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武帝對佛教的貢獻

佛弟子文庫  简体字   發佈時間:2017/07/07

梁武帝對佛教的貢獻

梁武帝(502-549年),名蕭衍,字叔達,小字練兒,南蘭陵(今江蘇常州西北)人,南朝梁皇帝。梁武帝博學能文,長於音樂詩賦,並擅書法。齊時,為「竟陵八友」之一。曾任雍州刺史,鎮守襄陽。後乘齊內亂,起兵奪取帝位,建立梁朝。在位期間,重用士族,制九流常選,又立國學,招五館生,不限門第立集雅館、士林館等。梁武帝深通佛學,在位期間,親身參與製定、修改戒規,整肅僧紀;著書立說、創製懺儀;建寺佈施,護持佛教;舍身寺院,鼓勵信仰。梁武帝對佛教的貢獻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

一、完善戒規,整肅僧紀

梁武帝作為一代帝王,不僅自己信奉佛教,而且他還根據佛教典籍逐步完善佛教戒規。同時,他還邀請精通戒律的高僧修訂有關戒規,然後以皇帝的權威發號施令,要求所有僧侶遵照執行。武帝自信佛以後,道念日堅。曾作一篇《淨業賦》在佛前宣讀,發願內淨其心外淨其行。可見作為帝王的梁武帝已經在帶頭按照佛教戒條的要求吃素修行了。梁武帝不僅主張素食,而且還進一步提出了禁酒的主張。他頒佈《斷酒肉文》,並下令全國僧侶必須遵照執行,凡有違犯者,依佛教有關戒條治罪。他不僅讓僧侶遵照執行,而且他自己也斷除酒肉。此後,梁武帝不著革履,不食酒肉。日唯一食,食止菜蔬。南梁天監十一年,梁武帝下詔,禁在祭祀中宰殺牲畜,改用面點、果蔬祭祀。

梁武帝不僅自己親自製定有關的佛教戒規,而且他還邀約國內精通戒律的高僧,根據佛教戒律精神製定出有關的戒規來規範僧侶的行為。他在位時任《十誦》名家法超為都邑僧正,並欲自為白衣僧正。命法超撰《出要律儀》十四卷,分發境內,通令照行。

梁武帝親自參與有關戒規的製定,同時還讓戒律高僧製定適合當時形勢的戒規,並以王權的形式要求遵照執行,這對整肅梁朝僧人的道風,維護佛教的純潔起到了重要作用。

二、著述講經,創製懺儀

梁武帝對佛教的信仰和支持表現在他直接研究經典、講經說法、補充懺儀等方面。他在位期間過著在家居士的生活,並且花費大量時間從事佛教研究和著述,特別對《般若經》、《維摩詰經》研究最多,所著《立神明成佛義記》,利用中國傳統的靈魂觀念論述修行解脫問題,將佛性解釋為「神明」,認為通過斷除情慾的修行使它達到清淨,便可達到解脫。梁武帝對佛教義學也很有研究,對《般若經》、《涅槃經》、《法華經》等尤為重視。梁武帝還積極從事佛教撰述,闡述其獨特的佛學觀。

梁武帝不僅從事佛學研究與著述,而且他為了向更多的人宣揚佛法,還親自登台講經。中大通三年(531)十月,梁武帝到同泰寺講《大般涅槃經》,同年十一月又去講《摩訶般若波羅蜜心經》。他的講經法會,聽眾經常成千上萬。他於中大通五年(533)在同泰寺講《金字摩訶般若經》時,與會的高僧有千人,其他信徒則達三十萬人。梁武帝還經常啟建各種法會,他在普通六年(525)於同泰寺開過「千僧會」。中大通元年(529),他曾開設四部無遮大會,參加者有道俗五萬餘人。

梁武帝不僅熱衷於研究著述,而且對佛教經懺佛事的發展也做出了重要貢獻。他對佛教懺法的貢獻之一是他組織僧人根據經典創製了《梁皇懺》。《梁皇懺》,又稱為《梁武懺》、《梁皇寶懺》,是南朝時梁武帝為了超度其夫人郗氏所制的《慈悲道場懺法》。

三、建寺佈施,護持佛教

梁武帝即位後的第二年,宣佈放棄道教信仰,改宗佛教。他認為老子之教是邪法,他歸依佛教是棄迷知返,歸依正覺。他還在宮中重雲殿的重閣上寫了《舍事道法詔》,有二萬多道俗參加了這一儀式。從此,他以佛教為國教,積極扶持佛教的發展,使梁代佛教在南朝達到了鼎盛。梁武帝是虔誠的佛教信徒,他把梁朝當成他佛化治國的樂土。史載,梁武帝大造佛寺、佛像,建愛敬、智度、新林、法王、仙窟、光宅、解脫、開善等寺院。

梁武帝除了以建寺的方式護持佛教以外,他還通過各種方式向寺院佈施。他向寺院捐資非常慷慨,經常一次就能捐資千萬以上。不僅如此,梁武帝還先後四次出家同泰寺,每次出家,都由朝廷出重金向寺院佈施將他贖回。通過這種方式,梁武帝為寺院又捐助了大量資金。這就是作為皇帝的梁武帝為護持佛教所做的貢獻。梁武帝通過建寺、佈施等方式,支持佛教事業的發展,使梁代的佛教事業空前興盛。

四、舍身寺院,倡導信佛

梁武帝崇信佛教,不只是形式上的信仰,他還按照佛教制度,受菩薩戒。普通元年,梁武帝在宮中築壇,欲稟受菩薩戒,朝延大臣們一致推薦德高望重的惠約禪師,因此武帝下詔道:「道資人弘,理無虛授,事藉躬親,民信乃立。惠約禪師,德重人世,道被幽冥,四月八日,延師於等覺,授菩薩戒法。」當佛事行羯磨懺法時,甘露天降,有兩隻孔雀降階,馴伏不去,武帝大悅,復設無遮大會。從此,他就被稱為「菩薩皇帝」。

武帝自受菩薩戒後,就嚴守戒律,一個萬乘之尊的帝王,他的日常生活,清苦得如同一個苦行頭陀。有時遇事繁忙不能在午前就食,一過午,就不吃了,穿的是布衣木棉,蓋布被,墊莞席,足登草履,頭戴葛布;一冠三年,一被二載。從五十歲起,便斷絕房事,不飲酒,不取樂,除宗廟祭祀大會,或其他法事外,他從不舉樂。他日理萬機,勤於政事。在冬天須過四更方才就寢,夜深天寒執筆譔寫,手皮為之破裂。他不但勤政而且愛民,親近侍從,犯過者每多縱舍,每判一死刑,常常矜哀流涕。居小暗室殿,亦常理衣冠,暑夏炎熱,而不褰袒,雖見內宮小臣,仍然如遇嚴賓,雖古之賢君,莫之能及。

梁武帝出家法名「冠達」,居同泰寺。晨撞鐘,暮擊鼓;宿清靜禪房,食淡素齋餐。日間,誦經唱梵;午夜,修讀佛經。起居安逸,心境恬淡,儼然一個真正的出家人。梁武帝以帝王之身,四次出家,在梁朝產生了很大影響。在他的倡導之下,梁朝信佛民眾與日俱增,僧侶數量大大增加。佛教出現了前所未有的鼎盛局面。


文庫首頁 > 隨機文章 > 全部欄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