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弟子文庫

靜波法師《輪迴與解脫》

靜波法師  2011/03/01  簡體字  大字體  護眼色

關於輪迴與解脫的問題,是一個非常模糊的概念,即便是大家學佛,對於這個問題也不是特別明瞭。正是因為如此,今天有這樣一個因緣,我試圖給大家做一個詳細的說明,希望大家能夠受益。

佛教講:「生死是大,無常迅速。輪迴路險,可供堪憂。」的的確確人生短暫,不管你願不願意,你活著必定將來要死。在我們臨死的時候,無疑承認了人生無常,所以古人有:「清山綠水看人忙,草木風燈閃電光。人歸何處青山在,總是南柯夢一場。」其實這種覺悟往往是已經晚了,是結束了之後的一種感受,說「對酒當歌,人生幾何?」其實面對失去的歲月,孔子也說過:「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也就是說人生短暫,不論我們願意不願意,在這一點上是最公平的,無論你是榮華富貴,無論你是平民百姓,無論你是高官厚祿,結果都平等,大家都一樣,在這一點上沒有人不公平。正是因為如此,我們活著的時候,應該怎麼樣做,死後到哪裡去,我們都不太清楚。

輪迴究竟是什麼呢?其實輪迴是一個動的概念,它是動的。既然是輪迴,說一個非常明瞭的比喻,其實就是繞圈兒,就是圍繞一個圈子繞啊繞,繞來繞去,繞的饒有興趣。這就是人哪,這就是人生,這就是六道輪迴的眾生啊,自以為是,特別是在圈子裡繞得有滋有味,他不願意走出來。一旦走出來,他就很茫然,他認為:「你說的空、你說的無常,那多沒意思呀,現在我覺得很好,有一個實實在在的我呀。」所以佛法講這不契機呀。你在給很多人講佛法的時候,他也饒有興趣的在聽,聽來聽去說:「你學佛吧。」他卻推辭:「對不起,我不學,我沒時間吶,我得掙錢哪。」你給他一個護身符,他非常高興要,保佑他發財,保佑他平安。說他信吧,他不信;說他不信吧,他又接受。慾望在作怪,不是什麼好事。就像當年大家學氣功,一聽說是佛家功,連出家人也投降了,也去學,學完了也給人看病。出家人不是給人看身體病的,是給人看心理的、心靈上、精神上的病的,怎麼可以給人家看身體的病呢?這是不應該的。而且在此我也告訴大家,氣功跟佛教沒有任何關係,沒有一點點聯繫,因為他們就是兩條路。我奉勸那些一邊學佛一邊練氣功的人,你連一個皈依弟子也不合格,這是事實,不是因為我對你有成見,而是你只能走一條路呀。

既然輪迴是一個動的概念,它必然是一個圓圈,圓圈就是六道輪迴,也就是天、人、阿修羅、地獄、惡鬼、畜生六道。我們在這六個點上作短暫的停留,然後又到了另一個點,我們就是這樣繞來繞去,繞道了今天,人生這時不易。佛教講,人生難得,就像大海中的盲龜,有一塊橫木,上面有一個眼兒,大海中橫木在漂流,盲龜也在漂流,當盲龜的頭鑽到那根橫木的眼兒中,這就是人生的機遇,特別的艱難。

我們今天聽到Li.Hong.Zhi、聽到法 輪*,自 焚的事件,在我們看來實在是無法忍受的一件事,有很多人就誤解了,說:「你們佛教怎麼會這樣做呢?」這跟佛教沒有任何關係,我一直在強調,因為在佛教裡面關於出家人和在家的居士的五戒裡面,第一點就是不能殺生,絕對不能殺生,也不能勸人家死,也不能勸人家說死後是快樂的,怎麼可能鼓動人家自殺呢?這是教唆殺人犯哪!像這樣的人能升天國、能到極樂嗎?毫無疑問地、肯定是輪迴的,這是瞎扯蛋呢。但是很多人願意聽,沒辦法,佛教中有一句話:「聽邪不聽正,聽騙不聽勸。」你跟他講佛法,他說你沒有本事,說你不能治病,也沒有什麼功夫,也不能給我看看我的前生是怎麼來的。非常遺憾,這就已經上當了,你讓人家給騙了,你關心的那些事情,你不懂呀,不動就好辦了,說什麼都行了,因為你不懂,你要懂就不關心了。勸大家好好想一想,我們究竟是不是在學佛?一不小心要輪迴。

正是因為輪迴是個動的概念,我們說它不定,輪迴是不定的。關於輪迴有幾種說法,第一種說法是定命論,也叫宿命論。也就是相信人有靈魂,而有靈魂在我們看來就是一個「定」的概念,就是說人死後就為人,狗死後就為狗,天人死後還生為天人,地獄永遠是地獄,鬼永遠是鬼。那麼看起來修行就沒有任何意義了,沒有用的,一切都注定不變了,在努力也沒有用。但是,很多人相信,一說佛教他就說你們佛教是講究輪迴轉世的。佛教不是輪迴轉世的,我今天清清楚楚地告訴諸位,佛教絕不承認這種歪理邪說。宿命論的關於靈魂的轉世說,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就是斷滅論。人死後什麼都沒有了,人死後啥也不是。人死後真的什麼也不是嗎?但是這種人他就認為人死後什麼都沒有了,因為什麼都沒有了,所以他才壞事做絕了,他敢,他不怕。這種思想非常可怕,因為他認為人死後,這個物質第一,極端的唯物主義,真正的唯物主義也不敢這麼去看,極端哪,所以才去「瀟灑走一回」,人死了,所以才「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趕緊及時享樂,不然就沒有機會。這是一種觀點,而且這種觀點很有市場。有的人期望著他死後什麼都沒了,因為他壞事做絕了,做了很多壞事,怕輪迴。有的人就極端地主張這種觀點,反對你的信仰,問你:「你學佛是為了什麼?」然後你說是為了信仰,他就搖頭,他不信。你說得再神聖一點,是為了度眾生,那他就更鬧了,根本也不相信。最後你說:「嗨,我實在沒有辦法了,我是因為吃不上喝不上,才來出家的。」他高興了:「嗨,你最真誠了。」因為這種人在為自己不信仰在找一個台階,否則他心裡也不平衡,說你那麼正常,你那麼神聖,你那麼理智,我就是很卑鄙了,所以他一定要找一個台階。這就是一種斷滅論,我們學佛是有因緣的,有原因的,這種原因是你活不下去了才去學佛的,而我不然,我現在有吃有喝有樂,我自然就不學,這是一種斷滅論。斷滅論的危害是非常大的,我們現在社會上世風日下,道德敗壞,其原因不在於此嗎?肯定是如此的,有關係,絕對有關係。

舉一個例子,說鄉下的一隻貓和山上的一隻老虎,都為了躲避,兩者就相遇了。老虎對貓說:你是吃老鼠的,鄉下老鼠這麼多,你怎麼餓成這個樣子呢?貓說:哎呀,現在的鼠輩都成精了,我敢吃誰呀?我誰都不敢吃了。然後貓又問老虎:你怎麼這麼瘦呀,你是吃人的呀?老虎感慨:「你看看現在哪個像人吶?」這是一個很簡單的比喻,告訴我們現在這個社會顛倒了,不是我們詛咒這個社會這個現實,這個現實倫理道德太差勁了。是一種非常可怕的斷滅論在作怪,就是及時享樂,要不享樂就沒機會了,就拚命地折騰,他認為人死了什麼都沒有了,他就敢干哪。這是一種說法。

