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首善陳光標的慈善之路

佛弟子文庫  简体字   發佈時間:2011/04/20

中國首善陳光標的慈善之路

內地首善

他生於一個極度貧困的農家,卻靠著自身努力打拼為一個成功商人。

浙商、閩商、晉商、粵商、蘇商……各路新商幫中,不乏財富更多、名聲更大者,他卻是捐助窮人最豪爽的人。僅2007年一個年度,他捐出的善款便超過1億元。他沒有向銀行借貸一分錢,也從不在受贈地區進行投資。

這個經歷酷似李嘉誠,目標亦是李嘉誠的年輕富豪,作為內地最年輕的慈善家,因這個年度的慷慨之舉必將摘下內地首善的桂冠,也必將推動中國慈善公益事業春天的到來。

他叫陳光標,剛滿39歲。

「我的生活樂在其中」——青年企業家陳光標的慈善人生

陳光標,一個聲名日隆的蘇商。他的「名」,並不在於他有多富有,他的「名」有一個響亮的稱呼——慈善家。10年來,他累計捐贈款物到位3.17億元,其中現金2.18億元,物資9900多萬元,捐助範圍達全國10多個省市欠發達地區,受益人數超過30萬人……這一連串的數據,是對他的「名」的最好註腳。

從照片上看,這是一個年紀不大、面相和善的商人。他是怎樣一個人?何以致富?又何以對慈善事業樂此不疲?帶著一連串疑問,記者走近了陳光標。原本以為陳光標是個需要破解的謎,而隨著採訪的深入,陳光標樂在其中的慈善人生逐漸展現在我們面前。

「窮孩子」的善舉

在中國,歷來都有「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的傳統,但陳光標似乎有些特殊,因為在他還是「窮孩子」的時候,就已經開始發自內心地幫助別人了。

關於貧窮,陳光標有著深刻的記憶。他曾對熟識的《揚子晚報》記者周桐淦披露自己的隱私:「你注意到了我吃雞蛋的認真?有意思!我一般每天只吃一隻煮雞蛋,的確是慢慢地吃、認真地品味。我有一種特殊的雞蛋情結,或者說是隱私。」接著,他講述了一個吃雞蛋的故事。這是一個發生在「文革」後期,對他後來的人生產生重大影響的故事——我的老家在蘇皖交界的西南崗農村,「文革」後期相當貧窮落後。我兩歲多時,一個哥哥一個姐姐相繼餓死了。從我記事起,父母就常常因為村上的紅白喜事而向別人家借個一兩塊錢。我上小學一二年級的時候,一塊多錢的書本費也是父母東家西家兩毛、三毛錢湊起來的。父母親借了錢之後就常念叨,等雞子下蛋後賣掉還債。那時,農村一戶只能養兩三隻雞,雞蛋也就十分金貴了。在只有過春節才能嘗點肉味的年代裡,吃一隻煮雞蛋多麼令人嚮往!一念之差,我偷吃了第一隻生雞蛋。

父親看出了問題,雞子光啼叫不見蛋,以為是黃鼠狼偷吃了,便在雞窩邊支起兩隻鼠夾捉拿「兇手」。我的「偷吃」暫停了幾天。然而,誘惑是擋不住的妖魔。當我又一次在牆角磕破母雞剛下的雞蛋準備生吸的時候,小我兩歲的妹妹驚叫了起來。父親大怒,和母親一人操著木棍、一人舞著竹竿圍追過來……現在想來,父母當時也是氣憤至極。父親是建國初的高中生,寫得一手漂亮的毛筆字,在那個年代也算是「虎落平陽」。但父親卻教子極嚴,母親也是個好人。我比弟弟大8歲,我至今記得,弟弟躺在床上餓得直哭,母親懷裡卻抱著鄰居家的孩子。你說,在這樣的家庭裡,我不是個該打的壞小子嗎?所以,這一段人生插曲於我是刻骨銘心的。古人勸誡,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太語重心長了。多少年來,掉在桌上的飯粒我一定要撿起來吃掉,見到自來水龍頭滴水我就要擰緊,街頭倒地的自行車我會扶起,在菜場見到青蛙、烏龜我就要買來放生。我放生到玄武湖裡的青蛙、烏龜等大概要按噸計了。而且,我做這些,有條件時都會帶上家人、帶上孩子。

