靜住苦修,對於禪宗大旨,很有領悟。庚子變亂(當是八國聯軍侵華)發生,難民都逃避到山中,法師讓他們一心念佛,最後都得以平安。幾年後,法師到北京。民國戊午年(1918年),法師見到拈華寺全朗和尚,晤談之下,相互傾心。

庚申年(1920年)就移住拈華寺,全和尚許諾他終身供養,法師於是兩次閉關,前後共計9年,出關後,佛門四眾弟子云集寺中,請求開示。法師說:「文字般若,口頭三昧,這些都沒用。只有行住坐臥四威儀中,單提一句阿彌陀佛,時時覺照,字字分明地念去,加上真信切願,決定往生西方,自會得到真實受用。」從此自行化他,都以淨土為歸。全和尚也從此對他更加尊敬。後來量源和尚繼任方丈,對法師待遇更加隆重。所以法師曾說:「我於拈花寺,可說是人地飯三緣具足,必將從這裡往生西方。」當時有個霞光法師,在省元法師之後二年來寺,二人志同道合,同修淨業,因而約定互送往生。

到民國壬申年(1932年)9月24日,法師行動如常,只是飲食稍有減少,體力也漸漸微弱,依然精勤念佛。那一天霞法師戲問「是否要往生,」省元法師回答說:「我往生,你送我嗎?」霞師說:「必定親送。」方丈量和尚見法師面容倦乏,就請醫診治,也沒什麼效果。又要再請醫生,法師說:「時候已到,何必請醫生。」到26日,法師常常問人時間。有人明白他的意思,說法師將在半夜12時西歸。到晚上,霞法師說:「現在是最緊要關節,請提起精神念佛。」省元法師況:「老僧最愛念佛。」當時僧俗人等許多都來助念。一會兒,法師起身趺坐,霞師問:「心裡明白嗎?」法師回答道:「我怎能不明白。」隨即抬頭西望好幾次,在眾人的念佛聲中,法師念笑而逝。這時正是27日子時,世壽72歲,戒臘37年,霞師果然親自送葬。

法師逝後,異香滿室,10多天不散。有不信佛法的人說:「這不過是香水假飾而已。」誰知此後香氣更加馥郁濃烈,也不是尋常香氣可比,那些沒有善根的人,因此無法謗議,也知是確生西方。荼毗後3日,眾人會集收檢靈骨。其中有位屈映光居士,是法師的歸依弟子,知道法師真實修行,必有舍利。那天他來遲了,問人「見到舍利沒有?」眾人說「沒見到。」居士禮拜之後,舍利頓時現出,五色璀璨,有幾千粒,眾人都得到了。10多天後,屈居士等幾人再次來到荼毗的地方,又各自檢得舍利幾粒。後來,眾人遵照法師遺命,將骨灰成粉和面作成丸,裝入袋中,乘坐到青島的渡輪,將丸子投入海中。拋完之後,袋中又現出舍利。

持心

民國持心法師,字志滄,俗姓曹,浙江鄞縣人。民國5年(1916年),他41歲,出家於普陀山白華庵。第二年,在本山普濟寺受具足戒。此後,在佛頂山閱藏樓,恭讀〈大藏經〉。不久,便在白華庵後山,構建一座茅篷,作為自己修持場所,中間供奉22222222222222222222222著西方三聖像。法師每次入殿,必定要換上乾淨衣服鞋子,飲食也必定先供佛。每日誦〈法華經〉一部,早晚念佛迴向,求生西方,寒暑不斷,近10年如一日。後來因為被盜,便回庵住一間小屋。民國21年(1933年)夏天,法師自知不久於人世,便將自己的所有積蓄,在普濟寺助裝佛像,設千僧齋供養眾僧,以及其他各種善事,將錢財全部花完。只留下100多元,作為身後費用。入秋後,法師患咳嗽,日久不愈,自知時至。10月26日,帶上衣具,親自到法雨寺庫房,向都監和尚然祥師告假,說自己明天往生,請代為起龕入塔等。又將100多元錢,交給然師徒弟料理。人們見法師沒什麼重病,還不太相信。第二天黎明,法師果然安詳端坐,念佛而逝,享年57歲。

以上譯自《淨土聖賢錄》三編,以下譯自補遺。

覺照

民國覺照法師,不知是哪里人,住在江北某縣收成鎮羅漢院,一生嚴持戒律,專修淨土。民國20年(1932年)冬天,他在夢中來到一處。見有大山阻隔,便徐徐邁步向前,正走之間,豁然開朗,有大光明照耀身體,蓮華寶樹,突現在前。見一位長者說:「這是西方安樂世界,為什麼不去?」他回答「願去」,又與長者約定日期說:「我在月末,請院中宏台法師,為我治理一切善後事宜,事情交待完了就來。」說完,夢境便消失了。當時宏台法師,正在鹽城永寧寺主念佛七,法師寄信相招,他也答應便即回去,為做佛事。法師果然在臘月初四辰時(上午7——9點)自己坐入缸中,面西而逝。兩個小時後,通身都冷,頭頂獨暖。荼毗,眾人見火光之上,現出祥雲,冉冉西去。