還有一種說法是主宰論,神的主宰,就是說人是神造的,人是由上帝造的,也有說猴子變的。現在的猴子我們一直看著的也沒有變成人哪,的確是一個問題。上帝造人,上帝為什麼造了這些苦惱的眾生,我一直也不明白,如果上帝是我的父親,有機會的話,我一定要問他,你為什麼造的像我這個樣子,有煩惱,有痛苦,為什麼不都是快樂?不管你找什麼藉口,你是我的父親,這都不應該是發生的事呀。Li.Hong.Zhi說,地球還能說多少年,是由他來控制的,這是非常可笑的,如果由你來控制的,那你為什麼要跑到國外去?這非常可笑。Li.Hong.Zhi如果不傷害佛教,我今天也決不說這樣的話,他是一個盜竊犯,盜竊了佛教的名詞術語,第二個是詐騙犯,拿偷來的東西告訴別人說是我的東西,這不是詐騙犯嗎?同樣地他還是殺人的教唆犯,很多自殺的人就是因為他的歪理邪說才去自 焚的。如果你為了長壽,你都害怕了,這個很麻煩的。別的我就不說了,我們在這裡講的是輪迴的概念。所謂的主宰是不可信的,這是第三種。

第四種是阿賴耶識,緣起的輪迴,也就是說我們怎麼樣播種,就怎麼樣收穫。不是定論為人死後永遠為人,狗死後永遠為狗,不是定命論的說法,也不是神造說,也不是斷滅論,人死後什麼都沒有了。他叫阿賴耶識轉世,那就是說我們的日常生活之中,我們的所作所為,我們把他儲存起來了,阿賴耶識也叫藏識,倉庫一樣藏在那裡面,我們根據自己的所作所為,將來有機會去輪迴、去轉世,不論你願意不願意,這叫盈滿能招,業力牽引, 由業力牽引著,那叫自作自受。佛教從來也不主張有一個萬能的主宰,不主張神造物說,而講緣起,你這樣做了,就那樣收穫,所以叫做「此有故彼有,此無故彼無。」但他們不是一個定命的,所以很多人理解佛教就是因果定命,也就是你如是因必定如實果,那麼你可能就不能改造自己人生的命運了。不是這樣的,阿賴耶識的緣起,種子輪迴,就告訴我們是有希望的,我們現在明白如是因如是果,那為什麼要造那麼種因呢?你就不要造那種染污的因,自然也就不接受一個染污的果報。輪迴是痛苦的,也許今天當我們很多人已經活得很麻木的時候,輪迴是無所謂的,是因為你可能喝醉了,或者你可能睡著了,你說輪迴是無所謂的。可是輪迴真的很痛苦的,因為你今天是人,你說這種話,然而如果你是動物,你是地獄餓鬼畜生,這種話你可能根本就不會說。人活著都很難哪,所以我們說「人間正道是滄桑」,所謂滄桑就是滄海變桑田,多艱難的一件事呀。走歪門邪道很容易的,但是你要為此付出代價。

那麼我們講第二個,輪迴是事實嗎?理論上固然存在了,也就像我們剛才所說的,理論上是存在的,我們現在又回過頭來補充一點,也就是所謂的斷滅論。斷滅論的意思是什麼?就是物質第一性,物質第二性。人死後就什麼都沒有了,分離,確實是分離了,人死後,他的尸體就在那裡變化了。但是佛教不講意識第一性,也不講物質第二性,他講的是緣起,也就是說物質與精神要合作。

比如說,我們講的阿賴耶緣起,我們今天輪迴靠的是什麼,靠的是父親、母親、阿賴耶識,這就是一個緣起,父親、母親屬於物質的,阿賴耶識屬於精神的,所以物質與精神要合作,如果不合作,就沒有任何意義。所以他不是物質第一的,也不是意識第一的,他需要的是合作。就像我們今天有的人上當受騙,他一直在抱怨,抱怨說別人騙了我,一直在抱怨,但是你考慮你自己配合了嗎?你考慮過你自己有沒有原因哪?你是不是也負責任呢?你自己傻你怎麼不說呀?為什麼要老抱怨別人呢?他把你騙了,你就抱怨那傢伙是個假和尚呀、假喇嘛呀、假活佛呀,他一直在抱怨。但是我問他,如果當時你不輕信,你會上當?他自己不講話了,他不怨自己。

我們每個人都找別的原因,就根本不想想自己應該負什麼責任,你要不配合,這個騙局根本就不成功,就是因為你的配合,這個騙局就是一個緣起的過程,他使騙術,你配合了,所以騙局成立了。佛教講緣起法,我們今天將阿賴耶緣起,就是一個精神與物質的合和體,就是說佛教將物質與精神合作嘍,合作了才能夠去投胎的,只有父親,沒有母親,或者只有母親,沒有父親,或者只有阿賴耶識,是根本不能輪迴的,根本沒有辦法的。所以佛教講世界是一合相,那麼輪迴也是一合相。父親、母親、阿賴耶識,這就是倉庫裡儲存的種子呀。就像我們在做夢的時候,阿賴耶識種子就一點點地出來了,流露出來了,他就急了,就到處問我這個夢到底是怎麼回事呀?很多佛教徒問我。很奇怪,我說夢過去了就過去了,睜著眼睛都是夢,更何況閉著眼睛?為什麼拿夢來折磨自己,還要討擾別人?你是佛教徒嗎?是佛教徒,你就應該成為一個覺者,覺者就是你要把事物看透,看明白,就像你站在X光透視機前面,你一看不是他的外表,是他的本質,然後你不再被外表所誘惑、所左右,「啊,原來是這樣的,不是那麼漂亮。」

人並不漂亮,是因為人執著這樣一個相,所以人才說這個很漂亮,所謂「花不迷人,人自迷」,是你自己在搗鬼呀,根本不是那個東西多漂亮,「就不醉人人自醉」,酒在瓶子裡,老老實實、本本分分,一灌到你的肚子裡就不老實了。所以我們不能飲酒呀,因為你的肚子裝不了那個東西,一裝就不是你了,就不服天曹管了,這個事就很麻煩的,亂性啊。所以在佛教的緣起,阿賴耶識的緣起輪迴,他不是一個定性的,也不是一個斷滅的,不是宿命論。就是說你今生可能是人,而來生可能是鬼,可能升天,也可能做畜生,可能墮地獄。「可能」,為什麼可能?就看你怎麼播種。你怎麼播種,你就怎麼收穫,怨得了誰呢? 我只是把一個事物的真相告訴你了,接不接受由你吧。因為我們今天,我們反省一下,如果我們打普佛,或者放焰口,或者超拔,打水陸,如果能解決我們人生的問題的話,那我就積累一筆錢,讓我的親人在我死後,給我放焰口、打水陸,把我自己超拔了,那我又何必去修行呢?那樣的話,就說你穩都有希望了,我們沒有必要折磨自己,沒有必要把頭髮剃光了,沒有必要不去到世間上瀟灑走一回呀?應該是走的呀,沒有必要把頭髮剃掉了呀。