如果說偷吃雞蛋的經歷讓少年陳光標深刻認識到了行善助人的道理,那麼他少年時的另外兩件小事就可以看作是他慈善行為的肇始了。

我記得小學三年級的時候,有一次去理髮。理髮店對面有戶人家專門是靠養牛、殺牛為生的。那天在理髮的時候,我正好看見他們在殺牛,他們把牛吊起來,用大油錘直接砸牛頭,我根本受不了這麼殘忍的場景,因為我從小就放牛,和牛有著很深的感情,尤其是看到旁邊的牛在流淚,我心裡難過得很。當天夜深的時候,我就偷偷跑進那戶人家,剪斷了拴牛的繩子,把後門打開,把所有的牛都放走了。這麼多年過去了,現在想到這件事情,我還會很快樂,雖然給那家人造成了一點損失,但我卻救了好幾頭牛的命。

還有一件事,讓我真正體驗到了幫助人的快樂。那是小學三年級快開學的時候,我在暑假裡每天拿小木桶從二三十米深的井裡提水挑到一公里外的鎮子上賣,一分錢隨便喝,每天能賺個兩三毛錢。開學的時候要交書本費,也就1.8元,但我聽說鄰居家的孩子還沒有錢交這個書本費,家里人正在到處借,我就去學校幫他把書本費交了,把書給他領了回來。其實,當時我賣水賺的錢除去貼補家用,還有還別人的錢,已經沒有多少了,但這是我第一次拿自己賺的錢去幫助別人,心裡的那種快樂真是比吃了蜜還甜。

小事其實不小。善良之心人皆有之,難能可貴的是,無論在怎樣的困境中,陳光標都沒有讓一顆善良的心蒙塵——就像《揚子晚報》的評論:慈善的元素,在陳光標的血液裡快樂地流動著。

「少年萬元戶」的商場歷練

在和陳光標的交談中,他多次提到了他年少時「一分錢隨便喝」的賣水生意。雖然時隔多年,但每次提起,他的眼中仍然閃爍著自豪的光。對一個10歲的孩子來說,能夠將村上幾乎沒有什麼成本的井水和集鎮上人們喝水的需要結合起來,已經讓人驚奇,而他又打出「一分錢隨便喝」的口號,則更見他的直爽與豁達。

13歲時,陳光標告別了賣水生涯,轉而利用暑假騎著自行車到幾十公里外的安徽農村賣起了冰棒。但冰棒生意很快就結束了,原因卻讓人有些意外:小孩子們想吃冰棒,大人卻不給買,被纏煩了還會打孩子,陳光標看到了於心不忍,乾脆白送給他們吃,這樣的生意怎麼繼續?陳光標談起這段往事的時候止不住地笑,此時,助人的快樂超越了一切。

後來,閑不住的陳光標又做起了收糧販糧的生意,這讓陳光標真正體驗到了經商的成就感。剛開始,他踩著一輛舊大杠自行車,到附近的三鄉五鎮收糧食,再轉賣給糧管所,賺取其中的差價。風裡來,雨裡去,汗水流過不少,辛苦吃過不少,但陳光標覺得值,因為一家人的生活就在飛速滾動的車輪裡得到了改善。

17歲那一年暑假,掙了兩萬多元錢的陳光標成了當時全鄉第一個「少年萬元戶」。

其實,「經商」只是陳光標的課餘活動,他並沒有放鬆自己的學業。17歲那年,他不僅收穫了「少年萬元戶」的稱呼,也如願走進了高等學府,成為南京中醫學院的一名大學生。走出家鄉那方天地後,一扇通向更為廣闊的世界之門在陳光標面前開啟。從此,他的人生,在省城南京掀開了更精彩的一頁。

時隔多年,再談起這些往事,陳光標用了「五個不能忘」來表達自己的感慨之情:「我覺得人應該常懷感恩之心。人生在世,有五個不能忘:一是不忘父母的養育之恩;二是不忘兄弟姐妹的手足之情;三是不忘老師的培養之恩;四是不忘親朋好友幫助的滴水之恩;五是不忘回報社會。」

10年創業:由商人到慈善家

因為捐贈了巨額財富,陳光標這個名字突然進入了人們的視野。面對他的慷慨,人們總是很好奇:這樣一個在商場上名不見經傳的商人,靠著什麼積累下了巨額財富。

談起自己的創業歷程,陳光標用了「很簡單」這個形容詞——我做企業到現在10年了,經歷其實很簡單。從1997年開始做企業,我是通過生產自己發明的新型電子疾病探測儀起步的,初期的創業的確很艱難,但是我堅信自己一定會成功。後來,又生產銷售靈芝口服液、靈芝膠囊等保健品,再後來做房屋拆遷,到現在做循環經濟,進行資源回收再利用。

