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梵網經》

佛弟子文庫  简体字   譯者:姚秦·三藏法師鳩摩羅什·譯

梵網經序

沙門僧肇作

夫《梵網經》者,蓋是萬法之玄宗,眾經之要旨;大聖開物之真模,行者階道之正路。是以如來權教,雖復無量,所言要趣,莫不以此為指南之說。是以秦主,識達圜中,神凝紛表;雖威綸四海,而沾想虛玄;雖風偃八荒,而靜慮塵外。故弘始三年淳風東扇,於是詔天竺法師鳩摩羅什,在長安草堂寺,及義學沙門三千餘僧,手執梵文,口翻解釋,五十餘部;唯《梵網經》,一百二十卷六十一品。其中《菩薩心地品第十》,專明菩薩行地。是時,道融、道影三百人等,即受菩薩戒。人各誦此品,以為心首。師徒義合,敬寫一品八十一部,流通於世。欲使仰希菩提者,追蹤以悟理故,冀於後代同聞焉。

佛說梵網經卷上

菩薩心地品之上

爾時,釋迦牟尼佛,在第四禪地中摩醯首羅天王宮,與無量大梵天王,不可說不可說菩薩眾,說蓮華台藏世界,盧舍那佛所說《心地法門品》。

是時,釋迦身放慧光,所照從此天王宮,乃至蓮華台藏世界。其中一切世界一切眾生,各各相視,歡喜快樂,而未能知此光,光何因何緣,皆生疑念。無量天人,亦生疑念。

爾時,眾中玄通華光主菩薩,從大莊嚴華光明三昧起,以佛神力,放金剛白雲色光,光照一切世界。是中一切菩薩皆來集會,與共同心異口問此光,光為何等相?

是時,釋迦即擎接此世界大眾,還至蓮華台藏世界,百萬億紫金剛光明宮中,見盧舍那佛坐百萬億蓮華赫赫光明座上。

時釋迦及諸大眾,一時禮敬盧舍那佛足下已,釋迦佛言:「此世界中,地及虛空,一切眾生為何因緣得成菩薩十地道?當成佛果為何等相?如《佛性本源品》中,廣問一切菩薩種子。」

爾時,盧舍那佛即大歡喜,現虛空光體性,本源成佛常住法身三昧,示諸大眾:「是諸佛子,諦聽!善思修行。我已百阿僧祇劫修行心地,以之為因初舍凡夫,成等正覺,號為盧舍那,住蓮華台藏世界海。其台周徧有千葉,一葉一世界,為千世界。我化為千釋迦,據千世界。後就一葉世界,復有百億須彌山,百億日月,百億四天下,百億南閻浮提,百億菩薩釋迦,坐百億菩提樹下,各說汝所問菩提薩埵心地。其餘九百九十九釋迦,各各現千百億釋迦,亦復如是。千葉上佛,是吾化身。千百億釋迦,是千釋迦化身。吾以為本源,名為盧舍那佛。」

爾時,蓮華台藏世界盧舍那佛,廣答告千釋迦、千百億釋迦所問《心地法品》:「諸佛當知,堅信忍中,十發趣心向果:一舍心,二戒心,三忍心,四進心,五定心,六慧心,七願心,八護心,九喜心,十頂心。

「諸佛當知,從是十發趣心,入堅法忍中,十長養心向果:一慈心,二悲心,三喜心,四舍心,五施心,六好語心,七益心,八同心,九定心,十慧心。

「諸佛當知,從是十長養心,入堅修忍中,十金剛心向果:一信心,二念心,三迴向心,四達心,五直心,六不退心,七大乘心,八無相心,九慧心,十不壞心。

「諸佛當知,從是十金剛心,入堅聖忍中,十地向果:一體性平等地,二體性善慧地,三體性光明地,四體性爾炎地,五體性慧照地,六體性華光地,七體性滿足地,八體性佛吼地,九體性華嚴地,十體性入佛界地。

「是四十法門品,我先為菩薩時,修入佛果之根源。如是一切眾生,入發趣、長養、金剛、十地,證當成果。無為無相,大滿常住,十力、十八不共行、法身、智身滿足。」

爾時,蓮華台藏世界盧舍那佛,赫赫大光明座上,千華上佛,千百億佛,一切世界佛。是座中有一菩薩,名華光王大智明菩薩,從坐而立,白盧舍那佛言:「世尊佛,上略開十發趣、十長養、十金剛、十地名相,其一一義中,未可解了,唯願說之!唯願說之!妙極金剛寶藏一切智門,《如來百觀品》中已明。」

爾時,盧舍那佛言:「千佛諦聽!汝先言,云何義者發趣中。

「若佛子,舍心者,一切舍:國土城邑田宅、金銀明珠、男女己身、有為諸物,一切舍!無為無相,我人知見假會合成,主者造作我見。十二因緣,無合無散無受者。十二入、十八界、五陰,一切一合相,無我我所相。假成諸法,若內一切法、外一切法,不舍不受。菩薩爾時名如假會觀現前,故舍心入空三昧。

「若佛子,戒,非非戒,無受者。十善戒,無師說法;欺盜乃至邪見,無集者。慈、良、清、直、正、實、正見、舍、喜等,是十戒體性,制止八倒。一切性離,一道清淨。

「若佛子,忍,有無相慧體性。一切空,空忍。一切處忍,名無生行忍。一切處得,名如苦忍。無量行,一一名忍。無受,無打,無刀杖嗔心,皆如如。無一一諦,一相,無無相,有無有相,非非心相,緣無緣相。立住動止,我人縛解,一切法如,忍相不可得。

「若佛子,若四威儀,一切時行伏空,假會法性。登無生山,而見一切有無,如有如無。大地青黃赤白一切入,乃至三寶智性,一切信,進道,空、無生、無作,無慧。起空入世諦法,亦無二相,續空心通達,進分善根。

「若佛子,寂滅,無相無相,無量行。無量心三昧,凡夫聖人,無不入三昧,體性相應。一切以定力故,我、人、作者、受者,一切縛見性,是障因緣,散風動心,不寂而滅。空空八倒,無緣。假靜慧觀,一切假會,念念寂滅。一切三界果罪性,皆由定滅,而生一切善。

「若佛子,空慧非無緣,知體名心。分別一切法,假名主者,與道通同。取果行因,入聖舍凡,滅罪起福,縛解,盡是體性功用。一切見,常、樂、我、淨,煩惱慧性不明故,以慧為首,修不可說觀慧,入中道一諦。其無明障慧,非相、非來、非緣、非罪、非八倒,無生滅。慧光明焰,為照樂虛。方便轉變神通,以智體性所為,慧用故。

「若佛子,願,願大求,一切求。以果行因,故願心連,願心連相續百劫,得佛滅罪。求求至心,無生空一願,觀觀入定照。無量見縛,以求心故解脫;無量妙行,以求心成菩提;無量功德,以求為本。初發求心,中間修道,行滿願故,佛果便成。觀一諦中道,非陰、非界、非沒生,見見非,解慧。是願體性,一切行本源。

「若佛子,護三寶,護一切行功德,使外道八倒、惡邪見,不嬈正信,滅我縛、見縛。無生照達二諦,觀心現前,以護根本,無相護,護空、無作、無相。以心慧連慧連,入無生空道、智道,皆明光明光。護觀入空、假,分分幻化,幻化所起,如無如無,法體集散不可護。觀法亦爾。

「若佛子,見他人得樂,常生喜悅,及一切物。假空照寂,而不入有為,不無寂然大樂。無合有受,而化有法,而見雲假。法性平等一觀,心心行多聞,一切佛行功德,無相喜智,心心生念而靜照樂心,緣一切法。