我們今天說,這是非常微妙的緣起呀,他只能夠消減你的罪業,絕對不會主宰你的罪業,你自己的罪業是由你自己來主宰的,不要怨誰呀,你不要找Li.Hong.Zhi,也不要找釋迦牟尼呀,你就對佛說「你接我走吧」,如果你不願意去,佛一點辦法也沒有。就像很多人念佛,明明說阿彌陀佛會接你去,可他念佛都念不好,老在打妄想,如果他真能一心不亂,那他就能往生,可他不是呀,他三心二意,胡思亂想,所以他特別的害怕,特別地迷茫,但是他應該去怨自己,不應該怨阿彌陀佛呀。你不配合,沒有辦法,所以還是一個緣起法。你上當受騙,你配合了;今天你要往生西方機樂淨土,你也需要很好的配合。就是這樣的。 那麼我們講輪迴是事實嗎?對,有人說在理論上你承認,我也承認你說的都是事實,我也認同,但輪迴究竟是事實嗎?你舉出N個例子讓我看看。這樣的例子我們還是可以找到的,盡管很難,但是我們還可以找到。有人願意死後斷滅,有人願意來生還有。有人喜歡斷滅,是因為他作了很多壞事,他喜歡,嗨,死了死了吧,一死百了,全部了了。沒有這樣的好事呀,你想了,哪了的完呢?是不可能的。不是因為你願意他就結束了,也不是因為你不願意他就不結束。而有的人覺得還是有來世的好,因為什麼呢?他現在活得正有興趣,死後呢他想還來享受這些應該有的東西,所以在巴爾紮克的《人間喜劇》裡有個守財奴葛朗台,告訴他的女兒:「你到那邊向我交帳。」他守了很多錢,他認為還是有來生的好。

但佛教徒,他知道,明明知道,但他不想有來生,因為有了一個來生,還有下一個來生,無窮無盡,何必繞圈呢?所以關於這一點,佛教徒就比較理智,為什麼呢?因為他有智慧,他把這一切都看得分分明明,他不願意再走進那個圈子,再去接受一個用無休止的遊戲,而且這個遊戲時非常痛苦的,只有你開悟了你才知道這是遊戲。為什麼諸佛菩薩他會承願再來,因為他已經解脫了,他已經沒有了任何的我執和罣礙,他走進來的時候瀟瀟灑灑,他沒有任何罣礙,生死、痛苦、煩惱呀,在人看來是很承受不了的,但對他來講就是個遊戲。那麼輪迴,如果你不是乘願再來的,那你必定是業力輪轉,沒人去同你打招呼,沒人去同你商量,那就是業力輪轉。地藏王菩薩說:「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而你卻不敢說,為什麼?你一入進去就出不來了。就是這樣的。而且我告訴諸位,地藏王菩薩在地獄,同時他也可以在西方,同時可以在東方,為什麼?他已經「隨緣覆蓋彌不周」了,因為他已經有千百億化身,因為法身是徧一切處的,而不是像Li.Hong.Zhi說的他有兩個法身、三個法身,是瞎胡鬧,佛教的法身是徧一切處的,哪裡是有什麼兩個、三個的,那是在搗鬼呀。

我們從物理學上去講,能量守恆定律,人死後是真的沒有了嗎?那能量還是守恆的,不是沒有了,能量守恆就告訴我們,那個前後呀,能量還是完全一樣的,只是轉化成了別的能量。這是能量守恆定律。還有一個物質不滅定律。物質不滅定律就告訴我們,它沒有滅,它轉化成了別的,比如說把一根木材、把一噸煤炭,燒光了之後,他轉成了,……(錄音間斷) 他什麼都沒有了,是有的呀,如果說什麼都沒有了,那是藉口,絕對是藉口,實實在在的有,如果從科學的角度來講是有啊,不是沒有。可見不是什麼都沒有,世界上兩位最偉大的物理科學家,一個是愛因斯坦,一個是牛頓,他們相對相信上帝,牛頓承認世界的第一推動力是神,當然他不知道緣起法啦,可是承認是神吶;愛因斯坦的相對論告訴我們,好壞美丑都不是絕對的,是相對存在的,不是絕對的。時間概念也是一樣呀,他幾乎近似於佛教了,但是他並沒有走出這樣一個相對的世界裡,他說了一句話說「時間和空間是我們的誤會」。

我們打不破時間和空間的概念,我們走不出來,因為我們執著有一個實在的空間,有一個實在的時間,其實最根本的問題就是執著一個實在的我。因為有一個實在的我,所以給世界定位,什麼東方、西方、南方、北方,這是人製造出來的,不信你站在西邊的西邊,你是什麼?你又成了西邊了,你的旁邊那個西方又成了東方了,所以它是定法嗎?它永遠都不是定法。所以愛因斯坦是偉大的,牛頓也是偉大的,他們相信上帝。那麼今天,我們不是科學家,甚至我們是文盲,有什麼理由說輪迴根本是瞎胡鬧?你能證明嗎?你並不能證明,而只是憑猜測,所以邦德說過一句話「要相信神存在是很難的」,的確很難,但他又說「要相信神不存在是更難的」。也就是說,我們今天要相信魔鬼存在是很難的,但要相信魔鬼不存在是更難的,絕對更難。你有什麼理由相信沒有魔鬼?盡管我說魔鬼(存在)的理由不是特別的充分,但是我可以相信它,我有一定的道理來證明它,比如說緣起法,父親、母親、阿賴耶識,沒有阿賴耶識人就不能投生,就不能轉生為現在我們活生生的人,因為你是一點點長大的,你一點點地還會變老,這是緣聚緣散的過程啊。

輪迴也是一樣的,它是緣聚緣散的過程,它非常地說你沒有迷信、沒有主宰,誰都不能主宰你,佛也不會主宰你,菩薩也不會主宰你,他只是告訴你,你應當走出這個圈,不要做這個無聊的遊戲。 下面,我們就來舉一例證明,輪迴是存在的。我最近看到一本《佛學入門手冊》,最近幾年沒有了,他舉了一個土耳其發生的例子,有個叫尹斯邁的孩子,家裡把他養大,等他到七八歲的時候,他就告訴別人我的家不在這裡,我的家在農村。他的父母大吃一驚,這個傢伙怎麼了?神經不正常?他一直在喋喋不休地講,後來他的父母就把他領到農村去了,然後他就到了一家,然後告訴他的家人,他有老婆有孩子,他告訴他的老婆和孩子,他就在那個馬槽旁邊被人殺死的,因為別人是謀財害命,把我給殺死了,所以我輪迴到另一個家庭。所以整個世界都被震動了,輪迴是可能的。你想他怎麼會記得前生的事呢?我們很多人記不得,因為我們被我執所覆蓋,也就是五蘊,陰是遮蓋的意思,我們的身體一旦輪迴就沒有辦法,所以從某種程度來講,我們的能力都不如鬼呀。

鬼有好幾通,鬼真的有好幾通,他知道我們是什麼變的,他也知道我們心裡想些什麼,所以沒事千萬別招鬼,鬼是很麻煩的,盡管他有神通,但是你千萬別學他,很多人放著人不做,非得要去學鬼,這很麻煩。人畢竟要比鬼的品位高,一定要珍惜人生,只有人才能學佛。鬼有神通,但是他無法學佛,被他的業力所束縛,他沒有辦法,他只考慮他怎麼樣去吃事物,而他的喉嚨只有針鋒之細,吃不了東西,當他看到水的時候,有兩種感覺,一種是烈焰的感覺,另一種就是膿血的感覺,他沒有辦法,因為他業力的感受。而我們看到水的時候,我們就可以喝呀,自自在在地喝呀。

