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弟子文庫

學佛人該如何吃飯睡覺

索達吉堪布  2017/09/17  簡體字  大字體  護眼色

學佛人該如何吃飯睡覺

壬二、斷除貪食:

了知飲食如良藥,無有貪嗔而享用,

非為驕橫體健朗,唯一為使身生存。

作為凡夫人,一日三餐當然不可缺少,但要認識到飲食如同治病的良藥,理應恰到好處,根據實際情況,不能過多也不能過少,否則會事得其返,達不到效果。我們飲食的時候,應當了知食量,做到定時定量。如果吃得太多,身體沉重,容易昏沉、睡眠;吃得太少,又會憔悴衰弱,沒有力氣修行,所以吃飯一定要適量。

有些居士在飯店裡吃飯時,因為害怕浪費,一直吃一直吃,肚子都要爆炸了,回去的路上很痛苦。雖然不浪費是種美德,但吃飯過量也不太好,對身體還是有損害。以前的一些老修行人,好幾年的生活就像一天一樣有規律。記得我寺院裡有一個老喇嘛,他早上起床、晚上睡覺、白天的吃飯量,天天都相同,那時候沒有手錶,但他猜得特別准,什麼時候該燒茶、喝幾碗茶,從來都不錯亂。其實,這種習慣對身體、修行各方面很有利益。

在吃飯的過程中,我們要斷除貪心和嗔心。有些人看到好吃的東西,就高興得不得了,狼吞虎嚥,大口大口地吃;如果飯菜太咸太辣,就一口也吞不下去,對食物也生嗔恨心,對做飯的人也生嗔恨心。不過,有些做飯的人好像隨心所欲,今天放特別多鹽巴,明天一點也不放,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做飯的人也應該守一點規矩,不然的話,吃飯的人不能生貪又不能生嗔,你隨隨便便亂做一氣,別人也不得不生嗔恨心。開玩笑!

然後,吃飯的目的不是為了青春永駐,就像現在人的飲食一樣,各種廣告打得非常厲害,讓自己皮膚好、身材好,使別人生起貪心;也不是為了以食物來強健身體,與敵人打仗、張弓射箭時力大無窮,身體健朗。我們吃飯維持色身是很正常的,但若為了生起貪心、嗔心,那就不合理了。

前幾年在陝西某地的一個飯莊裡,有十二個人吃了一頓飯,為圖吉利共花掉36.6萬元,這些客人大多是香港富商,之所以要花這麼多錢宴請,是為了祝賀他們合作成功;還有一個電視台的著名主持人,為了慶祝生日,請客花掉20萬人民幣;去年有一個日本大明星到上海,第一頓正餐就吃掉了1.2萬元左右……他們吃飯要麼是為了慶賀,要麼是為了虛榮,要麼是為了滿足貪心,這些目的都不正確。《雜寶藏經》云:「是身如車,好惡無擇,香油臭脂,等同調滑。」我們應該視身如車,視食物如油,車只要用油令其轉滑就可以,不必揀擇香臭;同樣,我們飲食只要能維持體力,足以辦道即可,不應當分別好惡。

我曾看到漢地的課誦中有「食前五觀[1]」,其中有一句是:「正事良藥,為療形枯。」修行人應把飢渴當作一種疾病,以食物為良藥進行醫治,使身體維持健康而食用。又云:「為成道業,應受此食。」為了修成道業,我們才受用此食物,不是為了青春美麗而吸引他人,也不是為了體魄強壯而摧毀怨敵。我們這個身體,只不過是暫時借用的骨肉假合,沒有必要特別貪執,進餐時要觀想食物來之不易,食用後應為三寶、為眾生做有實義的事情。現在很多人吃飯覺得理所當然,根本不想它的來源,這是不合理的,《毗尼母經》中說:「若不坐禪、誦經、不營佛法僧事,受人信施,為施所墮。」

我們作為出家人,食前要念《隨念三寶經》或者供養咒,食後要想迴向給施主。還有些論典中說,吃第一口時要想斷一切惡業,吃第二口時要想增長一切善業,吃第三口時願所造善根迴向眾生,有許多類似的傳統和修行[2]。本來按《俱舍論》觀點,吃飯、走路、睡覺都是無記法,沒有什麼功德,然而有些修行人卻可轉為道用,吃一頓飯也能增長善根。比如剛開始吃飯時,按密宗的做法,將身體觀為會供壇城進行供養;或者上師瑜伽中說,供養根本上師為主的三世諸佛;或者對食物來源之農民產生悲心,把身體當作五蘊假合,對它滋養之後,用它來修持正法。

