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助念與失助念之損益比較

佛弟子文庫  简体字   作者:印光大師  2016/08/04

得助念與失助念之損益比較

劉曉愚居士,名景烈,江西贛縣人。少年留學東瀛,與蔡公松坡等同學。光復後,曾任第一屆國會議員。民六七年間,任職方司司長。從堂兄好愚居士,名景熙者,乃贛州大紳,素尚佛學。故居士少時,對法門亦肯護持。城中壽量古剎,頹廢已久。民國初,土人藉辦國民小學之名,並謀得全佔字據,盤踞其間。後由居士發起,請大春和尚兼任住持,藉資保護。及民八九年,寺與該校涉訟,均由居士德望所及,一倡百和,靡然風從,凡地方紳,商,學界各正士,一致主張公道,遂將學堂遷出,保全寺基,及贖回田租若干。至二十二年開馬路,該寺適當路線,已定中為大馬路,兩旁作小菜場,全寺盡毀,萬無保存之餘地。緇素已至山窮水盡,知森昔日佐助大春和尚,與該寺向有因緣。

其時在蘇隨侍印老,必識有力護法,函請設法挽救。適居士亦由避難來蘇,已皈依印老法師,吃花素,修淨業,法名德誠。森為二十尺之鐵質大士法相起見,奔走呼號。得以達到保全,進而重興者,亦得居士讚襄之力不少。迨其二十五年回裡,寺事尤多賴維持。但因公私眾務紛繁,信心雖發,實行難專。每日不過少時功課,隨緣修習而已。至二十七年秋末,因宿世今生殺業所感,又發生大病。(當身未皈佛時,喜打鳥網魚,殺害許多生命。民十幾年時,曾生對口瘡,病勢危殆,痛苦之極,遂發願斷此惡習。因念觀音菩薩救苦救難,忽憑空聞香,病遂漸愈。)纏延日久,痛苦難堪,令其子發莊,匯洋數百圓,囑森供養印老,及代作其他功德。

森辦理後,回函勸其長素,聞至年底始實行斷葷。延及二十八年三月,病勢日重。幸妻妾子媳,皆印老之皈依弟子,均知臨終助念之緊要。乃於十七日,向壽量寺,請二僧為之助念。至十九早晨,居士自知當辭塵世,遂令抬出庭前,一換空氣。喚兄弟囑咐後事,並令長子發莊,跪聽遺囑。說畢,眾見面色特異,即仍抬回臥室。二僧與家人,同聲助念佛號。發莊敬捧阿彌陀佛接引像,請其觀看。

因大病初起,仍為頸項外癥,致左手下垂,數月不能提舉。正近屬纊之際,及見佛像,左手忽活動如常,舉起合掌。便現歡喜踴躍之象,急念阿彌陀佛。其時毫無痛苦,隨眾念佛聲中,安詳而逝。時年六十一,即己卯古曆三月十九日也。居士大病數月,痛苦難堪,實由惱害眾生之後報重報,轉作現報輕報。及至臨終,得此瑞相,可謂諸根悅豫,正念分明,舍報安詳,如入禪定,決定生西而無疑。身後喪葬宴客,一一皆遵印老函示,概用素筵,開南贛佛化之先河。如斯善利,雖由本人善根成熟,而家眷飭終如法,善以助念,亦實極大助緣。故末後一著,望四眾佛子,及早注意。

李丁氏,法名德宏者,曾適揚州李某。因夫婿納寵妾,自未生育,難安於家,遂依繼母丁德元居士而處。繼母亦即視同己出,互相扶持,舉止相隨,近二十年如一日。民國十七年在申,由親友引見印老法師,遂同叩求攝受皈依,請賜法名。老人亦念誠懇,即慈許,並題法名為德元,德宏。自此長素奉佛,修持唯謹。母女相依,轉為法侶。痛念俗緣福薄,眷屬凋零,今遇淨宗良導之出世父母,得依為師,亦屬萬幸。由是孝敬老人之心,十分真切。

論平日之信向修持,一切皆在劉居士之上。唯恨宿業所障,因緣欠缺。民二十七年夏,見武漢將近淪陷,乃由香港來滬暫避。因房價過昂,租賃不易,住客棧,費大而多不便。太平真老,向知他母女信佛真切,當此大劫,流離失所,眷屬凋敝,殊堪憐愍。在寺辟一淨室,俾其老幼五人同居。至二十八年三月初,忽患傷寒。延至四月中,醫藥罔效,病勢日重。寺中佛事繁多,屋宇又少,若死在寺,無法安頓,不得已而送醫院。醫院章程,悉依西法,飭終助念,萬難照辦。入院二三日,知佛法人,不能前往。遂於四月十八日早,糊糊塗塗,死在院中,時年五十。

如此向有信心修持之人,若臨終得如法助念,往生瑞相,當不在劉居士之下。但因機緣所礙,全失助念之益,致平日之信心,現生不得受用,只作未來得度因緣,殊為可惜。以此比較,確知臨終助念之關係,實為重要。雖然,功不虛棄,果無浪得。世無無因之果,亦無無果之因。劉居士之如斯善利,當由宿種今熟,故得善緣眷屬而為成就。李居士之如此差失,諒由宿世破人勝事,致感得種種不如法之時節因緣,而作障難。

且今生信奉三寶之一切善行,決定可作未來得度之因,毫無疑義。但究不如當生了脫為直捷。故老人常雲,利人即是利己,害人甚於害己。願有志生西之緇素同人,一舉一動,注意因果。必使步步頭頭,悉令成就往生勝緣,為切要耳。


文庫首頁 > 隨機文章 > 全部欄目 > 印光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