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冠軍邢傲偉的學佛心路

佛弟子文庫  简体字   發佈時間:2016/08/16

奧運冠軍邢傲偉的學佛心路

誦經得和

「奧運村的運動員都有各自的宗教背景,裡面就提供了這樣一個場所。」已過而立之年,現為山東體操管理中心高級教練的邢傲偉說。

悉尼奧運會出征之前,他的腰傷發作了,為了不影響比賽的征程,只好咬牙打了封閉針。而當時包括邢傲偉、楊威和李小鵬在內的隊員都是第一次參加奧運會,「這是我們面臨的最大困難。」而在半決賽中,由「體操沙皇」涅莫夫領銜的俄羅斯隊也在總積分上趕超了這支平均年齡不到20歲的中國隊。

半決賽屈居次席加上國際大賽經驗的缺乏,決賽前隊員們心中充斥著壓抑和焦慮。為了紓解如此的氣氛,隊員們來到了奧運村內的一座佛寺。

「當時寺院內正好在上早課。」甫一踏入,清淨莊嚴的氣氛讓被緊張情緒侵擾的邢傲偉一下子釋懷了許多,「主要是聽誦經,感覺到內心非常的放鬆和舒服。」返回運動員宿舍後,邢傲偉又翻出了隨身攜帶的佛教掛件和念經機。對著掛件背面的咒文,伴著安靜的誦念聲,他迎來了自己的奧運會決賽。

「其實當時也沒有想那麼多,就是想把比賽快點比完。」2000年9月18日,憑藉決賽的超水平發揮,邢傲偉奪得了自己的首個夏季奧運會冠軍,也為中國代表團拼下了第28塊金牌。而在下場時,邢傲偉難掩內心奪冠的喜悅,對著電視鏡頭說了句「打死他們」。

一時的「口出狂言」直到他賽後翻看比賽錄像時才發覺。「我是山東人,比較愛著急。當時主要是年輕加上內心太亢奮了,自然而然的一種流露。修佛以後我遇到事情都會念阿彌陀佛,就不著急了。」邢傲偉坦言道,佛教中平和自在的思想正好彌補性格上的弱點。

而自己走進佛教,則要追溯到他幼年時期的生活。

熱衷佛學

邢傲偉自小成長在一個佛教氛圍濃厚的家庭。年幼的他看到家裡供奉的佛菩薩像,內心便會升起一份崇敬。「只要見到佛像,我都會去拜一拜。」每逢周圍的寺廟做法事,邢傲偉也常常會跟在大人的後面。雖然天性貪玩好動,但只要一進寺廟,邢傲偉便像換了個人似的,學著長輩們的樣子,安靜禮佛。「當時看到佛教,沒有任何迷信的想法,就認為是個好東西。」

8歲進入山東體校之後,體校的文化課讓邢傲偉對傳統文化產生了興趣。「只要不是太深奧的歷史問題,特別是從漢朝以後,我基本上都能告訴你。如果我不做運動員,我會做個歷史學家。」在日常訓練之餘,邢傲偉最喜歡的,便是和隊友們分享一些歷史小故事和趣味知識。

1993年,作為山東體校的優秀培養苗子,邢傲偉進入了國家隊。得益於國家隊一流的資源配置,邢傲偉熱愛傳統文化的愛好在其中得到了極大的滿足。訓練的間隙,他都會往訓練基地的圖書館裡鑽。「當時國家隊的圖書館的書非常全,我在裡面看了許多關於佛教的入門書籍,例如佛教故事,佛教常識之類的書籍。」

漸漸地,邢傲偉便將佛教作為自身的精神依止。

「大約就是在1998年前後,我就正式學佛了。當時主要是隊內的氣氛比較好,周圍人也沒有什麼看法。」邢傲偉回憶道,自己在宿舍購置了一些佛事用具,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情,便是禮拜和上香。

而在20世紀初,MP3數字播放器剛剛興起,隊友們都在爭相下載流行歌曲的時候,邢傲偉都會加上幾首佛教歌曲。《心經》和《大悲咒》都是邢傲偉MP3播放器裡的保留曲目。一旦外出比賽,邢傲偉也會在裝滿醫用膠布和藥品的行李中塞入一個念經機。

「出去比賽,都會去當地的寺廟走一走,看一看。睡覺前,我都會聽念經機或者佛教音樂,來放鬆自己。」不知有多少次,邢傲偉是在清淨祥和的梵唄和念誦聲中,等待著自己的比賽。