「若佛子,是人最上智,滅無我輪、見疑身、一切嗔等。如頂觀連,觀連如頂,法界中因果,如如一道。最勝上如頂,如人頂。非非身見,六十二見,五眾生滅,神我主人,動轉屈申,無作無受無行不可捉縛者。是人爾時,入內空值道,心心眾生。不見緣,不見非緣,住頂三昧。寂滅定發行趣道,性實、我人常見、八倒、生緣,不二法門,不受八難,幻化果,畢竟不受。唯一眾生,去來坐立,修行滅罪,除十惡,生十善,入道、正人、正智、正行。菩薩達觀現前,不受六道果,必不退佛種性中,生生入佛家,不離正信。上《十天光品》廣說。」

盧舍那佛言:「千佛諦聽!汝先問,長養十心者。

「若佛子,常行慈心,生樂因已。於無我智中,樂相應觀入法,受、想、行、識、色等大法中,無生、無住、無滅,如幻如化,如如無二。故一切修行成法 輪,化被一切,能生正信,不由魔教。亦能使一切眾生,得慈樂果。非實,非善惡果,解空體性三昧。

「若佛子,以悲空空無相,悲緣行道,自滅一切苦。於一切眾生無量苦中生智,不殺生緣,不殺法緣,不著我緣。故常行不殺、不盜、不婬,而一切眾生不惱,發菩提心者。於空見一切法如實相,種性行中生道智心,於六親六怨,親怨三品中,與上樂智;上怨緣中,九品得樂果。空現時,自身他一切眾生,平等一樂,起大悲。

「若佛子,悅喜,無生心時,種性體相道智,空空喜心。不著我所,出沒三世因果無集。一切有,入空觀行成,等喜一切眾生。起空入道,舍惡知識,求善知識,示我好道。使諸眾生,入佛法家,法中常起歡喜。入佛位中,復是諸眾生,入正信,舍邪見,背六道苦,故喜。

「若佛子,常生舍心,無造、無相、空法中,如虛空。於善惡、有見無見、罪福二中,平等一照,非人非我所心,而自他體性不可得,為大舍。及自身肉手足、男女國城,如幻如化,水流燈焰,一切舍。而無生心,常修其舍。

「若佛子,能以施心被一切眾生,身施、口施、意施、財施、法施,教導一切眾生。內身、外身、國城、男女、田宅,皆如如相。乃至無念財物,受者、施者,亦內亦外,無合無散。無心行化,達理達施,一切相現在行。

「若佛子,入體性愛語三昧。第一義諦法語義、一切實語言,皆順一語。調和一切眾生心,無瞋無諍。一切法空智無緣,常生愛心,行順佛意,亦順一切他人,以聖法語教諸眾生,常行如心,發起善根。

「若佛子,利益心時,以實智體性,廣行智道,集一切明焰法門,集觀行七財,前人得利益故。受身命而入利益三昧,現一切身、一切口、一切意,而震動大世界。一切所為所作,他人入法種、空種、道種中,得益得樂。現形六道,無量苦惱之事,不以為患,但益人為利。

「若佛子,以道性智,同空無生法中,以無我智,同生無二。空同源境,諸法如相,常生、常住、常滅。世法相續,流轉無量,而能現無量形身色心等業,入諸六道,一切事同。空同無生,我同無物,而分身散形故,入同法三昧。

「若佛子,復從定心,觀慧證空,心心靜緣。於我所法,識界、色界中,而不動轉。逆順出沒,故常入百三昧、十禪支。以一念智作是見,一切我人,若內若外,眾生種子,皆無合散,集成起作,而不可得。

「若佛子,作慧見心,觀諸邪見結患等縛,無決定體性,順忍空同故。非陰、非界、非入,非眾生,非一我,非因果,非三世法。慧性起,光光一焰,明明見虛,無受。其慧、方便,生長養心,是心入起空空道,發無生心。《上千海眼王品》,已說心百法明門。」

盧舍那佛言:「千佛諦聽!汝先言,金剛種子有十心。

「若佛子,信者,一切行以信為首,眾德根本,不起外道邪見心;諸見名著,結有造業,必不受。人空無為法中,三相無無,無生無生,無住住,無滅滅,無有一切法空。世諦、第一義諦智,盡滅異空,色空,細心心空。細心心心空故,信信寂滅,無體性,相合亦無依。然主者我、人,名用,三界假我,我無得集相,故名無相信。

「若佛子,作念六念常覺,乃至常施,第一義諦。空,無著無解,生、住、滅相,不動、不到去來。而於諸業受者,一合相,迴向入法界智。慧慧相乘,乘乘寂滅,焰焰無常,光光無無,生生不起,轉易空道。變前轉後,變轉化化,化轉轉變。同時同住,焰焰一相,生滅一時。已變、未變、變變,化亦得一,受亦如是。

「若佛子,深心者,第一義空。於實法空智,照有、實諦。業道相續,因緣中道,名為實諦。假名諸法,我、人、主者,名為世諦。於此二有諦,深深入空,而無去來,幻化受果而無受,故深深心解脫。

「若佛子,達照者,忍順一切實性,性性無縛無解。無礙,法達、義達、辭達、教化達,三世因果,眾生根行,如如。不合不散,無實用,無用,無名用,用用一切空。空空照達空,名為通達一切法空。空空如如,相不可得。

「若佛子,直者,直照取緣神我,入無生智,無明、神我空。空中空,空空理心,在有在無,而不壞道種子。無漏中道一觀,而教化一切十方眾生,轉一切眾生,皆薩婆若。空直直性,直行,於空三界生者,結縛而不受。

「若佛子,不退心者,不入一切凡夫地,不起新長養諸見,亦復不起集因。相似我人,入三界業,亦行空,而不住退。解脫,於第一中道一合行,故不行退。本際無二故,而不念退。空生觀智如如,相續乘乘,心入不二,常空生心,一道一淨,為不退一道一照。

「若佛子,獨大乘心者,解解一空故。一切行心,名一乘。乘一空智,智乘、行乘,乘智心心,任載任用。任載,任一切眾生,度三界河、結縛河、生滅河。行者,坐乘。任用,載用智乘,趣入佛海故。一切眾生,未得空智任用,不名為大乘,但名乘得度苦海。

「若佛子,無相心者,妄想解脫,照般若波羅蜜無二。一切結業、三世法,如如一諦。而行於無生空,自知得成佛,一切佛是我等師,一切賢聖是我同學,皆同無生空,故名無相心。

「若佛子,如如慧者,無量法界,無集,無受生,生生煩惱而不縛。一切法門,一切賢所行道,一切聖所觀法,所有亦如是。一切佛教化方便法,我皆集在心中。外道一切論,邪定功用,幻化,魔說、佛說,皆分別入二諦處。非一非二,非有陰、界、入,是慧光明,光明照性,入一切法。

「若佛子,不壞心者,入聖地智,近解脫位,得道正門,明菩提心,伏忍順空,八魔不壞,眾聖摩頂,諸佛勸發,入摩頂三昧。放身光,光照十方佛土,入佛威神,出沒自在,動大千界,與平等地心,無二無別,而非中觀知道。以三昧力故,光中見佛,無量國土現為說法。爾時即得頂三昧,證虛空平等地,總持法門,聖行滿足,心心行空。空空慧中道,無相照故,一切相滅,得金剛三昧門,入一切行門,入虛空平等地。如《佛華經》中廣說。」

