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爭一口氣

佛弟子文庫  简体字   發佈時間:2014/01/09

人爭一口氣

齊莊公的時候,有個勇士名叫賓卑聚。

一天夜裡,他夢見一個壯士,身材魁梧,頭戴白色絹帽,外穿耀眼的紅色麻布盛裝,內穿棉布做的衣服;帽上墜著紅色的絲穗,腳穿一雙嶄新的白色緞鞋,身上掛著一個黑色的劍囊。這個威武的大漢走到賓卑聚面前,大聲地呵斥他,還朝他臉上吐唾沫。

賓卑聚被這個突如其來的凶狠漢子驚醒了,他發現原來是個夢。盡管這樣,他依然因此而一夜沒睡,心中非常氣憤。

第二天,賓卑聚就把他的朋友們都請來,向他們講述了前一天晚上做的夢。然後他對朋友們說:「我自幼崇尚勇敢,60年來從沒受過任何欺凌侮辱。可是昨天夜裡,我在夢中受到如此的侮辱,心裡實在嚥不下這口氣。我一定要找到那個敢於在夢中罵我,並向我吐唾沫的人。假若在三天之內找到他,我就要報這個仇;如果三天之內找不到他,我就沒臉面活在世上了。」

於是,每天一早,賓卑聚就帶著他的朋友們一起站在行人過往頻繁的交通要道上,尋找著跟夢中打扮、長相一樣的人。可是,三天過去了,他們始終沒有看到一個如夢中一般打扮的壯士。賓卑聚氣餒地回到家中,長長地嘆了一口氣,然後拔出劍自刎了。

一個小夥子說,他的老闆非常苛刻,找藉口扣了他半月的工資,他實在嚥不下這口氣,準備找人揍老闆一頓,說「這點錢沒什麼,但人活著就為一口氣,就是辭職不幹,豁上坐牢也要出這口氣」。

《金剛經》說:「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我們所經歷的一切事,無非夢幻泡影,過眼雲煙,所謂的「人爭一口氣」之說,看似冠冕堂皇,其實毫無意義,甚至荒唐之極。像每個人小時候在幼兒園爭一朵小紅花,在單位爭一個先進名額,在路邊為一點小事吵得不可開交,搞得所到之處人際關係緊張,弄的自己和對方心情都不好。如果等年齡大了,驀然迴首,就會發現所謂的「一口氣」其實是「虛榮心」,人們都是被虛榮心玩得死去活來,何苦呢?!

再講一個《二桃殺三士》的故事:

戰國齊景公時,田開疆率師征服徐國,有拓疆開邊強齊之功;古冶子有斬黿救主之功;由田開疆推薦的公孫捷有打虎救主之功。三人結為兄弟,自號為「齊邦三傑」。齊景公為獎其功勞,嘉賜「五乘之賓」的榮譽。

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三人挾功恃勇,不僅簡慢公卿,而且在景公面前也全無禮統。甚至內結黨羽,逐漸成為國家安定的隱患。齊相晏嬰深感憂慮,想除掉他們,又擔心景公不允許,反結怨於三人。

一天,魯齊結好,齊景公宴請魯昭公。宴至半酣,晏子奏請開園取金桃為兩國結盟祝賀。景公准奏後,晏子引園吏親自監摘。摘得六個金桃,「其大如碗,其赤如炭,香氣撲鼻」。依禮,齊魯二國君各享一個,齊魯二國相各享一個。盤中尚剩兩個,晏子奏請賞給臣下功深勞重的人,以表彰其賢能。齊景公讓諸臣自我薦功,由晏子評功賜桃。公孫捷和古冶子因救主之功而自薦。當此二人一開口自薦,晏子馬上就肯定了二人的功勞,並即刻將兩桃分別賜給了這兩人。

田開疆以開疆拓邊有功而自薦,晏子評定田開疆功勞為最大,但桃已賜完,說只能等到來年桃熟,再行獎賞。齊景公說他自薦得遲,已沒有桃子來表彰其大功。田開疆自以為這是一種恥辱,功大反而不能得到桃子,於是揮劍自殺。古冶子和公孫捷相繼因功小食桃而感到恥辱也自殺身亡。晏嬰就用兩個桃子除掉了三人,消除了齊國隱患。

那些從小到大告訴我們「要爭一口氣」、「士可殺,不可辱」、設置「評職稱、爭先進,爭當標兵」等種種比賽的人是不是我們的「晏子」呢?

烏江自刎的項羽,雖被世人稱道,但在修行人眼裡,卻是何等的荒唐!


文庫首頁 > 隨機文章 > 全部欄目 > 佛教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