「輸贏是場輪迴,你要學會放下得失去比賽」——奧運冠軍邢傲偉的學佛心路

「主要有三條出路,留在國家隊當教練,回地方和徹底改行。」大約有一週的時間,邢傲偉每天都是處於極其焦慮的狀態,滿腦子都是對於未來出路的思索。而幫助邢傲偉度過那段低潮的,正是佛法。

「我那時候幾乎每天晚上都是在聽經。」夜晚插上念經機耳機的那一瞬,伴著耳邊傳來熟悉的唱念,邢傲偉彷彿進入了一個梵國勝境。雖然參加過兩屆夏季奧運會,歷盡浮沉,但佛法帶來的那份澄明和莊嚴依舊如初。在般若智慧的潤澤下,邢傲偉對未來做著理性而又縝密的思索。

2005年11月11日,邢傲偉選擇留在了國家二隊,從事青年梯隊的建設,成為了當時國內最年輕的體操教練。

沒有了奪金目標和任務,邢傲偉的教練工作卻著實不輕鬆。「雖然我自己不練了,但是我手邊有了許多隊員,他們年紀都很小,每個人都要你去操心。」眾所周知,體操項目最終的勝負判定往往都在毫釐之間,因此,對於技術動作的規範顯得至關重要。而看著身邊許多青澀的面龐,邢傲偉時常會想起當初自己進體校訓練時候的情景。

所以,在隊員的訓練指導上,邢傲偉並沒有選擇嚴厲的呵斥和苛責。「佛教讓我冷靜,就好像有一雙手拉著我一樣。當教練員不能去想這個隊員練好了,這個隊員沒練好。你不能一直去糾結這個問題。」

在他看來,競技體育講求的勝負高下同佛法中的思想是相融合的。「佛教講的放下並不是無所謂,而是先放下再去解決。練體操的時候,你也不能說放下就是不練了。既要擺正心態,又要有結果的要求。這兩者其實是一樣的。」

在日常生活方面,遇到隊員心理出現波動起伏,作為教練的邢傲偉也會向隊員們推薦佛法,讓心理有起伏的隊員去寺廟走一走,去聽一聽佛經。這種獨特的指導風格下,短短5年時間裡,邢傲偉培養出了4個全國冠軍和1個世界冠軍。

心繫佛教

2009年底,在國家二隊擔任了5年的青訓教練之後,邢傲偉回到了山東體操隊,從事國家隊和地方隊的人才銜接工作。有了較多的業餘時間,他在佛法上也投入了更多的精力。

2013年初,邢傲偉有幸結識了中國佛學院教授、研究生導師宗舜法師。「我和宗舜法師是去年才認識的,雖然沒有親自去聽他講課。但是他的微博共修我覺得非常好。那些抄寫的經文讓我打心眼裡佩服。」因緣和合,喜愛傳統文化的他也開始抄寫經文。

「我主要是描抄師父的經文模板,前段時間我主要抄寫《藥師咒十二大願》,總共是四張。後來我看到師父出了《心經》,我就開始抄寫《心經》。」

由於身上各處都有傷病,只是簡單的提筆寫字,邢傲偉卻要時常變化身體的姿勢。短短的260字,剛開始抄寫的時候都要用上2個小時。但邢傲偉的初心卻沒有任何動搖,上香跪拜,沐浴更衣都是他抄經前的必要程序。

看著原先熟稔於心的佛經躍然紙上,邢傲偉甚是歡喜。「我會打開念佛機,邊抄邊誦,就像是一種修行。對我的心情是一種很好的調節。」截至到目前,邢傲偉已經抄寫了45張經文。在他書房的一隅,疊滿了平時練習過的半成品。在他的影響之下,邢傲偉的父親也加入了他的行列。「家里人都覺得這是功德,沒有什麼別的看法。我和我父親現在一起抄經。」

從1998年接觸佛教至今,學佛的經歷帶給邢傲偉最大的改變是平和的心境。每當看到昔日的隊友在賽後抱怨比賽和裁判的時候,他都會發去善意的提醒。「競技體育當中,有勝就有負,你這屆拿了冠軍,下屆沒拿到。這是一種輪迴。一定要用平常心去看待待。佛教就是你答我問,我輸了教我要放下,我贏了教我不要驕傲。我得感謝佛教,這些年沒有讓我走過彎路。」

15年的學佛路,在他眼中依舊是那麼微不足道。「我覺得真的不夠,那些高僧大德們都是自己一輩子的時間去修行。我離不開佛教,我還是需要一種信仰來支撐著我脆弱的心臟,來讓它慢慢地加強。」

對於自己修行的境界,前國家體操隊員邢傲偉打了這樣一個比喻。「如果學佛有名次的話,我只是學佛層面的全國冠軍。」


文庫首頁 > 隨機文章 > 全部欄目 > 名人學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