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弟子文庫

蔑視佛國往生,可謂欺天誑人

蓮池大師  2018/07/09  大字體  護眼色

蔑視佛國往生,可謂欺天誑人

原文:

若一味說無相話以為高,則資性稍利者,看得兩本經論,記得幾則公案,即便能之,何足為難!

且汝既了徹自心,隨處淨土,吾試問汝:還肯即廁溷中作住止否?還肯就犬豕馬牛同槽而飲啖否?還肯入丘冢與臭腐屍骸同睡眠否?……

於斯數者,歡喜安穩,略不介意,許汝說高山平地總西方。其或外為忍勉,內起疑嫌,則是淨穢之境未空,憎愛之情尚在。

而乃開口高談大聖人過量境界,撥無佛國,蔑視往生,可謂欺天誑人,甘心自昧。苦哉!苦哉!

又汝若有大力量,有大誓願,願於生死海中,頭出頭沒,行菩薩行,更無畏怯,則淨土之生,吾不汝強。

如或慮此土境風浩大,作主不得,慮諸佛出世難值,修學無由,慮忍力未固,不能於三界險處度脫眾生,慮盡此報身,未能永斷生死,不受後有,慮後有既在,捨身受身,前路茫茫,未知攸往,則棄淨土而不生,其失非細。

此淨土法門似淺而深,似近而遠,似難而易,似易而難,他日汝當自知。

蓮池大師《雲棲法匯》

譯文:

若總是說一些無相無念的話以為高妙,那麼天資稍為敏捷的人,看了幾本經論,記得幾則禪宗公案,就可做到這一點,這並不足為難!

你既然徹悟自心,隨處都是淨土,那麼我試問你:你還肯住在廁所中否?還肯與狗、豬、馬、牛同槽飲食否?還肯入荒山墳墓與發臭腐爛的屍骸一起睡眠否?……

如果對這幾項歡喜安穩,一點都不介意,方許可你說高山平地總是西方淨土。如果外表忍耐勉強承受,內心生起疑慮嫌惡,則淨穢境界的分別未盡,還存在憎愛的情感。

以此心態而高談闊論大聖人超情離見的境界,否定佛國的存在,蔑視往生淨土,這就叫是欺天誑人,甘願蒙昧自己的心靈,苦哉!苦哉!

又,你若有大力量,有大誓願,願在生死海中頭出頭沒,行菩薩道,不再有畏懼怯弱,那麼我不勉強你往生淨土。

如果或是憂慮這個娑婆世界欲境業風浩大,自己作不了主;憂慮諸佛出世難值難遇,修學佛法無門可入;憂慮忍力未能堅固,不能在三界險難處度脫眾生;憂慮盡此業報之身,未能永斷生死,截斷神識的輪迴;憂慮既然還得受來生的果報,捨此身受他身,前路茫茫,不知向何處去;那麼,摒棄淨土而不往生,其損失就不是細小了。

這個淨土法門看似淺顯實則深奧,看似淺近實則邃遠,看似艱難實則容易,看似容易而又艱難,他日你自會明白其中的奧妙。

註釋:

①溷(hùn):廁所。

②冢(zhǒng):墳墓。

③忍力:忍辱之力。又謂安住真如實相之力。

④報身:業報之身。

⑤後有:未來之果報,後世之心身。

文庫首頁全部欄目隨機文章
蓮池大師文章列表

生命的顛倒與真實

厭離娑婆的心,和欣求淨土的心,可以是互動的,有時候...

你得有一分相應,才能夠生到淨土去

以前我們聽到其他的經論教導我們:心淨國土淨,心淨眾...

邪見的過失是很可怕的

我們都知道在貪瞋癡當中,癡造罪是最重的,但是癡心造...

阿彌陀佛涅槃後將去哪裡

問: 未來際觀音菩薩接阿彌陀佛的班,阿彌陀佛將去哪...

念佛有何竅門

弟子:閉關時,在吃的方面是否要越吃越少呢? 老和尚說...

【推薦】把快樂的果報迴向淨土

我們講到實相的義理。 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應觀法...

【推薦】如何堅定厭離娑婆、欣求極樂的信念

問: 如何堅定厭離娑婆、欣求極樂的信念? 大安法師答...

念佛人不可以有求取福報之心

何以世間念佛人多,真能了生死者少。祗以念佛之人,無...

淨化心靈才有可能離苦得樂

真正的幸福來自於內心,不能以金錢、權力、榮耀以及征...

發菩提心方能消宿業

今之世道,乃患難世道,雖曰念佛能滅宿業,然鬚生大慚...

【推薦】愛自即成眾苦因,愛他則是萬善根

愛自即成眾苦因,愛他則是萬善根,生佛差別從此出,自...

判斷淨土穢土的兩個指標

我們從佛陀的名號華光如來,沒辦法去判定是淨土、穢土...

治療眼病的偈語

(一)瞎子竟重見天日 (作者:煮雲大師) 不多久以前,...

最令人敬仰的四個老實念佛人

一、黃鐵匠: 叮叮噹噹,久煉成鋼,太平將近,我往西...

業障發現的公案

我們每個人,思想隨時變化的,當你打完佛七,得到佛菩...

八個人生經典問題解析

有個失戀的女孩,在公園裡因為不甘而哭泣。一個哲學家...

這五種習氣,你是不是樣樣都有?

第一種是貪,有了貪心,就這樣也要、那樣也要,貪不到...

廣置義田的顧正心

廣置義田,就是買一些田來做善事,這是在《懿行錄》裡...

開發出自己的潛能

禪宗有許多文武雙全的高僧大德,釋方老和尚就是這樣一...

如何看待生死的真相

問: 佛法如何看待生死的真相? 惟覺長老答: 生死事...

捕象記

久遠以前,佛陀在舍衛國祇樹精舍為天人、國王、大臣及...

樓宇烈:明星信佛最根本的虔誠,還是要擔當社會的責任

樓宇烈老先生剛過了80歲生日不久。他是北京大學哲學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