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經》智慧:人的命運,藏在這三個字裡

佛弟子文庫  简体字   發佈時間:2017/11/19

《易經》智慧:人的命運,藏在這三個字裡

時——因時乘變,待時而飛

「虎落平陽被犬欺,龍困淺灘被蝦戲。」人做事都需要掌握時勢和時機。時機不對,就不要出頭。沒有機會,就不要盲動。保存實力,待時而動。

人應該像龍一樣,把握時機,做到能大能小,能升能隱;大則興雲吐霧,小則隱介藏形;升則飛騰於宇宙之間,隱則潛伏於波濤之內。

《周易》上說,「君子藏器於身,待時而動。」意思是:君子有卓越的才能超群的技藝,不到處炫耀。而是在必要的時刻把才能或技藝施展出來。如呂尚遇周文王,就是如此。這話也提醒我們,在默默無聞的時候,要加強自身修養,等到機會來時,就要充分展露自己的才華。

時機、時勢是客觀的,不是人為的。我們不能創造時機,而只能做好我們能做的,等待時機,把握時機。這就是守時,一個守時的人一定會做好充足的準備,不會讓機會白白溜走。

項羽《垓下歌》唱道:「力拔山兮氣蓋世,時不利兮騅不逝。騅不逝兮可奈何,虞姬虞姬若奈何?」即使力可拔山,氣概蓋過世人的項羽也有「時不利兮若奈何」的悲嘆。回想當年,巨鹿之戰,破釜沉舟,五路諸侯雖作壁上觀,但項羽以區區2萬楚兵大破40萬秦軍,雄霸天下。而垓下之戰,四面楚歌,十面埋伏,英雄也只能 「時不利兮若奈何」的哀嘆,最終烏江自刎,遺恨千古。

不管「時勢造英雄」,還是「英雄造時勢」,其核心還是「時」的問題,時機未到,則潛伏不動,靜若處子。時機一到,則順勢而發,動如脫兔。

位——位置不同,命運不同

你處在什麼位置,站在什麼高度,決定了你是怎麼樣的視野;內心多大的格局,你就可以看到多大的天空。

一根稻草,扔在街上就是垃圾,與白菜捆在一起就是白菜價,與大閘蟹綁在一起就是大閘蟹的價格。說明了:一個人在不同的平台和位置會體現出不同的價值!這就是「位」的重要性。

秦朝丞相李斯二十六歲時,還是楚國上蔡郡府裡的一個看守糧倉的小吏,負責每天記錄糧食的進出情況,工作乏味單調,無所作為。

一天李斯上廁所,看到一群老鼠。這群在廁所安身的老鼠,全身哆嗦,個個瘦小乾枯,毛色灰暗,身上又髒又臭,讓人一看就噁心至極。

看著這些老鼠,李斯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管理的糧倉中的老鼠。那些老鼠,一個個腦滿腸肥,毛光皮滑,整日在糧倉中逍遙自在,與眼前廁所中這些老鼠相比真是天上地下!

這時李斯就想「人生如鼠,不在倉就在廁,位置不同,命運也不同。自己在這個小小的縣城一直做著默默無聞的管理員,就像廁所裡的老鼠一樣。」

於是,他就跑去跟荀子學帝王之術,學成之後被荀子推薦做楚國宰相春申君的門客。不久,他覺得楚國不值得效勞,而六國又弱,沒有自己可以建功立業的基礎,便千里迢迢,跋涉到秦國。李斯到秦國的時候,正趕上莊襄王駕崩,丞相呂不韋正網羅大批人才,呂不韋見了李斯,格外賞識,即時收為了門客。

二十多年後,他取代呂不韋,做了秦國的丞相。輔助秦王嬴政東向掃六合,揮劍決浮雲,履至尊而制六合的千古功業!人生如鼠,不在倉就在廁,位置不同,命運也不同。

位之所以重要,因為位決定了未來的方向。《周易》中說,正位凝命,一個人擺正位置才知道自己的使命是什麼,方向在哪裡。位置不對,方向就不可能正確。

德——日新其德,厚德載物

當然,人的命運不僅僅包含在時與位當中,決定人的命運最重要的因素是德。沒有德,時機來了也抓不住;沒有德,即使處在高位也是曇花一現。《周易》中的德,並非僅僅指道德,德是包含了精進、寬容、大氣等一系列內涵的綜合素質。具體來說,德至少包含以下內涵:

自立精進之德。《周易》上說,人要傚法大地的品德,用厚德承載萬物;要傚法上天的品德,以剛健的精神自強不息。自強不息是為自己爭取更廣闊的天空。自強不息的本質,就是眾多經典中所說的:日新其德。陰陽相摩,八卦相蕩。世界時時都在變化,萬事萬物在下一刻都是新的。

自強不息,就是永遠在進步,永遠不滿足。有智慧的人應當傚法陰陽變化日新,不斷改掉過錯,不斷創造新的業績,在歲月的流逝中修養自我,昇華自我。

善良寬容之德。《周易》強調「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善良與厚德、厚道的內涵基本相同。《周易》說厚德載物,其實厚德載物的本質就是善良寬容。厚德是善良,用善良的心地去承載萬物,待人接物,包納萬物,就是寬容。懂得厚德載物的人,懂得善良寬容的人,其實就拿到了人間最好的通行證,為自己乃至子孫後代種下了福田。

謙卑低調之德。萬事退一步就叫謙,不傲慢就叫謙;讓一步就叫謙,多說一聲謝謝、對不起,就叫謙。低調做人,你會更加穩健;高調做事,你會更加優秀在這個社會上生存。在姿態上要低調,在低調中修煉自己。低調做人無論在官場、商場還是政治軍事鬥爭中都是一種進可攻、退可守,看似平淡,實則高深的處世謀略。謙卑是一種智慧,是為人處世的黃金法則。

變與適變之德。「窮則變,變則通,通則久」從某種意義上來將,《周易》是一部講變化的書。

《周易》上說,上下無常,剛柔相易,不可為典要,唯變所適。《易傳》也說,神無方而易無體。意思就是萬物的變化無常,沒有固定的規律。這裡推究到人事上、修身做事情都要講究一個「變」字。

每個人從出生到死亡,不斷積累自己的錯誤,這些錯誤形成一個「勢」或者說「氣場」,這些惡「勢」不斷蠶食人的好運。但事實上人們都明白自己的錯誤,但是卻沒有勇氣,沒有決心去改正,這也正是層次越低的人越容易放縱自己的原因,他們無力控制自己錯誤的習慣。


文庫首頁 > 隨機文章 > 全部欄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