盧舍那佛言:「千佛諦聽!汝先問,地者有何義。

「若佛子,菩提薩埵,入平等慧體性地。真實法化,一切行華光滿足。四天果乘用,任化無方,理化神通。十力、十號、十八不共法,住佛淨土。無量大願,辯才無畏,一切論,一切行,我皆得入。生出佛家,坐佛性地,一切障礙、凡夫因果,畢竟不受,大樂歡喜。從一佛土,入無量佛土。從一劫,入無量劫。不可說法,為可說法。反照見一切法,逆順見一切法,常入二諦,而在第一義中。以一智,知十地次第,一一事示眾生,而常心心中道。以一智,知一切佛土殊品,及佛所說法,而身心不變。以一智,知十二因緣、十惡種性,而常住善道。以一切智,見有無二相。以一智,知入十禪支、行三十七道,而現一切色身六道。以一智,知十方色色,分分了起,入受色報,而心心無縛。光光照一切,是故無生信忍空慧,常現在前。從一地二地,乃至佛界,其中間一切法門,一時而行故。略出平等地功德海藏行願,如海一滴,毛頭許事。

「若佛子,菩提薩埵善慧體性地。清淨明達一切善根,所謂慈、悲、喜、舍、慧,一切功德本。從觀入大空慧方便道智中,見諸眾生,無非苦諦,皆有識心,三惡道、刀杖、一切苦惱緣中生識,名為苦諦。三苦相者,如者,如身初覺,從刀杖、身色陰,二緣中生覺,為行苦緣。次意地覺,緣身覺所緣,得刀杖及身瘡腫等法,故覺苦苦緣。重故苦苦。次受行覺二心,緣向身色陰,壞瘡中,生苦覺故,名為壞苦緣。是以三覺,次第生三心故,為苦、苦苦。一切有心眾生,見是三苦,起無量苦惱因緣,故我於是中,入教化道三昧,現一切色身,於六道中,十種辯才說諸法門。謂苦識、苦緣、刀杖緣,具苦識行,身瘡腫發壞,內外觸中,或具不具。具二緣中生識,識作識受,觸識,名為苦識行。二緣故,心心緣色,心觸觸惱,受煩毒時,為苦苦。心緣識,初在根覺緣,名為苦覺。心作心受,觸識覺觸,未受煩毒時,是名行苦。逼迮生覺,如斲石火,於身心念念生滅。身散壞,轉變化識入壞緣,緣集散,心苦心惱,受念後緣染著,心心不舍,是為壞苦。三界一切苦諦。復觀無明,集無量心,作一切業,相續相連。集因,集因名為集諦。正見解脫,空空智道,心心名以智道,道諦。盡有果報,盡有因,清淨一照,體性妙智,寂滅一諦。慧品具足名根。一切慧性,起空入觀,是初善根。第二觀舍,一切貪著行,一切平等空,舍無緣。而觀諸法,空際一相,我觀一切十方地土,皆吾昔身所用故土;四大海水,是吾故水;一切劫火,是吾昔身故所用火;一切風輪,是吾故所用氣。我今入此地中,法身滿足,舍吾故身,畢竟不受四大分段、不淨故身,是為舍品具足。第三次觀慈,於所化一切眾生,與人天樂、十地樂、離十惡畏樂、得妙華三昧樂,乃至佛樂。如是觀者,慈品具足。菩薩爾時住是地中,無癡、無貪、無瞋,入平等一諦智,一切行本,游佛一切世界,現化無量法身。如《一切眾生天華品》說。

「若佛子,菩提薩埵光明體性地。以三昧解了智,知三世一切佛法門,十二法品名、味、句:重誦、記別、直語、偈、不請說、律戒、譬喻、佛界、昔事、方正、未曾有、談說。是法體,性、名、一切義別。是名、味、句中說一切有為法,分分受生。初入識胎;四大增長色心,名六住;於根中起實覺,未別苦樂,名觸識;又覺苦樂識,名三受;連連覺著受無窮;以欲我見,戒取;善惡有;識初名生;識終名死。是十品現在苦因緣果,觀是行相中道,我久已離故,無自體性。入光明神通,總持辯才,心心行空,而十方佛土中,現劫化轉化,百劫千劫,國土中養神通,禮敬佛前,諮受法言。復現六道身,一音中說無量法品,而眾生各自分分得聞,心所欲之法。苦、空、無常、無我,一諦之音,國土不同,身心別化。是妙華光明地中,略開一毛頭許,如法品《解觀法門千三昧品》說。

「若佛子,菩提薩埵體性地中。爾真、焰俗,不斷不常,即生、即住、即滅,一世、一時、一有,種異異現異故。因緣中道,非一非二,非善非惡,非凡非佛,故佛界、凡界,一一是名為世諦。其智道觀,無一無二,玄道定品。所謂說佛心行,初覺定因。信覺、思覺、靜覺、上覺、念覺、慧覺、觀覺、猗覺、樂覺、舍覺。是品品方便道,心心入定果。是人住定中,焰焰見法行空。若起念,定入生心,定生愛順,道法化生,名法樂忍、住忍、證忍、寂滅忍。故諸佛於入光光華三昧中,現無量佛,以手摩頂,一音說法,百千起發,而不出定、住定、味樂定、著定、貪定。一劫千劫中住定,見佛蓮華坐,說百法門。是人供養聽法,一劫住定。時諸佛光中摩頂,發起定品,出相、進相、去向相,故不沒、不退、不墮,不住頂三昧、法上樂忍,永盡無餘。即入一切佛土中,修行無量功德品,行行皆光明入善權方便,教化一切眾生,能使得見佛體性,常樂我淨。是人生住是地中,行化法門,漸漸深妙,空華觀智,入體性中道。一切法門品滿足,猶如金剛。上《日月道品》,已明斯義。

「若佛子,菩提薩埵慧照體性地。法有十種力生品,起一切功德行。以一慧方便,知善惡二業,別行處力品。善作、惡作,業智力品。一切欲求願,六道生生果,欲力品。六道性分別不同,性力品。一切善惡根,一一不同,根力品。邪定、正定、不定,是名定力品。一切因果,乘是因,乘是果,至果處乘因道,是道力品。五眼知一切法,見一切受生故,天眼力品。百劫事,一一知,宿世力品。於一切生煩惱滅,一切受無明滅,解脫力品。是十力品智,知自修因果,亦知一切眾生因果分別。而身、心、口別用,以淨國土,為惡國土;以惡國土,為妙樂國土。能轉善作惡,轉惡作善;色為非色,非色為色;以男為女,以女為男;以六道為非六道,非六道為六道;乃至地水火風,非地水火風。是人爾時,以大方便力,從一切眾生而見不可思議。下地所不能知覺,舉足、下足事。是人大明智,浙漸進,分分智,光光無量無量,不可說不可說法門,現在前行。

「若佛子,菩提薩埵體性華光地。能於一切世界中,十神通明智品,以示一切眾生種種變化。以天眼明智,知三世國土中,微塵等一切色,分分成六道眾生身,一一身微塵細色,成大色,分分知。以天耳智,知十方三世六道眾生,苦樂音聲,非非音,非非聲,一切法聲。以天身智,知一切色色非色,非男非女形;於一念中,遍十方三世國土劫量大小,國土中微塵身。以天他心智,知三世眾生心中所行,十方六道中,一切眾生心心所念,苦樂、善惡等事。以天人智,知十方三世國土中,一切眾生宿世苦樂受命,一一知,命續百劫。以天解脫智,知十方三世眾生解脫,斷除一切煩惱,若多若少,從一地乃至十地,滅滅皆盡。以天定心智,知十方三世國土中,眾生心定不定,非定非不定,起定方法有所攝受,三昧百三昧。以天覺智,知一切眾生已成佛、未成佛,乃至六道一切人心心,亦知十方佛心中所說之法。以天念智,知百劫千劫、大小劫中,一切眾生受命,命久近。以天願智,知一切眾生,賢聖十地三十心中一一行願,若求苦樂,若法非法,一切求,十願、百千大願品具足。是人住地中,十神通明中,現無量身心口別用,說地功德,百千萬劫,不可窮盡。而爾所釋迦略開神通明品,如《觀十二因緣品》中說。