關於輪迴,我們還可以舉一個例子。在加拿大有一個大夫,把一個十四歲的人的頭蓋骨掀開了,拿著醫療器械一不小心點到了他的大腦的某一部位,這個人就突然唱起了兒時的兒歌,那很奇怪的,因為這個是事實的,因為我在書本上看到的,唱起了兒時的兒歌。他為什麼會唱起兒時的兒歌?早已經不記得了。種子、阿賴耶識,已經儲存在那裡了,盡管他忘掉了,是因為沒有因緣促使他回憶過去。就像無量劫以來,我們的習氣、毛病,自己根本不知道是無量劫以來的,只是一直強調今生。比如說,我年前到黃山去,就分明聽說一個人只為了六毛錢就把另一個人給殺掉了,如果不是前生,六毛錢會讓一個人去殺人嗎?這個根本不可能的,不欠他命根本不可能去索命的,但事實上六毛錢就把一個人的人命給葬送了,非常可怕。所以輪迴是事實,絕對不是我們今天杜譔的。我還看到一個新聞,一個四歲的孩子他懂得十國的外語,奶聲奶氣地在講,這個很奇怪,我這麼大了學一門外語都學不好,他四歲就會說,你說他是天才?就是輪迴,沒有輪迴不可能是這樣。所以輪迴是事實,決不是我們今天杜譔的。 再有一件事,就是我們這裡原來做飯的姓任的一個老頭,他告訴我一件事,他馬馬虎虎地也不是特別信佛,但他也信佛,他相信輪迴。他說在抗日戰爭的時候,有一個人在河邊被人打死了,用槍打死了,打死之後,他就投胎了,投胎投到一家之後,他就告訴別人說我當時是被打死的,我的後脊樑上有一個坑,子彈就是從那兒打進去的。約摸確確實實是事實,那你說輪迴是不是真的?我們可以說,哎呀,輪迴現在終於讓我有點眉目了,但是還是不一定相信。為什麼?因為我不知道。你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你不知道有天王星、海王星,也不知道有美國,因為你沒看見,那你能說他沒有嗎?

還有一個最有說服力的例子,說我們沒有研究人的輪迴,我們就輕易地給人下個結論,說沒有輪迴。但事實上我告訴諸位的是,日本人研究人死後的事情已經研究了許許多多年,據他們自己說,他們發表了一篇文章說,他們在人死後的時候進行了一次測試,他們通過許許多多的例子發現並證明,人死後的時候,體重少了六克,跟生前少了六克。當然這是一個很少的一個重量單位,但是他少了六克。這六克是不是輪迴的基礎、基本,也就是阿賴耶識呢?現在人還沒有辦法揭開這個秘密。在發達國家,在西方,相信人輪迴是一件很正常的事,他們普遍有信仰。但是今天我們什麼研究都沒有,就一廂情願地認為人死後什麼都沒有,已經變得非常蒼白。但我今天說的有輪迴,並不一定要所有人來承認,因為我今天是面對佛教徒所說的法。因為我們相信輪迴的時候,就一定要好好反省一下自己應該怎樣改造自己的輪迴,改造這個輪迴,怎麼樣能走出這個輪迴。這才是我們去思考的問題,不然只是知道輪迴對我們沒有任何意義,就像我們今天去念佛,如果你知道有輪迴你就好好念佛了,不會三心二意,不會考慮這個事那個事,全都罣礙,然後佛能裝在你的心裡嗎?你的心裡有佛嗎?根本是蒼白的。 關於這一點,我們還要探討,人為什麼不知道輪迴?人輪迴的根本是什麼東西?人為什麼不知道?我們都不知道,人為什麼不知道?有人說,你能證明一下,我就服氣了。但是你不知道的根本原因就是因為你嘛,你是什麼?就是「我」。因為我們有個肉體,很多時候就是這樣的,所以我們不必要羨慕有些人有一點點特異功能之類的,為什麼不羨慕呢?因為那些人的所謂特異功能是前生帶來的,或者是業力招感的,或者我們說他是附體,所以他知道一些事情。這個你去羨慕他嗎?而且你去學也學不來呀。

我告訴你。就像一個人明明不是老鼠,他非得去學盜洞、打洞,這是一個非常可笑的問題。所以你好好地做人不好嗎?那我們人為什麼不知道輪迴呀?民間傳說中說我們在輪迴的時候,有一個叫麻婆的,她給我們灌了迷魂湯了,所以我們在轉世的時候,就什麼都不知道了。這個可以作為一種所謂的神話,作為一個傳說,當作一個笑話來聽一聽的,但事實上,佛教對於輪迴的根本不在這裡。佛教認為,人不能知道輪迴的根本原因就是人有五蘊,「陰」就是陰天的陰,陰就是遮蓋的意思,他就緊緊地把你給蓋住了,所謂的陰就是色受想行識這五種因素,把你緊緊地蓋住了。在《楞嚴經》中說,有五蘊掩蓋成五十種陰魔,那是魔。很多人不知道自己在著魔,你一直在著魔,你也就一直在輪迴。很多佛教徒學佛是為了什麼?是為了長壽,是為了身體健康,但是我告訴你,四魔之中就有長壽天,就是天魔呀,天魔外道嘛,那個是無常的,你活了幾百劫之後,還是要死的,不要認為那個是永恆不變的,短暫的幸福當然要比人幸福多了,但是他們障礙你,還會讓你去輪迴。 所以呢,我們今天一定要明白,佛說的輪迴的根本、我們不知道的根本原因,第一個就是五蘊魔,他阻礙了我們的身體,阻礙了我們智慧的開發,我們沒有辦法認識到這一點,所以你是痛苦的,你是輪迴的。還有煩惱魔呀,我們的煩惱也是因為五蘊產生的。還有死魔,所有的人都怕死,包括很多佛教徒,這個很奇怪,他說最怕死了,沒有辦法,所以只好迎接死亡,佛教徒絕對不怕死,如果一個佛教徒怕死,那他絕對不是佛教徒,所以在我們看來,不僅僅要不怕死,而且你還不要怕活著,不是說我不怕死我就去自 焚,那是瞎胡鬧。放下生死,並不意味著你要放棄生死呀!放棄了,說我就自 焚去,絕對是瞎胡鬧,自己殺害自己也是殺生,你也有果報,必然如此的。所以我們放下生死,並不是不要生死了,你有生死,你有這個身體,你才可能把他作為一種修行的工具。

你才能去感悟人生的無常,沒有主宰,你現在活著,而你現在正在死,只是一期生命並沒有結束,你還沒有到另一個輪迴的點,所以你今天就感覺到你還活著,你一直執著這個肉體,但是你不知道「發從今日白,花是去年紅」,這個一點點變老的,就是從當下,就是從現在變老的,不是到七十歲、八十歲之後,你突然地感悟「哦,我老了。」是一點點變老的,那一點點變老的,就是說新陳代謝,而新陳代謝就是在告訴我們生死死生,你怎麼能說你的身體裡沒有發生死亡呢?如果你舊的細胞不死亡,那你新的細胞能生長出來嗎?如果一個小孩子他永遠是一個小孩子了,如果是定性的,如果真的有一個實在的五蘊,那它必然是這樣的一個結果。但事實上絕對不是的,而你一定要清楚,你在一點點地新陳代謝,生死死生,一點點地長大,生死死生,生死死生,最後一期生命徹底結束,你這個肉體、你這個房子再也用不了了,那房子住壞了嘛,住壞了就一點點地漏雨呀、生病呀,一點一點地你維持著它,最後它倒塌了,生命結束了。也許你會換另一個房子,但另一個房子也同樣會無常的。所以我們致命的弱點、根本的原因,就是我們有一個五蘊,所以你看《心經》裡面就喋喋不休地告訴我們,「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我們每個人都去讀《心經》,但是《心經》為什麼「照見五蘊皆空」呢?「照見五蘊皆空」的目的就是要把這種遮蓋去掉,讓我們自在。