長令

民國長令法師,浙江鎮海人。他在中年,在茅山某寺出家,在普陀普濟寺受戒。開始很有些修道心,後來因為住在小廟,自由加上應酬,偶爾相交非善,染上了惡習,竟然閑蕩不檢點,晝伏夜出,酒肉無擇。晚年,深生慚愧,痛覺前非,聽說普陀伴山庵了清和尚起念佛堂,專修淨土,就前往討單念佛。因此常聽了公開示,深知淨土門徑。於是淨除一切惡習,專心深信切願念佛求生西方。民國20年(1932年),普陀西北海中,岱山人士,請他住入當地蓬萊山超果寺,作為棲息修淨業之地。誰知年老身衰,得了喘病。到21年(1933年)7月初八早起,預知時至。對眾人說:「快去請幾位僧人來念佛,助我生西。」僧人到後,他又說:「時值中元節,應先做普利。」3日圓滿後,便請眾僧到臥室,商量助念法。法師自己起頭,與眾人同念,一炷香結束後,法師說:「很好。」12日早起,法師自己入檀香水中,沐浴清淨,搭衣持具,讓人扶到大殿,拈香禮佛之後,就回臥室,讓人把龕拿來。等到入龕趺坐,法師面現笑容說:「這時念佛,與平時不同,應念南無西方極樂世界、大慈大悲、阿彌陀佛。」說完,口念手拍,樂不可支。眾人遵命,便開口念誦。法師說:「不錯,給我關上龕門。」隨即向大眾合掌說:「阿彌陀佛,你們伴我幾個月,多謝照顧。眾人須努力念佛,我們西方再會。」說完,放手,將左手放在膝上,右手靠在龕壁,就垂手而逝。毫無痛苦,身心安泰,面容不改,這天是7月12日,法師60歲。

《淨土聖賢錄》三編,編者評論說:佛言,五逆十惡,臨終十念,皆得往生。這雖然是宿種今熟,也全靠現生的信願行力,與我佛慈力感應道交的結果。長令法師多年放逸,晚年迴心,臨終得到這樣的瑞應,也是雄俊、憔恭二位法師的同一流人物。又觀師說過:「普陀僧眾,雖然幾十年來,常常聆聽印光法師弘讚淨土,帶業橫超的殊特妙法,依然疑信參半。今天見長令法師得到這樣的效果,方才相信〈觀經〉妙法,與印光老人誠言是可依怙的,一時山中許多人感動、開悟。弘揚淨土,真是暢佛本懷啊!」

寶一老人

寶一老人,法號祥珍,河北省清河縣人,俗姓高。他天生穎異,相貌堂堂,7歲時,有個相面術士告他說:「如能出家,必證道果。」他高興地聽從了,隨即到本縣鄭家集錫福庵剃髮,學習經典及世間文字。壯年後受具足戒,從此上南下北,參學諸大善知識,如赤山老人等。民國初年(1912年),他歸心淨土,到北京紅螺縣紅螺山資福寺,專心念佛。這座寺院,是淨土宗十二祖徹悟大師所創立的淨土道場。每年冬季結七念佛,夏季開講〈法華會義〉、〈楞嚴文句〉、〈彌陀要解〉等。年年不斷,稱經文為母文,註解為子文,主座、復講,都有專人負責,回講又叫小座,凡住寺僧人,都要輪流登壇講演,多少不限,所以寺中人才輩出。如諦閑大師受法的前輩,就曾參學在此。印光大師,也曾在此參學多年。他老人家弘揚淨土的志願,實際上也是奠基於此。

寶一老人到資福寺靜心修持不久,就被請為維那,領眾堂內,行持3年,升任後堂代座講經,約有7年時間。因前任住持退席,他被推為方丈,在任10個多月。後因居民砍伐樹木,多佔寺院邊地。已退任的方丈及監院僧等,多主張爭訟,唯獨老人主張退讓,意見不和,隨即聲明退休,隱居在北京拈花寺東關房閉關。

有許多居士,仰慕老人高見,前來請教,求受歸戒的人也不少。到民國10年(1922年),老人找到東直門內北小街極樂庵,修其殘破,慘淡經營,居然成為一個專修淨土的道場。民國12年,將軍朱慶瀾任東北特別區行政長官兼護路總司令。想修建一座寺廟,以宣揚佛法,挽化人心,親自到北京托友禮請老人,前往東北弘法,老人推辭不掉,就攜同兩位居士前往哈爾濱,住在18旅兵營裡臨時修建的一座佛堂,稱為極樂西院。從此,善男信女歸依受戒的很多,曾經開講〈夢東禪師遺集〉許多日。領眾念佛,不遺餘力。那時定西還是居士,擔任佛教宣講堂講員,經常在老人座前聽法,受益良多。第二年他就上書請求剃髮出家。老人為他賜法名澄念、字如光,這也是因緣會結,時機成熟。老人一生,專修淨土,期求往生。入冬初,寺院尚未竣工,便毅然辭去,回歸北京極樂庵靜修。

民國24年(1935年)夏天,老人曾把一串念珠分成3份,一份贈與師弟蕾一,一份賜與定西,暗示不久分離的意思,這念珠如今他們還珍藏著作為紀念。民國25年春,老人示現疾病,囑咐弟子念佛相送。當時如蓮法師在旁邊,念佛聲音稍帶悲音,老人招手叫他過來,說:「生極樂世界,這是高興事,怎能含悲。」老人心不貪戀、意不顛倒,定力驚人,由此可見。不一會兒,老人就在念佛中吉祥而逝。這時是農曆3月18日午時。

遵照老人遺囑,3日後沐浴入棺,定西親見老人入棺時的瑞相。三七後荼毗,白煙如雲,裊裊西向,香氣四方都聞到了,有幾百粒舍利,白如珂雪,佛門四眾弟子爭先供養。最為靈異的是,有個名醫劉顯哲,在老人座下歸依多年,請得舍利兩粒,另辟靜室香華供養,夜間幾次放光。白天仔細觀看,竟成了10粒。當地報紙幾次登載,四眾弟子感戴不忘,經常結七念佛報恩,又在東直門外三里遠的地方,於淨極塔院內,修建白玉石寶塔一座,永垂紀念。