「若佛子,菩提薩埵滿足體性地。入是法中,十八聖人智品,下地所不共。所謂身無漏過,口無語罪,念無失念,離八法,一切法中舍,常在三昧。是入地六品具足。復從是智,生六足智。三界結習畢竟不受,故欲具足。一切功德,一切法門,所求滿故,進心足。一切法事,一切劫事,一切眾生事,以一心中,一時知故,念心足。是二諦相,六道眾生,一切法故,智慧足。知十法趣人,乃至一切佛,無結無習故,解脫足。見一切眾生,知他入自我弟子,無漏無諸煩惱習故;以智知他身,六通足。是人入六滿足明智中,便起智身,隨六道眾生心行。口辯說無量法門品,示一切眾生故。隨一切眾生心行,常入三昧,而十方大地動,虛空化華故,能令眾生心行。以大明智具足,見過去一切劫中,佛出世,亦是示一切眾生心。以無著智,見現在十方一切國土中,一切佛,一切眾生,心心所行。以神通道智,見未來中一切劫,一切佛出世,一切眾生從是佛受道聽法故。住是十八聖人中,心心三昧,觀三界微塵等色,是我故身;一切眾生,是我父母。而今入是地中,一切功德,一切神光,一切佛所行法,乃至八地、九地中,一切法門品,我皆已入故。於一切佛國土中,示現作佛、成道、轉法 輪;示入滅度,轉化他方,過去、來今,一切國土中。

「若佛子,菩提薩埵佛吼體性地。入法王位三昧,其智如佛,佛吼三昧故。十品大明空門常現在前,華光音入心三昧。其空慧者:謂內空慧門,外空慧門,有為空慧門,無為空慧門,性空慧門,無始空慧門,第一義空慧門,空空慧門,空空復空慧門,空空復空空慧門。如是十空門,下地各所不知。虛空平等地不可說不可說神通道智。以一念智,知一切法分分別異,而入無量佛國土中,一一佛前諮受法,轉法度與一切眾生。而以法藥施一切眾生,為大法師,為大導師。破壞四魔,法身具足,化化入佛界。是諸佛數,是諸九地、十地數中,長養法身,百千陀羅尼門、百千三昧門、百千金剛門、百千神通門、百千解脫門。如是百千虛空平等門中,而大自在,一念、一時行。劫說非劫,非劫說劫;非道說道,道說非道;非六道眾生說六道眾生,六道眾生說非六道眾生;非佛說佛,佛說非佛。而入出諸佛體性三昧中,反照、順照、逆照、前照、後照、因照、果照、空照、有照、第一中道義諦照。是智惟八地所證,下地所不及,不動、不到、不出、不入、不生、不滅。是地法門品,無量無量,不可說不可說,今以略開地中百千分,一毛頭許事。《羅漢品》中已明。

「若佛子,菩提薩埵佛華嚴體性地。以佛威儀,如來三昧自在王,王定出入無時。於十方三千世界,百億日月,百億四天下,一時成佛、轉法 輪,乃至滅度。一切佛事,以一心中,一時示現一切眾生。一切色身,八十種好、三十二相,自在樂虛空同。無量大悲,光明相好莊嚴。非天、非人、非六道,一切法外,而常行六道,現無量身、無量口、無量意,說無量法門。而能轉魔界入佛界,佛界入魔界。復轉一切見入佛見,佛見入一切見;佛性入眾生性,眾生性入佛性。其地光,光光照,慧慧照,明焰明焰,無畏無量。十力、十八不共法,解脫涅槃,無為一道清淨。而以一切眾生,作父母兄弟,為其說法,盡一切劫,得道果。又現一切國土身,為一切眾生相視如父如母,天魔外道相視如父如母。住是地中,從生死際起,至金剛際,以一念心中,現如是事,而能轉入無量眾生界。如是無量,略說如海一滴。

「若佛子,菩提薩埵入佛界體性地。其大慧空空復空,空復空,如虛空性平等智,有如來性,十功德品具足。空同一相,體性無為,神虛體一,法同法性,故名如來。應順四諦二諦,盡生死輪際,法養法身無二,是名應供。遍覆一切世界中,一切事,正智、聖解脫智,知一切法有無,一切眾生根故,是正徧知。明明修行,佛果時足故,是明行足。善逝三世佛法,法同先佛法,佛去時善善,來時善善,是名善善。是人行是上德,入世間中,教化眾生,使眾生解脫一切結縛,故名世間解脫。是入一切法上,入佛威神,形儀如佛,大士行處,為世間解脫。調順一切眾生,名為丈夫。於天人中,教化一切眾生,諮受法言,故是天人師。妙本無二,佛性玄覺常常大滿,一切眾生禮拜故、尊敬故,是佛世尊。一切世人,諮受奉教故,是佛地。是地中一切聖人之所入處,故名佛界地。爾時,坐寶蓮華上,一切與授記歡喜,法身手摩其頂。同見、同學、菩薩,異口同音,讚歎無二。又有百千億世界中,一切佛,一切菩薩,一時雲集,請轉不可說法 輪,虛空藏化導法門。是地有不可說奇妙法門品,奇妙三明三昧門,陀羅尼門。非下地凡夫心識所知,惟佛佛無量身、口、心意,可盡其源。如《光音天品》中,說十無畏,與佛道同。」

佛說梵網經卷下

菩薩心地品之下

爾時,盧舍那佛為此大眾,略開百千恆河沙,不可說法門中心地,如毛頭許:「是過去一切佛已說,未來佛當說,現在佛今說;三世菩薩已學、當學、今學。我已百劫修行是心地,號吾為盧舍那。汝諸佛子,轉我所說與一切眾生,開心地道。」時,蓮華台藏世界,赫赫天光師子座上,盧舍那佛放光,光告千華上佛:「持我《心地法門品》而去,復轉為千百億釋迦及一切眾生,次第說我上《心地法門品》。汝等受持讀誦,一心而行。」

爾時,千華上佛,千百億釋迦,從蓮華藏世界赫赫師子座起,各各辭退,舉身放不可思議光。光光皆化無量佛,一時以無量青、黃、赤、白華,供養盧舍那佛。受持上所說《心地法門品》竟,各各從此蓮華藏世界而沒,沒已入體性虛空華光三昧,還本源世界,閻浮提菩提樹下,從體性虛空華光三昧出。出已,方坐金剛千光王座,及妙光堂,說十世界法門海。復從座起,至帝釋宮,說十住。復從座起,至焰天中,說十行。復從座起,至第四天中,說十迴向。復從座起,至化樂天,說十禪定。復從座起,至他化天,說十地。復至一禪中,說十金剛。復至二禪中,說十忍。復至三禪中,說十願。復至四禪中,摩醯首羅天王宮,說我本源蓮華藏世界,盧舍那佛所說《心地法門品》。其餘千百億釋迦,亦復如是,無二無別。如《賢劫品》中說。

爾時,釋迦牟尼佛,從初現蓮華藏世界,東方來入天宮中,說《魔受化經》已。下生南閻浮提,迦夷羅國,母名摩耶,父字白淨,吾名悉達。七歲出家,三十成道,號吾為釋迦牟尼佛。於寂滅道場,坐金剛華光王座,乃至摩醯首羅天王宮,其中次第十住處所說。