但是你已經輪迴了許久了,你覺得這樣很好,所以你麻木不仁地活著,你就覺得別人怎麼活,我也怎麼活,你為什麼一定要突出呢?你為什麼一定要否定這種活著的方式呢?佛教並不是說放棄這個肉體,不是放棄,只是讓你放下,是你改變一種思維觀念地去活,改變一種思維觀念,你會突然發現,原來人生並不可怕,因為那個時候是解脫的。所以你要照見五蘊皆空,是它不實在的,是它無常的。學佛的第一點絕對要照見五蘊皆空,如果你為什麼不知道輪迴的根本原因是在五蘊魔遮蓋了它的話,那麼我們可以說你要解決的中心問題也在這裡。所以在《大覺經》裡面說過這樣的話,「我今不求應界入」,當然首先是五蘊、十八界、十二入,「無量劫來虛妄故」。不求,為什麼,現在很多人吃補藥、吃這個、吃那個的,抹什麼化妝品,總是希望自己健康、長壽、漂亮,我告訴你,徒勞的,你該死還得死,不是有一個呂教授教刮痧嗎?教來教去他先死了,這是真事!那個刮痧熱一下子降溫了,是啊,他是教授,他沒解決問題,他能解決生死的問題嗎?

一個所謂的佛教徒給人算卦,算來算去,他讓公安局給他逮去了,他怎麼沒給自己算明白呢?他算的非常好,很多人求他算卦的,這是我認識的一個人,算來算去,讓公安局把他逮去了,為什麼,他犯法了,很奇怪呀。因為我沒有機會再看到他了,我要看到他,我就會問他:「你怎麼沒給自己算明白呢?」但是他就這樣做了,很多人也上當受騙了,他財源滾滾而來,暈暈乎乎地,一個人得意忘形了,最後就犯法了。真的很奇怪,又不奇怪,慾望永無止境,得隴望蜀,人心不足蛇吞象。你掙了一百萬,他還想掙兩百萬,兩百萬他想掙四百萬,永遠不知足,這就是人吶。 五蘊是至關重要的,輪迴非常可怕的根本原因就在於我執,我執是至關重要的輪迴的點、輪迴的根。在佛教中說「打佛七」,打七打七,我認為就是打我們的意根吶,我們剛才說第八阿賴耶識的緣起,事實上我們每個人都拚命在執著這個身體,所以你看我們的很多佛教徒他活在家裡的時候他很不快樂,覺得我到廟裡就很幸福,我到家裡看著他們就彆扭。你的我執在作怪,就是五蘊在作怪,你一直在抱怨,你家里人不能讓著你,不能理解你,你不能領導他們,你要做他們的主宰,我總是以我們的方式去愛別人,還理直氣壯地說我想讓他們好,你的方式人家接受不了,根本接受不了,比方說你喜歡吃辣椒,你就告訴別人說你也吃辣椒吧,別人皺眉呀,別人痛苦難堪吶,你還一廂情願地說這個人不領情。真是很奇怪。

為什麼你要信佛,非得要你家人信呢,如果你真的信的很好,我相信你家里人也會接受佛法,不然他無法接受,看你神經兮兮的樣子,活的非常痛苦,疑神疑鬼,一會兒看見這個了,一會兒看見那個了,一會兒又請什麼上師給你加持一下了,家裡鬧得沸沸揚揚,不得安寧,你說正常嗎?絕對不正常。自己要反省一下你自己,是因為你強烈的我執在作怪,而且你的我執在侵略、在擴張別人的地盤;每個人都有我執,那你為什麼要侵略我的地盤,你為什麼讓我聽你的,我憑什麼聽你的?一個佛教徒說,一個人說要忘我、我執不可以,那我能得到什麼好處?我執在作怪呀!我執,五蘊吶,「我能得到什麼好處?」我說這種好處是很抽像的,你會得到一種快樂,活著的時候你精神快樂,死的時候你無所畏懼,你也會快樂。

如果有人真正比較有緣、比較相應的人來講,他會說「哎呀,這個已經夠了,我活著很痛苦,不過我能活得很快樂,當然我就知足了;如果我死了,無所畏懼,我也知足了。」但是他不知足,他說:「哎呀,我缺錢哪,我要當官吶,你看看我什麼時候有官運?」很多人把我作為一個特殊的人物,好像和某些個林美、活菩薩有什麼溝通的這樣一個中間對像,然後就老問我說你看看我什麼時候能夠再升一點,你看看我什麼時候能發財,弄得我也很犯愁。你說不行吧,他說你沒本事,或者他說你不告訴他,你說行吧,這就有點胡鬧了,你自作自受,我哪知道呀?我真的不知道,但他一定要我說,我說:「嗨,你好好做人好了,但行好事,莫問前程。」但是他還是不甘心,他自己有單獨來找我,他說我看有別人你不好說,好像我們單獨的時候你會告訴我。就是這樣一種心態,讓我說,單獨我也就是這樣幾句話呀。他說我們的交情可能還不夠,或者你需要錢吧。哎呀,弄得我真是很狼狽不堪的。我說佛教講自作自受,你怎麼樣播種就怎麼樣收穫,你還問我們,你應該問問你自己呀!你能不能陞官,在你心裡早有一杆秤了,你還問我嗎?

如果真的很理智、很明智的人就應該知道我自己行不行,跟別人比一比,比什麼?比優點,而不是比缺點。我壞,你壞,人家壞,你比別人還壞,那你還琢磨什麼?這是一個非常滑稽的問題,我執呀。大多數人學佛都有著強烈的我執,這些東西緊緊地束縛你,你怎麼可能知道輪迴的根本原因在哪裡呢?那些人直接找我,一進來,都帶有那種很激動、很緊張、甚至很急躁的情緒問我,我是什麼變的,法師你告訴我。當然這個我後來說過好幾次了,我不再講了,我後來就告訴說他是驢變的啦、什麼變的啦,懵他一頓,最後他自己就直翻白眼,因為他也不希望是這種變的。但是這類人絕對有,不要笑的,也許不是你,但絕對是別人。為什麼呢?他確實我執很重,我們遠的不用看,就看看法源寺的觀音菩薩、觀音殿,很多人都到觀音殿裡找佛菩薩、找觀音菩薩辦事,你看別的佛卻很冷清。

比較理智的人,就覺得我一個都不能拉,就從前面拜到後面,然後把錦旗掛到那裡,把最好的供果給了觀音菩薩;有的人直接就不管你別的佛菩薩了,我直接就找觀音菩薩辦事去了,我知道她很靈,她為眾生著想。他不是在學佛,而是我執的擴張和延伸。所以這個我執是至關重要的導致我們輪迴的根本原因。如果說我們還不能在這上去下功夫的話,不能理解到這一點,那我們就永遠地會輪迴。因為他想到的就是這種世間人的價值觀念,他說這個就是美的,那個就是丑的。就像我們在柏林寺,一個濟敏法師說,當你們面對男人、女人的時候,當然這是出家人修行的方法,二甘露門,其中就有一個數息觀、另一個不淨觀,這時我們看到那些美女就不是美的,那些大學生就急了,你們怎麼能這樣講呢?她就是美的呀,你怎麼能把美女堪稱丑陋的呢?