很多人恐怕不懂這些竅訣,有些人雖然懂,但也做不到長期堅持。今天講完這節課,你們吃飯時可能會想一想:「不能過多也不能過少,遠離貪嗔而食用。」但再過兩三天,沒有正知正念的人就忘光了,不過正知正念穩固的人,一輩子都不會忘。每個人的善根和福報確實不同,有些人聞法時間雖然不長,只有兩三年或五六年,可是他聽後牢記於心,佛法對他的影響乃至生生世世不會改變。希望大家也能盡量這樣,否則,每天要給你提醒一番,最後自他都會生厭煩心。

總之,修持佛法的過程中,對飲食持什麼觀點?吃飯時心態如何、行為如何?以什麼樣的量來維持身體?大家必須要懂得這些要點。

壬三、斷除貪眠:

賢明君主勤度過,白晝上夜及下夜,

睡時亦非徒無果,於中夜具正念眠。

作者對樂行國王說:賢善明智的君主啊,你應合理安排自己的時間,時刻在修行佛法中度過。現在很多人生活沒有規律,憑分別念想吃就吃,想睡就睡,真的跟動物沒什麼差別。有些人雖然信佛教,但一天的生活中根本沒有佛法的成分。當然,山上的修行人受環境影響,天天還是能跟佛教結上緣,但如果沒有良好的環境,個別道友恐怕也會每天看電視、吃吃喝喝,除此以外,不會產生一絲念經、參禪、行持善法的念頭。

現在很多人見解特別惡劣,貪心、嗔心、邪見極其豐富,而佛法的無我見、空性見、大悲見以及出離心、菩提心特別微弱。其實就算你是出家人,穿一件袈裟也並不代表佛法,佛法不在於外面的形象,而要看你內心有沒有佛教的正見。寺院金碧輝煌,有好幾個和尚,不一定就是佛法興盛,也許這些和尚根本沒有大悲心、菩提心或者修證。包括有些居士,整天忙於名聞利養,盡管有皈依證,受過三皈五戒,可是對每天的生活從早到晚一觀察:早上起來時像牦牛從圈裡爬起來一樣,晚上睡覺時如同老豬倒下就睡,平時除了吃吃喝喝,從來不念咒語、不參禪、不修行,說出來的話跟佛教沒有任何關係,世間廢話滿口都是,這種生活真的沒有意義。

因而,龍猛菩薩對國王提了一些生活方面的要求:你在白天應當神清氣爽,最好不要睡覺。晚上也應該分成三時,上夜行持善法而度過;中夜可以入眠;下夜要早一點起來修行。在入睡的過程中,不要一直酣睡,雖若不具備高深境界,入光明夢境比較困難,但一般來講,臨睡的時候應作獅子臥,觀想釋迦牟尼佛或阿彌陀佛發光融入自己,或按密宗上師瑜伽的修法,憶念把自己的頭躺在上師懷裡:「上師您好好給我加持,我睡覺了啊!」(嘿嘿,上師一直不睡,你卻睡得很香。)這樣做有很大的功德。睡覺本來是無記法,沒有什麼善根功德,但若在臨睡時這樣行持,觀想要做善夢、明早很早起來,並在睡前念誦一些咒語和祈禱文,便能將無記的睡眠轉為善法。

很多人造惡業時隨心所欲,吃肉喝酒肆無忌憚,行持善法時卻很害怕——「上午可不可以念咒語?下午可不可以念佛號?」有很多不必要的顧慮,這是不懂佛法的愚癡所致。其實,行持善法怎麼樣都可以,只要能與佛菩薩結上善緣,什麼行為都沒問題。如果依照上述的竅訣,以正知正念作光明想、早起想而入眠,善根會日日夜夜增上,睡覺也不會浪費時間。

這一點,很多佛教徒不是不懂,而是不做。我曾要求大家睡前磕三個頭,很多人兩三個月內還可以,但至今仍堅持的極為罕見。有時候看見一些末法時代的人,真的心生厭離,我不可能天天在你耳邊嘮叨,就算給小學生講一兩次威儀,他們比較聽話的也會永遠記得。我以前講《入行論》時,一直很拚命地講:希望你們早上起床時念二十一遍百字明,晚上睡覺時也不要忘了磕三個頭。但現在多少人沒有斷?其實,磕三個頭的時間很短,可有些人修行太差了,太值得慚愧了!當然,城市里的人瑣事特別多,成天跟這個煩惱、跟那個生氣,睡時沒有處於嗔恨心的狀態中,算是很有福報的了,對他們也不敢要求什麼。但住在山裡的修行人,每天連磕三個頭都做不到,還好高騖遠地希求即生成就,這怎麼可能呢?有些人沒有慚愧心,口氣特別大,而行為實在令人厭煩,最簡單的要求都做不到,對自己的希望還特別高,這是完全不現實的!