時,佛觀諸大梵天王,網羅幢因,為說無量世界,猶如網孔,一一世界,各各不同,別異無量,佛教門亦復如是:「吾今來此世界八千返,為此娑婆世界,坐金剛華光王座,乃至摩醯首羅天王宮,為是中一切大眾,略開心地法門竟。復從天王宮,下至閻浮菩提樹下,為此地上一切眾生、凡夫、癡闇之人,說我本盧舍那佛心地中,初發心中,常所誦一戒,光明金剛寶戒。是一切佛本源,一切菩薩本源,佛性種子。一切眾生皆有佛性,一切意、識、色、心,是情是心,皆入佛性戒中。噹噹常有因故,噹噹常住法身。如是十波羅提木叉,出於世界,是法戒,是三世一切眾生頂戴受持。吾今當為此大眾,重說十無盡藏戒品,是一切眾生成本源,自性清淨。

「我今盧舍那,方坐蓮華台,周匝千華上,復現千釋迦。

一華百億國,一國一釋迦,各坐菩提樹,一時成佛道。

如是千百億,盧舍那本身,千百億釋迦,各接微塵眾,

俱來至我所,聽我誦佛戒。甘露門則開,是時千百億,

還至本道場,各坐菩提樹,誦我本師戒,十重四十八。

戒如明日月,亦如瓔珞珠,微塵菩薩眾,由是成正覺。

是盧舍那誦,我亦如是誦!汝新學菩薩,頂戴受持戒,

受持是戒已,轉授諸眾生。諦聽我正誦,佛法中戒藏,

波羅提木叉,大眾心諦信。汝是當成佛,我是已成佛,

常作如是信,戒品已具足。一切有心者,皆應攝佛戒,

眾生受佛戒,即入諸佛位,位同大覺已,真是諸佛子!

大眾皆恭敬,至心聽我誦!」

爾時,釋迦牟尼佛,初坐菩提樹下成無上覺,初結菩薩波羅提木叉,孝順父母、師僧三寶,孝順至道之法。孝名為戒,亦名制止。佛即口放無量光明。是時,百萬億大眾、諸菩薩、十八梵天、六欲天子、十六大國王,合掌至心,聽佛誦一切諸佛大乘戒。

佛告諸菩薩言:「我今半月半月,自誦諸佛法戒。汝等一切發心菩薩亦誦,乃至十發趣、十長養、十金剛、十地諸菩薩亦誦。是故戒光從口出,有緣非無因故。光光非青黃赤白黑,非色非心,非有非無,非因果法。是諸佛之本源,行菩薩道之根本,是大眾諸佛子之根本。是故大眾諸佛子,應受持,應讀誦,應善學。

「佛子諦聽!若受佛戒者,國王、王子、百宮、宰相、比丘、比丘尼、十八梵天、六欲天子、庶民、黃門、婬男、婬女、奴婢、八部鬼神、金剛神、畜生,乃至變化人,但解法師語,盡受得戒,皆名第一清淨者。」

佛告諸佛子言:「有十重波羅提木叉,若受菩薩戒,不誦此戒者,非菩薩,非佛種子。我亦如是誦,一切菩薩已學,一切菩薩當學,一切菩薩今學。我已略說菩薩波羅提木叉相貌,應當學,敬心奉持。

佛言:「佛子,若自殺,教人殺,方便殺,讚歎殺,見作隨喜,乃至咒殺,殺因、殺緣、殺法、殺業,乃至一切有命者,不得故殺。是菩薩,應起常住慈悲心、孝順心,方便救護一切求生。而反恣心快意殺生者,是菩薩波羅夷罪。

「若佛子,自盜,教人盜,方便盜,咒盜,盜因、盜緣、盜法、盜業,乃至鬼神有主物,劫賊物,一切財物,一針一草,不得故盜。而菩薩應生佛性孝順心、慈悲心,常助一切人生福生樂。而反更盜人財物者,是菩薩波羅夷罪。

「若佛子,自婬,教人婬,乃至一切女人,不得故婬,婬因、婬緣、婬法、婬業,乃至畜生女,諸天鬼神女,及非道行婬。而菩薩應生孝順心,救度一切眾生,淨法與人。而反更起一切人婬,不擇畜生,乃至母女姊妹六親行婬,無慈悲心者,是菩薩波羅夷罪。

「若佛子,自妄語,教人妄語,方便妄語,妄語因、妄語緣、妄語法、妄語業,乃至不見言見,見言不見,身心妄語。而菩薩常生正語、正見,亦生一切眾生正語、正見。而反更起一切眾生邪語、邪見、邪業者,是菩薩波羅夷罪。

「若佛子,自酤酒,教人酤灑,酤酒因、酤酒緣、酤酒法、酤酒業,一切酒不得酤,是酒起罪因緣。而菩薩應生一切眾生明達之慧。而反更生一切眾生顛倒之心者,是菩薩波羅夷罪。

「若佛子,口自說出家、在家菩薩、比丘、比丘尼罪過,教人說罪過,罪過因、罪過緣、罪過法、罪過業。而菩薩聞外道、惡人,及二乘惡人,說佛法中非法非律,常生慈心,教化是惡人輩,令生大乘善信。而菩薩反更自說佛法中罪過者,是菩薩波羅夷罪。

「若佛子,口自讚毀他,亦教人自讚毀他,毀他因、毀他緣、毀他法、毀他業。而菩薩應代一切眾生受加毀辱,惡事自向已,好事與他人。若自揚已德,隱他人好事,令他人受毀者,是菩薩波羅夷罪。

「若佛子,自慳,教人慳,慳因、慳緣、慳法、慳業。而菩薩見一切貧窮人來乞者,隨前人所須,一切給與。而菩薩以噁心、瞋心,乃至不施一錢一針一草;有求法者,不為說一句、一偈、一微塵許法;而反更罵辱者,是菩薩波羅夷罪。

「若佛子,自瞋,教人瞋,瞋因、瞋緣、瞋法、瞋業。而菩薩應生一切眾生中善根無諍之事,常生慈悲心、孝順心。而反更於一切眾生中,乃至於非眾生中,以惡口罵辱,加以手打,及以刀杖,意猶不息;前人求悔,善言懺謝,猶瞋不解者,是菩薩波羅夷罪。

「若佛子,自謗三寶,教人謗三寶,謗因、謗緣、謗法、謗業。而菩薩見外道及以惡人,一言謗佛音聲,如三百鉾刺心,況口自謗!不生信心、孝順心,而反更助惡人、邪見人謗者,是菩薩波羅夷罪。

「善學諸仁者!是菩薩十波羅提木叉,應當學,於中不應一一犯如微塵許,何況具足犯十戒!若有犯者,不得現身發菩提心,亦失國王位、轉輪王位,亦失比丘、比丘尼位,亦失十發趣、十長養、十金剛、十地。佛性常住妙果,一切皆失。墮三惡道中,二劫、三劫,不聞父母三寶名字。以是不應一一犯。

「汝等一切諸菩薩,今學,當學,已學。如是十戒,應當學,散心奉持。《八萬威儀品》當廣明。」

佛告諸菩薩言:「已說十波羅提木叉竟,四十八輕今當說。」

「若佛子,欲受國王位時,受轉輪王位時,百官受位時,應先受菩薩戒。一切鬼神救護王身、百官之身,諸佛歡喜。既得戒已,生孝順心、恭敬心,見上座、和尚、阿闍黎、大德、同學、同見、同行者,應起承迎,禮拜問訊。而菩薩反生憍心、慢心、癡心、瞋心,不起承迎禮拜,一一不如法供養。以自賣身、國城、男女、七寶、百物而供給之,若不爾者,犯輕垢罪。