所以呢,不契機。因為這些大學生正當青春年華呀,志得意滿,他們覺得人就是美的,怎麼可能不是美的?所以他們認為法師是胡說八道,法師也很尷尬,因為你給她解釋,解釋不通。價值觀念沒有辦法相同,而且是一種對峙呀,對峙你的貪心、你的慾望,事實上根本沒有美,也沒有丑,佛教必須要搞清這一點。所以說「不增不減」,沒有增加什麼,也沒有減少什麼;「不生不滅」,它既不是生的,也不是滅的,它是本來就如此的;「不垢不淨」,不是清淨的也不是垢染的,所有那些對它的所謂語言概念的形容,都是強加給它的,都不是事物的本來面目。事物的本來面目是什麼都不是,什麼都不是,也就是沒事,都是我們找事,我們習慣了沒事找事,不甘寂寞,沒事就打麻將,沒事就看電視。

有一天一個人來了問我,很奇怪的,我覺得法師活得很累,非常累,他去打麻將,她輸了好幾千,輸了十幾萬,她跑來問我,說怎麼能贏呢?我很奇怪,我也沒有辦法,我也不會打呀。我說你要是不玩,你就會贏,她說不玩我受不了絕對受不了,她都七十多歲一老太太了,老人家,她兒子陪她來的。所以沒辦法,真的沒辦法,一個人你要賭,你必輸;你要不輸,你永遠不輸,不輸就是贏啊。而且她又是年齡很大的人,大家琢磨她又有錢,不算計她算計誰呢?而且她自己玩得有癮,小的不玩,我說你玩小一點的,一毛兩毛,她說那有什麼意思,要玩就玩大的,所以一輸就輸三四千,一把牌就輸三四千,最後老輸老輸十幾萬進去了。你說我能管了這事嗎?我管不了呀,真管不了。

我執,如果你不能去透視我執是什麼的話,你必然是輪迴的,在佛教裡面說對峙有一個最好的辦法,就是《維摩經》所說的一句話:「深入緣起,斷諸邪見。」因為你的五蘊是一個緣聚的過程,如果說一個人非常有脾氣,喜歡吵架,喜歡跟人家計較,那還是說他活著的時候喜歡跟人家計較,有一天他玩完了,腿一蹬,然後你踢他兩腳,說你再起來跟我計較,你看他還有脾氣嗎?他一點脾氣也沒有了,我們到火葬場去,看男女老少,男的、女的、丑的、俊的都有,看哪個有脾氣。就是因為你有這口氣,你的五蘊聚了,也就是緣聚的時候,你才有脾氣,有我執在延續,你才會覺得這個事是值得計較的,覺得你很委屈呀,所以你才願意跟別人計較,如果你真的明白了現在就是緣散,發生就是已經過去了,你還會再執著嗎?你還會糾纏你的過去嗎?糾纏別人的錯誤嗎?事實上你自己是根本的弱點,你就是「我」,相對於你而言,就是我;相對我而言,就是你。

我們每個人不知道「深入緣起,斷諸邪見」。所以我們一直活在一種錯誤之中,所以我們才來做人,當然相對之下,有的人活得比較幸福一點,相比之下,如果不比,那每個人都活得很痛苦,一比呀,所以有的人很幸福,很知足。我們提倡比較之後的知足,而更提倡你「深入緣起,斷諸邪見」之後的智慧解脫,不然的話是沒有辦法。因為不能通達「深入緣起,斷諸邪見」,我們就在這個六道裡面轉來轉去,轉去轉來,來來往往,往往來來,有滋有味,覺得挺有意思的。 人生是什麼?有人說人生是吃喝玩樂,有人說人生是體現自我價值,有許許多多的說法,但是我告訴諸位的是:人生什麼都不是。真的什麼都不是,你賦予它什麼,它就有什麼。

你要想下地獄,那你就去干壞事;你要想升天堂,你就做好事;你要想解脫,那你必須要有智慧。人生什麼都不是,就看你怎麼去播種,然後你就怎麼去收穫。為什麼有的人覺得人生也沒有什麼意思,他就隨大流,別人尋找刺激去跳舞,他就去跳舞,別人去打麻將,他也就去打麻將,因為別人都這樣活,他覺得不同別人一樣的方式,就覺得自己是另類。但是我告訴大家的是,所有的佛教徒,他們應該有一種新的價值觀念,就是我不打麻將,我也是幸福的;我不看電視,我也一樣感覺到幸福;我沒有家庭,我一樣感覺到更自在,我沒有罣礙。這種價值觀念不同,這樣的理想、道德,所謂理想就是人生歸宿的追求不同,所以我覺得各有因緣,各得其所。沒有必要去指責對方,哎呦,我覺得你活的真沒勁。

許多人就跟我說,吃素簡直太可憐了。我說,如果真的按照你的標準來講,的確是太可憐了,那如果按照我的標準來講,那你也很可憐,殺生害命,那個東西不見得非常好吃,那是生命啊,弱肉強食,吃來吃去,最後就動脈硬化了,腦血管病,這都出來了,更何況現在那些動物,什麼豬、牛、羊都是添加劑弄成的,你倒吃什麼我也不知道,我覺得吃點素很清醒,很自在,很清安,不欠誰的,心裡頭坦坦然然的。 五蘊是我們輪迴的根本,我們今天就要去透視五蘊。在《維摩經》中有這樣的話說:「是身為災」,這個身體才是我們的災難,所以老子都說:「吾有大患,我有吾身。」我若無身,何所畏懼?無所畏懼。人有這個身體,才去掙錢,才去打扮它,才去找一個最大最漂亮的房子,慾望的延伸,沒有辦法,並不是說大家不可以住在一個最好的房子裡,如果說你感到慾望無法滿足的時候,那即使住在最大最漂亮的房子裡,你還是痛苦的,因為還有住得比你更好的。更何況,人間的福你享盡了,那麼你會發現天人比你還幸福,難道你能得到嗎?

升天必有升天的福,升天必有升天的業,沒有的話,你用攫取,或者你不擇手段,你會為這些所作所為付出沉重的代價。因為每個人都知道自作自受是怎麼回事,我相信很多人活的就更理性,更理智,更道德,就更願意幫助他人,他就不會覺得損人是利己的一件事,損人絕對不利己,最終他會明白這樣一條道理,因為不明白,他暫時得到了好處,他會覺得我佔便宜了,事實上將來你會加倍償還,因為你的輪迴靠什麼,就是靠你的所作所為才輪迴的,並沒有佛這樣一個主宰,也沒有上帝這樣一個主宰,就是你的五蘊在作怪。不論你相信不相信,但事實上是這樣的,佛法講緣起法,因為你的緣起將來遇到條件,這個種子遇到條件,必然它要發芽結果。

「是身為災,百一病惱」,一切的苦惱都是由身體產生出來的,沒有這個身體,你不會傷風也不會感冒,也不會得癌癥,那還有什麼恐懼的呢?因為有這個身體,你擔驚受怕,恐怖異常。「是生如枯井,為老所逼。」我們的身體像枯井一樣,對不對呀,一不小心就掉進去了,生老病死一直在逼迫著我們。「一年三百六十日,風刀霜劍嚴相逼。」因為什麼?人生是無常的,不是永遠漂亮、永遠年輕。畢業的時候,有一個作家給我寫了一個「青春永駐」,青春永駐,我說這願望真好,能青春永駐嗎?這不可能的,說「佛喜永駐」,我說這還差不多。「是身無定,吾要當死」,我要告訴諸位的事,這個身體不是永遠不變的,一定得要死,只是遲早要發生。有人說我知道,是呀,你知道,但是你不清醒,是因為你沒有辦法,你接受它的,很多人很清醒,死得很自在。