老人住世69年,僧臘62年,戒臘50年。老人一生,特別喜歡施捨《淨土五經》及放生事業。曾多次講演《淨土十要》、《法華》、《楞嚴》,又為福田中興極樂庵,創建淨蓮寺,此寺慈舟律師曾入住8年,講演《華嚴經》3部。老人提倡蓮社,創辦淨土道場,不勝枚舉。在老人往生26週年紀念日,定西師特印《淨土五經》1000部,敬送有緣,以滿老人的慈心悲願。又記錄老人一生修行事蹟,作為自己警策的楷模。這篇傳記,就是定西師在1961年彌陀聖誕節親筆譔寫的。

慈舟大師

慈舟大師,湖北隨縣人,俗姓梁。他父親名禮簡,法名真法,母親姓黃,法名寂智。大師從小學儒,也隨父母學佛,長大後常有出世心,只是因為雙親年老不能如願。清朝光緒辛丑年(1901年),大師25歲,開始收徒教學,作儒師整10年。宣統2年春天,真法老居士西歸,大師悲傷父親早逝,感嘆人生無常,隨即再次請求母親允許出家。母親哭著說:「你父已往生,你侄兒又很多,再不要因為我的阻止,使你不能圓滿美好偉大的心願了,你就出家吧。」大師於是拜別慈母,與妻室同時出家。

大師在本縣佛垣寺,禮拜照元老和尚剃度,法名普海,慈舟是他的號,這年是大師的34歲。當年冬天,大師在漢陽歸元寺大綸心經律師座下受具足戒。第二年回到剃度本寺,依侍照元老和尚念佛。民國元年(1912年),大師在本縣天齊寺結夏安居。民國2年夏天,大師遠赴揚州長生寺,親近元藏老法師,聽講研習《楞嚴經》。冬天,又到鎮江金山寺,依止慈本禪師參究禪法。民國3年夏天,又到揚州寶綸寺,聽元藏老人講《法華經》。

這年秋天,月霞老法師在上海哈同花園創辦華嚴大學,大師前往執弟子之禮。誰知開學不久,就因故於冬季遷校到杭州海潮寺,大師也隨同前往專門研究《華嚴經》。民國5年畢業後,大師朝拜普陀、九華兩處聖地。民國6年春天,大師在漢陽歸元寺隨侍月老,講《楞嚴經》,同時在武昌中華大學講《起信論》。月霞老人,實在是中興華嚴宗的大德,如近年來在大江南北弘法的應慈、戒塵、持松、常惺諸位法門龍象,都是當年華嚴大學的學子。大師在當時獲益獨深,這也是大師多年來專弘華嚴的緣由。

民國7年(1918年)春天,應河南信陽賢首山邀請,大師開講《大乘起信論》,這是大師弘法的開始。講完後,與慕西法師結伴,朝禮五台。回到北京,聽諦閑老人講《圓覺經》。民國8年,大師在武昌普度寺靜修。9年春天,到歸元寺聽德安老法師講〈觀經疏鈔〉。這年秋天,大師在漢口,輔助了塵、戒塵兩位法師辦華嚴大學,這是大師辦僧學的開始。民國12年(1923年)春天,華嚴大學圓滿結業,大師便住持漢口棲隱寺。這年夏天,大師應杭州靈隱寺的邀請,開辦明教學院,可惜因江浙戰事中斷了。秋天,大師到上海寶山寺,講演《普賢行願品》。冬天,又應常熟虞山興福寺惠宗和尚的邀請,籌備法界學院,學院於民國13年春天正式開學。民國14年,大師到河南開封講《地藏經》,15年又到安微當塗講〈般若經〉。

17年春天,大師因積勞成疾,體弱多病,便離開學院,到蘇州靈岩山念佛靜養。靈岩是近代著名的十方專修淨土道場。當時學子不忍離開大師,隨侍入山念佛的共計18人。這年秋天,大師應鎮江竹林寺的邀請,創辦竹林佛學院,仍然因為病體難以支承,返回了靈岩。應印光大師、真達老和尚的邀請,大師接任靈岩住持,妙真法師任監院。民國19年夏天,大師出山到漢口、武昌兩地佛教會,各講了〈起信論〉一部,講完回山。20年春天,應武昌洪山寶通寺的邀請,講〈圓覺經〉,又應湖北佛教會邀請,在武昌抱冰堂,再講〈圓覺經〉。

這年秋天,福州鼓山虛雲禪師派人來湖北迎請,大師不辭路途遙遠,同往鼓山,籌辦法界學院。民國22(1933年)秋天,學院正式開學,講《華嚴》大經,直到25年春方才圓滿。又應諸大護法邀請,在福州城內法海寺,再辦法界學苑。這時青島湛山寺倓虛老法師派人到福州堅請,既難以推辭,隨即同到青島講演《比丘戒相》,提倡結夏安居,佛教教風為之大變。這年秋天,倓虛老法師同王湘汀居士等,特邀大師住持北平淨蓮寺。因為南北遙遠,無法兼顧,便於26年(1937年)正月,將福州法界學院遷至北平。2月開講《華嚴》大經,到28年秋天圓滿結束。期間常常應本市廣濟寺、拈花寺、居士林以及天津、濟南等地禮請,講演經論。

民國30年春天,大師《開示錄》出版,這是大師言教刊行化世的開始。這年秋天,《開示錄》二集出版。31年,大師結夏於安養精舍,為眾人講演的《普賢行願紀錄》成書,大師所編集的《毗尼作持要錄》也同時出版。30年春天,天津功德林請大師講《阿彌陀經》,《講記》同時印行。36年(1947年)夏天,大師在極樂寺講《盂蘭盆經》,《講錄》也同時印行。這年秋天,大師應靳雲鵬老居士邀請,到天津居士林弘法,並在當地監獄講《地藏經》。緊接著,因福建陳大蓮老居士的邀請,到天津居士林弘法,路過上海,拜訪興慈、持松諸位同學,住在普濟寺半個月後赴榕城,羅鏘端居士等迎請大師住入舍利院,院中供養著印光、弘一兩位大師的舍利,環境清幽,為榕城郊區勝地,又因為海潮寺、地藏庵等堅留,便暫時住下。