「若佛子,故飲酒,而酒生過失無量。若自身手過酒器,與人飲酒者,五百世無手,何況自飲?亦不得教一切人飲,及一切眾生飲酒,況自飲酒?一切酒不得飲,若故自飲,教人飲者,犯輕垢罪。

「若佛子,故食肉,一切眾生肉不得食。夫食肉者,斷大慈悲佛性種子,一切眾生見而舍去。是故一切菩薩,不得食一切眾生肉。食肉得無量罪!若故食者,犯輕垢罪。

「若佛子,不得食五辛:大蒜、茖蔥、慈蔥、蘭蔥、興渠。是五種,一切食中不得食。若故食者,犯輕垢罪。

「若佛子,見一切眾生犯八戒、五戒、十戒、毀禁、七逆、八難,一切犯戒罪,應教懺悔。而菩薩不教懺悔,同住,同僧利養,而共布薩,同一眾住說戒,而不舉其罪,不教誨過者,犯輕垢罪。

「若佛子,見大乘法師、大乘同學、同見、同行來,入僧坊、舍宅、城邑,若百里、千里來者,即起迎來送去,禮拜供養。日日三時供養,日食三兩金,百味飲食,床座醫藥,供事法師,一切所須,盡給與之。常請法師三時說法,日日三時禮拜,不生瞋心、患惱之心。為法滅身,請法不懈。若不爾者,犯輕垢罪。

「若佛子,一切處有講法毗尼經律,大宅舍中有講法處,是新學菩薩,應持經律卷,至法師所聽受諮問。若山林樹下、僧地房中,一切說法處,悉至聽受。若不至彼聽受諮問者,犯輕垢罪。

「若佛子,心背大乘常住經律,言非佛說,而受持二乘聲聞,外道惡見,一切禁戒邪見經律者,犯輕垢罪。

「若佛子,見一切疾病人,常應供養,如佛無異。八福田中,看病福田,第一福田。若父母、師僧、弟子病,諸根不具,百種病苦惱,皆供養令差。而菩薩以瞋恨心不看,乃至僧房中、城邑、曠野、山林、道路中,見病不救濟者,犯輕垢罪。

「若佛子,不得畜一切刀杖、弓箭、鉾斧、斗戰之具,及惡羅網殺生之器,一切不得畜。而菩薩乃至殺父母,尚不加報,況殺一切眾生?不得畜殺眾生具,若故畜者,犯輕垢罪。

「如是十戒應當學,敬心奉持,下《六度品》中廣明。

佛言:「佛子,不得為利養、噁心故,通國使命,軍陣合會,興師相伐,殺無量眾生。而菩薩尚不得入軍中往來,況故作國賊?若故作者,犯輕垢罪。

「若佛子,故販賣良人、奴婢、六畜,市易棺材板木盛死之具,尚不應自作,況教人作?若故自作,教人作者,犯輕垢罪。

「若佛子,以噁心故,無事謗他良人、善人、法師、師僧、國王、貴人,言犯七逆十重。父母兄弟六親中,應生孝順心、慈悲心。而反更加於逆害,墮不如意處者,犯輕垢罪。

「若佛子,以噁心故,放大火燒山林曠野,四月乃至九月放火,若燒他人家屋宅、城邑、僧房、田木及鬼神、官物。一切有主物,不得故燒。若故燒者,犯輕垢罪。

「若佛子,自佛弟子,及外道惡人,六親,一切善知識,應一一教受特大乘經律,教解義理,使發菩提心。十發趣心、十長養心、十金剛心,於三十心中,一一解其次第法用。而菩薩以噁心、瞋心,橫教二乘聲聞經律,外道邪見論等,犯輕垢罪。

「若佛子,應好心先學大乘威儀經律,廣開解義味。見後新學菩薩,有從百里千里來求大乘經律,應如法為說一切苦行,若燒身、燒臂、燒指。若不燒身、臂、指供養諸佛,非出家菩薩,乃至餓虎、狼、獅子、一切餓鬼,悉應舍身肉手足而供養之。然後一一次第為說正法,使心開意解。而菩薩為利養故,為名聞故,應答不答,倒說經律文字,無前無後,謗三寶說者,犯輕垢罪。

「若佛子,自為飲食、錢財、利養、名譽故,親近國王、王子、大臣、百官,恃作形勢,乞索打拍牽挽,橫取錢財。一切求利,名為惡求、多求,教他人求,都無慈愍心,無孝順心者,犯輕垢罪。

「若佛子,應學十二部經,誦戒,日日六時持菩薩戒,解其義理佛性之性。而菩薩不解一句一偈,及戒律因緣,詐言能解者,即為自欺誑,亦欺誑他人。一一不解,一切法不知,而為他人作師授戒者,犯輕垢罪。

「若佛子,以噁心故,見持戒比丘,手捉香爐,行菩薩行,而鬬遘兩頭,謗欺賢人,無惡不造者,犯輕垢罪。

「若佛子,以慈心故,行放生業,應作是念:‘一切男子是我父,一切女人是我母。我生生無不從之受生,故六道眾生皆是我父母,而殺而食者,即殺我父母,亦殺我故身。一切地水是我先身,一切火風是我本體,故當行放生業。生生受生,常住之法,教人放生。’若見世人殺畜生時,應方便救護,解其苦難。常教化講說菩薩戒,救度眾生。若父母兄弟死亡之日,應請法師講菩薩戒經律,福資亡者,得見諸佛,生人天上。若不爾者,犯輕垢罪。

「如是十戒,應當學,敬心奉持。《滅罪品》中,廣明一一戒相。」

佛言:「佛子,不得以瞋報瞋,以打報打。若殺父母兄弟六親,不得加報;若國主為他人殺者,亦不得加報。殺生報生,不順孝道。尚不畜奴婢打拍罵辱,日日起三業,口罪無量,況故作七逆之罪?而出家菩薩,無慈心報仇,乃至六親中,故作報者,犯輕垢罪。

「若佛子,初始出家,未有所解,而自恃聰明有智,或恃高貴年宿,或恃大姓、高門、大解,大富饒財七寶,以此憍慢,而不諮受先學法師經律。其法師者,或小姓、年少、卑門、貧窮、下賤,諸根不具,而實有德,一切經律盡解。而新學菩薩,不得觀法師種姓,而不來諮受法師第一義諦者,犯輕垢罪。

「若佛子,佛滅度後,欲以好心受菩薩戒時,於佛菩薩形像前,自誓受戒。當七日佛前懺悔,得見好相,便得戒。若不得好相時,應二七、三七,乃至一年,要得好相。得好相已,使得佛菩薩形像前受戒。若不得好相,雖佛像前受戒,不得戒。若現前先受菩薩戒法師前受戒時,不須要見好相。何以故?是法師,師師相授,故不須好相。是以法師前受戒時,即得戒;以生至重心故,便得戒。若千里內無能授戒師,得佛菩薩形像前自誓受戒,而要見好相。若法師自倚解經律、大乘學戒,與國王、太子、百官,以為善友;而新學菩薩來問,若經義律義,輕心、噁心、慢心,不一一好答問者,犯輕垢罪。

「若佛子,有佛、經、律、大乘法,正見、正性、正法身,而不能勤學修習;而舍七寶,反學邪見、二乘、外道、俗典,阿毘曇、雜論、一切書記,是斷佛性障道因緣,非行菩薩道者。若故作者,犯輕垢罪。

「若佛子,佛滅度後,為說法主,為行法主,為僧房主,為教化主、坐禪主、行來主,應生慈心,善和斗諍;善守三寶物,莫無度用,如自己有。而反亂眾鬬諍,恣心用三寶物者,犯輕垢罪。

