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弟子文庫

不要讓自己變成工作的附庸

心律法師  2011/10/17  大字體  護眼色

林青好像總是在忙。

上學時,忙著學習,忙著考好學校,忙著考證,……

畢業後,又忙著找工作,忙著工作,還要忙著談戀愛,找對像,……

結婚後,那就更忙了,妻子孩子,家裡家外,工作生活,……

林青只不過是大眾的一個縮影。忙,已經成為現代人的一種標誌,大家好像都在急急忙忙地向前趕,很難停下來。

有一個關於「工作鬼」的故事:

有一個猶太人賣鬼,說他這鬼很稀有的,任何事情只要主人吩咐,全都會做;而且是只工作鬼,很會工作,一天的工作量抵得一百人。但這鬼萬般皆好,惟一的缺點就是,只要一開始工作,就永遠不會停止,根本不需要睡覺休息。所以要給他安排好,不可以讓它有空閑,只要一有空閑,它就按照相反的意思工作。

有個人覺得自己家裡有忙不完的事,鬼這個缺點根本不是缺點,就把鬼買回家,成了鬼的主人。

主人叫鬼種田,沒想到一大片地,兩天就種完了。

主人叫鬼蓋房子,沒想到三天房子就蓋好了。

主人叫鬼做木工裝潢,沒想到半天房子就裝潢好了。

整地、搬運、挑擔、炊煮、紡織,不論做什麼,鬼都會做,而且很快就做好了。

短短一年,鬼主人成了大富翁。

但是,主人和鬼變得一樣忙碌,鬼是做不停,主人是想個不停。他勞心費神地苦思下一個指令,每當他想到一個困難的工作,例如在一個核桃裡刻十艘小舟,他都會喜歡不已,以為鬼要很久才會做好。

沒想到,不論多麼困難的事,鬼總是很快做好了。

有一天,主人實在撐不住,累倒了,忘記吩咐鬼要做什麼事。

鬼把主人的房子拆了,將地整平,把牛羊牲畜都殺了,一隻一隻種在田裡。將財寶衣服全部壓碎磨成粉末。再把主人的孩子殺了,丟到鍋裡炊煮.......

正當鬼忙得不可開交,主人從睡夢中驚醒,才發現一切都沒有了。

原來,永遠不停止地工作,真的是一個很大的缺點!

列寧同志早就說過「不會休息就不會工作。」可現代生活的快節奏,加之人們出於功利的目的,卻將這一說法置之腦後,每天忙忙碌碌。

還有不少人信奉「生命不息,工作不止」的觀念,認為這樣的生活才是積極向上的。殊不知,從人性的立場上來說,休息的利大於敝。即便是再強的人,在身體疲憊不堪、神精衰弱的時候,他的工作效率也不會高,甚至會變得不通情理、脾氣暴噪。所以,不論是學生,還是職場人士,都不能忽視來自身體健康的信息,需要休息的候,就應該休息。

心律開示:當我們忙著圍繞著工作轉的時候,千萬不要讓自己變成工作的附庸,不要忘記了工作的目的----工作是為了更好的生活,但工作不是生活的全部。

文庫首頁全部欄目隨機文章
佛教故事文章列表

早晚課的內容合在一起念可以嗎

問: 請問師父,弟子下班很晚,沒有時間做晚課,把早...

賣的就是良心

劉洪安學的是會計,這個專業聽起來不錯,找工作卻不容...

在家佛教徒可以經商嗎

佛教徒可以經商。而且佛陀釋迦牟尼在世時就有許多經商...

注意足下 細微處見精神

日本的禪寺,往往都在門口掛著一個牌子,上面寫著:注...

10個生存之道

1、一隻火雞和一頭牛閑聊,火雞說:我希望能飛到樹頂...

節後上班吃點素

明天,春節假期就過完了,又開始了正常的工作生活了。...

佛教徒找工作應該注意什麼

一次,文殊菩薩化現人身路過一個屠夫家門,看見有幾個...

高科技代替了人力,未來人類該何去何從

問: 現代的社會科技發達,高科技跟計算機代替了人力,...

已伸不收

隱峰和尚是馬祖禪師的弟子。有一天,隱峰和尚推車從一...

蟒蛇護金

有一個視財如命的錢員外,一生胼手胝足地攢聚了許多的...

作眾惡業——一位保安的學佛感應

前段時間我收到一封信,是來自深圳的一位保安。他做過...

渡河

佛陀在世時,有一次在河的對岸講法。有許多比丘想渡河...

福報是用來修行的,不是用來享受

有道友問:自己從事股票業多年,感覺不務正業,但生活...

達照法師:一個念頭的巨大影響

只要你的心起一個念頭,你這個念頭在十方法界,就像一...

婢女皈依三寶而生天的因緣

《雜寶藏經》經文: 爾時。舍衛國須達長者以十萬兩金僱...

把人生看做一次旅行

《紅樓夢》裡的開篇偈語說道:人人都說神仙好,唯有功...

寶月智嚴光音自在王如來的八大願

釋尊告訴曼殊室利,從我們這個世界往東方去,過五倍恆...

濟群法師:在浮躁時代中尋找調心之道

很多人都在說,今天是一個浮躁的時代。這種浮躁表現在...

蕅益大師論出家

蕅益大師,吳縣(江蘇)木瀆人,俗姓鍾。字蕅益,號八...

面對無理的流言與誹謗應該如何應對

世間上的事,沒有一件是容易的。想成功一件事,不知經...

修行中出現的不思議境界,為何不能隨便向外人說

我們看這裡有一段很重要,看蕅益大師的補充說明。蕅益...

本煥老和尚數十載慈善護眾生

不為自己求安樂,但願眾生得離苦。這句話是本煥老和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