民國37年(1948年)春,鼓山湧泉寺,請大師再辦法界學院,事情還沒定下來,陳大蓮居士及邵武雙泉寺已再三促請,大師便於初夏,帶領幾名隨從學僧赴閩北。先到雙泉寺,寺院在邵武城外30里的地方山中,是閩北名剎,大師在此結夏,同時為寺眾及四方參學僧人,講《四分戒本》及《四諦要義》。安居期間,趕赴泰寧,這裡是陳大蓮居士家鄉,抵達那天,民眾手持香花,出郊外迎接,從縣城南門到北門外天王寺,共有2里多路程,所經之處,民眾瞻禮,萬人空巷,鞭炮聲不絕於耳,盛況空前。大師在天王寺講《普門品》半個月,圓滿後,又應善信之請,到離城40里的古台岩,當年冬天就住在岩洞中4個月,講《大乘起信論》。岩洞十分寧靜,因此得以為隨從學人,專心講解,精審透闢,大眾咸沾法益,這本《論述記》也已問世。

38年春天,大師應香港邀請,於是離開泰寧,走到福州就不能走了,仍住在舍利院,為學人講《梵網經》及《四分律要義》。台灣僧俗曾來信請大師到台,終以因緣不足,未能去台。後來,大師應北京信徒的堅決禮請,返回北京,仍住在安養精舍,竟在丁酉年彌陀聖誕節(1958年)捨報西歸。佛啊!時至今日,眾生之苦,仍不堪言狀。而能救眾生之苦的,除了佛教大德還有誰呢?細看佛教僧俗弟子,尚且在狂然茫然地度光明,誰又知道擔此重任,誰又能夠擔此重任?自己的苦尚救不了,又何言救他?幸運的是,有應運而生的大德出興於世。慈舟大師,因為思慮佛徒不識教義,創辦法界學院以培育僧才。雖一生南遷北徒,不以為勞。又覺得僧人教育,必以戒律為基礎,於是提倡戒律,不違佛制。近年來南北名剎,許多都遵行「安居」「持午」之制,這實在是大師極力提倡的結果。至於以淨土法門普攝群機,啟建四眾共修念佛會,創辦互助往生會等,都是功德卓著,無需再敘的了。佛啊!正盼望大師常住世間,復興佛教,作救度眾生的慈航。突然聽到大師生西,不禁為佛教惋惜,為眾生惋惜!大師示現生於前清光緒3年9月19日,往生於1958年1月6日(農曆丁酉年11月17日),世壽82歲,僧臘48歲。荼毗後,靈骨舍利安葬於蘇州靈岩塔院。

弘一大師

大師俗姓李,字叔同,原籍浙江平湖,因先世遷居北平,就以北平為籍貫了。他的父親筱樓公,為官吏部,與前清合肥相國李文忠公是同榜進士,都出自瑞安孫渠由學士的門下。為人樂善好施,倡勵風俗,為一方表率。大師的人格,也多是秉承於父親。大師長兄早逝,二史比他大12歲,但先天瘦弱,父親怕兒子死絕了,便又娶了大師的生母王太夫人,他是在父親68歲時才出生的。大師誕生時,有鳥雀嘴含松枝飛降產室。這根松枝到大師滅度時仍懸掛在床前,可見它大師心中的珍貴。

大師天生聰慧異常,讀書過目不忘。從上學那天起,就知道愛國,說中華是又老又大的帝國,不變法就無法生存。戊戌政變時,他與眷屬侍奉母親南下。開始賃房居住在上海法租界卜鄰里。第二年,與寶山名士袁希濂、儒醫蔡小香、江陰書家張小樓、婁縣詩人許幼園,本著以文會友的宗旨,在南市青龍橋城南草堂,成立了文化社,號稱「天涯五友。」當時大師剛20歲,而詩文詞賦都稱冠於文化社。大師書法整齊挺秀,深得漢魏六朝秘髓,尤其善長篆書及石刻,氣息古厚,不像是少年人的手筆。

庚子3月,大師與烏目山僧、德清湯伯遲,及小樓、幻園、希濂等人,在福州路楊柳台,創辦海上書畫公會。一時間,名家如高邕之、朱夢廬諸先生,都讚許入會。不久,大師入南洋公學讀書,小樓、希濂也先後東渡日本留學,幻園步入仕途當官。書畫公會從此解散。大師在公學畢業後,就與海上同志穆恕齋等,在南市重建加強學會,按期講解愛國衛生自立的道理,移風易俗,並附設了學校,培養後進,受到輿論的稱讚。

乙巳年,大師送母親與家眷北上,自己東渡日本,入東京美術專門學校學習,並不遺餘力地研究音樂。中國學生入東京美專學習,大師是第一位。由於大師天資高敏,年考總是第一。曾聯合東日同學會延年、李道衡、吳我尊等人,創建春柳劇社。大師是領班,演旦角。編排表演了《茶花女》、《黑奴籲天錄》等新劇,一時名聞中外。此時,大師還加入了同盟會。