「若佛子,先在僧坊中住,若見客菩薩比丘,來入僧坊、舍宅、城邑,若國王宅舍中,乃至夏坐安居處,及大會中,先住僧應迎來送去,飲食供養,房舍、臥具、繩床、木床,事事給與。若無物,應賣自身,及男女身,應割自身肉賣,供給所需,悉以與之。若有檀越來請眾僧,客僧有利養分,僧坊主應次第差客僧受請。而先住僧獨受請,而不差客僧者,僧坊主得無量罪,畜生無異,非沙門,非釋種姓,犯輕垢罪。

「若佛子,一切不得受別請利養入己,而此利養屬十方僧,而別受請,即是取十方僧物入己。八福田中,諸佛、聖人、一一師僧、父母、病人物,自己用故,犯輕垢罪。

「若佛子,有出家菩薩、在家菩薩,及一切檀越,請僧福田求願之時,應入僧坊問知事人,今欲請僧求願。知事報言,次第請者,即得十方賢聖僧。而世人別請五百羅漢、菩薩僧,不如僧次一凡夫僧。若別請僧者,是外道法,七佛無別請法,不順孝道。若故別請僧者,犯輕垢罪。

「若佛子,以噁心故,為利養販賣男女色,自手作食,自磨自舂,佔相男女,解夢吉凶,是男是女,咒術工巧,調鷹方法,和合百種毒藥、千種毒藥、蛇毒、生金銀毒、蠱毒,都無慈愍心,無孝順心。若故作者,犯輕垢罪。

「若佛子,以噁心故,自身謗三寶,詐現親附,口便說空,行在有中;為白衣通致男女,交會婬色,作諸縛著;於六齋日,年三長齋月,作殺生、劫盜、破齋犯戒者,犯輕垢罪。

「如是十戒,應當學,敬心奉持。《制戒品》中廣明。

佛言:「佛子,佛滅度後,於惡世中,若見外道、一切惡人、劫賊,賣佛菩薩、父母形像,及賣經律,販賣比丘、比丘尼,亦賣發心菩薩道人,或為官使,與一切人作奴婢者,而菩薩見是事已,應生慈悲心,方便救護,處處教化,取物贖佛菩薩形像,及比丘、比丘尼、一切經律。若不贖者,犯輕垢罪。

「若佛子,不得畜刀杖弓箭,販賣輕秤小鬥,因官形勢取人財物,害心繫縛,破壞成功,長養貓狸豬狗。若故養者,犯輕垢罪。

「若佛子,以噁心故,觀一切男女等鬥,軍陣兵將劫賊等鬥。亦不得聽吹唄、鼓角、琴、瑟、箏、笛、箜篌,歌叫妓樂之聲。不得樗捕、圍棋、波羅塞戲、彈棋、陸博、拍毱、擲石、投壺,牽道八道行城,爪鏡、蓍草、楊枝、缽盂、髑髏而作卜筮。不得作盜賊使命。一一不得作。若故作者,犯輕垢罪。

「若佛子,護持禁戒,行住坐臥,日夜六時,讀誦是戒猶如金剛;如帶持浮囊,欲渡大海;如草系比丘。常生大乘善信,自知我是未成之佛,諸佛是已成之佛,發菩提心,念念不去心。若起一念二乘、外道心者,犯輕垢罪。

「若佛子,常應發一切願;孝順父母、師僧;願得好師,同學、善知識,常教我大乘經律,十發趣,十長養,十金剛,十地;使我開解,如法修行;堅持佛戒,寧舍身命,念念不去心。若一切菩薩不發是願者,犯輕垢罪。

「若佛子,發是十大願已,持佛禁戒,作是願言:寧以此身,投熾然猛火,大坑刀山,終不毀犯三世諸佛經律,與一切女人作不淨行。

「復作是願:寧以熱鐵羅網千重,周匝纏身,終不以此破戒之身,受信心檀越一切衣服。

「復作是願:寧以此口吞熱鐵丸,及大流猛火,經百千劫,終不以此破戒之口,食於信心檀越百昧飲食。

「復作是願:寧以此身臥大流猛火,羅網熱鐵地上,終不以此破戒之身,受於信心檀越百種床座。

「復作是願:寧以此身受三百鉾刺身,經一劫二劫,終不以此破戒之身,受於信心檀越百味醫藥。

「復作是願:寧以此身投熱鐵護,經百千劫,終不以此破戒之身,受於信心檀越千種房舍、屋宅、園林、田地。

「復作是願:寧以鐵錘打碎此身,從頭至足,令如微塵,終不以此破戒之身,受於信心檀越恭敬禮拜。

「復作是願:寧以百千熱鐵刀鉾挑其兩目,終不以此破戒之心,視他好色。

「復作是願:寧以百千鐵錐,劖刺耳根,經一劫二劫,終不以此破戒之心,聽好音聲。

「復作是願:寧以百千刃刀割去其鼻,終不以此破戒之心,貪嗅諸香。

「復作是願:寧以百千刃刀割斷其舌,終不以此破戒之心,食人百味淨食。

「復作是願:寧以利斧斬斫其身,終不以此破戒之心,貪著好觸。

「復作是願:願一切眾生成佛。菩薩若不發是願者,犯輕垢罪。

「若佛子,常應二時頭陀:冬夏坐禪,結夏安居。常用楊枝、澡豆、三衣、缾、鉢、坐具、鍚杖、香爐、漉水囊、手巾、刀子、火燧、鑷子、繩床、經、律、佛像、菩薩形像。而菩薩行頭陀時,及遊方時,行來百里千里,此十八種物常隨其身。頭陀者,從正月十五日至三月十五日,八月十五日至十月十五日。是二時中,此十八種物,常隨其身,如鳥二翼。若布薩日,新學菩薩,半月半月布薩,誦十重四十八輕。若誦戒時,於諸佛菩薩形像前誦,一人布薩,即一人誦;若二及三人,至百千人,亦一人誦。誦者高座,聽者下座,各各披九條、七條、五條袈裟。結夏安居,一一如法。若頭陀時,莫入難處:若國難惡王,土地高下,草木深邃,獅子虎狼,水、火、風,劫賊道路,毒蛇,一切難處,悉不得入。若頭陀行道,乃至夏坐安居,是諸難處,亦不得入。若故入者,犯輕垢罪。

「若佛子,應如法次第坐,先受戒者在前坐,後受戒者在後坐。不問老少,比丘、比丘尼,貴人、國王、王子,乃至黃門、奴婢,皆應先受戒者在前坐,後受戒者次第而坐。莫如外道癡人,若老若少,無前無後,坐無次第,如兵奴之法。我佛法中,先者先坐,後者後坐。而菩薩一一不如法次第坐者,犯輕垢罪。

「若佛子,常應教化一切眾生,建立僧房,山林園田立作佛塔。冬夏安居坐禪處所,一切行道處,皆應立之。而菩薩應為一切眾生講說大乘經律。若疾病、國難、賊難,父母、兄弟、和尚、阿闍黎亡滅之日,及三七日、四五七日,乃至七七日,亦應講說大乘經律。一切齋會求福,行來治生,大火所燒,大水所漂,黑風所吹船舫,江河大海羅剎之難,亦讀誦講說此經律。乃至一切罪報,三惡、八難、七逆、杻械枷鎖繫縛其身,多婬、多瞋、多愚癡、多疾病,皆應講此經律。而新學菩薩若不爾者,犯輕垢罪。