為什麼有的出家人有的居士,他說他哪天死,他就死了。我們這裡有個老和尚,他要死的時候,他叫大家把他推出來,跟法源寺再見,跟大眾再見的時候,當時我激動得真是兩眼淚含,為什麼?因為他確實很自在的,因為我們做不到,是你根本沒有辦法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死的,可他確確實實知道了,而且他跟大家再見,他沒有戀戀不舍,沒有,他只是再見、告別曾經擁有的一切、曾經熟悉的一切,他很灑脫地就走了。我們能嗎?我們留戀、貪著,不走也得走,是無可奈何地走的。他是一個緣起結束了,他就很瀟灑地告別了,再見了。「是身如毒蛇,如院賊」,身體就如毒蛇一般,你對待他好,他就對待你好,你對待他不好,他就報復你、折磨你,所以就像毒蛇一樣有嗔恨心的,不信你虐待你的身體試試?你就感覺到很痛苦。

「如空氣」,就像泡沫一樣的,剛出現的時候很漂亮,那麼一個泡,一會兒「啪」就沒了。在歷史的長河之中,如果說一百年,我覺得只不過就是一個點,那你算什麼,我算什麼?什麼都不算。但我們爭來爭去,我們覺得挺有意思,我們說商場如戰場,為什麼?因為勾心鬥角、爾虞我詐,非常可怕,最後大家都死了,把錢留下來了。「應界諸如所共合成」,說來說去,還是一個緣聚緣散,沒有不散的宴席,「酒到宴上歡聚少,人到失意嘆聲多」,剛一開始歡聚的時候推杯換盞,高高興興,祝賀呀,盡是一些恭維的話語,盡是一些讚美的言辭,但是結束了還有什麼?什麼都沒有了,杯盤狼藉,散了嘛。就是這樣一個過程,不是說我們那種對人生過分的消極,而是你必須認識到這一點,然後你才會活得更有意義,你才會更願意幫助別人。一個佛教徒有人說是消極的,我一直很懷疑,如果一個佛教徒他真的明白人生是無常的,他會更願意幫助別人,他會更願意付出和犧牲,更願意為這個社會做一點有意義的事,怎麼可能是消極的呢?因為人生是短暫的,比如說西藏的佛教徒死了之後,他告訴別人把他的尸體割掉,去餵老鷹,做最後一次布施。做最後一次布施,我們能做到嗎?我們有強烈的我執,我們的火化都做的很難,有的人偷偷摸摸地要把這個尸體埋起來,他已經死了,你埋他干什麼?但是他一定要埋起來,他死後都有我執,他怕燒了自己會痛,他已經沒感覺了,他還害怕呢。

摩識法師以為,這個秋井也就是枯井,就是我們上面所說「是生如枯井」,過去有一個人在國王面前犯了罪就逃跑了,國王就用醉象,就是喝醉的大象,去追趕他,那可是醉象,喝醉了的大象啊,根本就沒有任何理性,也不是我們平時所看到的那個很溫和的大象,只要追上你就會把你踏死,鼻子把你卷起來扔下去摔得粉身碎骨,那個大象醉了,是國王利用醉象來追趕這個人的,此人恐怖而慌不擇路,在前面跑,不跑大象就把你逮住了,盡管知道結果如何,但是為了那種恐懼,也是要跑,慌不擇路地跑啊跑啊,一下子就掉進枯井裡面了,井中有一根藤條,很結實的藤,他就把這根藤抓住了,井下面有一條毒龍在向他噴毒霧,要把他咬死,他在半空掉著,井下有一條毒龍在向他噴毒霧,要把他咬死,這個是很恐怖的;旁邊還有五條毒蛇,要加害他,毒蛇吐著信子,舌頭在那裡進來出去的,看起來也是恐怖異常的;另外還有兩隻老鼠在咬那根藤,你說恐怖不恐怖?上、下、左、右,還有兩隻老鼠在咬這根藤,搖搖欲墜,馬上就要掉下來了,生命危在旦夕,瞬間就會發生,而喝醉了的大象又在井口上大吼大叫,你想想這個好像就沒有一點點活下來的可能性了,那個死應要加害於他,置他死地,此時此地,危在旦夕,恐怖異常,突然間,井上面有一棵果樹上,偶有蜜滴下,就是蜜蜂釀的蜜滴下,就是野蜂那個蜂簍那類東西,一滴一滴地往下滴蜜,然後他就張著嘴,一心一意地在吃這個蜜,他把所有的危險都忘了。我們人就是這樣的,我們被五欲所誘惑,財色名食睡,暫時的,但是他對所有所有的人生的無常啊、恐怖啊、災難啊,一切都忘了,他覺得哎呀這個很好啊,真的很好吃。

《四十二章經》中有一句話說我們的五欲就像刀頭之蜜,刀刃上的蜜,但是我們拚命地有舌頭去舔,有割舌之患,你會把你的舌頭葬送了,一不小心舌頭就斷了,這是毫無疑問的事。但是美味異常,此人一下子就忘記了危險,忘記了,好像危險不存在了,陶醉於其中。此時我們發現,所謂枯井,就是指我們的生死,一下子調到生死堆裡了,我們輪迴了,來到這個世界了,因為我們有這個身體,所以我們有生死,有出生就有死亡,你否認它也不行,必須要理性地接受它。所以這個枯井就代表我們的生死,那個醉象代表無常,喝醉的大象管你東南西北呢,反正就一直逼迫著你,所以說世間什麼力量最大?佛陀曾經問過弟子,有人說大象的力量最大,有人說牛的力量大,有人說獅子的力量最大,最後佛說無常的力量最大。因為什麼?生命在呼吸間,你說力量大不大?這就是佛法。

我們根本不知道無常,總是說明天明天明天,明天還會久遠嗎?我們人生頂多活一百年,很多人根本活不到的。但是我們做了多少損人不利己的事呀,能夠利於他人的事又有幾件呢?而且我告訴諸位的是,如果一個活在世上真正能利於他人的人,人們永遠地懷念他,他也就真的是菩薩了,但現在這樣的人越來越少了,這個社會變得越來越可怕,都自私自利呀,都損人利己呀,所以假貨呀,亂七八糟的打著佛教各種招牌的所謂假的什麼佛家功、道家功,都是欺騙世人的。我昨天在通教寺說過,莫說Li.Hong.Zhi給你肚子裡安個法 輪,你的病能好,有的人確實病好了,就是給你安個蘋果、安個香蕉,你也能好,你信不信呢?因為你的意識集中,你忘記了那痛苦,你想過沒有,因為你的價值觀念產生了傾斜,產生了改變,必然而然地它要對你的身體產生一個良性的影響,因為一個人有了癌癥,他一直想啊一直想啊,產生了痛苦,有一個法 輪*練習者說,我的腰原來是那樣的,現在可以直起來了,我就說你的肚子裡安了法 輪了,就是安個香蕉肯定也能這樣,他說那我不信,我說你不信所以你才上當。