畢業回國後,大師任北洋高等工業專門學校圖案科主任教員。辛亥之後,應先烈陳英士聘請,大師擔任上海太平洋報主編,以他書畫文字的特長宣傳革命,是南社鉅子。後來,大師又應聘於浙江師範學校,任圖書音樂主任7年。在校時,與夏238頁倒數第一行,姜丹書、經亨頤諸位先生相交最厚。而後來文人名士吳夢非、金諮甫、豐子愷、曹聚仁、劉質平、李鴻梁、李增庸、黃寄慈、蔡239頁因等,都是大師的得意門生。

大師原先讀宋元理學及道家書,曾學習張良的辟谷術修身養性。寒假時獨自到虎跑大慈寺,斷食3周,與人說並無痛苦,反而覺得輕快,而且心思敏捷也超過平時,大師自此常來虎跑。一天,學校請某人演講,見他傲氣凌人,一幅官僚丑態,大師恥與往來,就拉上夏239頁尊等人遊湖消遣。正巧一位僧人迎面走來,239頁尊說:「我們如何能有此僧風度。」大師聽後,頻頻點頭。不久,馬一浮居士介紹他的朋友彭先生到虎跑出家,大師當場目擊,大為感動。出家之心,從此油然而生。

民國7年,大師39歲,乘學校暑假之機,將所有書籍、字畫、衣服等物品,分贈朋友及學生,又將平生所作的金石作品封存於西冷印社石壁之中,在牆上寫了兩個字「印藏」後,獨自到虎跑,請求剃髮出家。隨即於7月13日,禮拜了悟和尚為師,正式出家,法名演音,字弘一。晚年號晚晴老人,取自唐朝詩人李商隱「天意憐幽草,人間愛晚晴」的詩句。又號二一老人,取「一事無成人漸老」與「一錢不值何消說」的古意。大師剃度時,天津、上海家屬都不知道。他有個妾是日本人(大師在俗時有一妻一妾二子),聞訊後抱著兒子求見一面,再三哀懇也沒見上。僅得到大師的傳話:「就當我被虎吃、得疫病死了,不必再念。」妾無奈,繞著房子悲哭而去。大師從此塵緣了斷,一肩瓶缽,居無定所。偶然值遇故交,也不過淡然處之,好像是兩個世界的人。

同年9月,大師在靈隱寺受具足戒。庚申年(1920年)夏天,大師在新城見山研讀教典,手書《十善業道經》等贈送崔旻飛居士供養,為亡故的母親迴向。辛酉年(1921年),大師客居永寧城下小屋,完成了《四分律比丘戒相表記》一書,釐訂戒律,將深奧化為淺晰,成為經叢的新寶典。

丙寅年(1926年)春天,大師到寧波,掛單于七塔寺。在僧眾之中,被239頁尊認出,強拉到上虞白馬湖,又與亨頤等人在湖上築屋,命名「晚晴山房」。他們本想留大師長住。不久,就不知大師飄然何方了。丁卯年(1927年)春天,杭州政局變動,幾個銳氣青年上台,倡議滅佛。大師在吳山常寂光寺聞訊後,寫信給當政的幾位舊友門人,嚴詞正告,此事方才罷手。

這年冬天,大師與尤惜陰、謝國梁結伴到泰國,途經廈門,被僧俗挽留,便就此止步。已巳年(1929年)4月,大師到永嘉。5月到上海,訪問城南草堂。秋後重返廈門,豐子愷為大師祝壽專門創作了《護生畫》。冬天到了晉江。庚午年(1930年)正月,大師到承天寺,住了3個月後,到永嘉。秋天在白湖講〈五戒相經140頁要〉。辛未年(1931年)春天,朱子橋將軍請大師到慈溪五磊山,創辦南山律學院,但不久就停辦了。壬申年(1932年)冬天,大師自己到廈門住在妙釋寺。癸酉年(1933年)正月,大師在寺裡講含注戒本。2月,萬壽岩請大師講《隨機羯磨》。4月,到泉州開元寺,結會講律。臘月,大師到城南草庵度歲過年。甲戍年(1934年)元旦,大師住庵講含注戒本。到春末,大師應常惺、會泉諸法師邀請,到南普陀講《大盜戒》。囑咐瑞今汗師創辦養正院,培養青年佛徒。訓示青年應注意四項,即「惜福、習勞、持戒、自尊。」又請購日本《大藏經》,校對南山三大部。4月到7月,大師結夏安居,日中一食。這年冬天,萬壽岩請講《彌陀經》,由此編出《彌陀義疏擷錄》(擷xie音邪,摘)一卷。

乙亥年(1925年)春天,大師到泉州開元寺,講一夢漫言,後入惠安淨峰度夏。10月,應承天戒期,講《律學要略》。不久,大師得了大病,住在草庵休養,丙子年(1936年),大師住南普陀,夏天到鼓浪嶼日光岩閉關。向海外請《大藏經》在一萬多卷,冬天到萬石度歲。丁丑(1937年)春天,應倓虛法師邀請,大師遠到青島,住在湛山寺講律,編寫《羯磨隨講別錄》等書。路過上海時,240頁尊居士苦留談話。秋天,返回廈門住萬石,當時廈門戰雲密佈,各方都勸大師到內地迴避,大師為護法。哪裡也沒去。在居室中題名「殉教。」戊寅年(1938年)2月,大師在鼓浪嶼了閑別墅講經後,轉赴漳州南山寺及尊元經樓,講《彌陀》、《普門》等經。正值廈門淪陷,大師便經同安梵天寺,返回安海水心亭。住了一個月,為民眾講演佛法,成書《安海法音錄》一冊,後到承天過冬,特地書寫了「念佛不忘救國,救國必須念佛」的條幅,分別贈送各方。12月,赴永春普濟寺閉關,著《在家便覽》一書。