我們在北京、上海、天津、江蘇、山東、河北、四川和香港等地設立了工廠,回收報廢輪胎,利用德國先進生產線自動清洗、粉碎後加工提煉成再生橡膠粉,其中一等品用於製造農用車胎和摩托車胎,二等品用於製造塑膠跑道等,三等品用於生產橡膠改性瀝青,我們回收處理的橡膠輪胎佔當地回收總量的70%以上;我們還回收醫用一次性輸液袋、塑料針管等,做無害化處理後提煉矽橡膠,用於製造老年人頸椎牽引器等,並進行原料出口;我們在上海、天津、廣東、山東、河北等地的廢舊鉛酸蓄電池處理工廠運用二氧化硫非定態轉化製酸技術進行再生鉛冶煉,解決了傳統煉鉛工藝二氧化硫污染問題,年處理廢舊鉛酸蓄電池15萬噸;另一個重要業務是廢舊建築物爆破與拆除。現在,看到南京的高樓大廈拔地而起,可以毫不誇張地說,原來的建築物有80%都是我們公司拆的。像奧體中心原地面建築物、滬寧高速公路拓寬改造時幾十座天橋的拆除等,這些都是我們近年來為大自然生態的改善與恢復所做的「慈善」工程。

幾年來,我們在全國拆遷下來的混凝土打碎作為道碴,8車道的高速公路可從南京鋪到杭州,回收的廢舊鋼材噸數足夠造幾座長江大橋。我們的隊伍以退伍軍人為主,也是充分利用了社會閑置的有生力量。而且,這種再生資源的開發幾乎是零成本。所以,10年來,我們堅持把企業利潤的近30%捐贈慈善事業。這種愛的奉獻得到了社會的高度評價,也為企業投資新材料製造等事業贏得信譽和發展良機,企業利潤一直以60%以上的速度遞增。這不是一種「我為人人,人人為我」的再生循環式和諧發展嗎?

談起自己現在所從事的再生資源利用行業,陳光標顯得很興奮。但從言談中,記者可以很明顯地感覺到,他的興奮並不僅僅因為這個朝陽產業的光明前景,更多的是這個行業所表現出來的社會責任感,這與他的另一項事業——慈善,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做企業,我一直堅持誠信做企業,堅持守法經營,我不想貪多求快,有多少錢做多大事,都是拿自己掙來的錢進行擴大再生產,每一筆錢都是實實在在賺來的,這也是我能夠放心捐贈的底氣所在。熬過嚴冬的人最知道太陽的溫暖。所以,我們董事會規定,我們的捐贈只雪中送炭,不錦上添花。定向在基礎教育、孤殘兒童、老少邊窮和突發災難四個方面。」陳光標這樣介紹著他的慈善事業。

「1997年的時候,公司剛起步,收入不到20萬元,我就拿出3萬元資助了一個安徽的白血病患者;1998年,公司盈利也不過60萬元,但我還是拿出了28萬元為蘇北農村修建了一條4.8公里的鄉村公路。」聚沙成塔,集腋成裘,因10年來的堅持不懈,陳光標用善良之心築起了累計捐贈到位款物3.17億元的慈善豐碑。

但面對因之而獲得的廣泛讚譽,陳光標表現得特別謙恭:「我們的企業能夠有今天的發展,有能力為社會做貢獻,我感到欣慰,更想說感謝:感謝毛主席,是他讓我們中國人民站起來了。感謝鄧小平,是他改變了我們這一代人的命運。感謝以胡錦濤總書記為首的黨和國家領導人,製訂英明的農業政策,免除農業稅,免除了農村1.5億兒童的學雜費。感謝省、市政府各級領導和社會各界多年來對我們企業的關心、愛護和支持。最後要感謝我的父母和妻子的理解,使我可以專注於慈善事業。」他感謝了身邊的每一個人,唯獨沒有提到自己。

「中國慈善的春天已經到來,但尚未百花齊放。」陳光標這樣評價如今中國的慈善環境。作為見證中國慈善春天到來的人,他向記者講述了投身慈善事業中的一個小插曲——我在1997年到2002年期間捐贈款物近2000萬元,因為中國有句古話——人怕出名豬怕壯,所以我從沒做過宣傳。我父親勸我說,不要怕,你要堅持誠信做企業,堅持守法經營,走你自己的路,不要管別人怎麼說。中國這麼多窮人,你捐這點錢算什麼?在大海里就是一滴水,你應當站出來帶個頭,號召其他企業家也來回報社會!我就動搖了。那幾年,我也常聽說有些企業家承諾捐款多少多少,實際上卻沒兌現;另外,我一個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因此,從那以後我每次捐款捐物,捐到哪就把實物放在現場,現金支票開好,並請各部門來做見證,真金白銀地捐贈!我在好幾個場合表態:如果誰發現我的捐贈有偽善成分,我的公司運行有人為的劣跡,我一定給他家鄉的公益事業捐款200萬元。