「如是九戒,應當學,敬心奉持。《梵壇品》當說。」

佛言:「佛子與人授戒時,不得揀擇。一切國王、王子、大臣、百官,比丘、比丘尼、信男、信女,婬男、婬女,十八梵天、六欲天子,無根、二根、黃門、奴婢,一切鬼神,盡得受戒。應教身所著袈裟,皆使壞色,與道相應。皆染使青、黃、赤、黑、紫色。一切染衣,乃至臥具,盡以壞色。身所著衣,一切染色;若一切國土中,國人所著衣服,比丘皆應與其俗服有異。若欲授戒時,應問言:‘現身不作七逆罪耶?’菩薩法師不得與七逆人現身授戒。七逆者:出佛身血、殺父、殺母、殺和尚、殺阿闍黎、破羯磨轉法 輪信、殺聖人。若具七逆,即現身不得戒,餘一切人,盡得受戒。出家人法,不向國王禮拜,不向父母禮拜,六親不敬,鬼神不禮,但解法師語。有百里千里來求法者,而菩薩法師,以噁心、瞋心,而不即與授一切眾生戒者,犯輕垢罪。

「若佛子,教化人起信心時,菩薩與他人作教誡法師者,見欲受戒人,應教請二師,和尚、阿闍黎二師。應問言:‘汝有七遮罪否?’若現身有七遮罪者,師不應與授戒;若無七遮者,得與授戒。 若有犯十重戒者,教懺悔。在佛菩薩形像前,日夜六時,誦十重、四十八輕戒,若到禮三世千佛,得見好相者。若一七日,二三七日,乃至一年,要見好相。好相者,佛來摩頂,見光華種種異相,便得滅罪。若無好相,雖懺無益。是人現身亦不得戒,而得增長受戒益。若犯四十八輕戒者,對首懺悔,罪便得滅;不同七遮。而教誡師,於是法中,一一好解。若不解大乘經律,若輕若重,是非之相,不解第一義諦,習種性、長養性、性種性、不可壞性、道種性、正覺性。其中多少觀行出入,十禪支,一切行法,一一不得此法中意。而菩薩為利養,為名聞故,惡求多求,貪利弟子,而詐現解一切經律,為供養故,是自欺詐,亦欺詐他人,故與人授戒者,犯輕垢罪。

「若佛子,不得為利養故,於末受菩薩戒者前,若外道惡人前,說此千佛大戒。邪見人前,亦不得說。除國王,餘一切不得說。是惡人輩,不受佛戒,名為畜生。生生不見三寶,如木石無心。名為外道邪見人輩,木頭無異。而菩薩於是惡人前,說七佛教戒者,犯輕垢罪。

「若佛子,信心出家,受佛正戒。故起心毀犯聖戒者,不得受一切檀越供養。亦不得國王地上行,不得飲國王水。五千大鬼常遮其前,鬼言大賊。入房舍城邑宅中,鬼復常掃其腳跡。一切世人皆罵言:‘佛法中賊!’一切眾生,眼不欲見。犯戒之人,畜生無異,木頭無異。若故毀正戒者,犯輕垢罪。

「若佛子,常應一心受持讀誦大乘經律。剝皮為紙,刺血為墨,以髓為水,析骨為筆,書寫佛戒。木皮谷紙、絹素竹帛,亦應悉書持。常以七寶,無價香華,一切雜寶為箱囊,盛經律卷。若不如法供養者,犯輕垢罪。

「若佛子,常起大悲心,若入一切城邑、舍宅,見一切眾生,應唱言:‘汝等眾生,應盡受三歸十戒。’若見牛馬豬羊,一切畜生,應心念口言:‘汝是畜生,發菩提心。’而菩薩入一切處,山林川野,皆使一切眾生髮菩提心。是菩薩若不教化眾生者,犯輕垢罪。

「若佛子,常行教化起大悲心,入檀越貴人家,一切眾中,不得立為白衣說法。應在白衣眾前,高座上坐。法師比丘,不得地立為四眾白衣說法。若說法時,法師高座,香華供養。四眾聽者下坐,如孝順父母,敬順師教,如事火婆羅門。其說法者,若不如法說,犯輕垢罪。

「若佛子,皆以信心受戒者。若國王、太子、百官、四部弟子,自恃高貴,破滅佛法戒律,明作製法,制我四部弟子,不聽出家行道,亦復不聽造立形像、佛塔、經律。立統制眾,安籍記僧。菩薩比丘地立,白衣高座,廣行非法,如兵奴事主。而菩薩應受一切人供養,而反為官走使,非法非律。若國王百官,好心受佛戒者,莫作是破三寶之罪。而故作破法者,犯輕垢罪。

「若佛子,以好心出家,而為名聞利養,於國王百官前說佛戒者,橫與比丘、比丘尼菩薩戒弟子作繫縛事,如獄囚法、兵奴之法。如獅子身中蟲,自食獅子肉,非餘外蟲;如是佛子,自破佛法,非外道天魔能破。若受佛戒者,應護佛戒,如念一子,如事父母,不可毀破。而菩薩聞外道惡人,以惡言謗佛戒之聲,如三百鉾刺心,千刀萬杖打拍其身,等無有異。寧自入地獄,經於百劫,而不聞一惡言,破佛戒之聲!況自破佛戒,教人破法因緣,亦無孝順之心。若故作者,犯輕垢罪。

「如是九戒,應當學,敬心奉持。

「諸佛子,是四十八輕戒,汝等受持!過去諸菩薩已誦,未來諸菩薩當誦,現在諸菩薩今誦。

「諸佛子,聽十重、四十八輕戒,三世諸佛已誦、當誦、今誦,我今亦如是誦。汝等一切大眾,若國王、王子、百官、比丘、比丘尼、信男、信女、受持菩薩戒者,應受持、讀誦、解說、書寫,佛性常住戒卷,流通三世,一切眾生化化不絕,得見千佛,佛佛授手,世世不墮惡道八難,常生人道天中。

「我今在此樹下,略陰七佛法戒。汝等大眾,當一心學波羅提木叉,歡喜奉行。如《無相天王品》勸學中,一一廣明。」

三千學士,時坐聽者,聞佛自誦,心心頂戴,喜躍受持。

爾時,釋迦牟尼佛說上蓮華台藏世界,盧舍那佛《心地法門品》中,十無盡戒法品竟。千百億釋迦亦如是說,從摩醯首羅天王宮,至此道樹下住處說法品,為一切菩薩,不可說大眾,受持讀誦,解說其義亦如是。千百億世界,蓮華藏世界,微塵世界,一切佛心藏、地藏、戒藏、無量行願藏、因果佛性常住藏。如是一切佛說,無量一切法藏竟。千百億世界中,一切眾生受持,歡喜奉行。若廣開心地相相,如《佛華光王七行品》中說。

「明人忍慧強,能持如是法,未成佛道間,安獲五種利:

一者十方佛,愍念常守護;二者命終時,正見心歡喜;

三者生生處,為諸菩薩友;四者功德聚,戒度悉成就;

五者今後世,性戒福慧滿。此是佛行處,智者善思量;

計我著相者,不能信是法;滅盡取證者,亦非下種處。

欲長菩提苗,光明照世間,應當靜觀察,諸法真實相:

不生亦不滅,不常復不斷,不一亦不異,不來亦不去。

如是一心中,方便勤莊嚴,菩薩所應作,應當次第學,

於學於無學,勿生分別想,是名第一道,亦名摩訶衍。

一切戲論處,悉由是處滅,諸佛薩婆若,悉由是處出。

是故諸佛子,宜發大勇猛,於諸佛淨戒,護持如明珠。

過去諸菩薩,已於是中學,未來者當學,現在者今學。

此是佛行處,聖主所稱嘆,我已隨順說,福德無量聚。

回以施眾生,共向一切智,願聞是法者,疾得成佛道!」


文庫首頁 > 隨機文章 > 全部欄目 > 佛經咒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