已卯年(1939年)秋天,是大師60大壽,豐子愷居士特地畫《護生續集》祝壽,諸位弟子印行了《金剛經》及《九華垂蹤圖》,《覺音》雜誌與《佛學》半月刊,都出專刊慶祝。這年冬天,大師赴南安靈應寺,修補經律,後到水雲洞度歲。庚辰年(1940年)夏天,大師到泉州福林庵閉關。壬午年(1942年)春天,大師應惠安石縣長的邀請,赴靈瑞山講經。4月回百原,又應葉青眼居士等人禮請,住進溫陵養老院(即古小山書院)。7月21日,大師為眾人演示出家剃度儀式,開示「出家要自尊人格,爭佛體面。」

農曆8月15、16兩天,為聽眾講《八大人覺經》後,大師就感到精神不振,仍堅持為晉江中學寫中堂100多幅。農曆8月23日,漸示微疾,然而力拒醫藥及探問,一心念佛。27日起,斷食,只飲開水,仍勉強為人寫信。28日下午,自寫遺囑如下:「我於未命終前,臨命終時,及命終後,全權委託妙蓮師一人負責,其他無論何人不得干預,」並加蓋私章。9月初一下午,大師書寫「悲欣交集」四字交給妙蓮師,這是大師最後的墨寶。到初四晚7時3刻,大師安詳西逝。初六送龕到承天,11日荼毗。

大師生於清光緒6年(1880年)農曆9月2日,世壽63歲,僧臘24年。律宗自從唐代南山祖師重興,到宋代靈芝照祖繼興,經過元明清共計700餘年,雖然代有提倡,但已失去了南山真傳,部分原因是律宗三大部已亡遺在日本。清末徐蔚如居士從日本請歸,重印於天津刻經處,可是卻錯誤遺漏很多,讓研習者望而卻步,臨崖而退。大師發願畢生精研戒法,護持南山律宗,遍考中外律部叢書,校正三大部及其他律藏。20年來,沒有一天不在律藏中探求精微,發揚深顯,務必要使戒律一藏,大著僧海,普及四眾。

大師弘法的足跡遍及海內,但以閩南時間最久。一生著作眾多,但以寫字結緣最廣。生平以德勝威,克已復禮,讓人無微不至,處事一絲不苟。儉朴惜福,世上少見。每次對學生談到佛法衰微,世風日下,總是痛哭流涕,不能自制。常抱殉教之志,發願重來度生。一生最崇拜靈岩印光大師,所以也傚法大師不收徒眾,不主寺院。一領破衲,落落自處。與初出家時毫無異處。佛啊!大師寶筏西去,眾生失卻依怙了!

湛山倓虛大師

大師法名隆銜,字倓虛,河北寧河人,俗名王福庭。父名德清,母親張氏。他家世有陰德,母親夢見梵僧求寄宿,第二天便生他,這天是光緒元年6月初一。大師到3歲還不會叫父母,只說「吃齋」兩個字。到五六歲,母親又夢見大師為僧。11歲,入鄉塾讀《四書》。12歲偶然到外戚家,堂母看見他,就像是個僧人。14歲停讀學商,也沒學成,有出世志。17歲成婚,不久夢入冥司,出世之志更加堅定。19歲到瀋陽經商,正值中日開戰,倉促回鄉,而父親已逝世。隨後入軍營做事,以此養家,醫卜星相等無一不學。

在母親去世後,想出家為道士,未能如願。26歲,聯軍進北京,大師在兵火中逃到營口,設立濟生堂藥店,併入宣講堂,講述因果,其餘時間研讀《楞嚴經》,深有體會。民國3年,大師著《陰陽妙常說》,在上海出版,後來大師自己說:這本書是佛教與外道雜糅之作,不值得存世。

這一年,大師到北京紅螺山資福寺,聽寶一老和尚講經,想出家,又未如願。民國6年(1917年),大師43歲,決心要出家。離開家悄悄到天津,經清修院清池和尚介紹,禮拜淶水縣高明寺印魁和尚剃髮被僧衣,又到浙江觀宗寺受具足戒,就留在寺中習教,當時諦閑大師住觀宗,傳天台教法,道德名譽遠揚四方。大師傾心請教,進境特快。諦老想要大師在北方宏化,所以也特別指導教授,褒獎他是「虎豹生來自不群。」

民國7年(1918年),諦老到北京,大師隨往。第二天,諦老又赴五磊山傳戒,清池和尚為教授,大師便到天津清修院代主院務,戒期後仍返回觀宗。民國9年(1920年),大師同學、觀宗寺住持禪定法師,要為寺院請《大藏經》,與大師一道北上募緣,到營口,大師原先開設的藥局還在,大師在俗夫人,聽聞大師開示,隨即歸依禪定法師,長齋念佛。大師有兒子4人,其中2人後來也出家。

民國10年,大師到阱陘講經達一個月。接著到瀋陽萬壽任僧學主講,又創建營口楞嚴寺。民國12年(1923年),創建哈爾濱極樂寺、長春般若寺,中興瀋陽般若寺。這些寺院,最遠相距千餘里,所以大師仍任萬壽寺主講,抽空就巡迴督導並隨地講經。12年,極樂寺建成。14年,諦老傳大師為天台宗第44代法眷,法名今銜。這年,大師到北京柏林寺講〈楞嚴經〉,任西直門內南小街彌勒院住持,設佛學院,赴日本參加東亞佛教聯合會,從此往來於華北、東北各省。

民國17年(1928年),大師繼任北京法源寺住持。法源是北京名剎,東北軍總參議楊氏,欽佩大師道行,力主此事。北伐軍到後,大師便交待而去。18年,大師請諦老到哈爾濱傳戒,並隨即退任住持,到瀋陽般若寺辦僧學。20年,營口楞嚴寺建成,請禪定法師為首任住持。21年,長春般若寺建成,大師弟子澍培為首任住持。當時突發九一八事變,瀋陽僧學解散,前任東北特別行政區長官朱子橋將軍,以前是極樂寺的有力護法,此時在陝西主持賑災事務,請大師到西安傳戒講經,任大興喜寺住持,設佛學院。