漸漸地,陳光標不僅把慈善事業越做越大,而且越來越熱衷於傳播慈善公益理念。在2006年4月12日的《人民日報》「人民論壇」上,他發表了一篇題為《富而有德,德富財茂》的文章,以他自身的實踐,提出了「資本和道德」的命題。

在他看來,「讓更多的人享受到企業發展的成果,應當成為企業家的價值觀」。

關於財富,陳光標用了這樣一個比喻——財富如水:「如果你有一杯水,你可以獨自享用;如果你有一桶水,你可以存放家中;但如果你有一條河,你就要學會與他人分享。作為一名企業家,我認為有責任和義務去回報社會。牢記恩情,為他人、為社會做些事情,這將是我人生最大的快樂和最明智的選擇。」

身為江蘇省光彩事業促進會副會長、省紅十字會副會長、省慈善總會副會長,陳光標一直念念不忘動員更多的人加入到慈善事業中,促進社會的和諧發展。2006年9月,由陳光標提議發起並承辦,中華全國工商聯、中國光彩事業促進會和中華慈善總會主辦的2006「中國民營企業家社會公益論壇」,深入探討了民營企業家的社會責任。2006年10月,陳光標再次發起並承辦了「中國民營企業發展與新農村建設論壇」,專題研討民營企業在新農村建設中的作用。2007年4月 ,在「第三屆兩岸經貿文化論壇」上,陳光標又倡議設立「海峽兩岸慈善基金」,此舉得到了包括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副主席關中、新黨主席郁慕明在內的台灣政要的高度評價。連戰榮譽主席為此題詞「光大黃埔精神,標新民族美德」。中國紅十字會總會與江蘇黃埔公司還就雙方在海峽兩岸慈善基金的合作上達成共識,決定建立長期戰略合作夥伴關係,並簽署了備忘錄。陳光標的慈善事業,就此邁向了更高的層次。

在與記者交談時,陳光標深有感觸地說:「雖然改革開放已近30年,但人們的慈善意識還不夠強。有的企業家認為財富只是自己努力奮鬥的結果,他們沒有看到,如果沒有國家的支持,沒有改革開放的好政府,就不會有企業家的今天。成思危副委員長說過,中國不能容忍資本無道德。中國也不會容忍重利輕義的資本主義風氣。中國社會在飛速發展,一部分人的資本積累越來越厚,但為富不仁的現象也越來越嚴重。正是在這種關鍵時候,社會呼喚良知,時代呼喚道德,我們新一代的知識型企業家應該鐵肩擔道義,挺身濟危困,用真心真情、真金白銀回報把我們推進富人行列的祖國和人民!」

對於慈善,我樂在其中

「我樂在其中。」陳光標指著手中那張圍著上百條哈達在教室聽課的照片,談起了他的兩次青海玉樹之行——這是今年7月26日我在青海玉樹藏族自治州三江源小學拍的。坐在課堂裡,我脖子上堆滿了藏族學生敬獻的哈達,心中充溢著虔誠和激動。

三江源是黃河、長江、瀾滄江的源頭,是祖國三條母親河的發源地,最高海拔4800多米。2006年年初,我從一條電視新聞中看到這裡的小學設在帳篷裡,孩子們坐在地上就著板凳做作業。我的心「咯噔」一下,隨即讓公司工作人員與玉樹教育局取得了聯繫。3月,我們一行3人踏上了去玉樹的征程。那天早晨是6點從西寧出發的,汽車在海拔4000米左右的山路上盤旋時,我的頭開始昏昏沉沉起來,只能一個勁地喝礦泉水,晚上7點半到達玉樹,躺下後頭疼得抬不起來。

隔天上午9點半,州政府安排我們來到三江源小學。學生們排了一里多長的歡迎隊伍,臉頰上兩塊大大的高原紅把天真無邪的眼睛映襯得更加黑白分明,孩子們的頭髮都結成餅狀,在山風中一撮一撮地掀動著。我情不自禁地蹲下身子,與孩子們擁到了一起……你說怪不怪,與孩子擁抱到一起時,我的頭一下子不疼了。資助玉樹地區教育衛生事業發展的一攬子方案也就這樣達成了。2006年至今,我們在玉樹地區援建了46所光彩希望小學,其中最高的一所坐落在海拔4800米的山村裡,此外還捐建了10所鄉村衛生所,捐助教學電腦500台,校服3000套。