言歸正傳,行持善法的過程中,我們不能耽著睡眠,它是修行的一大障礙。現在世間人特別強調睡午覺,漢地的很多學校一到中午就讓孩子必須睡下去,所以他們慢慢就習慣了,長大後每天中午都要睡一會兒,不然就迷迷糊糊的,下午工作沒有精神。他們認為睡午覺對身體好,可以消除疲勞、減輕壓力,晚上也有力氣熬夜,到舞廳去通宵達旦。但對修行人而言,白天最好不要睡,麥彭仁波切和有關經論中都說,白天睡覺對身體有損害,會使記憶力衰退。除了白天不要睡以外,早上也要早一點起來,因為早上做事的效率非常非常高。

很多修行人最大的障礙,就是睡眠難改。佛陀在《大寶積經》中講了樂於睡眠的二十種過失[3],例如,懈怠懶惰:你若喜歡睡覺,聞思修行什麼都不行,每天早上也想睡,中午也睡,晚上就更不用說了;身體沉重:喜歡睡覺的人身體很笨重,不愛睡覺者身體輕快;顏色憔悴:很多人都認為睡覺能美容,自己會越來越漂亮,可事實並非如此,如果睡得特別多,你會變得越來越丑;增諸疾病;食不消化;體生瘡疱;增長愚癡;智慧羸劣;非人不敬;皮膚暗濁:很多人說睡覺是漂亮的根本因,美人都是睡出來的,倘若睡覺這麼養人,那老豬肯定是世界上最美麗、最好看的了,因為它每天的工作就是睡覺,此外根本沒有其他事情;憎嫌精進;煩惱纏縛……講了很多很多過失。如是詳細觀察,可知欲界眾生貪執睡眠的過患很大。彼經又云:「是故諸智者,常生精進心,舍離於睡眠,守護菩提種。」有智慧的人應當恆時精進,盡量遠離睡眠,雖不能像金厄瓦那樣一點都不睡,但也要守護菩提的種子——畢竟菩提的種子不可能從睡覺中開花結果。

我經常這樣想,凡夫人不睡是不行的,但我以前年輕時特別精進,每天睡三個小時就足夠了。不過現在有點力不從心,很多醫生都勸說睡覺對身體如何有幫助,不睡覺如何不好等,但即使睡得再多,也不能超過六個小時,否則我覺得太可怕了。你實在不行的話,可以睡八個小時,再不要睡下去了,否則肯定對修行有障礙。

我們應該傚彷有智慧的人,看他們早上怎麼樣精進,晚上怎麼樣精進,中夜雖然睡一點,但不會過得毫無意義,始終以正知正念來攝持。可我們自己做得怎麼樣呢?我有時候覺得自己還可以,從小對治睡眠方面稍微有一點串習,但有時候也特別慚愧,覺得連沒有發菩提心的人都不如,天天睡覺的話,怎麼利益眾生!怎麼行持佛法!因此,希望大家聽了這個法之後,文字上懂得還不夠,行為上一定要長期行持。

[1] 進食之前,應作五種觀想法:1)計功多少,量彼來處;2)忖己德行,全缺應供;3)防心離過,貪等為宗;4)正事良藥,為療形枯;5)為成道業,應受此食。

[2] 《摩得勒伽論》云:「若得食時,口口作念,第一口默念‘願斷一切惡’,第二口默念‘願修一切善’,第三口默念‘願所修善根,迴向眾生,共成佛道’。」

[3] 《大寶積經》云:「彌勒,云何名為樂於睡眠二十種過?一者懈怠懶惰。二者身體沉重。三者顏色憔悴。四者增諸疾病。五者火界羸弱。六者食不消化。七者體生瘡疱。八者不勤修習。九者增長愚癡。十者智慧羸劣。十一者皮膚暗濁。十二者非人不敬。十三者為行愚鈍。十四者煩惱纏縛。十五者隨眠覆心。十六者不樂善法。十七者白法減損。十八者行下劣行。十九者憎嫌精進。二十者為人輕賤。」