21年7月,諦老西歸,大師聞訃奔喪,並接受影印宋版〈大藏經〉會的委託,攜帶磧砂〈大藏經〉破璃版,乘船到潼關換車。渭河沿岸,盜賊出沒,大師備歷艱難,終於安全抵達上海。這年,大師應善信之請,創建青島湛山寺。23年,大師任湛山寺首任住持。31年(1942年),大師重興天津大悲院。33年,大師由湛山退院,當時工程還沒全部完成。

大師中年出家,身佩台宗法印,一生事業,以講經弘法、建寺安僧為主。相貌魁梧,聲如洪鐘,每次陞座講經,四眾雲集,披隙導竅,深入淺出,聽眾無不感到正是自己所想聽的。所以受到官吏鄉紳的擁戴,檀越佈施如山累積。建寺事業,起於東北,終於青島,所建寺院,都是宏廣精嚴,精雕細刻,其中湛山寺最為莊嚴。大師又不遺餘力恢復舊寺,其中瀋陽般若寺、天津大悲院最為著名。大師隨到之處,盡可能地開設佛學院,造就後起人才,其中也以湛山最為興盛。所以世人以湛山大師相稱。

大師生平,以教演天台、行宗淨土為本,平時教導後學修止觀念,逢人就諄諄勸導念佛,門下弟子中,以念佛功深、預知時至而得到解脫的,不知有多少。綜計大師一生,出家30年中,講〈心經〉64遍,《金剛經》42遍,《彌陀經》24遍,《楞嚴經》十三四遍,其他經論疏註遍數不等。自行化他所及之處,親自計劃,親手指導,與弟子秉承佛陀宗旨,共建十方叢林9所,宏法支院70所,佛學院13所,都以教演天台、行宗淨土住持佛法。

又先後請慈舟、弘一兩位律師到湛山講律,向同系各寺推廣,都實行持午、結複製度,嚴淨毗尼,是北方佛教中所少見的。抗日勝利後,長春般若寺於民國36年(1947年)請大師傳戒,第二年南歸時,正值長春戰爭,崎嶇於道路中13天,才到瀋陽。轉車返回青島,應大家的請求,幾次敘述自己的生平,弟子大光作筆記,就是《影塵回憶錄》一書。

1949年,大師應香港眾位善信邀請,南下香港弘法,住在荃灣弘法精舍,陸續創立了華南佛學院、佛教印經處、圖書館、天台精舍、弘法佛堂、諦公紀念堂、青山極樂寺、清水灣湛山寺等。在耄耋(mao die音毛迭,80歲)之年,仍親自講學,接待眾人,每天忙得沒有空閑。大師常常開示眾人,學佛要旨在於看破、放下、自在,因為契合《楞嚴》三德,聽聞者都能心領神會。大師從塵俗平民中奮起,南下參學,3年中,盡窺奧秘。北回後大作佛事,精舍伽藍遍地,著述等身,說法如雲如雨,直接受到大師選拔教育、間接受到大師影響而歸向佛門的,不下幾百萬人。的確是乘願再來,足以為佛教增輝。

1963年農曆6月22日,大師圓寂,世壽88歲,僧臘戒臘都是46年,法臘38年。8月12日遵佛制荼毗,僧俗弟子供奉檀香沉香1000餘斤,香聞數里之外。檢獲舍利4000多粒,建塔於九龍清水灣湛山山麓。一生著述及弟子記錄的有《金剛經講義》、《金剛經親聞記》、《心經義疏》、《心經講義》、《心經親聞記》、《心經講錄》、《楞嚴經妙玄要旨》、《普賢行願品隨聞記》、《普門品講錄》、《大乘起信論講義》、《天台傳佛心印記註釋要》、《始終心要義記》、《信心銘略解》、《證道歌略解》、《念佛論》《湛山文鈔》、《講演錄》等。大師弟子大光,將以上著作,連同《影塵回憶錄》及《示寂記》編為《湛山大師法匯》,編入《中華續藏經》中。

惠鏡

惠鏡法師,不知生卒朝代,溜州人,出家後,住在悟真寺。法師修苦行,心欣淨土,自造釋迦、彌陀兩尊佛像,供養禮拜。67歲那年的正月夜裡,法師夢見一位沙門,身黃金色,對他說:「你想見淨土嗎?」他說想見。問:「想見佛嗎?」答:「想見。」沙門就將一缽給他,讓他看。法師觀看缽內,忽見國土廣博嚴淨,黃金為地,金繩界道,宮殿樓閣,重重無盡。聲聞、菩薩,海會聖眾,圍繞世尊而為說法。當時沙門在前,法師在後,漸漸走到佛前,沙門忽然不見。法師在佛前合掌而立。佛說:「你識得剛才引導你的沙門嗎?就是你造的釋迦像。你識得我嗎?就是你造的彌陀像。釋迦如父我如母,娑婆世界眾生如赤子。譬如赤子墮在深泥,父親進入深泥抱持到岸邊,母親在岸上抱持養育,教誘他不復入泥。釋迦教濁惡眾生,示以淨土路。我在淨土攝取,令不退轉。」法師聽聞之後,歡喜踴躍,忽然什麼都沒有了。夢醒後,法師更增信樂。後來,法師又夢以前的沙門對他說:「你20年後,當生淨土。」法師果然在79歲時西歸,當時鄰僧夢見百千聖眾,從西來迎。空中音樂,眾人都聽到了。