我這次就是去參加三江源小學落成典禮的。他們問我有什麼要求,我說,就在新教室裡和同學們一道聽一堂課吧。我覺得坐在教室裡聽課是最幸福的時光。於是,就有了這一張照片。

這一次去基本沒有高原反應,同事們說是神靈護佑,這當然是一種美好的祝福。我是學醫的,我深知除了季節的因素外,還有心情的原因。醫學上不是把人的健康分為三類嗎?身體健康、行為健康和心理健康,而心理健康是反映一個人精神狀態和生活質量的重要標誌。當一個人心情愉快的時候,體內多巴胺、內啡肽、腎上腺素分泌正常,血液循環流暢,免疫功能也就超常增強。我在慈善捐贈中,收穫最大的就是這種心理的和諧和精神的滿足。

從鄉村走出來的陳光標,深知農民最需要的是什麼。2006年冬天,他發起並全額讚助了「心繫農村」送戲下鄉60場公益演出,為蘇北農村群眾送去優秀節目,每場觀眾都超萬名。「60場戲下來就有60多萬觀眾,能給60多萬農民兄弟帶來歡笑,我發自內心感到開心。」他說。

陳光標還將公益演出的精神盛宴帶到監獄系統,慰問一線的幹警,看望失足的犯人。在江蘇省未成年犯管教所的那次慰問,他看著這些身陷囹圄的「迷途羔羊」,心中百味雜陳。在慈善義演現場,他深情地說:「凡是改造進步大的孩子,如果將來上學深造或生活費用有困難,我們可以從公司的公益基金中劃出一部分為你們設立助學金和獎學金;如果你們當中有的人父母、長輩年老體弱、無人贍養,我們也願意給予一定的資助,消除你們的顧慮,讓你們更安心地學習深造!」一番言辭懇切的話語,說得台下那些曾經誤入歧途的孩子淚眼汪汪。他們真誠地說:「謝謝陳總,謝謝那麼多還沒有唾棄我們的人,雖然我們走錯了一步,但是有了像你們這樣的好心人的關心,我們一定努力改造,爭取早一點走出去,誠實做人,誠信做事,回報陳總和社會的關愛。」

「我對司法事業也是很關注的。」陳光標微笑著說。「今年2月到江蘇省未成年犯管教所慰問演出的時候,我給他們捐贈了100台辦公和教學電腦,100套課桌椅,還有2輛大客車;7月份江蘇省法律援助基金會成立,我又捐贈了60萬元的款物,用來幫助那些打不起官司的弱勢群體。」

說著這些經歷的時候,陳光標更像是一個數著自己珍藏的孩子,純真的笑容甚至帶著一點陶醉。在他的一舉一動中,記者真真切切感受到了這四個字——樂在其中。

陳光標:一個從不貸款的人陳光標1990年參加工作。工商管理碩士。

他累計捐贈款物到位3.17億元,連續三年進入中國慈善家排行榜前十位,目前是全國最年輕的慈善家。

在多年的商業活動中,他沒有向銀行借貸一分錢,也從不在受贈地區進行投資。

採訪手記:他是一面鏡子採訪陳光標先生,有一個很大的感觸,他對於慈善事業真心的投入,並不能掩蓋慈善事業中某些令人痛心疾首的現象。

據報道,某家大型醫藥企業,不久前「大手筆」地向某大型醫院捐贈價值幾百萬元的藥品,但目的性昭然若揭——為今後的藥品採購合作打基礎。倘若真是沒有功利性,捐贈對像應該是缺醫少藥的鄉村衛生所。

另一位上了中國內地慈善家排行榜的企業家,他的公司在西南某省建學校、建醫院,捐贈金額動輒幾千萬元甚至上億元,但這些用善款建設的學校並非公辦,醫院也不是全公益性質。據知情者透露,這些捐贈都有明顯的股份合作的印記。

此外,捐贈中經常出現一種所謂權益捐贈的形式,這是一種不確定性非常大的捐贈方式。

當然,所有的善舉都應得到褒獎,慈善家和慈善企業自覺自願地將其所得拿出一部分無償地獻給社會,對於「慈善還沒真正開始」的中國來說,極具引領價值。但是,所有的善舉,都不能迴避實事求是的基本原則。


文庫首頁 > 隨機文章 > 全部欄目 > 名人學佛   微信號