就是這樣,你的集中意識,你的意識集中法,它會改變你,真的會改變你。過去的那些所謂氣功大師,不就是盜用了佛教的一些名詞嗎?然後把那些傻了叭嘰的眾生給糊弄地顛倒了,盲目了,胡說八道,發燒發熱,說胡話,這不是一個現實嗎?佛教就是佛教,如果這些所謂的氣功大師根本不去打佛教的旗號,那我今天絕對不會說他們一句話,我絕對不會說的,你練你的氣功好了,你得你的功好了,沒有關係。

但事實上我們現在這個牌子被人家給利用了,別人都是假冒偽劣的,佛家哪有功啊,它只是對生死問題的探討,關於輪迴的解脫,關於智慧的圓滿,智慧不是神通,沒有智慧哪裡是佛教徒,所以叫「迷而不覺,覺而不迷」,怎麼會是迷信呢?很奇怪。Li.Hong.Zhi說我的功比釋迦牟尼的大多少多少倍,和尚現在不行了,他穿了紅袈裟,坐在蓮台上,招搖撞騙,為什麼社會上允許這樣的人生存呢?養得老虎吃人了,我們現在再去反對它,是不是有點晚了呢?佛教一直在反對法 輪*,只是我們的聲音很小,並不是今天政府取締它的時候,我們才來說它不好,我們原來就反對的。那些突出自我,表現自我,唯我獨尊,這哪裡是佛法?

佛不是萬能的,它不是主宰,它不是說「你跟我來吧,我是萬能的」,不是的,佛只是把一個事物的真相告訴你,就是無常,告訴了你。一切都是無常的,你不要抓住那些無常的變幻的東西,如果你抓住,你必然是輪迴的,如果你放下,你必然是解脫的。所謂放下,我告訴諸位的,並不是放棄,放下不是放棄!該盡職盡責的你要負責任,這是很關鍵的,但是我們常常誤會了,以為Li.Hong.Zhi那就是佛法了,但是你看看大藏經三藏十二部,浩如煙海,Li.Hong.Zhi說的是什麼呀,很奇怪,胡說八道,卻有著市場,為什麼?因為它不是宗教,宗教必須在場所之內活動,我不能去菜市口去講法,我只能在這裡,他鑽了一個空子,所以我說他是盜竊犯,是詐騙犯。這個世道很奇怪,很奇怪,那些假的往往有廣闊的市場。有人發財不就憑假貨發的財嗎?Li.Hong.Zhi也不例外。假的一旦得勢了,真的肯定要倒霉呀。所以現在Li.Hong.Zhi取締之後,有人就說你們****,我說這很奇怪,我說你了解****嗎,他說我不了解,我說你淨扯蛋,不了解你說什麼,隨便給人家下定義。

那惡龍、毒龍之六道,我們馬上就要下地獄了,生惡道了。那五條毒蛇就是我們的身體,五蘊,色受想行識,就是我們精神和物質的範疇,所以說緣聚,你才感覺到痛苦,緣散,就沒有了,但是你的執著會給你帶來一個我執的緣聚,你會繼續輪迴。所謂的葛藤,是指我們的命根,老鼠在咬這個命根,兩隻老鼠指黑白逾越,就是隨著時間的流逝,我們的生命必然要結束,不論你願不願意。蜜滴指五欲之樂,所以我們很多人覺得人生中財色名食睡很有意思,很快樂呀,他拚命地在追求這些東西,因為只有這些東西才能是他把別的東西暫時忘卻,煩惱、痛苦都忘卻了。所以人在空虛的時候,就去尋找刺激,如果很忙碌的時候,他覺得很充實,他還會去尋找刺激嗎?還會去尋找什麼所謂的麻將、酒吧、歌廳啦,他還會去嗎?他不會去的,他真的不會去,因為他很充實,他覺得很快樂,我不需要那些東西呀。這就是人生,因為貪著於五欲,暫時忘卻了無常之苦,所以我們必定是無常的,所有的一切,大家必須記住,你認為有一個實在的身體,所以你才是輪迴的,因為你是輪迴的,你又有了一個五蘊,你的五蘊注定了你必將還是輪迴的,這樣看起來的話,你就是在圓圈裡轉,轉來轉去,你是沒有辦法走出來的,因為你已經習慣了,你習慣了必然就要纏綿於此,尋找一種刺激,或者暫時的快樂,來盯住一下你自己所謂的那些不如意。今天我們明白了一個佛教的道理,就是「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所以我說《心經》是最好的,不僅僅是對「我」的這種突破,後面有說「是諸法空相」,所有的法都是一樣的,也就是說我空、法空,當你明白了這樣的道理,你會說無生法,如果你能夠跟他相應的時候,他就是無生的法忍,已經相應了,已經成功了,但是很難哪。我說過你要相應佛法,你必須要成為一潭水,你的性就應該是水,天上有月亮能夠映在水裡,這就是學佛的感應,如果你沒有水,天上再有月亮,佛菩薩就在那兒放著,他跟你毫無相關,如果你僅僅憑貪慾,僅利用佛菩薩來為你干事的話,那我今天跟你說了,那佛菩薩豈不就是貪官污吏,你拿一堆香蕉,拿著水果,拿著錢放在那裡,然後你說你幫我辦點兒事吧,那佛菩薩就是貪官污吏,和世間人一樣,你給當官的送點兒禮,道理差不多,絕對是自作自受,決不應該是這樣,它怎麼可以是這樣的呢? 我們今天就講到這兒吧。

文庫首頁全部欄目隨機文章
靜波法師文章列表

斷除對家人親友的貪愛與貪戀

人生就是非常急迫地,猶如頭上著火,農夫懷鑽毒蛇般地抓緊時間修...

念佛心不夠懇切的原因

原文: 念佛,心不歸一,由於生死心不切。若作將被水沖火燒,無...

不要再問我你的前世是什麼

不要想那些不可能發生的事,不要整天為了不確定的事而提心吊膽。...

為什麼凡夫總是苦海常現

問: 為什麼凡夫總是苦海常現? 證嚴法師答: 凡夫從無始以來,...

流轉輪迴的原因是什麼

我們應當弄清楚,我們今天流轉輪迴的原因是什麼?究竟是誰讓我們...

這種人不叫有淨土

悠悠泛泛,對生死心不切。有點時間就念一念,沒有時間或者有很多...

枉受輪迴之苦,難道不悲哀嗎

文鈔原文: 迨至眾生機盡,如來應息,而大悲利生,終無有盡。由...

願所有苦難眾生,永不再流浪生死

這是我人生中的真實經歷。 一場大病之後,我一直想把我的這一段...

當代佛教徒要具備這3種意識

憂患意識 在佛教的經典中告訴我們,這是一個末法時代。我所理解...

常懷生死之心,方有解脫之機

我們很多時候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還是要執著現實,所以徒增煩惱...

別讓這三種煩惱障礙​你

所謂意三者:嫉、恚、癡:十善業中身業我們說是:不殺、不盜、不...

靜波法師:千佛懺法會開示

第一常懷感恩之心 大家辛苦了,在這樣炎熱的天氣裡大家來拜懺,...

攝心的先決條件是什麼

世間上,皈依人多,吃素人少;受戒人多,持戒人少;雜亂心多,念...

聖嚴法師《使得十二時》

有一僧問趙州從諗禪師:十二時中如何用心?趙州說:汝被十二時辰...

學佛人既要修福也要修慧

佛陀住世時,經常開示弟子修行要福慧雙修,才可有成就。如果只修...

感化的教育

有一位安養比丘尼,住在一座寺院,平常待人慈悲,對人都很愛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