道如

道如法師,不知生卒朝代,并州晉陽人,是道綽禪師的懸孫弟子。他發願為救受苦眾生,造阿彌陀佛丈六金像,精勤供養。忽然在像前,夢見一位冥官呈上牒書說:「這是閻羅王隨喜法師的牒書。」法師打開一看,裡邊寫道:「法師為救三途受苦眾生,造阿彌陀佛像,像入地獄,教化眾生,一如活佛,放光說法。地獄中業輕微的,都離苦得樂。」法師夢醒後,修行更加專一。在一個齋日,佛像胸中放光,十人中有五六個人都看見了。又有人夢見法師現金色身,入地獄說法,或為餓鬼說法。這樣的感應很多,由此可知所願不虛。

僧感

僧感法師,不知生卒朝代,是并州人。他持誦《觀無量壽佛經》和《阿彌陀經》。一天,他夢見自己身生雙翼,左翅上是《觀經》經文,右翅上是《彌陀經》經文,想飛又覺身重。又誦2年後,夢見自己雙翼長長了,想飛也覺得身子輕了。再誦2年,夢見自己飛騰無礙,就向西方飛到極樂世界,見一佛二菩薩,對他說:「你以誦經之力,得到極樂邊地。你回到娑婆,每日誦48遍,千日後,方生上品。」法師夢醒後,如說修行,3年而終。在法師睡臥的地方,生出蓮華7支,7天不凋萎。

道詮(以及師、母)

道詮法師,不知生卒朝代,讀《大智度論》,非常尊仰龍樹菩薩。發願說:「大士龍樹,證歡喜地,往安樂國,輔弼彌陀,十方攝生。願垂哀憫,得生彼國。」於是造三尺龍樹菩薩像,專心祈願。夢見一位沙門說:「3年後,你可生安樂國」。法師說:「我的師父和我的母親尚在,我怎能先捨壽。」沙門說:「等我問阿彌陀佛後,再來告訴你。」3天後,又夢見沙門說:「我把你的話告訴阿彌陀佛,佛說,你師父12年後去世,你母親20年後去世,加你的壽,過後23年方生彼國。」法師又問:「我父母師友都生淨土嗎?」沙門說:「迴心發願,必生無疑。」法師十分高興,問「您是何人?」沙門說:「我是龍樹,你造我像,故來相告。」後來法師母親、師父,都如佛記的那樣,法師也於23年後正月15日歸西。往生時有紫雲蓋庵,音樂盈空,種種瑞相。

法船

法船法師,不知生卒朝代,是寶坻人。他剛一出家,就遇到睡僧懶融,開示念佛法門。晚年游廬山,仰慕慧遠大師風範,令大小精舍40多處,晝夜六時念佛,法師是領眾之人。臨命終時,趺坐說偈如下:

「吾年六十七,世緣今已畢。

一心念彌陀,西方在咫尺。」

文庫首頁全部欄目隨機文章
佛教故事文章列表

當代佛教的健康發展到底要靠什麼

如何面對傳統 作為今天的出家人,我覺得很不容易。首先...

投生到施主家

宗門下常常有些公案。比如宋代的草堂青禪師。草堂青禪...

善導大師兩種的深信

善導大師兩種深信是對於觀經,這種圓發三心的深心。深...

佛號要怎麼念

佛號怎麼念?佛號要聲聲心心,就是每一聲佛號都有你心...

觀想念佛,觀之事且從緩行

持名一法,最為末法透機之法。善導雖疏觀經,實最重持...

蓮池大師論出家與在家

蓮池大師(1535-1615),字佛慧,自號蓮池。俗姓沈,浙江...

人當臨終,唯此事為之有益

【原文】 人當臨終,唯同聲念佛為有益。若識心未去,沐...

現生髮願持名,臨終定生淨土

問,今發願但可雲當生,何名今生。答,此亦二義。一約...

別在等待中留下遺憾

惠施曾做過梁惠王的宰相,博學善辯,是名家的代表人物...

沒有一顆美好的心靈

佛說:物隨心轉,境由心造,煩惱皆心生。以我觀物,萬...

自己善良和別人無關

暑假裡的一天,同事的孩子在路上,遇到了一個懷抱嬰兒...

憂波毱多尊者的教化

有位族姓子出家學佛,修習禪定,證悟四禪,卻以為自己...

圓瑛法師:念佛能消業障

一切眾生。自從無始一念妄動。而有無明。從迷積迷。以...

復有十業,能令眾生得長命報

佛說有十種善行能使眾生得到長壽的福報,其中五條都圍...

職場中難免伴隨著心酸和淚水

阿蘭一直覺得自己很幸運。大學的專業是自己喜歡的設計...

范仲淹行善積德,換來八百年子孫福報

北宋時期傑出的思想家、政治家、文學家范仲淹(989 ~...

所求不能如願還要繼續祈求嗎

問: 我們經常看到一些人,或時做善事或時讀誦大乘經...

心不可得,病來逼誰,誰受病者

五觀心治者。不帶想息直觀於心。內外推求。心不可得。...

七種與疾病的對抗的食物

傳統醫學認為藥食同源,日常生活中的很多蔬菜、水果,...

今生忍耐,報盡即生西方

那些在修行路上曾有過的障礙,其實沒什麼大不了,我發...

慈悲的復仇

禪海從前是一位武士的兒子,一次到江戶遊玩,做了一位...

《淨土法門普被三根論》白話譯

(圓濤法師白話譯) 【原文】 一切眾生,具有如來智慧德...

【視頻】提高記憶力的核心--身心清淨

提高記憶力的核心--身心清淨

【視頻】大安法師《心經》解讀--無所得之樂

大安法師《心經》解讀--無所得之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