一次,著名教育家夏丏尊先生前去拜訪弘一大師,中午吃飯時,只見他吃一道鹹菜,夏先生不忍心地說:「難道你不嫌這鹹菜太咸嗎?」弘一大師回答說:「咸有咸的味道!」過一會兒,弘一大師吃好後,手裡端著一杯開水,夏先生又皺皺眉頭道:「沒有茶葉嗎?怎麼每天都喝這平淡的開水?」弘一大師又笑一笑說:「開水雖淡,淡也有淡的味道。」

這是一個簡單的對話,但古大德簡朴持身的風範可見一斑。不像現在有些人,精力都專注於吃喝玩樂上面,相續中的功德很難以生起。古代聖賢生活清淡、力斥奢華,也是為了護持自己的道心。大家應該知道,孔子弟ZI三千人,孔子最讚歎的就是顏回,古書云:「善哉,回也!一簞食,一瓢飲,獨居陋巷,人不堪其憂,而回獨享其樂。」在孔子所有的弟ZI中,顏回生活非常清苦,每天只吃一筒飯、喝一瓢水就解決問題了,住在簡陋的屋子裡還自得其樂。所以大家可以這樣想:完全用物質來滿足自己的奢望,那是非常困難的,外面的物質層出不窮,要想達成所有的目標,將一切全部據為己有,這是根本不現實的。我們應該用佛法的智慧、古人知足少欲的精神來完善自己,一方面令道心逐漸增長,另一方面貪慾也會逐漸減少。

以前大德們對身體不太執著,吃穿方面完全不考慮,只把它當作一個修行工具。弘一大師在《講演錄》中講印光大師時說:印光大師一生對惜福最為注意,衣食住等極簡單粗劣,力斥精美。每日早晨只喝一大碗粥,沒有菜。每次吃完飯後,以舌舔碗至極淨為止。然後再將開水注入碗內,蕩滌其汁用以漱口,慢慢嚥下,唯恐輕棄殘餘的飯粒。午飯也只有一碗飯、一碗大眾菜,吃完後和早上一樣舔碗漱口。如此已有三十多年。可見,一個人的成就並不一定跟生活得好有關,有時候生活越簡單,成就越高,每天吃得好穿得好,修行反而不能增上。以前華智仁波切到藏地各處雲遊修行,生活猶如一個乞丐。他平常吃素,身上只有一條氆氌,從來不帶侍者,不騎馬或牦牛等牲畜,行為看起來極其平凡,但其成就和發願力,不用我說也是眾所周知。

文庫首頁全部欄目隨機文章
索達吉堪布文章列表

把自己的身口意三門看住

我們為什麼要學習佛法呢?因為佛法講的才是最究竟、最圓滿的。佛...

宣化上人:修道要恆心不變

樹是一天一天的長,你雖然沒有見到它的生長,但不知不覺中它是在...

菩薩的修學分成三個階段

我們可以把菩薩的修學分成三個階段: 第一個,見山是山,見水是...

如何判斷髮心的真與偽

【有罪不懺,有過不除,內濁外清,始勤終怠。雖有好心,多為名利...

內心的安住跟平常的生活怎樣協調

問: 請問師父,那種安住跟平常生活怎麼協調?我們安住力量跟福...

聖嚴法師:在家學佛者如何定早晚課

課誦的原則,以定時做定課為主。內容應該包括供養、禮拜、禪坐、...

學佛人不要偽裝

修行人不能虛偽,不要偽裝,要實實在在,自己是什麼樣就是什麼樣...

修行還是以念佛為穩當

大家只要看看《楞嚴經》中講的修禪定,色受想行識五陰魔,就知道...

業障清除的表現

修行兩件事情不能等,一是清淨業障,二是廣結善緣。我們造下的惡...

佛教為何反對自殺

德國哲學家海德格爾說:人是向死的存在。在人的一生中,經常會有...

佛經中關於邪婬的果報和戒婬功德

節選自《慾海回狂》(白話) 清周安士著,是被印光大師譽為世間第...

對逆境的反應和處理方式

快樂的人與憂鬱的人唯一不同的地方在於對逆境的反應和處理方式。...

一邊掙扎,一邊念佛

我每天功課不缺,禮佛,誦經,念佛,出了佛堂念珠也抓在手上,自...

慧不貪慾

佛陀在舍衛國的只洹精舍度眾時,城中有一大富長者,育有一子,年...

寂靜法師:修行是否有進步的四大標誌

修行是否進步有四大標誌: 第一, 對人生宇宙的真理越來越明瞭,...

【推薦】看起來像是在享受,其實並不快樂

我們明白了從自己的念頭開始,也要懂得去規畫自己的人生,以至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